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活不应该只有魔法(第一部完)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活不应该只有魔法(第一部完)

    ——起点首页有一个百部影响自己最深的作品投票,有粉丝值的朋友每天都能投,不用花钱,希望大家支持《奥术》和《灭运》。

    另外第一部结束求推荐票和月票~

    ………………………………………………………………………………

    路西恩拿着这枚戒指,听着娜塔莎娓娓道来的述说,感慨道:“大公夫人真是一位天才魔法师,才二十三岁就得到了元素魔法领域的最高荣誉,她那时候应该还不是高阶魔法师吧?”这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敬意,不过这样的天才居然会为了爱情抛弃自己的魔法道路。

    娜塔莎笑容安宁静谧,似乎陷入了对母亲的回忆:“母亲常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只看自己能不能找出来。霍尔姆王国扶持魔法议会之后,王室内部许多无法激发血脉力量的后裔就有了另外的选择,不少在骑士训练、战斗练习中被人嘲笑的孩子后来是成为杰出的魔法师。我母亲原本身体孱弱,精神力也不出众,即使靠药剂都无法激发血脉力量,结果却能在魔法道路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足迹,她获得‘霍尔姆皇冠’奖时仅仅是一位初阶魔法师。”

    “可惜她身体和灵魂常年被各种奇怪魔法元素腐蚀,加上哥哥蒙主恩召的打击,在试图进阶高位魔法师失败后就再也没有能够从病床上起来。”

    “大公夫人一直在研究魔法?”路西恩略微惊讶,不过想来教会对于这种有特殊意义的对象应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娜塔莎皱了皱鼻子笑道:“如果父亲不让她研究魔法,她或许会直接带着我和哥哥回霍尔姆去。小时候对她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和父亲似乎插不进旁人的相处,就是那阴冰的魔法实验室和各种奇怪的药剂味道。至于教会嘛……”

    “这枚戒指对娜塔莎你应该有着特殊的意义……”路西恩看了看指环。

    娜塔莎也低下头看着路西恩手中的戒指,笑的很洒脱:“戒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母亲的感情。难道没有了戒指,我就不会怀念她、想起她?路西恩你不要扭扭捏捏像个女孩子,作为和魔法有关的信物,它是最合适的。但它本身或许也代表着一定麻烦,你如果没有遇到太大的难题,最好不要拿着它去找‘元素意志’组织或霍尔姆皇家魔法院的人。等你成为高位魔法师后,它大概能让你多一位不错的指导者。”

    路西恩被娜塔莎这么一说,摇头笑着将戒指收好:“谢谢你,公主殿下。吸血鬼血液的效果还没有消失吗?我背你回阿尔托?”

    “消失了,只是暂时压制住了后遗症,但自己回到阿尔托没有问题,路西恩你还是快点离开吧,我担心教会随时可能找过来。”娜塔莎摆动修长手掌,“你的身份不用担心,交给我处理。”

    “我以后还能继续用路西恩?伊文斯的身份?”路西恩打算的是到了霍尔姆王国就改名换姓,免得牵连约翰他们,听到娜塔莎的话后难免有点惊讶。

    娜塔莎狠狠地嘲笑了一下路西恩:“你难道以为路西恩?伊文斯这种普通名字很特殊?阿尔托就有很多位。只要你到了霍尔姆不主动提起自己是著名音乐家,谁会联想到你身上?至于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这个身份,其实是个不错的掩饰,也许以后你回到暴风海峡这边还能派上用场。至于怎么让‘他’长期存在,只要你偶尔给我寄一些新创作的乐曲,我会处理好的。”

    “我以后大概会专心于魔法学习和研究,音乐应该会很少很少。”路西恩知道一个明面上著名的身份在日后用处不小,可依然有点犹豫。

    “保持几年一部作品就不错了,我相信你的音乐才华。当然,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娜塔莎嘴上说着算了,可眼睛却异常明亮。

    路西恩含糊地回答:“我尽量。”自己本身就打算业余时间用音乐调和魔法学习带来的疲惫,大概能慢慢转向原创。

    约定好怎么寄信给娜塔莎之后,路西恩将“织火者的手环”、亚伦的二级中等超凡武器“衰弱匕首”、寒铁匕首等收好,带上受创的“警惕”长剑与娜塔莎告别:“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公主殿下。”

