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十章 都爱赏月散步(第三更)

第九十章 都爱赏月散步(第三更)

    五位守夜人如同雕像般站在火狼的尸体前,周围大战后安静的气氛被感染得压抑、低沉,暗藏汹涌。

    时间一秒秒流逝,在黑暗的寂静似乎都无法承受这种压力而即将爆炸破碎时,站在最前方的“小丑”没有回头,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个单词:“教授!”

    语气阴冷、怨毒,充满了咬牙切齿的感觉和浓浓的恨意。

    而另外一位守夜人队长“持典者”萨尔瓦多仿佛被小丑惊醒,脱下黑手套,右手在胸前画着十字架,声音低沉而悲痛:“在奉献时得到收获,在死亡时获得永生,天国的大门将为你们开启。”

    做完哀悼,萨尔瓦多将自己洁白的手帕取了出来,系在手腕的位置,与重现戴上的黑手套形成鲜明而让人心悸的对比:“我将为你们‘守墓’,直到抓住教授,将他绑上火刑架。”

    大骑士伦德也在胸口画着十字架,然后学着萨尔瓦多,在自己的手腕绑上白手帕:“在净化这个狡猾、狠毒的邪恶魔法师前,我也将为你们‘守墓’,除非我死亡。”

    瓦欧里特裁判所第二守夜人小队除了队长“持典者”萨尔瓦多,副队长“猎魔骑士”伦德两位五级的强者之外,所有队员全灭,因此他们两个对于一手策划了这个事件的教授是恨之入骨。

    朱莉安娜现在想起之前的战斗,内心还充满了恐惧,一位位的同伴要么是在黑暗里无声无息的死亡,要么是在强大的邪术面前无法抵挡的毁灭,如果不是靠着幸运,两位红衣主教和卡米尔女士、娜塔莎公主就在附近调查另外一件事情,自己肯定也“缠上裹尸布”了,所以她对于那位神秘狡猾的教授除了痛恨,还有着潜意识的畏惧和害怕。

    不过此时此刻,在那四个血字的刺激下,朱莉安娜被气氛感染,仇恨压倒了其他所有情绪,跟着在手腕系上白手帕:“教授将是我追踪的第一序列。”

    “混……蛋!”看到这一幕,听到其他人的话,小丑先是低沉,接着猛地咆哮起来,“我永远不会放过你,我要让你的灵魂被恶魔啃咬,我要让你堕入地狱永远承受痛苦。该死的教授,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要亲手抓住,撕掉你的面具,将你变成我的傀儡!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你!”

    自从受到感召加入守夜人队伍以来,这一次是小丑前所未有的惨痛失败,虽然他对于教会没那么虔诚,虽然一直都很讨厌死掉的副队长和部分队员,但剩下的部分队员里面有小丑可以信赖的同伴,有曾经为他守卫后背的“盾牌”,加上五级大骑士的自信、脸面都被这失败彻底摧毁,小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疯狂地诅咒着“教授”。

    他这样失控的表现,在脸上那张永远微笑的小丑面具衬托下,显得非常诡异和恐怖。

    其他守夜人很理解小丑的心情,没有打断他的发泄,明斯克也绑上白手帕:“我曾经离教授最近,但却让他逃掉,以后再遇到,他不会如此幸运了!”虽然凭借红龙鳞片、龙威、吐息和黑手套等,明斯克完全能够媲美二级的骑士,但他却对能否只靠自己捉住至少三环的教授没有信心,不过这个时候,并不是表现畏惧和胆怯的好机会。

    小丑咆哮发泄完,整个人变得冷静深沉,滑稽微笑的小丑脸看了看其他守夜人:“我提议将教授加入‘净化序列’,在全大陆通缉和清理,我怀疑策划这么一场大阴谋之后,他会很快离开阿尔托。”

    “净化序列”是教会异端裁判所列出的需要重点清理的敌人名单,每个教区的神职人员和守夜人都会得到一份,上了这个名单的人员即使离开了原来的地点,也同样会受到教会严酷的追捕和清理。

    听到小丑的提议,伦德犹豫地说:“净化序列上面的邪恶人士,都是拥有影响一个国家实力的强者,甚至有很多位是可以改变大陆和世界局势的传奇,教授只是一位三环或者四环的中阶魔法师,他有什么资格进入序列?”

    教会的资源有限,重点清理的敌人当然要好好挑选,不过“净化序列”前面三十位的人士已经很多年没发生过变化了,因为想要清理他(它)们,极端艰难。

    “我赞同小丑的意见,教授虽然实力不够,连高阶都没有达到,但狡猾和残酷超过了大部分的敌人,造成的破坏完全可以加入‘净化序列’,我们一起向阿莫顿主教提议。”“持典者”萨尔瓦多严肃地点头。

    明斯克和朱莉安娜跟着道:“我也赞同,破坏力并不仅仅等于实力。”

    二十五位守夜人是阿尔托裁判所三分之一的实力了,相当于瓦欧里特公国二十分之一的骑士,这样的损失完全可以称之为惨重了。

    将还能找到的同伴尸体集中起来,五位守夜人再次哀悼,同时都在心里发誓:

    “一定会亲手捉住教授!”

