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没羞没臊的表白

错位的时光之恋——没羞没臊的表白

    医院门口围满了人,有记者,也有一般的群众。

    韩语音被找到并赶回来的消息,早在6个小时前就已经在微博上面被大量且疯狂的转发,以撞车事件为起因,发展成全名互动,其牵连起来的蝴蝶效应,已经像龙卷风一样越卷越大。

    洛君天他们在医院大厅等着韩语音。

    伊容没有下来,她被伊明臣的事彻底的打击到了,这个前十八年都活的无忧无虑的天才小魔女,这几天跟傻了似的,呆着一个角落里,没完没了的流眼泪,外面有多喧嚣她不知道,她只是无法接受事实。

    一大票的人眼巴巴的盯着门口,看外面的阵势,他们都看的有点头皮发麻了恁。

    “最近的人肯定都太无聊了!”洛君天总结出来。

    洛宁香朝外面望去“还不是你的功劳。”

    唐暖央环着手臂轻笑“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之所以能被广泛的关注,是因为在这个日渐冷漠的时代,大家的内心都太渴望有感动的东西了,又或者说都太缺乏爱情了,所以,才会被这么多人关注。呆”

    “暖央说的很有道理!”安斯耀点头。

    “你们看那辆车,是不是哪辆,紫红色的雪佛兰!”欧阳墨城指着正缓缓开到大门口的车子。

    “好像是!”洛云帆点头。

    车子停稳了。

    车门开了,穿着女白色长裤,灰色上衣,面容憔悴的女人从后车门出来,她脂粉未施,脸色苍白,但仍旧很美丽。

    周围的闪光灯如爆炸般的散开。

    韩语音目不斜视,匆匆的往里面赶。

    记者跟围观群众一拥而上,纷乱的提出从四面八方而来,而她却是一句话也答不上。

    保安迅速的将人群隔开,让韩语音进去。

    耳边的喧嚣减弱了,韩语音抬头,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一众俊男靓女,非常的养眼,除了熟悉的安斯耀之外,其他几人也有点眼熟。

    “学,,,学长,你们——”韩语音支支吾吾的,她现在整个人都是发虚的,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众人看向安斯耀,这学长学妹的最猫腻了!

    安斯耀暗赏他们一个白眼,朝韩语音走过去,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上去吧,我边走边告诉你!”

    他带她往电梯方向走,其他人在后面用带着有色的眼睛看他。

    “我觉得他除了当行长之外,还能去当职业小三,怎么哪儿都有他的红颜知己啊!”洛君天本是不想评价,可万万没想到,连伊明臣的老婆都是他安斯耀的俘虏之一,他心里严重不平衡。

    “人家气质好,帅呗!”左素柔咕哝一句。

    这话立刻遭来其他三个男人阴郁的眼神,仿佛在反问她,我们难道不帅?

    洛宁香语气略微带酸的盯着前面说“我敢打赌,韩语音暗恋过安斯耀!”

    “不用打赌了,答案是确实暗恋过,不过暗恋过他的女孩,有不是一二个”唐暖央笑,心想,韩学姐还是这么美啊。

    她自已说的话,自已没什么感觉,也不是针对谁刻意说的,可是为毛会赢来那边多泛着寒光的眼神。

    欧阳墨城点头,一语双关的说“确实是不知一二个,至少我知道有一个!”

    洛宁香的眼睛飘忽心虚了起来“哎呀,谁没个年少轻狂啊”她说着,点了点唐暖央“嫂子少女时代还跟安斯耀花前月下,牵过小手呢!”

    洛君天一掌从后面拍过来“谁跟你说的,你嫂子的是少女时代是跟我过的,没他安斯耀的份!”

    “那儿童时代行了吧!”洛宁香不服气的说,明明有好过嘛。

    “暖央,你儿童时代就泡帅哥,你家人知道吗?”左素柔喷笑着揶揄,太好玩了!

