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十三章 改编(第二更)

第九十三章 改编(第二更)

    驾驭马车的是一位四五十岁的车夫,老伯爵在世时,他就已经属于“伯尔尼”庄园,来往接送过很多贵族,因此马车行驶得平稳异常,让车厢里的路西恩完全感觉不出这是庄园之间的普通夯土道路。

    静静地思考着事情,过了不知道多久,路西恩发现马车停了下来。

    “伊文斯先生,已经到了维恩爵士的庄园外面,需要我去通报吗?”马车夫回头低声问道,以他的经验,高雅的绅士是不会自降身份与守门士兵交谈的,这种事情都是仆人或者车夫来做。

    路西恩温和地笑道:“不用,我朋友也是骑士侍从,我并不比他高一等。”

    只要能够激发血脉力量,正式骑士的地位是远远高于普通音乐家,那是货真价实的贵族,当然,路西恩现在也算是位准骑士了。

    看守大门的是路西恩曾经见过面的伊恩和多拉格,当他们看到镶嵌着海恩家族火焰公牛纹章的马车驶到庄园门口的时候,立刻昂首挺胸,准备迎接尊贵的客人。

    但让他们惊讶的是,从马车厢里走出来的却是以前见过一面,靠着喝问将自己压倒,让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贫民小子,而且他还穿着白色宽袖口的衬衣、黑色的正装外套,配上俊雅秀气的外表,如同一位真正的贵族。

    惊讶之下,直到路西恩停在了他们的面前,伊恩才回过神来:“您好,您是来找约翰的吗?”海恩家族的马车,以及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的路西恩,让伊恩暂时忘记了过去的羞辱,充满了礼貌。

    “是,麻烦你通告一下约翰。”路西恩差不多已经忘了伊恩他们。

    伊恩点头说了声好,就要转身走进庄园,这时多拉格迟疑地开口了:“请问,您是伊文斯先生吗?”

    圣咏大厅音乐会大获成功之后,即使约翰不是爱炫耀、爱吹牛的人,也忍不住在侍从同伴里讲起了自己好友伊文斯的故事,将他的音乐天分和以前的经历,将那次音乐会空前热烈的回应,将大公、枢机主教和公主的赞扬都讲了一遍,所以看到过去是贫民,现在被海恩家族马车接送的路西恩,多拉格很快就将他与天才音乐家伊文斯联系到了一起。

    “是的,我是约翰的好朋友。”路西恩平静地回答。

    多拉格有些激动地说:“我听过您的‘命运’,就在前几天维恩爵士的宴会上,真是无与伦比的作品,我实在太喜欢它了,请原谅我以前对您的态度。”

    热情、诚恳、激动,路西恩没想到多拉格还是一位真正热爱音乐的文艺青年,这和他粗大的胳膊、结实的胸膛不是很协调。

    不过,这里是阿尔托,这种事情很正常。

    “谢谢你的夸奖,我很高兴也很自豪。”路西恩礼貌地回应。

    而一旁的伊恩露出尴尬的笑容道:“原来您就是伊文斯先生,以前的不礼貌还请您忘记。”

    他不是多拉格这种狂热的音乐爱好者,但他侍奉的骑士维恩对“命运交响曲”是非常喜爱和推崇,甚至在宴会上都要听,因此他不得不表面上表达善意,可内心里,伊恩依旧厌恶着路西恩。

    看到这一幕,路西恩只能感慨身份、地位一旦发生变化,那周围其他人的态度同样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伊恩进去寻找约翰时,多拉格依旧还处在激动当中,他搓着手,看着路西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来却是:“伊文斯先生,我能邀请您去我家做客吗?”

