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零九章 序曲

第一百零九章 序曲

    听到路西恩的话,莉莉丝并没有觉得不对,兴高采烈又带着点羞怯情绪地说:“我们打算听了伊文斯先生您的音乐会,在阿尔托过完音乐节之后再离开,反正时间还……”她忽然醒悟自己在透露不该透露的事情,于是慌忙闭嘴。

    而一旁的萨拉也感觉出了问题,略显凝重地看着路西恩:“伊文斯先生,这段时间到阿尔托的人都是来参加音乐节的,我们也一样,您为什么奇怪我们还在阿尔托?”

    他这是下意识就问了出来,等说完才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如果路西恩真的从文献里看出了什么端倪,自己这样反问不就等于自行招供?!

    “呵呵,我看你们兄妹不顾城门关闭也要来‘布龙斯’庄园请我解读手稿,还以为你们有急事。”路西恩思绪电转,找了个还不错的理由解释。刚才自己确实太大意了,下意识就问出了心里的疑惑,可要是不知道文献事关一处即将开放的遗迹,为什么会惊讶萨拉兄妹没有离开呢?!

    “有时候知道太多反而容易说错话!”路西恩心里自我检讨了一句。

    莉莉丝显然相信了这个解释,当时自己兄妹表现得确实很急切,于是开心地半真半假回答:“因为我们很喜欢伊文斯先生您,所以急着想见到您。呵呵,伊文斯先生,刚才您弹奏的那段旋律真美,就像梦幻般的自然美景……”

    在街边轻松交谈了一阵,萨拉总觉得面对解读出手稿的路西恩有点不自在,总害怕自己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让他知晓了秘密,于是强行将不愿意离开的妹妹带走了。

    看着他们兄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路西恩微微点头:“进入那处魔法遗迹的时间和我推断得很相符。”

    “不过今天是偶然遇到他们,还是他们刻意出现?”

    在阿尔托,在教会的控制下,由不得路西恩不小心翼翼,对任何一件涉及魔法的事情都充满怀疑。

    …………

    已经克制住自身贪心的路西恩,很快就将魔法遗迹的事情忘在脑后,继续带着艾文到处游荡,时而在这间音乐厅享受一段交响乐,时而在那个剧院听听歌剧,时而加入一些音乐小游戏,过得很是惬意而自在。

    傍晚来临,乔尔和艾丽萨满意地返回,结束了路西恩的“保姆”工作,等享用完晚餐,几个人就一起往市政广场走去。

    平时空旷冷清的市政广场现在是挤满了人,就连附近的街头都拥堵不堪,仿佛整个阿尔托所有活着的生物都聚集到了这里。

    等到晚上八点,教会将会用神术阵在市政广场中央形成一块巨大的透明“水晶壁”,而透过这块漂浮在半空的水晶壁,市民们就能够看到和听到圣咏大厅舞台的状况。

    “好多人!”艾文用小孩子特有的夸张语气惊叹道。

    前面简直是人体组成的海洋,虽然他们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但在艾文看来,完全就是黑压压的一片。

    乔尔无奈笑着摇头:“我们就在这里等待好了,反正那块‘神之水晶’整个行政区都能看到。”

    “不行,欣赏圣咏大厅音乐会当然要越近越清晰才好!”艾丽萨否定止步不前的决定,就要用她的重量碾压开一条道路。

    路西恩微笑制止了她:“艾丽萨大婶,我带你们去一个能够最大程度享受圣咏大厅音乐会的好地方。”

    “哦,是哪里?”艾文好奇地问道。

    路西恩故作神秘地没有回答,带着乔尔一家不进反退,走到偏僻的街道里,然后向市政广场另外一边绕去。

    很快,一栋五层的古典厚重风格建筑出现在眼前。

    “市政大厅?”乔尔像是明白了什么,笑得意味深长,他一直很关心路西恩的婚姻问题。

    路西恩笑着摇了摇头:“菲丽丝的父亲于尔班先生是市政厅的书记官,他邀请我们到市政大厅顶楼欣赏圣咏大厅音乐会。”

    有了地位,就有了人脉,有了人脉,很多事情就变得简单。

    市政大厅后门,穿着绯红长裙的菲丽丝已经等在了那里。

    圣咏大厅的席位有限,其他国家来的尊贵客人又很多,因此就连于尔班和菲丽丝这种贵族都没能得到邀请,而音乐家协会内部,则只有著名的、权威的音乐家才有资格进入,比如通过上次音乐会成功跻身了这一行列的维克托。

    路西恩作为未来女大公的音乐顾问,本来也得到了邀请,但他借口陪伴叔叔一家,没有前往圣咏大厅,毕竟今晚的音乐会是弥撒曲、赞美诗的主题,不知道有多少牧师、主教和红衣主教要出席,心里有鬼的路西恩当然能避开则避开。

    …………

    傍晚八点,淡淡光晕在市政广场中央亮起,神圣而浩大。

    目睹这一幕的阿尔托市民和外来者,都深深地埋下了头颅,静静地祈祷和赞美,这是主的威严,这是主的力量!

