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我们可是试试看

错位的时光之恋——我们可是试试看

    伊容幻想着那个场面,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我马上去让他们撤”她转身就往里冲,晚一点可就来不及了。

    “嗳,你给我回来——”柳玄月过去把她给拉回来“你现在进去把那些个大叔们拉出来,你以为他们回去就没有麻烦了么,到时候他们知道是我们告的密,还不把我们给卸了。”

    “那,,,那怎么办,洛家的姐姐们可都杀来了”伊容慌了,这么做也不是,那么做也不是,可信息已经发了。

    柳玄月想了想说道“我们到这里来谁都不知道吧。旄”

    “是啊!”伊容点头。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在家里陪儿子看喜羊羊与灰太狼才对。”

    “你是说我们就假装不知道,可是我给暖央姐发了信息,她知道是我啊!豳”

    “笨!我们可以在追加一条信息,让她不要泄密嘛,暖央姐不是大嘴巴的女人,这可是我们唯一可以保住小命的办法了。”

    伊容努着嘴思考了一会“那好吧,那好吧,我听你的。”

    “那我们快走吧”柳玄月拉着伊容赶紧的潜逃。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也是不想死啊,大叔们,对不起啦!

    里面,内衣秀进行的如火如荼。

    而洛家,几个女人们正在喝茶,聊着关于孩子,关于保养的问题。

    “嘟嘟,,,,”唐暖央的手机响了两下。

    她拿出手机来看。

    洛宁香跟左素柔吃着水果,等着唐暖央看完了信息再继续她们的三人聊天。

    唐暖央拿着手机盯着好一会,脸上原本就有的笑容虽然没有散去,可是怎么看都变了味,显得有点阴沉。

    “嫂子,什么信息呢,你一看看那么久?”洛宁香有所察觉的要靠过去看。

    “没什么,垃圾信息”唐暖央把手机放好。

    “哦——”洛宁香坐正身体,转身跟左素柔交换了一个眼神。

    她们都觉得这个信息不寻常,虽然唐暖央在极力的隐藏,可是她略显僵硬的表情还是很奇怪。

    唐暖央放好了手机,打了一个呵欠“这春天到了,人也总是犯困,我看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我们的小婶婶肚子大了,更要好好休息才是!”

    “好吧,那今天就聊到这里吧!”

    “我们上楼去吧!”

    洛宁香跟左素柔配合的应道。

    她们三人起身各自回了房。

    唐暖央进了房门后,脸色立刻就才沉了下来,好你个洛君天,说是去安慰伊明臣,安慰到去看内衣秀了,洛云帆跟欧阳墨城这两个平时一副人模人样的家伙,不仅不拦着,竟然也色眯眯的跟去了。

    天下乌鸦一般黑!

    进了更衣室,迅速的换了一套衣服,打开~房间,悄悄出去。

    她之所以瞒着洛宁香跟左素柔是因为,宁香脾气太冲,素柔的脾气也是,加上她是个孕妇,就更加不能告诉她了。

    出了家门,她去车库提了一辆车,驱车前往。

    她以为洛宁香跟左素柔一点也没察觉,可其实在她走后,她们也开车悄悄跟去了。

    “宁香你说,暖央这是去干嘛呢?”左素柔疑惑的问。

    “看我嫂子刚才的表情就知道,一定不会是好事,我跟她相处的时间比你长,我告诉你,我嫂子这个人啊,最是喜怒不形于色,她刚才的笑容都变了。,”

    “我越来越好奇,这到底是什么事?”

    “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洛宁香呼了呼气,她心里有个模糊的猜想。

    如果是那样,她就把欧阳墨城揉着面团,放到油锅里面去炸。

    左素柔坐在洛宁香旁边,感觉到一阵冷飕飕的,但是她还是不明白,是因为她太笨了?

    唐暖央把车子停在会所前,后面的洛宁香跟左素柔也停了下来。

    “暖央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左素柔心里是一万个不明白“天哪,不会是,,,”

    联想到她刚才看到信息的反常,还有她鬼鬼祟祟的行为,莫不是她有外遇?!!!!

    “靠,他们还真来这里了”洛宁香看到这间会所,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他,,他们?暖央真的是来——”

    “没错!”洛宁香很郑重的点头。

    左素柔震惊了,她猜对了,可怜的洛君天,可怜的孩子,以洛君天那自大的个性,应该是闹翻天的,想不到暖央也会有外遇,童话故事果真只存在于婚前。

    洛宁香把车子停好“我们进去看看吧。”

    她拉开车门就要下去,左素柔伸手拉住她“宁香,这不好吧,不如我们还是假装不知道吧!”

    “素柔你——”洛宁香松开手,心里腾起的怒火有所收敛,她没有考虑到四叔跟怀孕的素柔,她不想去,一定是不想伤心。

    “这种事情,我想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如果她们假装不知道的话,暖央跟情人幽会完了回来,事情也仍旧是不会有人知道。

    “我没想到你这么能忍”洛宁香握住她的手,心想之前对素柔的认知实在是太浅了。

    “是,,是啊”左素柔觉得好奇怪,又不是自已老公出轨,没必要这么紧张吧。

    “哎,,,既然你不想进去,那这样吧,你在车里我进去,我没有你这么大度,所以我一定要进去揭穿他们”洛宁香眼眸低下磨刀霍霍的。

    “揭穿?这不大好吧”左素柔直流汗。

    “有什么不大好的,他们敢做,就不要怕我们揭穿”洛宁香实在不理解素柔为什么怕成这样,

    左素柔拉住她的手臂“问题是很尴尬啊,暖央也蓕钼会很丢脸啊,万一,,,万一,,,他们在那个什么,,,”

    这下换洛宁香不解了“你在说什么呀,要丢脸的是那三个臭男人好不好,关嫂子什么事?”