    “各位,我说我们这么嘻嘻哈哈的,是不是不太适合,人家伊明臣现在可是快要死的人”洛云帆出声提醒他们。

    这么一说,大家才反应过来,看看四周,幸好是没什么认识的人。

    安斯耀陪着韩语音先坐电梯上去了,一边告诉她情况“是前几天出的事,早上就开车出去了,中午的时候医院打电~话来说撞车了,我们赶到医院,人在里面动手术,一直到晚上医生才出来,说是伤势太重,人已经没有用了,哎——”

    眼泪从韩语音的眼眶中颤抖的掉落。

    “听洛君天说,伊明臣这段日子都很颓废,心不在焉的,在出事的前几天更是跟他说了跟你之间的事情,他很想你,所以我们想,对伊明臣来说,在他生命结束之前最想见到的人应该就是你,所以洛君天才开了记者招待会,让你发出信息,因为我们都找不到你。”

    “都是我的错——”韩语音心如刀割,她没想到会这样,她真的没有想到,都是因为她的胆怯与懦弱,她害死了他,是她,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极度的伤心,让她大脑开始缺氧,整个几乎要昏厥。

    “现在说谁对谁错还有什么意义呢,想开点吧”安斯耀心里也很是沉重,虽然他跟伊明臣也不算有很深的交情,但总归是身边熟悉的人。

    电梯门开了。

    他扶她走出去,带她往伊明臣所住的急症室走去。

    此时,柳玄月跟安丝绮正陪着伊容坐在急诊室外面,她已经好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脸瘦了一大圈。

    韩语音看到女儿,脚步慢慢的停顿。

    她突然之间没有勇气走上去了,她害死了所爱的男人,害的女儿这么痛不欲生,她还有何颜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语音——”安斯耀轻声的叫她。

    柳玄月抬头看到韩语音,弯腰对伊容说“韩语音她来了,她终于来看你爸爸了!”

    伊容把头扭开,紧抿着唇,无声无息的泪珠子断了线一样的掉个不停。

    安丝绮抱着她的脑袋,安抚的揉着她的发丝“不哭了,不哭了,,,”

    其实大家都能理解她的心情,对一个只有19岁的单亲家庭的女孩来说,父亲就是一座大山,现在山崩塌了,让她怎么去承受。

    “进去看看他吧,或许,,,,是最后一面!”安斯耀不想说这么残忍的话,可现实就是这样的。

    韩语音半步半步的往玻璃窗前移去,她当了8年的医生,见惯了生死,可是此刻,她不敢把眼睛看过去,不敢去想那个死字。

    她仿佛是一个屠夫突然得了晕血症一样。

    当眼睛真正的接触到了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靠着氧气机呼吸的伊明臣,世界在她眼前剧烈的晃动,崩溃成废墟了。

    她双手死死的捂住唇,怕自已会大哭出来,熟悉的心电图,医疗器械,在她眼睛扭曲成会吃人的怪物,它正抓着他心爱的男人,一点点的吞噬他。

    安斯耀看她被打击的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模样,忙扶抱住她“你可以吗?”

    坐下一趟电梯上来的一票人,看到这情景,内心纷纷感叹,这是要把床上那快死的人,活活气断气的节奏啊!!!!

    仔细看心电图,血压跟心跳在飙升,,,,

    唐暖央过去,很是巧妙的隔开的安斯耀,从他手里扶过韩语音“学姐,我扶你进去吧。”

    韩语音克制住自已又要崩塌的心情,悲伤的点了点头。

    洛君天过去帮他们推开门“去吧韩语音,好好送他走,你要笑,不能哭,因为他说——,最喜欢看你的笑容。”

    这话绝对是虐心中的经典!