    路西恩略窘,只能找了个理由婉拒。

    过了一会儿,约翰跟着伊恩走了出来,很疑惑地问道:“路西恩你怎么过来了,我中午就会回去的。”

    路西恩告诉邪教徒约翰礼拜六要回家并非说谎,只不过把时间稍微提前了半天。

    “一些已经解决的事情,到马车上再说。”路西恩拉着约翰上了马车,而老车夫非常识趣,将马匹在木桩上系好,自己走到一边,拿出类似于烟草的叶子点燃放在鼻子底下闻着。

    约翰知道路西恩并非鲁莽之人,虽然充满了疑惑,但还是认真地听着。

    随着路西恩的述说,约翰脸色渐渐铁青,双手紧紧握着,当听到那三根断指的时候,他嘴里更是发出了牙齿咬动的声音,不过他保持了安静,没有叫喊,没有怒骂,一直等到路西恩讲完,才长长地吐了口气,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路西恩陪着他平复情绪,同样没有说话。

    “路西恩,你不必自责,虽然是因为你成为公主殿下的音乐顾问才让魔鬼的信徒盯上了父亲、母亲和艾文,但错的是他们这些坏蛋,不是你,不是你追求音乐道路的动机。即使没有这件事情,只要你或者我与大公陛下、公主殿下有了接触的可能,他们依然会做出同样的事情,我们不能拿坏蛋的错误来苛求自己。”

    约翰恢复了一点情绪后,最先说出口的却是安慰路西恩的话,怕路西恩对这件事无法释怀而影响他的音乐道路。

    路西恩没想到约翰会这么说,涌现一点温暖的感觉,内心少许的、不影响情绪的自责慢慢消失:“谢谢你的安慰,约翰,我明白,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一个坏蛋会因为我们做了什么事情而伤害我们。”

    确认了乔尔一家已经被公主殿下的骑士救出,约翰立刻表示要请假回去看望。

    “等一等,约翰。”路西恩拿出装有月光蔷薇的黑色袋子,“这里有二十克月光蔷薇。”

    约翰凝重地看着这个袋子,刚才他已经从路西恩的口中知道了月光蔷薇的来历,犹豫了十多秒后,他坚定地接过袋子,没有推辞:“谢谢你,路西恩,我一定会激发血脉力量的,只有这样,我才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人,保护自己的朋友。”

    他没有提还钱给路西恩的话,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激发血脉力量前,根本没能力还这么一大笔钱,而如果能够顺利激发血脉成为骑士,用真正贵族的身份给予路西恩保护,以及偿还金塔勒都是简单的事情。

    “不过你也不能太着急,按照维恩爵士的安排一步一步来。对了,约翰,关于另外二十克的事情请你一定为我保密。”路西恩叮嘱着,刚才告诉约翰的理由是,邪教徒答应帮自己激发血脉力量作为报酬时,提出需要自己提供月光蔷薇,所以使用了二十克,但这种事情怕激怒公主没有提及,只告诉娜塔莎是邪教徒直接的、不容拒绝的“帮助”。

    约翰带着担心父母表情的微笑回:“放心,我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

    在他看来,路西恩这是迫不得已的拖延和伪装。

    弥补了最后的疏漏后,路西恩让马车夫回来,驾驭着马车往阿尔托城返回。

    …………

    海恩家族马车出现在贫民区,引起了小小的轰动,虽然大部分贫民无法像博学者那样分辨纹章、知道每个纹章的含义,但阿尔托最出名的几个家族,他们还是认识的。

    乔尔、艾丽萨和艾文已经被教会送了回来,似乎没有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有力的情报。

    看见约翰和路西恩走下马车,成熟了很多的艾文忽然哭了起来,非常伤心,仿佛想将那不愉快、很悲痛的记忆冲刷赶紧。

    约翰摸了摸艾文的脑袋,拍了拍他的背:“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有主的庇佑,都会好起来的。”

    路西恩则拥抱了乔尔和艾丽萨,将歉意、担心和喜悦都融入了拥抱里。

    “这不关你的事,事情都过去了。”乔尔和艾丽萨都这么安慰着路西恩,在邪教徒手中的时候,他们都以为自己肯定无法逃脱死亡,可想不到最后却被公主的骑士救了出来,这让他们除了更信仰真理之神,还变得更加宽容和理解。