    路西恩没有独立特行,与他们一样低头祈祷,对光晕内蕴含的磅礴力量充满了好奇和敬畏:

    “魔法的力量来自自然,那神术的力量又从何而来?如果真的有神,那教会为什么会分裂?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

    光晕越来越亮,渐渐凝固透明,像是一面巨大的水晶墙,而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向这水晶墙,都能透过它直接看到圣咏大厅的舞台。

    那里已经整整齐齐站满了金色大教堂的唱诗班。

    “啊,虔诚的人们……”

    清亮优美、有力高亢的歌声随着音乐响起,是那样的美妙,那样的无与伦比,就像来自天使的咏叹。

    唱诗班里都是阉伶歌手,由于在青春期前就被阉割,生理发生变化,歌喉之清澈高昂是胜过了女性,是最佳的赞美诗演唱者。

    路西恩以纯欣赏的角度,将赞美诗、弥撒曲等静静地听了一遍,不得不承认,里面很多旋律的空灵静寂、穿透心灵是自己还无法演奏出来的。

    当然,教会或多或少还借助了神术阵的力量,让宗教音乐显得更神圣更优美,毕竟这是一个稳固信仰的极佳场合。

    “每次听阿尔托音乐节的赞美诗,我都有一种浑身战栗的感觉,这是来自主的声音……”音乐会结束,市政广场还沉浸在神圣的氛围里,显得非常安静,菲丽丝转过头对路西恩感叹着,同时也流露深深的担心和忧虑:“有这样的音乐会作为第一天的开头,肯定有不少人拿路西恩你最后一天的演出来对比。哪怕你的音乐会已经是水准以上,只要没有这样的高度,也肯定会被猛烈的批评。”

    “命运不是已经得到了最高的评价?有它在,我想不会比这场音乐会差多少的。”路西恩微笑看着菲丽丝,让她不用担心。

    菲丽丝抿了抿丰润的嘴唇:“路西恩,你知道我不是指命运,而是你的那些独奏钢琴曲。哎,真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冷静,我都觉得很有压力,快要无法呼吸了。”

    “菲丽丝小姐,路西恩经历过的事情比你想象的更艰难、更危险,这是生活带给他的冷静。”旁边的守卫士兵插嘴回答,正是约翰。

    他虽然被抽调来维持治安,但有维恩爵士的照看,每天晚上八点开始,就会负责市政厅顶楼,不耽误欣赏音乐会。

    菲丽丝点了点头:“好吧,是我太紧张了。路西恩,你不要被我的情绪影响,保持这样的冷静,即使稍微有瑕疵,也不会影响你的地位,而且你的《悲怆》曲谱很出色。”

    “菲丽丝,你不觉得你越这样说越容易让别人紧张吗?”路西恩笑了起来。

    菲丽丝忍不住瞪了路西恩一眼。

    …………

    四月四日,晚上八点。

    路西恩在维克托的强烈要求下,坐到了圣咏大厅里。

    “这或许是克里斯多夫会长最后的一场音乐会了,最好不要错过。”旁边的维克托苦笑着对路西恩道,“如果不是菲丽丝、洛特他们没有资格,我肯定会让他们到圣咏大厅里来欣赏的,路西恩你真是不懂得珍惜。”

    路西恩知道维克托一片好心,只好用开玩笑的话语回答:“维克托老师,您不担心我听了克里斯多夫会长完美无缺的音乐会后产生巨大的、无法承受的压力,以至于明天音乐会失败吗?”

    “你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我想我是不必担心你面对压力的心态了。”经过近九个月的相处,维克托已经比较了解路西恩的性格,安静内敛的表面下其实有着不错的幽默感,“而且你的《悲怆》钢琴曲比以往的奏鸣曲在曲式体裁上有了很大的进步,趋于完美的成熟,就我个人来说,这将是一首奏鸣曲发展史上变革性的乐曲。”

    由于担心路西恩,知道他确定曲目并登记了乐谱后,维克托和菲丽丝是各自要了一份去观看。

    “不过,你在两首乐曲中运用的技巧有很多不符合以前钢琴曲的谱写规范,并且演奏起来非常困难,我试着弹奏了一遍,发现至少要好几个月的练习才能勉强流畅,所以我担心大家不能接受,担心你弹奏出现错误……”维克托还是有着强烈的担心和紧张,路西恩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路西恩刚要回答,过道上走来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黑发棕瞳,长相普通,可气质很好。

    “维克托老师,晚上好。”这男子停在路西恩和维克托面前,打着招呼:“这位就是我的同学路西恩?伊文斯?”

    维克托笑着站起来介绍:“这位是我以前的学生马库斯,他巡回演出后开始担任沙克王国的宫廷音乐顾问,前几天刚由于音乐节回到阿尔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