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改天我们去看男人跳脱衣舞,人生怎可如此狗血

错位的时光之恋——改天我们去看男人跳脱衣舞,人生怎可如此狗血

    也怪她忍不住,不该这么火急火燎的立刻赶来这里的,那样这两个丫头也就不会跟来了。

    “好主意!”左素柔兴奋的点头。

    “这个主意不错吧”洛宁香得到左素柔的赞同,更是来劲“等会就可以瞧瞧他们究竟是把持不把持的住,若是把持不住,他们就死定了!”

    “那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行动吧!”左素柔也是个急性子。

    唐暖央眼看她们是一拍即合,就是去实施,忙阻拦“两位大小姐,我们这么做不妥吧,他们是我们的老公,万一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么作弄他们,到时反倒是我们没理了。恁”

    “谁让他们跑来看内衣秀的,我们的身材比不过这些个妖精么,熟可忍婶也不能忍”左素柔慷慨激昂的说道。

    “我百分百同意素柔的话,他们要没邪念,怕我们给他们下套吗,嫂子,你该不是怕我哥把持不住,心里在害怕吧”洛宁香猜想道。

    “老实说,对你哥这个人,我心里还真没底”唐暖央实话实说,就像她知道今天来看内衣秀一定是洛君天出的主意一样呆。

    之所有太了解,所以不敢大言不惭。

    洛宁香伸出手臂勾过唐暖央的脖子“那你就更加应该试试他了。”

    “有什么好试的,用一条鱼去试猫咪会不会吃,会不会太蠢了?结果显而易见啊!”

    “非也!我们的猫可是吃惯了一个牌子的猫粮的,一般的小鱼,还不一定对他们的胃口呢,希望与风险同在!”

    “你就瞎胡闹吧!”唐暖央说不过她,也知道拦不住这两个疯狂的女人。

    那边,洛君天他们仍旧是兴致高昂。

    伊明臣的心情似乎也被带动起来,美女向他放电,他也照单全收了。

    洛君天见好友终于恢复正常了,心里很是欣慰。

    欧阳墨城跟洛云帆悠闲的喝酒,反正他们无所谓,对美女既不讨厌,也不垂涎,在女人这方面,他们向来比较有忍耐力。

    内衣秀差不过快结束了,一个服务生过来“有几位小姐想请你们吃宵夜,她们在后台等你们!”

    “看来今晚有艳遇了!”洛君天笑,吃宵夜的含义,不言而喻。

    “我就不去了”洛云帆先推辞,他实在是不敢兴趣。

    “我10点不回去的话,电话会被宁香打爆的,而且她闹起来没完没了,非常头疼”欧阳墨城微笑着说道,表明不会去的态度。

    “要去就大家一起,一个个,全是妻管严,我鄙视你们”伊明臣酸溜溜的说,他心里很是嫉妒,就他没老婆在乎。

    洛君天在那边笑的欢。

    伊明臣的眼睛瞥过去“你呢?刚才说的那么有种,现在也该表个态了,你敢不敢去?”

    洛君天犹豫了“呃,,,,不如你一个人跟她们玩5~p,一对四,展现你的超强的持久力,我对你有信心。”

    “洛君天,你买块豆腐去撞死算了,她唐暖央是长了千里眼,你要怕成这样,刚才还一副很厉害的样子,这会让你拿出真本事了,全都成缩头乌龟了,有老婆了不起啊!”伊明臣骂骂咧咧的,堵心的很。

    如果韩语音知道他来玩女人的话,会不会很生气,会不会很伤心?

    洛君天看他情绪有低迷了,心想大不了进了房间在用钱打发那女人走,他随即很是义气的一掌拍在他的肩头“好,我陪你去!”

    欧阳墨城嘴里的酒都差点喷出来“你不是认真的吧!”

    “暖央的观察力可是一流的,让她知道的话,你想好后果了吗?”洛云帆皱眉问。

    “知道就知道,我还怕她,男人在外面做事,免不了要逢场作戏的,你们信不信,我只要一个眼神,她唐暖央立马不敢吱声”洛君天傲慢的说道,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

    伊明臣,洛云帆,欧阳墨城看着他,脸上统一写了两个大字:吹牛!