    “啊?”左素柔指指里面“不是暖央有外遇吗?”

    “什么跟什么呀,怎么可能”洛宁香听她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她刚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不是么,那是什么?”左素柔心里感觉不秒。

    “今天我哥不是带着我老公跟你老公一起回去了嘛,我估计啊,他们现在正在里面花天酒地呢,你还要不要忍啊?”

    “你说什么!”左素柔大叫起来。

    洛宁香被她下了一跳“素柔,素柔,你不要紧吧!”

    左素柔的呼吸越来急,而后一掌怕在控制台上“洛云帆,你这个才臭大叔,就死定了——”

    她打开车门,挺着大肚子,脚下带火的往里面感。

    “我的妈呀,真是不发则以,一发冲天呀”洛宁香被她吓汗了。

    下一刻,她想到她那么横冲直撞,她赶忙追下去,冷静啊素柔,冷静,冲动是魔鬼。

    唐暖央在进去前,戴上了茶色的墨镜,选了一个位置坐下。

    她环顾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那四个看的不亦乐乎的男人们!

    左素柔就要进到会所大门时,被洛宁香从后面给拉住了“别冲动啊,我的小婶婶,,,,”

    “怎么能不冲动,他洛云帆竟然来玩女人,气死我了,我不能轻饶了他,我要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

    洛宁香拍拍的拍着她的胸口“其,,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啦,你谈定一点啦,我老公也在呢。”

    这下子,换她安慰她了。

    “你能忍,我不能忍,我快要气死了我,还以为洛云帆那老头不好色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宁香你别拦我,今天我不去修理他,我会憋屈至死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听我说,嫂子现在已经进去了,我们先进去找她,然后我们在商量对策,看看那三个家伙究竟有没有犯错误,好不好,里面这么多人,咱不能太冲动是吧,冲动是魔鬼啊”洛宁香极力的劝,她突然发现,她自已一点都不冲动。

    这个世界的定律就是如此,一方冲动,一方就不冲动了,好像阴跟阳,总要调和的。

    左素柔冷静下来“那好吧!”

    她们交了会费,一前一后的走进去。

    看到里面全是穿三点式的女人,她们的血压一起升高了。

    “竟然来看内衣秀!”

    “看来他们是真的不想活了!”

    怒火在狂风的助力下呼啦呼啦的越烧越旺。

    “看,他们在那里——”左素柔眼尖的瞄到了最前排的一张桌子的四个男人,提步就要过去。

    而此时欧阳墨城正好朝她们这边看来,洛宁香忙拉左素柔躲到柱子后面。

    唐暖央关注前面那“四人帮”的同时,也瞧见了躲在柱子后面的两个女人。

    她一阵的头疼,她们怎么会知道的。

    没法子,为了防止这两个丫闹事,她只好起身,侧这身体飞快的来到她们面前“喂,你们怎么也来了。”

    “嫂子,你很不够意思哎,这么好劲爆的事,你一个人享受怎么行”洛宁香撅着嘴,不高兴的说。

    “我这不是怕你们伤心嘛,不过也没什么,就是看看裸女而已”唐暖央轻松的说道,想要让她们放宽心。

    “这还没什么呢,赤果果的精神出轨,你们他们那副垂涎的狼样,我敢打赌,但凡有女孩往他们大腿上一坐,保证他们立刻坐怀就乱”自家老公的身影从她脑海里冒出,洛宁香就不谈定了。

    “宁香说的很对,没有男人是不偷腥的,要是有女人主动凑上去,我就不信他们会拒绝”左素柔的情绪比宁香更加激动。

    唐暖央就是怕她们会这样才不告诉她们的。

    她拍拍左素容跟洛宁香的肩“你们都别激动,我敢打赌来这里看内衣秀的带头者肯定就是洛君天,四叔几乎是不可能,欧阳墨城嘛,几率也不高,所有你们都冷静冷静,看看情况再说吧!”

    “我怕到时我们要集体去酒店抓奸!”洛宁香悲观的想。

    “其他三个同党去快活去了,洛云帆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吗,其实,他已经禁欲很久了”左素柔捂着脸,崩溃万分。

    “你们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快别站在这里了,不然给被他们看出我们有问题了”唐暖央拉着她们坐到位置上。

    一坐下,洛宁香立刻就说“我有一个办法,即可以保证他们出不了轨道,又能看到他们的真心。”

    唐暖央一听她想了办法,这心里都发毛“洛宁香,你别给我出馊主意。”

    “宁香你快说来听听!”左素柔催促道。

    “嘿嘿,,,”洛宁香诡秘的一笑“我们可以买通几个女人去试试他们!”

    “我的神哪!”唐暖央拍着额头,很是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