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撞见(求推荐票)

第一百三十三章 撞见(求推荐票)

    ——周一提前更新求推荐票。

    ………………………………………………………………………………

    “男爵大人,阴影没有残留他们离开的痕迹。”隆桑?亚伦郑重但恭敬地向托德禀报。

    托德紧握住长剑,戒备地四处打量。

    这里阴郁幽暗,充满泥土腥味和腐烂味道,到处是高大的黑冷杉和各种奇怪的灌木植物,与梅尔泽黑森林深处其他地方没有多大区别,唯一显眼的特质是一块形状略微特殊的巨石。

    “这里没有河流,他们靠什么躲开阴影?除非,不好!”

    心中想法刚刚升起,托德就猛地一撞亚伦,长剑带着淡淡血光挥砍向上,同时铁手套已经破碎的左手闪烁金属光芒,急速拉伸变长后成为一面方形的盾牌举起。

    在亚伦被托德撞得横飞出去时,从一颗高大的黑冷杉树上扑下来一位身穿白色骑士服的身影,她高举着环绕银白电蛇的长剑狠狠劈下。

    清脆响亮的金属碰撞声在安静的森林里传出很远,托德血光长剑被娜塔莎借助下跃的力量直接劈开,虚空的一道裂缝出现在他身体所化的钢铁盾牌上,差点将它斩断。

    但托德终究挡住了娜塔莎的突袭。

    而且早有防备的他,盾牌化为银白色液体后又重新凝聚出来,只不过钢铁化的身体上噼里啪啦闪耀起无数电光游走,让他稍微麻痹了一下,没有能够趁娜塔莎落地的瞬间反击。

    见自己没能突袭杀掉亚伦,娜塔莎并不贪心,转身就往另外一边的黑森林飞快逃走。

    托德摆脱了麻痹后,果断地跟着娜塔莎的背影追去,虽然他很吃惊娜塔莎为什么会突然爆发五级的实力,但从刚才的交手可以感觉得出她并没有完全恢复,自己被突袭的情况下都能防御住她的重击!

    而且她突袭之后立刻逃跑也表明自己推断正确,甚至她很可能只是靠着某种药剂短暂恢复,因此要突袭杀掉有跟踪特长的隆桑?亚伦以彻底摆脱追踪。

    钢铁魔像般的托德大步奔跑,拉近着和娜塔莎之间的距离,只要能杀掉娜塔莎,留在这里的亚伦会不会被另外一位骑士杀掉他根本不关心。

    两人一追一逃,很快就消失在了浓密的森林里。

    而亚伦被托德撞飞之后,半空一个翻滚稳稳地落在地上,可另外一颗高大的黑冷杉树冠里又有一道黑色身影举着寒光闪耀的长剑扑了下来。

    …………

    托德追着娜塔莎跑了十几秒后,两人之间的距离是越来越近,这让他更加放心,她的实力最多恢复到了普通五级,刚才之所以能劈开自己的长剑,除了借助落下的力量外,还因为雷鸣剑能够将她的力量提升到和自己差不多的程度。而现在,平时比自己更协调、速度更快的她都跑不过自己了!

    眼看就要追到娜塔莎身后,娜塔莎忽然转身,两只手握着雷鸣剑的剑柄,将它当做双手剑挥砍出来。

    托德左手盾牌一挡,右手长剑一格,响亮的金属碰撞声后顺利将雷鸣剑挡了下来,那来自“真理之剑”血脉力量的虚无缝隙也没有穿透他的盾牌。

    这一次交手之后,托德信心更足,举着“钢铁”盾牌,挥着血光长剑就迎了上去。

    娜塔莎也毫不退后,再次变成银灰色的双眼专注盯着托德,不停劈砍、挥砍、剑柄攻击,仿佛忘了引开托德再绕回去的目的。

    两人激烈地战成一团,长剑交击的响声轰鸣如同雷响,掀起的气浪将周围的灌木、小石头和部分腐烂的黑冷杉吹得向后飞起,在他们交战范围内的高大树木则要么被拦腰斩断,要么被雷光电得焦黑。

    挡住了娜塔莎一阵猛攻后,托德步伐正规地开始反击,好几次在娜塔莎的身上划出不浅的伤口,可娜塔莎流血受伤之后的攻击并没有变得更加凶猛和强悍,还是维持着先前的节奏和力量。

    “不能受伤越重实力越强了吗?”托德冷冷地嘲讽着,“看来公主殿下你是靠着再次激发血脉配合药剂才恢复了部分实力!这样的恢复能够持续多久?你觉得自己能够打败我吗?”