    无论你是御姐,女王,萝莉,外冷内热,外热内冷,都经不住这句话直达心肺,略带恶心肉麻加煽情的话,纷纷泪如雨下,神志不清,绝望崩溃,就差配一首琼瑶阿姨的你是疯了我是傻。

    韩语音如洛君天所愿顿时呼吸急促,泪眼汪汪。

    唐暖央的手臂上则是起了一层小疙瘩,她直接扶着韩语音进去,把门给关上。

    韩语音被动的被带到了病床前。

    她看着伊明臣的脸,心痛的收紧了,又痛的炸开了,她痛苦而绝望的跌坐在他的床边,不知道要说什么。

    心里分明是有千言万语,此刻却仿佛成了哑巴。

    唐暖央悄悄的退了出去。

    外面玻璃窗外站满了“观众”,大家都用略带哀伤的眉眼看着,亦真亦假。

    伊容也咬着牙齿,斜着眼睛望着里面。

    韩语音进去已经3分钟零28秒了,,,,

    目前除了悲痛还是悲痛,没有开口对我们的男猪脚说过一句话。

    抱歉,苦情戏,镜头总是这么长。

    床上快要断气的男猪脚终于有苏醒的迹象了蓕钼,至于他都昏迷不醒几天几夜了,为毛现在突然醒了,各位,心电感应懂不懂。

    伊明臣睁开了三分之一的眼睛,手指微微动了动。

    韩语音没看到,眼泪把视线模糊了,这种小动静,她真心看不到。

    “醒了,醒了,,,”无奈之下,外面的观众只要犯二的狂敲玻璃,提醒她。

    韩语音听了,忙收起眼泪,靠过去看着他,带着哭腔说道“你醒了,不要说话,你会没事的。”

    伊明臣摇摇头,用虚弱的跟游丝一样,随时会断裂的声音回答“我知道我快死了!”

    多么直截了当不加修饰一针见血的话啊。

    “对不起,伊明臣对不起——”韩语音努力想如洛君天说的露出笑容,可是她做不到,她觉得自已快要死了似的痛着。

    没有他的人生,她的未来也会中止,她此时此刻甚是愿意跟他一起去死。

    “我爱你!”他试着抬起手,可抬了半天愣是没抬起来,加上简单虐心的表白,简直是要逼死韩语音。

    世界上最痛的事是想笑不能笑,想哭不能哭。

    韩语音不想哭的,眼泪跟坏掉的水龙头开关似的,一个劲的往外流淌,眼泪掉在白色的被单上,都湿了一大片。

    “我也爱你,伊明臣我也爱你,我爱你!”她掏心掏肺的表白。

    “真的?”床上的人,精神一下子好了,气也不虚了,手也有劲了,简直比吃了太上老君的仙丹还灵。

    洛君天在外面对他猛打眼色,快死的人,能不能有点死样。

    还好,神智被打击的溃不成军的韩语音并未察觉,她用力的点头“真的,真的!”

    伊明臣再次虚弱下去“你是不是因为我要死了才这么安慰我?”说完,他喘了喘。

    “不是的,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我是爱你的”韩语音这会什么没羞没臊的话,都往外倒腾。

    “那你说,你是什么时候爱我的”伊明臣眼睛向她瞄去。

    细心看的话,会发现他眼中荡漾着淫~荡的春光。

    “是,,,,是从你送我仙人掌花盆的时候,我觉得你不是那么坏的人,我就,,,我就动心了”韩语音觉得说出来丢脸,可是她不能在骗他了。

    伊明臣心里惊动,女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被口是心非的动物,她们难道就不能诚实点,果断点么。

    他颤抖的手终于抬起,并且准备无误的放在了她的小脸上“谢谢你能来,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嗯!”韩语音咬破了嘴唇,努力的勾起今生最丑的一个笑容。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

    “不许骗我,我是将死之人,如果我带着这个疑问死去的话,我下辈子也不想看到你了”威逼加恐吓,这个将死之人真牛掰。

    韩语音狠狠心,即使是会就此失去女儿,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因为伊容她恨我,她不希望我出现,我不想伤害她,我不想看到她对我的失望,我害怕,我,,,我不能让她知道真相,我想要让她继续快乐无忧的生活下去,所有我只能离开你,远离你们的生活,让一切回来原点,这是我唯一可以为她做的事。”

    玻璃窗外的人,眼睛刷的一下看向伊容,原来问题的症结在这里。

    柳玄月也低头看着自已的老婆“你说过这样的话,这丫头怎么这么坏,说要撮合他们,背地里你对她桶刀子。”

    伊容傻了,没有回应老公的指责,冲进病房。

    “韩语音你不要含血喷人,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我一心一意把你当成我的新妈妈,我还让你为了爸爸生孩子,为了你我都愿意说讨厌我的亲生母亲,你怎么那样冤枉我呀,你这个坏女人!”

