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埋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埋伏

    酒馆二楼,萨拉和莉莉丝努力让自己变得冷静和耐心,下面喧嚣的响声则已经彻底平息。

    “呵呵,那些脑袋里长满肌肉的冒险者也明白保持体力和精神的重要性了。”莉莉丝略带微笑地讽刺道。

    萨拉摇了摇头,准备提醒自己的妹妹不要小看了那些冒险者,他们能够常年在梅尔泽黑森林和黑暗山脉边缘活动而没有死亡,肯定有着一定的实力,他们之中说不定就有骑士等级的强者,可他刚张开嘴,就木然地看见眼前的蜡烛光芒慢慢苍白,周围的墙壁像是剥离了颜色般一点点露出黑暗。

    同时,一层淡淡灰霾缓缓浮现

    冷清、阴森、寂静,在这单调乏味的黑白灰世界里,萨拉和莉莉丝只有类似的感觉,哪怕他们旁边的房间和下面的酒馆第一层都有许许多多的冒险者。

    手掌触摸到的木桌在渐渐变成黑色的过程里,仿佛也透露出腐朽的味道。这让萨拉悚然一惊,来不及多想,拉起妹妹的手就往房间外跑去。

    “快走,真的有古怪!”

    之前因为贪心而压制的害怕、恐惧和担忧等情绪全部浮了上来,萨拉急促地吩咐着莉莉丝。

    但他说话的声音也像蒙上了灰色的雾霭和单调的黑白色,变得飘渺而模糊,即使他身边的莉莉丝也只能迷茫地看着他,同时跟着他向楼下奔跑。

    萨拉自己也发现声音的无力,放开喉咙,大声地吼道:“快跑!这里有危险!”

    莉莉丝总算听到了哥哥似乎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一边跑一边点头答应。她可比哥哥胆小多了,看见小镇出现这样的变化后是恨不得马上离开。

    同时两位魔法学徒没有忘记自己的魔法,手中捏着施法材料,嘴边徘徊着咒文,一旦遇到危险就能立刻释放。

    跑下楼梯,萨拉看到那些冒险者也发现了不对,都在争先恐后地向酒馆大门挤去,于是拉着妹妹就往冒险者一时没想到的后门奔跑。

    一脚踹开木门,两兄妹冲了出来,因为熟睡的镇民们没有一个发现异常,所以灰蒙蒙的街上是异常的安静,而漆黑在以埃尔西诺湖为圆心向四周慢慢剥离破碎。

    萨拉和莉莉丝头也没回地往“马萨瓦镇”方向逃去,对灰蒙蒙的冰冷寂静充满了恐惧。

    很快,两人到了镇口,面前就是通往马萨瓦镇的夯土大道以及几位比他们更快跑到这里的冒险者。

    “埃尔西诺湖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迷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稍微松了口气的萨拉和莉莉丝涌现无数的疑问,准备回头看上一眼。

    而前面最先到达的几位冒险者和他们是同样的心思,已经转过头看向埃尔西诺湖方向。

    “啊!”莉莉丝还没来得及回头,漂亮的大眼睛就瞪了出来,惊声尖叫!

    那几位冒险者裸露在外的皮肤急速灰败,少部分地方更是开始腐烂,而他们的表情一片茫然,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

    萨拉看到几位冒险者目光渐渐空洞,猛扯了一把妹妹,大声喊道:“不要回头!继续跑!”

    两兄妹吓得喉咙泛着酸味地亡命狂奔,背后波恩小镇里响起了一阵阵惊悚无比的叫声、哭声和“笑”声。

    穿过厚厚帷幕的感觉出现后,两兄妹身体似乎变得温暖了一点,但他们不敢停留,强忍住头晕继续向马萨瓦镇逃跑。

    …………

    当正常黑暗剥离,灰霾浮现时,银袍大祭司伊利亚最快发现了不对。

    “迷锁出现了什么变化?!这和伟大的银白之主给我们的启示完全不同!”

    短暂惊讶后,伊利亚果断作出决定,通过水晶球吩咐各位祭司、神官和黑暗骑士:“不要去管那些预备血祭解开封印的家伙,迷锁这样的变化意味着那位即将挣脱!我们必须马上启动召唤阵,让真神直接降临!”

    波恩小镇和埃尔西诺湖周围飞起六位祭司,地上则对应站着十二位神官和黑暗骑士,这是银白之角在整个瓦欧里特公国的所有实力了,其中还包括其他国家和黑暗山脉里听从银白之主神谕赶来的几位。

    伊利亚飞到埃尔西诺湖上空,看到波光粼粼、静谧美丽的湖水在彻底凝固之后是陡然崩解,化为一片片的虚幻光芒,映照着下面璀璨的星光十字架和有生命般蠕动的红色液体。

    而围绕诡异的埃尔西诺湖,浮现出许多骷髅头拖着苍白光尾模样的“鬼魂”,清晰但飘荡的“怨灵”,永远黑暗而狰狞的影子,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鬼魂类不死生物,它们全部抬头尖叫,无形的波动叠加在一起汇成了一头虚幻而巨大怪物,它穿着黑色长袍,拿着长长的镰刀,双脚踩在红色液体里,骷髅般干瘪的脸上有着一双苍白空洞的眼睛。

    看到这个虚幻怪物,即使早有准备并给自己施展了很多类神术防护的伊利亚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仿佛生命力量在飞快流逝。

    见大十字星架在慢慢瓦解,将黑白灰世界和主世界重叠的这里染上梦幻的星光,伊利亚很快恢复了冷静,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只巨大的苍白手掌,其每一根手指都弯曲露出尖锐的不似人类的骨刺,闪烁着寂静冰冷的浅光。