    虽然他的力量是同阶里面的强者,但本身血脉决定他是一位擅长防御胜过攻击的大骑士,所以敏锐观察、挑动对手情绪上面有着不错的能力。

    并且托德确实对娜塔莎变异的血脉能力深恶痛绝,如果不是有受伤越重实力越强的爆发力,以最擅长防御的“真理之盾”,威尔第伯爵大人怎么可能不到十秒钟就被她正面突破,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关键时刻出现的圣光打击动摇了威尔第伯爵大人的意志,否则即使娜塔莎的实力变强,也依然会被阻拦住至少一分钟!

    娜塔莎长剑狠狠劈下,但被托德勉强格挡,她冷笑道:“嘿,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正面击溃你!”

    托德长剑一扬,砍向娜塔莎的左肩,可被她剑柄回收重重一撞挡住:“如果不是讨厌的雷电伤害和麻痹效果,我已经将你击杀了!”

    他的钢铁化很受“雷鸣剑”附带效果的克制,甚至刚才还引发了一道真正的闪电,差点劈中了他,结果一颗倒霉的杉树是彻底焦黑。

    娜塔莎没有和他斗嘴,只是专心致志地进攻和防御,从开始骑士训练以来,她虽然经历过森林训练、打猎训练、与怪物搏斗训练、战斗训练、信仰磨练等正规的教会骑士训练过程,也曾经真正地上过战场,击杀过异端,但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样危险的局面和处在下风的战斗。

    不管是之前骑枪突击击溃威尔第还是现在和托德的肉搏战斗,给她带来极大危险的同时,也给了她珍贵的战斗“财富”,不仅磨砺和坚定了自身意志,而且有了彻底了解和掌握自身血脉的机会。

    靠着顶级血脉和自身战斗天赋顺风顺水成长到接近天骑士位阶的娜塔莎,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真正地掌控自己的身体,随着危险之中每一次长剑的挥砍、劈砍,随着每一次步伐不乱的退避和闪躲,血脉和肉体是越来越同步,并且似乎和“永不放弃、永远向前”的意志渐渐有交融的迹象。

    叮叮当当的长剑交击声中,托德渐渐发现不对,面前的娜塔莎并没有如同他预料的那样越战越虚弱,虽然力量、速度等并没有提升,但无论气势还是精神都有凝聚的迹象,给人一种奇特的压迫感。

    娜塔莎没有忘记时间限制,可却并不畏惧、并不害怕,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战斗里面,一剑剑的狂攻挥砍似乎理顺了体内杂乱的血脉。

    …………

    路西恩握着“警惕”,从天而降地劈向亚伦,长剑金属光芒锋锐冰寒。

    亚伦来不及躲避,右手握着的黑色匕首准确地架在长剑锋刃,同时燃烧着黑色阴影火焰的左手握拳打向路西恩的腹部。

    啪,黑色匕首材质特殊,两把武器交击只发出沉闷的响声,月光化的路西恩半空一个扭腰往旁边跃走,躲开了亚伦的拳头。

    “是你?准骑士也敢突袭我?”亚伦认出了路西恩,狞笑着挥舞匕首扑了上去,即使路西恩擅长的速度和敏捷,自己也要胜过他一些,更别提力量、体质和阴影火焰了!