    …………

    处理好所有痕迹后,路西恩将身体月光化,绕到庄园另外一面的黑森林边缘,化成一道淡淡的残影,悄悄地翻过了围墙。

    轻轻的,没有任何声音的落地,路西恩借助庄园植物的遮掩,很快就到了三层主屋背面的阴影里。

    正当路西恩准备攀爬时,忽然心中一紧,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异常,于是毫不犹豫地转身,神经紧绷地看向旁边的阴影。

    “嗨,晚上好,路西恩。”阴影中毫无征兆地走出一位银发银眼的俊美男子,他没穿外套,只有一件暗红色的宽松衬衣,领口的扣子没有扣上,露出白皙的皮肤,仿佛正准备睡觉。

    蓄势待发的路西恩看到是莱茵,稍微松了口气,至少他同样充满了秘密,如果是其他人,自己只能马上潜入黑森林逃跑了。

    不过路西恩依旧警惕地礼仪微笑:“嗨,晚上好,莱茵先生,这么晚还没睡?”

    “你也没有睡啊,路西恩。”莱茵蕴含笑意地看了路西恩一眼。

    路西恩僵硬地笑了两声:“如果我说我是睡醒之后看到今晚银月梦幻美丽,所以起床散步兼赏月,您会相信吗,莱茵先生?”

    说话的时候,路西恩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和所在的位置:

    贴身的衣服,没有外套;站在庄园背面阴影里,银月被遮挡;地上长满苔藓和野草,分布着几处污水。

    在这样的地方以这样的穿着赏月,真是一个“不错”的借口,路西恩自己都觉得太侮辱别人的智商了。

    “我当然相信你说的话,因为,”莱茵摊了摊手,笑得意味深长:

    “我也是。”

    路西恩一下就窘了:“莱茵先生您也是出来散步赏月的?”

    “当然,今晚的银月多美丽,月光多皎洁。”莱茵抬起头,看着主屋背面的石墙感叹道,“你不就是这么觉得才下来散步的吗,路西恩?。”

    路西恩见到莱茵这幅模样,表情郑重起来:“莱茵先生,您能告诉我您真正的身份吗?”

    既然已经遇到,那不如抓住机会直接询问。

    莱茵摇了摇头:“我真的是位吟游诗人,与你想要寻找的地方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即使告诉你所在,你现在也没有办法突破教会的封锁前去,还是好好提升实力吧,等打开了那扇门再去尝试联络。”

    “莱茵先生,能告诉我在哪里吗?这样我才有奋斗的目标。”路西恩诚恳地问道。

    莱茵没有说话,转身离开阴影,往庄园正面走去:“等你成为真正的音乐家,可以借口巡回演出或者采风在大陆各国不受阻碍的旅行时再告诉你。”

    路西恩很想追上去问清楚,可要是在正面碰到别人那就麻烦了,因此只好忍住种种情绪,攀爬上主屋三楼,翻进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路西恩立刻将“景象之球”捏碎,等待里面的景象消失,接着躺回床上,把两粒“卡米尔血滴”放入口袋里。

    将所有过程回忆了一遍,确认没有留下痕迹和大的疏漏后,路西恩用催眠的方式让自己彻底放松,进入睡眠。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有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将路西恩吵醒。

    路西恩忙轻声问道:“谁?”

    “是我,伊薇特,今晚银月梦幻美丽,不知道路西恩你有没有兴趣一起散步和赏月?”伊薇特声音低沉,显得很性感。

    “赏月?散步?”路西恩真是哭笑不得,“伊薇特,我脚扭到还没有彻底好,而且非常困,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吧。”

    伊薇特又劝了几句,可路西恩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气得她轻轻跺了跺脚:“混蛋,不知道浪漫的白痴,诅咒你一辈子没有女人,不对,我要让你自己来求我、讨好我!”

    …………

    路西恩听到伊薇特离开的脚步声,摇了摇头,准备继续入睡,忽然有另外一道成熟的声音调侃道:“路西恩你真是不懂浪漫啊,难怪追求不到女孩,这种事情你应该像我学习,每次我都是半夜潜到西尔维娅的房间外敲她的门。”

    猛地回头,路西恩看到窗台上站着全身盔甲,手持长剑,提着头盔,紫发飘扬,英姿飒爽的娜塔莎,以及她背后浮在半空的卡米尔。

    娜塔莎这件全身盔甲通体闪烁着乳白的光芒,但在胸腹位置有一块很大的暗红血斑,它像是一只狰狞的怪兽,散发着浓郁的、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强大威压。

    注意到路西恩的眼神,娜塔莎笑道:“这是用龙血和龙鳞作为主材料锻造的‘血龙甲’,我们刚从追捕‘银白之角’的战斗中归来。对了,路西恩,不一起下去散步赏月聊天吗?嘿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