    “好!这才叫男人,不被女人束手束脚的真男人!”伊明臣回过神来,锤了锤他的胸口。

    “你刚才的话真该录下来,放给暖央听听才是,那才彰显你的男子气概”洛云帆笑道。

    “那某人应该连沙发都没的睡,直接赶出房间了吧”欧阳墨城配合着调侃。

    “今天谁也不准走,走的那个就不是男人!”伊明臣指着他们说。

    欧阳墨城跟洛云帆不答。

    洛君天站起来“是个男人的,就一起去,不是,就留在这里好了!”反正他已经想好了退路。

    “君天,你可要想清楚,少吹一次牛,少逞一次能不会死”洛云帆劝他。

    “你别磨磨蹭蹭了,不敢去你直说好了”洛君天说话间,对他使了个颜色。

    “ok,我去!”洛云帆领会他的意思了,

    “那我不能不去了”欧阳墨城见洛云帆突然改变主意,瞧见他们打的颜色,也转而改变主意。

    “那我们还等什么呢,进去吧!”伊明臣往后台方向走。

    洛君天快速的对欧阳墨城跟洛云帆说“待会进了房间,各自想办法脱身!”

    洛云帆笑“就知道你没胆!”

    欧阳墨城也笑“他就嘴巴比较上比较男人。”

    “你们倒是很有胆!”洛君天朝他们冷笑笑“五十步就不要笑百步了!”

    他们一阵嘀咕之后,跟上伊明臣。

    到了后台,四个穿着三点式的女人站在哪里,个个青春靓丽。

    “嗨,你们好!”四个女人媚笑着对他们挥手。

    “你们好!”伊明臣笑的很愉快“不知道四位美丽的小姐,想跟我们谁去吃宵夜呢?”

    一个胸部很雄伟的女孩发嗲“讨厌啦,你不问问我们想吃什么吗?”

    “你们想吃什么”洛君天问。

    “我们要吃,红烧肋骨!”

    “清蒸人肉!”

    “刀切烤肠!”

    “油焖人皮!”

    四个美女一人说了一句,然后向两边退开,拉开身后更衣室的布帘。

    唐暖央,洛宁香,左素柔正面带蒙娜丽莎的微笑,温柔的注视他们。

    几个男人瞬间石化成一尊尊的雕像了。

    冷汗从额角,以最优美虐心的姿态滑落。

    他们该如何解释才好呢?这是当下最该思考的大问题。

    伊明臣干笑的跟她们打招呼“嗨!你们也在啊!”

    “是啊!”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笑的要有多问温柔就有多温柔。

    “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伊明臣紧急开溜,避开即将上演的战争。

    洛君天眼明手快的拽住他的衣领,赔笑着对唐暖央说“老婆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呢是陪他进来的,之后我们就准备走的。”

    “对,对,就是这样!”欧阳墨城猛点头。

    洛云帆很有格调的说“你们应该相信我们的!”

    左素柔眼睛冒火“我相信你个鬼!”

    “拉回去让他们尝尝打断肋骨的滋味”洛宁香盯着欧阳墨城,美眸里面放这毒箭。

    欧阳墨城头皮一阵发麻。

    唐暖央最为谈定“素柔,宁香你们都平静点,蓕钼多大的事啊,改天我们也去看脱衣舞男好了,那场面啊,简直让人热血沸腾啊,你们可要准备好纸巾。”

    “要纸巾干嘛?这么激烈?”洛宁香笑的色眯眯的。

    “听上去很有意思!”左素柔点头。

    “两个丫头,胡想什么呢,用纸巾是擦鼻血的!”

    她们此番话一出,换几个男人郁闷,黑脸,神经抽搐了,,,

    “你们敢!”洛君天黑着脸,绿眸瞪出。

    “我们怎么不敢了?你们都来看内衣秀了,还不许我们去看脱衣舞男啊,此刻我们心里是非常的不平衡,唯一平衡的支点就是,我们也去疯一回喽”唐暖央非常坦然的说。

    洛宁香笑,心想还是嫂子厉害“说的没错,这就要一报还一报!”

    “好兴奋哦,我还没有去过呢”左素柔双手合十,做出少女的期待状。

    “丫头你过来,我跟你谈谈”洛云帆对左素柔招手,一副大人叫小孩的调调。

    “我没心情跟你谈,我原以为只有伊明臣跟洛君天那样的男人才***熏心,没想到你洛云帆这看上去清心寡欲,正经八百的家伙,骨子里也这么色情”左素柔鄙夷的说,气咻咻的拧开头。

    洛君天听了不乐意了“左素柔,你骂你的老公,干嘛拿我当比喻,你想害死我是不是!”

    唐暖央谛视过去“你用害吗?不害你就已经死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出的鬼主意——”

    “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洛君天不顾廉耻的求饶。

    这不能怪他,宁香跟左素柔都是只会叫嚣的纸老虎,而唐暖央确实一只披着绵羊皮的大鳄鱼,她不动神色,厚积薄发,不折磨的他死去活来她不罢休,现在不求饶,回去之后就遭殃了,她不打你不骂你,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说去看男人跳脱衣舞的时候,他就等着吐血吧。

    伊明臣捂着眼睛不忍直视,太丢脸了。

    洛云帆跟欧阳墨城瞥着洛君天也是直叹息,让他不要吹牛吧,他偏不听。

    他们多年的战绩,告诉大家一个真理,洛君天压根从来没赢过唐暖央!

