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圆满

错位的时光之恋——圆满

    “那是你,我想的可都是努力为洛家传宗接代的事情”洛君天诚实的告诉她。

    “真是无语!”唐暖央翻了个白眼。

    男人为什么总比女人诚实,这事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病房里,韩语音跟伊容已经分开了,她门看着对方露出了笑容,初次以母女的形式相处,她们都有些不太习惯。

    “你们能不能先来看看快死的人”伊明臣没想打断她们,可是这两个女人未免也太不像话了,光顾着相认,就忘记了奄奄一息的他了恁。

    韩语音这才从女儿叫她妈妈的喜悦中抽离出来,想到伊明臣快要离开她了,她的心再次沉入冰湖。

    她脚步颤巍巍的挪到他的病床边“干嘛说这样丧气的话,你会好起来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知道我自已的情况!”伊明臣很平静很平静的说道,一口气像是随时会断带。

    伊容捂着脸,难受的又开始掉眼泪了。

    韩语音望着他,不知还能说些什么,他这么清醒自知,他这么心安的等待自已的死亡,悲伤在她心里像一颗藤蔓,穿进她的每一条经络。

    为什么在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的时候,他却要离开了,第一次,她对她的命运是这么不甘,这么的埋怨。

    伊明臣拉住韩语音的手,温暖的四月天,她的手冷的像一块冰,透过她的指尖,他都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痛楚。

    这个女人在为他伤心,他内心忽然觉得很幸福。

    “韩语音,如果我没有死的话,你愿意嫁给我,为我生孩子吗?”

    “我愿意!我愿意!”韩语音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他。

    “那如果现在忽然发生了奇迹,我奇迹般的康复了,你是否愿意马上就嫁给我?”伊明臣变本加厉的追问。

    “我愿——”韩语音说到一半,微微的觉得不对。

    “回答我啊,我是将死之人,一个奢侈的假设,你都不愿意满足我吗?”伊明臣又拉出快死的老梗。

    韩语音观察了一下他的心电图,被他握住的手,悄悄的掐了掐他的脉络,吸了鼻子问“你到底是哪里受伤了?”

    伊明臣愣了半秒,回答“五脏六腑全碎了!”

    伊容哭累了,蹲在地上,靠在病床的边沿,眼睛盯着地面发呆,床底下一个红色的物体吸引了他的注意,仔细一看,是一盒方便面跟一瓶矿泉水,快死的人能吃方便面,还是香辣味的?!!!

    她的脑子快速的转动。

    “五脏六腑全碎了,是会当场死亡的!”韩语音告诉他,并冷笑着抽回自已的手。

    “是吗!会当场死亡?那可能没有全碎,留了那么一两样吧”伊明臣牵强的说,慌已经圆不下去了。

    伊容的脑袋探出来“老爸你可能心肝肺肾都碎了,就胃没有吧,不然您老怎么还能吃康师傅呢,你说是吧!”

    女儿对爸爸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伊明臣纠着眉头,眼睛子转了转,抿唇一笑“没错!我女儿不亏是天才!”

    10秒之后,,,,

    “你这个大骗子!!!!!”

    韩语音跟伊容同时扑过去揍他,病房里,惨叫成一片。

    柳玄月跟安斯耀,安丝绮在外面看傻眼了。

    “所有说,伊明臣其实没有出车祸!”安斯耀看向站在窗户边对此非常淡定的洛君天他们。

    唐暖央转头,对他笑着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柳玄月呼出一口气“搞什么飞机啊!害的我好几晚都没有睡,真是蛋疼。”

    病房里面的两个女人对伊明臣上着酷刑,谁让他骗的她们这么惨的,不过她们生气的同时也很开心,因为他不会离开她们了。

    两个揍够的女人把伊明臣紧紧的抱住。

    “你这神经病,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你吃饱了撑着是吧!”韩语音拍打他的胸口。

    “不那么做,你会乖乖的回来吗?”伊明臣笑着在她的额头亲了亲。

    “臭老爸,你看看我的眼睛,哭的快成核桃了,你泡妞也不会这么下血本,把你女儿的心肝脾肺肾都搭就去吧,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伊容掐他的脸,埋怨的撒娇。

    伊明臣拉下她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亲“那我正好可以检验一下,我女儿对我孝不孝顺,就当是以后为我养老送终的排演!”