    十多分钟的互相安慰后,路西恩从乔尔、艾丽萨口中知道了教会和公国情报部分询问的内容,主要是想从乔尔他们口中知道部分邪教徒的特征,以及看守骑士为什么来不及杀掉人质就逃掉。

    可乔尔和艾丽萨在被*打的时候根本没那个精力关注四周,而且之后是忽然被巨响震晕,等醒过来就看到了公主的那位骑士,根本不知道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余人质也差不多,即使少数几位没有晕掉的,在严重的耳鸣里也几乎什么都没听到。

    唯一让询问人员疑惑的是,为什么乔尔和艾丽萨是在被提出牢房后晕倒的,醒来却在牢房之内,不过这个问题与“看守骑士为什么来不及杀掉人质就逃掉”联合起来看,反而能得到比较合理的解释和过程。

    那就是巨响之后,因为要优先处理另外的事情,且还没到需要清理人质的最后关头,所以看守骑士将乔尔他们丢回了牢房,免得他们逃跑,等到教会和卡米尔、娜塔莎攻进来,看守骑士已经来不及返回,于是直接就逃走或者死于了混乱里。

    艾丽萨留着眼泪讲述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有人来敲门了,路西恩回头一看,是老熟人科雷亚和另外一位不认识的教会守卫。

    “只是高阶骑士侍从过来,看来我并没有被怎么怀疑。”路西恩心中暗道。

    科雷亚严肃而礼貌地将路西恩请到小房间,询问起了事情经过,路西恩则怎么给娜塔莎讲的就怎么告诉他,除了激发血脉力量的事情。

    做好笔记,科雷亚站了起来,以庄重的礼节道谢:“主教大人吩咐我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情报,主的黑夜守卫们将会被邪恶全部玷污。”

    在教会看来,虽然事情有点巧合,但这巧合却是有利于自己这方的,如果不是路西恩的情报,那守夜人的损失将会更加惨重,甚至全军覆没。

    “来到阿尔托才三个多月的教授”与一直居住在这里的路西恩无法画上等号,这是教会做出所有判断的前提,虽然路西恩是女巫的邻居,有一定可能接触过教授,但仅仅只是怀疑有过接触,以他的功劳和被公主殿下欣赏的地位,很难抓起来拷问,而且如果真有接触,暗中观察、不做惊动路西恩的事情反而能更有机会抓到狡猾狠毒的“教授”!

    …………

    经过教会的询问,路西恩终于彻底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开始了繁忙的音乐学习和魔法解析,并让艾丽萨一家搬到了自己的花园别墅暂住,毕竟吉苏区的治安是远远好于阿得让区。

    对于墙角的魔法圈子记号,路西恩是再也没有去看一眼,连魔法实验室最后的处理也没有进行,因为担心教会正严密监控附近,寻找教授。

    这天,维克托开始教导路西恩、洛特、菲丽丝他们“卡农”曲式,这是一种基本的复调音乐,多声部模仿同一个旋律并依次出现、交叉进行,互相追逐、互相缠绕,直到最后的一个和弦才融合起来。

    这种乐曲优美悦耳,又简单易学,即使是初学者也能谱写出类似的和弦,因此是开始学习复调音乐时尝试创造的不错选择。

    “其实路西恩你的命运交响曲里,已经不自觉地部分使用了卡农手法,看来你在音乐图书馆里自学了很多东西。”维克托赞扬了路西恩一句。

    路西恩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虽然那首著名的D大调卡农(约翰?帕赫贝尔卡农),在这个世界有着类似的旋律,是八十多年前一位音乐家创作的,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九十,但我可以将它按照帕赫贝尔的卡农改编成钢琴曲,这样又能节省时间又有一定的创新,满足一年内开音乐会的要求。”

    以路西恩的感觉,约翰?帕赫贝尔卡农要更优美一点,而改编是短时间内凑齐音乐会曲目的最好办法,当然,“原创”的、压轴的音乐肯定需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