    路西恩握着警惕长剑,靠着其长度和本身的速度封住了亚伦的匕首,可他匕首上缠绕的阴影火焰竟然有腐蚀长剑的迹象。

    亚伦没有强攻,化为一道阴影,围着路西恩游斗起来。但即使依靠全面压倒路西恩的实力和丰富的战斗经验,创造了很多可以直接攻击路西恩身体的机会,他也是一触即收,仅仅划破衣服留下伤口后就收手返回,并没有趁胜追击。

    之所以用这样的战斗方式,是由于他并非傻瓜,路西恩以远远弱于自己的实力还敢突袭自己,要么是因为绝境中的不得不做,要么就是有能够杀死自己的方法。

    再联想到威尔第伯爵大人就是因为这小子的神术物品攻击才会被娜塔莎击溃,差点死在她剑下,亚伦就变得非常忌惮,害怕路西恩身上还有可以使用的魔法或神术物品,所以他一直游斗,没有任何停顿,这样就避免被超凡物品锁定,等到魔法等发出时,能有一定的躲闪余地,而且细小的伤口还在慢慢削弱着路西恩。

    那些小的伤口在月光化不错的自愈能力之下很快复原,可沾上的阴影火焰却像是一条条黑色蛆虫使劲往路西恩身体内钻着,在消失之前一直吸食着路西恩的体力、力量和精神,让路西恩变得衰弱起来。

    并且亚伦选择动手的位置都很特殊,全是超凡物品佩戴的地方,于是路西恩的胸口衣服破碎,露出很有真理圣徽模样的“日之冕”,腰带也被割断,直接掉在地上。

    看了一眼太阳光芒环绕的十字架圣徽,还有路西恩左手戴着的镶嵌晶莹蓝宝石的金属戒指,亚伦很有点嫉妒地想着:“这小子竟然有一件魔法物品,一件神术物品,一把超凡长剑,真是太浪费了!我辛苦这么多年,竟然只有威尔第伯爵大人赐予的一把衰弱匕首,难道他是娜塔莎的小情人?”

    嫉妒的情绪没有影响亚伦的判断,两件物品的光芒不正常的黯淡,要么它们已经消耗完了超自然力量还未恢复,要么只剩下一两次的攻击或防御。

    因此,亚伦的攻击开始变得凶猛,想要引导路西恩激发超凡物品,可在他潮水般的攻击之下,路西恩虽然摇摇欲坠,但也没有任何使用魔法或神术的迹象。

    “难道超凡物品的力量真的使用完了?”

    随着时间推移,路西恩越来越衰弱,脚步一乱,脚踝一扭,直接摔倒在了那奇怪巨石面前,右手撑在泥土里,长剑跌飞出去。

    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亚伦绕开路西恩的左手和胸口位置,从他右边身体扑了过去,举着匕首刺向他的脑袋,不管是圣徽,还是戒指,在这种角度的攻击下,只能先打到自己!

    忽然,路西恩身体上亮起一层薄薄的璀璨圆盾,将亚伦的黑色匕首挡住。

    看着匕首灼烧并缓慢刺穿护盾,亚伦猛然惊讶起来,因为那两件魔法物品并没有闪光,这魔法圆盾的波动似乎源自路西恩体内。

    “他会一环魔法?!他是魔法师?!”

    无数往事电光火石间闪过,亚伦惊悚地看着路西恩轻笑起来的俊秀面孔:

    “教授?!”

    路西恩撑在泥土里的右手拿了出来,握着一个暗红色的手环,它猛然爆发出强烈的火焰光芒将试图阴影化的亚伦吞噬并击飞出去。

    “再见,亚伦先生。”路西恩微笑颌首。

    三极高阶魔法物品“织火者的手环”,它来自魔法学徒火狼,一直被路西恩埋在这里,想不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这个用“火绒草”编织的手环附加两个魔法:“二环魔法,阳炎护身(每天两次);三环魔法,火球术(每天两次)。”

    头颅大小的火球将亚伦上半身包裹,剧烈爆炸和燃烧,等到亚伦落地的时候,只剩下了半截身体。

    路西恩拿着“织火者的手环”站了起来,这时,娜塔莎熟悉的声音突然讶异地响起:

    “教授?!”

    猛地转头,不远处的黑森林边缘,娜塔莎提着电光闪耀的雷鸣剑愣愣地站在那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