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联手

第一百三十一章 联手

    ——三千六百多字求月票~

    ………………………………………………………………………………

    持着“太阳权杖”的萨尔德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将神术阵完全展开,到处都是流淌的圣光,将战场带到了另外的空间。既然有主场之利,他自然不会让两位传奇可能的战斗毁掉城市。

    同时他答非所问地笑道:“埃尔西诺湖和公主殿下那里,不需要提弗蒂迪斯阁下您担心,当然有人帮我这个老家伙处理,我才好耐心地等待您挣脱封印。”

    “谁?”提弗蒂迪斯从萨尔德语气里听出一丝异样,同时它的“冰亡光环”向着四周扩展,轻松将神术阵挡住,不过它并没有看到其他枢机主教或者教会骑士团团长出现,于是想到了一个可能,“雅洛蓝?海瑟薇?萨尔德你竟然和大奥术师合作!你竟然帮助她从异度空间提前返回?!”

    萨尔德笑得很和蔼:“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他稍微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只有主的荣光能永远照耀,为了主的地上之国,暂时和魔法师合作并不是什么无法想象的事情。提弗蒂迪斯阁下,我对您、阿普西斯阁下知道的关于马斯基林等传奇魔法师和那个‘死灵界’的秘密很感兴趣。”

    “哈哈,人类真是贪心啊。难怪你知道了我的计划,也没有让教皇、其他枢机主教通过传送阵过来。”提弗蒂迪斯苍白的马脸笑得前俯后仰,“难道你认为凭你自己和阿尔托的神术阵就能抗衡真身降临的我吗?换了雅洛蓝?海瑟薇在这里还差不多!我想你肯定没有将那个秘密告诉她。”

    虽然主物质世界传送困难,但圣咏之城这种重要地方肯定是和圣城兰斯有双向传送阵的。

    萨尔德并没有理会提弗蒂迪斯的嘲笑,仿佛邻家老爷爷般温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想知道。”

    清脆响亮的皮鞋声在提弗蒂迪斯背后传来,半空中,黑色衬衣、红色外套的莱茵如同行走在大地之上。

    “一个没有到达传奇领域的小吸血鬼也敢来搀和这种事情。”银白之主提弗蒂迪斯不屑地冷笑。

    莱茵背后膨胀出两对巨大的黑色蝙蝠羽翼,将半个阿尔托都笼罩在内,黑暗邪恶的感觉竟然和圣洁纯粹的圣光融洽无比,可他的双眼依旧银月般美丽,不像其他吸血鬼那样血红:“这么多年不见,提弗蒂迪斯你看来是忘记我了,希望你以后不要这么健忘。”

    “观察者银眼伯爵。”提弗蒂迪斯从他似乎永恒不变的双眼认出了他的身份,变得认真起来,虽然它是真身降临,但才从封印中解脱,未必能够对付两位传奇加上阿尔托严密布置的神术阵。

    …………

    埃尔西诺湖上空,包围了敌人的红衣主教、黄金骑士和守夜人们并没有动手,只是警惕地看着伊利亚以及那血色液体凝聚出的黑色长袍怪物。

    而在他们前方,虚空站着一男一女。

    男的褐色头发,深蓝双眼,穿着黑色魔法长袍,竟然是路西恩见过的“罗杰里奥”,应该和另外一位天骑士围杀卡米尔的“罗杰里奥”!

    他此时的表情非常漠然。

    而女的秀美漂亮,有一双让人印象深刻的银灰色眼睛,她穿着深紫色魔法长袍,面无表情地指着一片茫然的伊利亚和银白之角祭司、黑暗骑士们,口中吐出两个简短充满魔法奥秘的单词:

    “元素分解。”

    无声无息中,伊利亚这位七级大祭司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分裂成了多种古怪物质,有黑色的固体、蓬勃的气体、点点阴绿的磷火、气味浓烈的硫磺等等,就连他积蓄的邪术力量也同样不可逆转地在分解。

    随着非通用语也非古代文字的声音落下,一位七级大祭司、六位祭司、十二位神官和黑暗骑士全部原地消失,除了部分固体残留,其他都化为细小的五颜六色光点飘散融入空气。

    那黑色长袍的怪物也在分解成红的、黑的、白色、灰的四种颜色光点,不过那些光点并没有消失,又重新返回凝聚出它的身体。

    “阿普西斯,返回你的骸骨荒原。”有着银灰色双眼的女士言简意赅,而黑色长袍怪物门前陡然出现了一扇仿佛黑色天鹅绒镶嵌无数钻石的虚幻大门。

    黑色长袍怪物深深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子,衡量了被封印很多年的状况,向前迈入了大门。

    埃尔西诺湖恢复了平静,波恩小镇里的冒险者已经死亡了绝大部分,镇民则要好很多,因为他们刚才在沉睡,没有来得及变成不死生物,而当不死生物开始杀人时,教会又赶了过来。

    “你们可以离开了。”驱除了黑色长袍怪物的女士像是在吩咐自己属下一样对周围的强者们说道。

    阿莫顿、海华德、拉法蒂等强者没有反驳,默默转身离开,往阿尔托城返回,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没有被她顺手分解就是主的庇佑了。尤其真理神教的主教们刚才更是吓得不轻,正常情况下,她的敌人应该是自己等人才对。

    地面上的守夜人者们抬头看了一眼那位女士,像是要将她的模样铭记在心里,这可是排在“净化序列”第十六位的大奥术师“元素支配者”雅洛蓝?海瑟薇。

    等到教会和公国的人离开,表情漠然的罗杰里奥才站到了海瑟薇的面前,愤怒但有控制地质问:“大奥术师阁下,这是议会最高评议团通过的决定,您怎么能够违反?”