    “哼!以后你去世了,我要把你扔在高山上喂秃鹰”伊容气咻咻的说完,而后又眼睛红红的“不许在说死了,我永远也不让你死!”

    “你这小傻瓜!”伊明臣心里很温暖,女儿真的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

    韩语音看着女儿,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幸福。

    洛君天在外面看的羡慕嫉妒恨,他揽住唐暖央说“我要女儿!”

    唐暖央瞟他一眼“这不是想要就能有的,要看天意。”

    “而且吧,你越想生女儿,生的一定就是儿子”欧阳墨城在边上追加,然后非常得意的说“好在,我有一个女儿了!”

    “你们着完全是在重女轻男,我就比较理性,我儿子女儿都要!”左素柔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说。

    “你这叫贪心,不叫理性!”洛宁香微笑着伸过手去,在左素柔的肚子上摸了摸。

    “好了,里面已经大团圆结局了,接下来就等喝他们的喜酒喽”洛云帆笑的云淡风轻。

    这里的剧集已经落幕,而楼下的记者扔守候着,大家等着悲惨凄美有虐心的结局,可实际上,人生那来这么多悲剧啊!

    *******

    几天之后。

    封锁了许久的关于痴情汉伊明臣跟美女医生韩语音的消息,终于有了新的消息透露出来了,奇迹发生了,因为韩语音的到来,伊明臣坚强的透过了危险期,病情有了日间的好转,目前,已经转至美国疗养。

    瞬时间,有掀起了一阵疯狂的转发,全民议论,表示有相信爱情的人,超过了80%,连豪门都没洗去了冷血的外衣,穿上了亲民的大衣。

    “靠!这样他们都行,你们的事情告诉我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什么都可能发生,就算明天有人告诉我张国荣复活了,我照样能谈定的接受”杨乔心把电脑合上。

    她此刻正坐在伊家超豪华的客厅里。

    伊明臣神清气爽,红光满面的跟韩语音坐在她的对面。

    “乔心,你帮去跟我妈说一声,过段时间,我会去见她的,让她不要急”韩语音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自已给她打电~话?”

    “她嘴里拿藏的住事啊,再说这几天记者天天在我家蹲守,想从我妈嘴里套到我的事,我给她打电~话,她肯定要问东问西的,我也不想撒谎!”

    “行!没问题,我保证完成任务”杨乔心从茶几上捏了一块糕点吃“你以后可就是阔太太了,看这房子,简直是想气死我们这写平民百姓啊!”

    “等你把安斯耀追到了,也能阔太太了!”伊明臣笑说。

    杨乔心笑成一朵花“那成与不成,还要你们两个贵人帮我喽,其实我很想跟你们成亲家的!”

    “你这女人啊,还真是不害臊!”韩语蓕钼音真是服了。

    “我倒是很欣赏杨医生这种性格,喜欢就大胆去追嘛,这个忙我帮定了,祝你早日拿下安斯耀那妖孽,让他别在出来迷惑女人,兴风作浪了!”伊明臣激扬有力的说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安斯耀成了男人公敌。

    韩语音拍了伊明臣一记“什么妖孽,学长人很好,有绅士风度,也很洁身自好!”

    “你看你看,我说他一句坏话,你就一副不乐意的模样,不会还暗恋他吧!”伊明臣狐疑的看她。

    “我懒的跟你说!”韩语音瞪他。

    “看来安斯耀一天单着,我们男人就一天不能省心,杨医生,你从今天开始努力的行动起来吧,眼下就有一个机会,安斯耀去他姐姐家过周末了,容容跟玄月带着轩轩也去了,但是他们忘记拿轩轩的奶瓶了,你看这个艰巨的任务,,,”

    “我去送!”杨乔心一下来的精神,眉飞色舞的样子。

    伊明臣点头“我看也只有你了,相信你自已,一定可以扑倒他的,不管是狼扑还是虎扑,男人一旦被扑倒,就会缴械投降的!”

    杨乔心想了想那个画面,羞涩的捂脸“哎呦,,,人家好紧张啊!”

    韩语音笑话她“不过是送个奶瓶,镇定点。”

    “你讨厌!”杨乔心装模作样的娇嗔了一声,拿着轩轩的奶瓶就迫不及待的往柳家赶了。

    她走后,韩语音靠在伊明臣的胸前“好无聊!”

    伊明臣收紧她腰上的手“那就做些有趣的事吧!”

