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零一章 传奇职业(第三更)

第一百零一章 传奇职业(第三更)

    灵魂图书馆内,《星相与元素之书》一页页地翻开,路西恩在缝隙里将今天掌握的古代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文字一个个翻译了出来。

    “呃,能够看出意思了……”路西恩完成了今天的翻译后,发现很多句子要么已经完整,要么只差不太重要的部分,不影响解读了。

    而很多专业的魔法词汇,路西恩早就用女巫笔记对照前面学徒级内容反推了出来,于是开始认真地阅读起这本古代魔法书籍。

    《星相与元素之书》上提供了更高层次的几种冥想法,但路西恩吸取了女巫的教训,没有去尝试它们,毕竟自己的长处是知识而非精神力。

    “冥想时,直接用地火风水四大元素在灵魂内构造法术模型,就能够免除施法材料和咒文地直接施发?”路西恩略过冥想法,看起如何成为正式魔法师的段落,里面详细地讲解了如何构造法术模型,同时也让路西恩长久以来的疑惑有了猜测的方向。

    路西恩从学习魔法开始,对一个问题就一直疑惑不解,如果说精神力波动频率的改变可以解释无咒施法的原理,那构造法术模型之后,施法免材又是因为什么呢?

    每个魔法需要的材料或者“元素”都不同,比如用硫磺施展的“酸液溅射”,如果施法免除,那酸液的组成元素是从什么地方来?

    路西恩能够想到的解释很少,要么空气中含有全部的元素,因此可以直接调用它们构造,要么用更本质的东西来转变,比如魔法能量,可是看到《星相与元素之书》的这段描述后,路西恩有了更进一步的猜测:

    “看来古代魔法师将地火风水作为四大基本元素并不是没有理由,它们似乎能够构造出所有的魔法,而这恰好印证了我关于地火风水是四大基本力的猜测,不管是元素性质,还是物理性质,其实都是四大基本力的不同外在表现,用它们绝对可以构造出所有魔法,因此能够施法免材。”

    “如果这个猜测是正确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世界微观层面与地球同样很相似?也存在着不同粒子?或许它们就是古代魔法师提到的‘魔法精灵’?”

    “但是力也能够直接掌握和运用吗?就像‘控制之环’的引力?”

    没有实验条件,也没有实验能力,路西恩只能先大胆假设,以后再小心求证。

    将怎么在灵魂内构造法术模型的段落仔细、反复地看了几遍之后,路西恩浏览起了具体的魔法。

    《星相与元素之书》是古代魔法帝国一位传奇魔法师的传承,女巫的祖先是他的学生,所以这本魔法书上记载了星相系、元素系一到九环的大部分魔法,其他系前面五环的基础魔法。

    在古代魔法帝国,魔法分成基础和独有两种,基础魔法是帝国颁布的构造模型相同、效果相同的魔法,独有魔法则是每一位强大魔法师的智慧结晶,是独特的、不同于其他人的魔法,比如《星相与元素之书》里面,从三环开始,每一环都有两到三个独有魔法。

    翻到魔法书倒数第二章,路西恩赫然看到了醒目的标题:

    “两种传奇职业的进阶方法”。

    这让路西恩精神一振,传奇代表的可是这个世界最顶端的强者,但是,路西恩越往下翻越是头晕,不仅单词非普通魔法帝国文字,艰涩难懂,而且那两个复杂到了极点的模型似乎还会吸取路西恩的精神力,让他变得疲倦和混乱。

    强行抽离精神,将这一章翻过,路西恩才稍微恢复了一点。

    从能够看懂的文字,路西恩知道了这两种传奇职业分别是元素系的“元素支配者”和星相系的“预言者”。

    “光听名字就很强大的感觉……”路西恩慢慢恢复着精神力,“而要想进阶传奇,似乎要准备很多种珍贵异常的材料,然后要布置一个庞大的魔法仪式,并且看起来每一系魔法的传奇职业都不止一种。”

    《星相与元素之书》最后一章则是诸多魔法药剂的配方。

    翻完魔法书后,路西恩选择起了自己进阶正式魔法师时该构造的那个魔法。

    毫无疑问,路西恩的选择和女巫相同,都是防御类型的,不过女巫尝试解析的是“法师护甲”,路西恩则是“星光护盾”。

    将这个魔法的翻译和模型抄录到魔法笔记上后,路西恩开始尝试着解析,以刚才的假设为基础解析。

    不过等彻底解析和掌握了这个魔法后,路西恩还会选择其他的一环魔法抄录,因为作为正式魔法师,又不是只能在灵魂内构造一个模型,只是每次构造需要间隔一段时间。

    …………

    一环魔法相对学徒级魔法,是从平面变成了立体,复杂程度大大提升,而且路西恩是以自己的假设为前提,因此解析得非常缓慢,直到凌晨的钟声响起,才刚刚有些头绪。

    揉了揉脸,路西恩从躺椅上站起,感觉到灵魂的极度虚弱和疲惫,这是刚才翻阅魔法书和解析魔法消耗了太多精神的缘故。

    离开起居室,返回主卧,躺在轻软的天鹅绒被子里后,由于太过疲惫,精神无法放松,路西恩是久久不能入睡,就连催眠都似乎不太管用。

    于是,路西恩干脆从床上起来,走进卧室隔间的小琴房,坐在钢琴前,打开琴盖,想要弹奏乐曲来放松自己。

    接触和学习音乐四个多月,路西恩已经习惯了演奏乐器,并且发现自己在弹奏钢琴时,能够暂时忘记种种担忧和烦恼,彻底沉浸入音乐的世界,获得心灵的平静或放松,所以将它作为一种有效的放松和休息方法。