    韩语音望着女儿,痛苦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很心疼很心疼的看着她。

    这才是真正的虐心。

    “丫头,你过来——”伊明臣对女儿招招手。

    伊容扑过去,跪在他的床前“爸——,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不许你离开我,呜,,,,”

    “别哭了,再哭眼睛都要哭瞎了”伊明臣心疼的给女儿擦去眼泪。

    “我要哭,我就要哭,如果你不活着,我以后就天天抱着你的照片哭,我白天哭,晚上哭,直到把眼睛哭瞎为止”伊容抱着伊明臣,难过又任性的威胁加恐吓。

    父女俩还真是一个德行。

    韩语音处于崩溃的边缘,女儿的痛成倍的加在了她的身上。

    “容容,爸爸问你,为什么你要讨厌你生你的妈妈?”

    “还不是为了你,我看你这么喜欢这个坏女人,为了她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为了她能同意跟你结婚,我才故意那么说的,可我真的没有说她的坏话,我一直拍她讨好她,拍她马屁,就是希望你们能够白头偕老!”伊容真不明白,为什么韩语音要撒谎。

    伊明臣在床上叹气。

    他明白了,全明白了!

    “韩语音啊,事到如今,你自已跟女儿说吧!”

    “女,,儿?!”伊容没有忽略掉老爸的这两个字。

    韩语音目光痛楚的看向伊容“我——,我是,,,,你妈妈!”

    “你!”伊容指着她,又指向自已“我的妈妈?生下我的那个妈妈?”

    “嗯!”韩语音愧疚的低下头,绞着双手。

    伊容天才的脑袋所安装的主板开始烧毁,韩语音竟然是她的妈妈,她这么年轻这么美,竟然是她妈妈。

    伊明臣拍拍女儿的脑袋“她很爱你!当年她没有把你打掉,就是对你最好的恩德,明白吗,不能讨厌她,是爸爸的错!”

    韩语音站在那边,心里苦痛,伊明臣快死了,女儿确在这是知道了真相。

    伊容站起来“你们这两个靠谱的,这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都说讨厌了,她还敢告诉你吗?”伊明臣瞥了女儿一眼。

    “那是我的错喽,那我不知道嘛,我怎么可能会去讨厌自已的亲生母亲,虽然我还小,可是也有儿子了,我懂当妈妈的心情的”伊容过去,张开双臂,抱住韩语音“我很想你,妈妈!”

    “容容——”韩语音心里很感动,一句妈妈,让她死而无憾了。

    窗户外的洛宁香拉起欧阳墨城的手擦眼泪“真的好感人!”

    欧阳墨城受不了抽回手“你鼻涕能不能用自已的手擦。”

    “哼,我就要用你的手!”洛宁香干脆把整张脸埋进他的胸口蹭。

    “怎么会有比我更加年轻漂亮的妈妈——”安丝绮崩溃了,她总以为,没有比她更加年轻美丽的辣妈了,她刷的一下转向自已的儿子“小子你说,我跟你岳母谁看上去更加年轻美丽!”

    柳玄月用纠结的表情看着她,万分之矛盾的说“老妈,你从小教育我不要说谎的!”

    “臭小子,我哪年哪月教过你啊——”

    安斯耀板着姐姐的肩膀“冷静!发火更加容易老!”

    左素柔靠在洛云帆身上撒娇“老公~~~~~,等我女儿19岁了,我也要像韩语音这么美!”

    洛云帆笑“那不成天山童姥了!”

    洛君天摸着唐暖央肚子,万分遗憾的说“你说,我们18岁时为什么不生一个呢,天天睡一起,到底都干嘛了?”

    唐暖央朝他额头敲了一下“不知道么,那时我们就光顾着很清纯的数星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