    “好了,好了,各位兄弟姐妹,听我说一句——”伊明臣站到中间“这件事全是我的错,因我而起,应为本人最近受了心灵的重创,所以几位哥们就来安慰我,内衣秀确实是君天的主意,不过他也是为了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切~~~,男人还真是会借题发挥,看内衣秀能起到安慰作用的话,不如直接让她们脱光给你看好了”洛宁香非常不齿的嘀咕。

    伊明臣不理会宁香的讽刺,继续说“其实他们刚才是抵死不愿意进来的,在我威逼利诱之下,才非常为难的陪我进来看一看,我保证他们三个有这个贼心也没这个贼胆,特别是君天,暖央妹子,他绝对不敢的。”

    洛君天~怒视了伊明臣一眼,朝唐暖央笑“我真心不敢,老婆你一定要相信我。”

    唐暖央看他们一搭一唱的,冷笑了开来“没事!反正也没发生什么,这以后啊,就这样,他犯一次错,我也去犯一次,大家公平了,世界也就和谐了!”

    “这是世界上最恶毒的紧箍咒啊!”伊明臣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洛君天。

    “嫂子这一招不错,欧阳墨城你听好了,以后我也就这么干,你好自为之吧!”洛宁香见此法如此有效,立刻效仿。

    “好啊!那以后你去逛街玩派对,我也去好了!”欧阳墨城对她明媚一笑。

    洛宁香咬着唇,顿是没话说了。

    洛云帆不等左素柔说话,就主动说“我们以后也这样吧!”

    “说的好像你不会犯错似的!”左素柔错过了发言的机会,有点不快。

    “如果不跟君天一起出来的话,就肯定不会!”

    “喂,说这话,洛云帆你还是人么”洛君天朝他一脚踢过去。

    “人家说的是事实!你就不用反驳了!”唐暖央淡淡的说,她太了解他了。

    “老婆——”洛君天走过去,亲热的揽住她“我这么做不是事出有因嘛,宽恕我一次嘛!”

    “谁说我要惩罚你了,没事,我不生气”唐暖央笑着摸摸他的脸。

    最恐怖的女人就是笑里藏刀!

    伊明臣失落的叹息“哎——,你说就别成双成对的刺激我脆弱的心灵了,都回家去吧!别因为我搞的妻离子散了!”

    看着他们斗嘴,互相在乎,他心里一百个不是滋味。

    静下来,心情又重新颓废了,刚才努力让自已去忘却,开心起来,试图回到以前那么潇洒,可是静下来之后才发觉一切想要看轻的东西,还是很重。

    “他究竟怎么了?”唐暖央小声的问。

    她知道洛君天晚上是去找伊明臣了,不过不知道具体的原因。

    “被女人甩了!”洛君天很小声的回答。

    “什么?被女人甩了?他也会有这一天?就是之前热烈追求的那一个女人?”

    “我告诉你,那女人就是韩语音,19年前甩过他一次的女人。”

    “天哪!你说韩语音!!!!”唐暖央被深深的震惊了。

    伊明臣受不了的砖头“小声我也听的到,我说,你们有点人性,不要当着当事人的面,揭她的伤疤好不好!”

    “抱歉,我不是有意,你别太伤心了”唐暖央安慰他。

    “我很伤心!”伊明臣大声的说,一副要哭的样子。

    “兄弟,兄弟,你别这样吓我”洛君天真怕他会哭出来。

    洛云帆站出来说“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再好好开导开导他吧!”

    一群人“搀扶”着伊明臣离开会所,来到旁边的一家幽静的茶室。

    包厢里,一圈人围着伊明臣,又是给他递茶,又是给他做思想工作。

    伊明臣也吐露心声,跟他们说了遇到韩语音的过程。

    “明臣哥,那我就纳闷了,既然你们都那么好了,她干嘛突然离开?韩语音是个女医生,照理逻辑性是很强的,这太奇怪了,作为同样是女人,我也想不通!”洛宁香摊手说道。

    欧阳墨城侧头“所有我们怀疑是因为明臣有女儿还有孙子的原因。”

    “这不可能”伊明臣在那里有气无力的反驳,重重的叹息道“其实韩语音就是伊容的妈妈!”

    “什么!!!!!”

    六个人一起惊呼,这世界会不会太狗血了

    高速首发豪门童养媳最新章节,本章节是错位的时光之恋——改天我们去看男人跳脱衣舞,人生怎可如此狗血地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