    手指轻快而不受拘束地在琴键上移动,路西恩清空着自己的心灵,旋律自然而然的产生,有熟练的段落,也有即兴的不成格式的发挥,不管它是好听的,还是难听的,都像在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情绪。

    一个个蕴含情绪的音符跳跃回荡在琴房内,路西恩整个人变得平静,精神渐渐放松下来,睡意终于产生。

    刚刚站起来,准备合拢琴盖,路西恩忽然听到一阵掌声在阳台响起。

    快速回过头,路西恩充满了戒备,但一道慵懒成熟的声音紧接着传来:“想不到路西恩你内心还有忧郁悲伤的一面。”

    “呼,公主殿下,半夜最好还是敲门进来,直接走阳台会吓坏人的。”路西恩无奈地看到娜塔莎和卡米尔站在自己卧室的阳台上,她穿着黑色的骑士服,正隔着窗户鼓掌。

    娜塔莎笑嘻嘻地道:“我的历史学家,你这段时间看的骑士小说不是都写了吗?每位骑士都是通过窗户和阳台去幽会心爱姑娘的。”

    由于路西恩记忆力出众,阅读历史文献都记得很牢,以至于在与贝克交流时,很多他这位历史学家需要查找资料才能想起的历史事件,路西恩都能快速而顺畅地讲出,这让贝克非常惊讶,并偷偷告诉了娜塔莎。

    娜塔莎对此并不奇怪,成为骑士后,记忆力同样会有增强,只不过能够激发血脉的骑士没有谁会想着成为历史学家,而且她也从维克托那里知道,路西恩记忆力“原本”就很好,所以没有对路西恩产生怀疑,仅仅幽默地称呼路西恩为“新晋的历史学家”。

    “它们只是小说……”路西恩走过去将阳台窗户门打开,“公主殿下你深夜来访,有什么事情吗?”

    娜塔莎没有拘束,主人般一边走向小琴房,一边笑着说:“刚才你弹得旋律里面,有很棒的,也有很差的,看得出来只是即兴发挥,但它们都体现出了你内心的情绪,因为我感觉到了静静的忧郁和哀思。”

    “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路西恩回想刚才,知道自己彻底放松时是思念起了地球上的父母亲人朋友。

    娜塔莎没有追问,哼起了一段旋律:“很美,有月光的感觉,路西恩你一定要把这段旋律记录,以后谱写成完整的乐曲。”

    听到这段旋律,路西恩略微尴尬,没有回答,刚才由着情绪即兴弹奏中,竟然带上了几小节的月光奏鸣曲第一乐章旋律。

    交谈了几句,娜塔莎变得有些不自在,最后咳嗽两声:“我刚从西尔维娅那里离开。”

    西尔维娅也居住在吉苏区。

    “公主殿下你那些旋律都不准备完善了吗?”路西恩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娜塔莎尝试谱写了很多段表达爱情的旋律,但她都非常不满意,“你不是在困难面前永不放弃吗?”

    娜塔莎咬着牙瞪住路西恩,竟然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过了一会儿,她才自我肯定地道:“这没有违背事先的约定,不算是在困难面前放弃。好了,快让我听听你谱写的那首,你难道要告诉我你也没写出来?”

    从娜塔莎书房里得到的收获很大,路西恩也不好意思推辞,重新坐在琴凳上,开始弹奏起了钢琴。

    一段舒缓悦耳的旋律传出,被钢琴纯净宽阔的音色渲染得像是流动的叮咚泉水,单纯而美好,仿佛一位亲切而美丽的少女。

    技巧简单,但旋律优美形象,娜塔莎顿时安静下来,仔细地倾听,就连卡米尔这位不苟言笑的中年女士也似乎在夜的安静和美妙的旋律中柔和了表情。

    主题旋律之后,色调明亮的次要旋律响起,带出欢快、愉悦的情绪,让娜塔莎会心一笑,接着主题旋律再次呈现。

    “原来是回旋曲式。”娜塔莎微微点头,享受着主题旋律叮咚悠扬的美好感觉。

    第二段次要旋律显得低沉黯淡,但又酝酿着坚定,然后一连串非常快速、非常活泼的音符再次带出主题旋律,让整首乐曲在欢乐明朗的气氛中结束。

    娜塔莎很满意地看着路西恩:“虽然是一首很简单的钢琴小品,但并不影响它旋律如歌般的优美和动听,有着爱情的温柔和美好,路西恩……”她露出思考的表情。

    “什么?”路西恩疑惑地问道。

    娜塔莎两根手指轻搓自己的下巴:“这么单纯美好的钢琴小品为什么你能写得出来,我却写不出来?难道从来没接触过,只靠想象的爱情比真实的爱情更美?”

    路西恩微窘的沉默,然后在娜塔莎的眼光中叹了口气:“请不要说出事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