    将这手掌高举,伊利亚念动着能让人烦躁发疯的咒文,一根根银白的线条从空中的祭司、地上的神官和黑暗骑士身上汇聚到伊利亚周围,形成一个复杂的法阵。

    咒文念完,黑白灰的寂静世界里多了一层蠕动的银白,冰冷而邪恶。

    伊利亚赶紧将苍白手掌扔到邪术阵中央,银白顿时翻滚而下,将它包裹并拉扯变形。

    一个画着无数奇怪、邪恶符文的银白大门慢慢呈现出来,而下方的大十字星架接近彻底消失。

    突然,一道恐怖的、照亮单调黑白灰色的灼热光柱从高空击下,正中那道银白的大门。

    黑色消失,灰色消失,整个世界只有那无穷无尽的圣光充塞。

    埃尔西诺湖上空的那黑色长袍怪物直接气化,周围的各种各种鬼魂类不死生物无声惨叫中全部消失,就连波恩小镇里产生的不死生物也在光辉波及下灰飞烟灭。

    八环神术阳炎爆!

    “阿莫顿,哥赛特!你们不是去了边境和守卫阿尔托吗?”伊利亚惊讶地看到高空出现了两位红衣主教的身影。

    黑色长发、秀美木然的阿莫顿举着一面画着太阳光辉的十字架徽章靠拢,亚麻短发的哥赛特则一如既往的严肃冷漠。

    周围还有俊美异常的哈特?拉法蒂伯爵,紫罗兰骑士团副团长九级黄金骑士海华德伯爵,以及其他两位天骑士。

    除了驻守北方要塞和黑暗山脉附近要塞的强者外,瓦欧里特公国近一半的强者都聚集在了这里。

    而在他们背后的天空和地上,持典者“萨尔瓦多”、小丑等守夜人队长也带着补充的队员靠近并封锁邪教徒逃跑的道路。

    维拉?阿莫顿这位七环的红衣主教收起八级的神术徽章,冰冷地回答:“我们来彻底消灭银白之角。”

    伊利亚预料到教会要来查看诗歌、手稿等指示的埃尔西诺湖,但没想过会有这么强大的阵容埋伏自己,让自己根本没有机会祈求真神降临将他们全部杀掉。

    “是谁背叛了我们?”

    绝望、愤怒之中,伊利亚阴狠笑起:“真神如果不能降临,被封印的这位可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你们想和我一起成为不死生物吗?难道萨尔德那老家伙也来了?”

    …………

    梅尔泽黑森林和黑暗山脉余脉交汇处的荒野里。

    将迷茫、悲痛和愤怒等表情收敛的娜塔莎骑着自己心爱的黑色龙鳞马“阿加莎”走到路西恩面前,很疑惑地问道:“路西恩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准备去提兰行省吗?”他还穿着黑色带兜帽的长袍,很像那些在黑暗里行走的邪恶人物。

    虽然星光护盾被怨灵、灵魂驱虫攻击之后,已经无法承受穿过空间缝隙的变化而崩解,但路西恩明白自己这样一身打扮实在太显眼、太招摇了,而且还不清楚娜塔莎有没有看见自己从缝隙里钻出来。

    考虑到娜塔莎有接近天骑士的实力,自己刚刚进阶正式魔法师,就算偷袭也未必有效果,因此路西恩将已经露出脸孔的兜帽完全拉下,决定“实话实说”:

    “其实我从德罗尼先生的诗歌,以及两位陌生人来寻求解读的手稿中知道了一处魔法遗迹的位置和开启的时间。而娜塔莎你知道的,我一直想提升自己的骑士实力保护亲人朋友,所以决定隐藏身份去看看,争取寻找到有用的药剂,结果到了波恩小镇时是莫名其妙就进入了黑白灰色的寂静遗迹,接着被不死生物逼入一条裂缝后又奇怪地出现在了这里。”

    “呵呵,成为‘历史学家’还有这样的好处?”娜塔莎笑得很无力、很疲惫,没有以前的爽朗和幽默,“其实我也是前天得知,好奇之下改变目的地准备去埃尔西诺湖看看,但却遇上了埋伏,死了很多人,终于冲杀到了这里。”

    事情很巧合,娜塔莎对于路西恩的话并没有完全相信,还有很多的疑惑,可这个时候、这个场合,她理智而聪明地没有多问。

    “埋伏?娜塔莎你也想去埃尔西诺湖?卡米尔女士呢?”路西恩没想到娜塔莎也知道,这样反而证实了自己的话,但她后面所说的事情,却让路西恩非常惊讶。

    娜塔莎露出哀伤柔软的表情,但迅速恢复坚毅的神情:“卡米尔阿姨为了帮助我突围,自己拖住一位天骑士和一位高阶魔法师,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而准确埋伏我的,却是……”

    她话还没说完,急促的马蹄声响起,身后半圆形地驶来黑压压的骑兵群,他们缓缓散开,将通往梅尔泽黑森林、阿尔托和波恩小镇的方向封锁,只给娜塔莎留出陡峭的山峰。

    而这队伍前方则是骑着长山羊角白色古怪马匹的威尔第,以及他身边柔弱痛苦的西尔维娅,德罗尼则没有出现。

    “亲爱的堂妹,不要再挣扎了,教会和紫罗兰骑士团里偏向你的强者们现在肯定无法赶来援助你。”威尔第穿着深紫色的全身盔甲,威严沉静地说道。

    路西恩先是一怔,接着内心自嘲,原来自己还没摆脱危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