    海瑟薇银灰色的眼睛冷淡地看了一眼罗杰里奥:“我没有赞同的决定,对我来说,就是一张废纸。”

    “大奥术师阁下……”罗杰里奥试图据理力争。

    海瑟薇已经转身,漠然地道“而且你忘了每一位大奥术师都有否决权。还有,霍尔姆王室内部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有人试图插手,要不然……”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消失在了半空,罗杰里奥的表情顿时变得轻松起来,根本不像之前表现的那么愤怒和失望,卷入了大奥术师之间的争夺,哪怕是大法师也会头疼异常,自己能够平稳过关实在是不错。

    …………

    梅尔泽黑森林外面的荒野里,一具具的尸体倒在地上,他们就像是漏了气的皮球完全瘪了下去,脸部表情青紫痛苦。

    黑色宫廷长裙的卡米尔右手捏住威尔第的脖子,将他提在半空:“你不知道娜塔莎逃到哪里去了?”

    威尔第毫无抵抗能力,但却将绝望等情绪收敛,嗤笑道:“她逃入了黑森林,或许已经被我的骑士赶上杀死了。卡米尔,我父亲究竟是不是大公指使你暗杀的?”

    “你也去死吧。”卡米尔一如平常的冷酷少语。

    威尔第身体顿时膨胀起来,接着碰的一声炸开,无数深蓝色的水柱从他皮肤上的破孔喷出,然后迅速干瘪,脸上窒息般呈现青紫的颜色,可他的双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卡米尔飞了起来,在黑森林半空寻找着娜塔莎等人。可黑森林树木浓密,奇怪的植物非常多,现在又是凌晨前最黑暗的时候,这样的寻找毫无意义。

    因此卡米尔干脆停止,跟随娜塔莎等人的踪迹从地面进入森林。幸好时间没有过去多久,她勉强还能够分辨味道。

    到了路西恩等人分开的地方,卡米尔犹豫了,因为两边都有娜塔莎血液的气味。

    …………

    鬼婆芦荟的样子和普通芦荟完全不同,它有五片长长的叶子,苍白发黄,干瘪露骨,满是皱纹,每片叶子的前段则是透明的长刺,远远看到就如同鬼婆长着尖利指甲的手掌。

    娜塔莎手脚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摘下鬼婆芦荟揉碎之后敷在腹部众多的伤口上,路西恩由于没有受伤,只是用揉碎的汁液中和身上娜塔莎血液带来的味道。

    “来,你帮我敷伤口,我帮你清理背后的血液气味,要不然你自己弄会很麻烦。”娜塔莎没有半点扭捏和害羞。

    路西恩明白时间紧张,立刻走了过去,蹲在娜塔莎面前,揉碎鬼婆芦荟往她腹部的伤口敷着,手底下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大骑士强悍的恢复能力,每一处血肉、内脏得到鬼婆芦荟止血帮助后都在蠕动复原。

    娜塔莎一边用手中的碎叶处理路西恩背后的痕迹和气味,一边开玩笑道:“怎么样,第一次看见女孩子裸露的腹部有什么感觉?”

    “……我看过裸露腹部的女孩子比你之前二十五年还多。”路西恩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认真地回答:“感觉嘛……血肉模糊,触目惊心,内脏好多都破损了,会让人做恶梦的。”

    娜塔莎点了点头,古怪笑道:“其实只要内脏不彻底破碎,对我这种接近天骑士、血脉又特殊的人就不算致命伤势,都可以复原的。嘿,如果我们在梅尔泽黑森林里找不到食物,你要不要试试将我的心脏啊、肝脏啊、肾脏啊割一部分烤着吃?可棒了!”

    “呃,不过如果我自己没有足够的食物补充,几次之后,内脏就不会复原了,时间久了,一样会死亡。”

    “……请不要说这么重口味的话题。”路西恩对娜塔莎天马行空的想法有点无可奈何,即使自己是把玩过内脏的重口味系列魔法师。

    “哈哈,重口味?什么意思?”娜塔莎对路西恩的反应很满意,笑得很开心:“好了,你身上的气味已经清理干净了,我的腹部也已经止血。你帮我处理一下背部的伤口,争取快点离开。直觉告诉我,追赶的敌人并没有被甩开多远,而且越来越近。”

    路西恩凝重地站起来,走到到娜塔莎身后,处理那道被“血光长剑”砍伤,流血不止的伤口。

    “这里怎么有点眼熟?”娜塔莎忽然说道。

    “再全力跑十多分钟,就能看到马索尔河了。”路西恩平静地回答,总不能说自己习惯性往熟悉的地方跑。

    …………

    阿尔托城内,银白之主提弗蒂迪斯被萨尔德拼尽全力配合神术阵牢牢束缚,面前是俊美异常的莱茵。

    莱茵高举右手,两只巨大的黑色蝙蝠羽翼再次张开,天空忽然明亮起来,这一晚上都没有出现的银月陡然冒出,接着越变越大,皎洁耀眼,仿佛直接降临在了阿尔托半空。

    提弗蒂迪斯看见银月之内隐约浮现一个金发的模模糊糊身影,那双猩红的眼睛清晰可见,其双手握着一把似乎非常普通的长剑,像是莱茵的右手那样高举。

    它顿时就变得惊恐起来:“你能借用祂的力量?!”

    莱茵露出妖异的笑容,右手猛地挥下,银月内那位金发身影的长剑也异常同步地劈了下来。

    银月皎洁的光芒充塞提弗蒂迪斯的眼睛,耳边传来莱茵微笑的话语:

    “每当看到月光就会想起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