    他用眼神挑~逗她,手慢慢的往她屁股上游去。

    “伊先生,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这档子事,就没有别的有趣的事了?”

    “显然是这样的!”

    韩语音拿过靠枕砸他“大白天的,你着色狼!”

    伊明臣抓开靠枕“你不是说无聊嘛,我不过是想找一件,我们两个人可以一起做的事情!”

    “下棋,散步,看书,钓鱼,做饭,都是可以一起做的事啊!”

    伊明臣慵懒的眨了眨眼睛“这些事,无聊到发霉了,韩医生,我觉得我们还是去研究人体的构造比较好。”

    他拦腰抱着她,往楼上的卧室而去。

    ********

    在伊家呆了整整半个月,因为不能露面,韩语音成天成天的跟伊明臣在一起,跟伊容的关系的日渐的自然,她已经能很顺口的叫她老妈了。

    偶尔,母女俩会一起diy做手工皂,韩语音教伊容怎么调精油,伊容也会教她怎么玩游戏。

    伊明臣的房间装修成韩语音喜欢的白色,床换着她喜欢的米色,挥别了他漫长的年少轻狂,属于他家庭式的时代已经到来。

    一个单身的花花公子,一年的时间里变成三代同堂,这是火箭也赶不上的速度啊。

    晚上,洛君天打电~话来,让伊明臣带着韩语音趁夜出来微服私访,到洛家来做客。

    伊明臣其实还没有跟好朋友他们正式的介绍过韩语音呢。

    “ok!那晚上见!”伊明臣爽快的答应。

    8点多,月色正浓,一辆黑色的轿车无声息的从伊家开出到达洛家。

    韩语音看着比伊家还要豪华的房子,心想这应该就是那个从小就目中无人的洛君天的家了。

    她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

    那是她们女校的都叫他皇太子,说他虽然长的极其俊美,却是非常的不好相处。

    伊明臣把车子停稳。

    “这里就跟我家似的,你不用太拘束!”

    “我不拘束!”韩语音打开车门下去。

    两人走进屋里,穿过大厅。

    “咱们奄奄一息的痴情男到了!”洛君天在椅子上,欢乐的拍着手,对他们露出迷人的微笑。

    伊明臣侧头对韩语音说““我告诉你,君天那小子是我的死党,他表面高傲嘴毒,内心更加高傲嘴毒,也算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吧!”

    这种表里如一算是夸奖吗?

    韩语音很是落落大方的点头“不错的优点!”

    “欢迎,欢迎,过来坐,我们都想采访一下你,死而复生的感受呢”唐暖央对他们热情的招手。

    “传说中校花,真是漂亮到爆啊,有木有”洛宁香起哄。

    “今天宁香妹子很乖呦!”伊明臣牵着韩语音坐到他们中间,夸了洛宁香一句。

    洛宁香甜美的微笑“我是给韩姐姐面子!追到这么漂亮的美人,你福气真好!”

    “韩学姐高中的时候就很美,追他的男生多的胜数,她是我见过最有气质,最漂亮的女孩”唐暖央端茶给他们,顺便说道。

    “我感觉韩姐姐是那种女人看了都会心动的古典美人,重要的是,她女儿19岁了,苍天啊,简直是想嫉妒死我,韩姐姐你到底是怎么保养的啊”左素柔看她没有一点岁月痕迹的脸,拉仇恨的!

    韩语音不好意思的笑了“你们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亲爱的,这是事实,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咱们不能谦虚”伊明臣很不要脸的说。

    欧阳墨城盯着韩语音,蹙眉想了许久“你是不是以前也住过那个老街区啊,我总觉你有点眼熟!”

    韩语音点头“是啊,我家以前就住在哪里!”

    洛云帆轻笑“你们该不会是邻居吧!”

    “很有可能,我当时在哪里租了房子,不过过了这么久,我也不太记得清了”欧阳墨城回答。

    “看到美女你就说眼熟,那你怎么就不看我也眼熟呢?”洛宁香的小醋缸要冒泡。

    欧阳墨城拧她的小脸“仔细看你的话,也很熟,这一头金发,像极了那个在电影院里排队没有礼貌臭显摆的小丫头,大概长大了就你这样吧!”

    洛宁香歪头想了想,怪了,怎么她也好像有这样的记忆似的。

    洛云帆哈哈大笑“看来都是命中注定的冤家!”

    大家纷纷都笑了。

    洛君天朝着伊明臣递了一眼“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