    那沉重的三头连枷不仅路西恩使用困难,而且携带也不方便,因此留给了娜塔莎。

    娜塔莎没有太多的离别情绪,只是微笑道:“叫我娜塔莎就行了。你的朋友们我会帮你好好照顾的。”

    “谢谢你,娜塔莎。”路西恩真心诚意地道谢。

    转过身,刚刚走了两步,路西恩就听到娜塔莎从背后传来的声音:“路西恩……”

    “什么?”路西恩奇怪地回头看向她。

    娜塔莎笑容柔和:“记住,生活不应该只有魔法,还有音乐,还有朋友和欢笑。”

    “我会记住的。”路西恩微笑点头回应。

    …………

    看着路西恩的背影化成淡淡的光芒消失在黑森林里,娜塔莎笑容收敛起来,严肃地道:“出来吧,你已经听很久了。”

    “公主殿下您的直觉真是敏锐。”黑暗的半空中,一个透明的人影毫无征兆的浮现并缓缓清晰,正是一身白色主教袍的“持典者”萨尔瓦多,他黑色手套手腕处系着洁白的手绢,“卡米尔女士追错了方向,往怀恩骑士他们那边追去了。还好我及时赶了过来,要不然怎么能从你们的对话里知道‘教授’原来只是一位普通魔法师。哼,一位普通魔法师竟然敢如此玩弄和嘲笑我们守夜人!他不仅让我损失了所有队员,而且还成为了净化序列的第三百五十九位处理对象,真是太丢脸了。”

    他愤怒的情绪溢于言表。

    娜塔莎表情淡然地看着他:“你刚才并没有动手。似乎愤怒没有摧毁你的理智,或许你有其他想说的?”

    半空中漂浮的萨尔瓦多居高临下地看了看路西恩离开的方向:“看得出来公主殿下您对‘教授先生’很重视,所以我想要一场交易,帮助你隐瞒天才音乐家路西恩就是邪恶魔法师‘教授’的事实。”

    他的愤怒消失得无影无踪,全身被炙热的圣光笼罩,虽然娜塔莎没有穿血龙甲,根本没办法在半空战斗,会飞行术的自己占尽了优势,但小心永远不错,要是娜塔莎突然将雷鸣剑投掷出来呢?

    “你的队员真是不幸。”娜塔莎简短地评价。

    萨尔瓦多轻轻笑了一声:“我帮他们复仇的信念是非常坚定的,但复仇可以延后,和受到教皇冕下重视的公主殿下您合作的机会却是错过就难以找回。这是实现我苦苦追寻的理想世界的最好道路,我之所以放弃光明正大的主教身份,成为黑暗里行走的守夜人,是因为……”

    “我不想听你有什么痛苦的往事。”娜塔莎制止了萨尔瓦多的长篇大论。

    萨尔瓦多没有介意地笑了笑:“公主殿下真是直接而果断,我想要的交易是……你?!”

    话未说完,他就愕然看到娜塔莎猛地飞到了自己面前,“雷鸣长剑”从下到上狠狠地斩过。

    一道虚无恐怖的裂缝出现在灼热的圣光之上,将它连同萨尔瓦多直接斩成两半。

    娜塔莎虚立在空中,银紫色的美丽双眼冷然地盯着不敢置信的萨尔瓦多:“我从不接受威胁。”

    萨尔瓦多恍惚中看到自己的信仰灵魂分割破碎,最后残留的意识化成飘渺的声音:“天骑士?”

    娜塔莎静静看着萨尔瓦多化成点点圣光消失,露出由衷的笑容:“卡米尔阿姨安全就好。不过早知道他们会如此快赶来,我和路西恩就不用这么拼命,再多逃跑周旋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等待了可能十多分钟,黑色长裙的卡米尔从黑森林另外一边飞了过来,夹着昏迷的怀恩和亚卡夏,她的呆板严肃变得温柔和蔼:“能够借助这次危险理顺血脉、融合意志,娜塔莎你不愧为天才骑士。”

    “这得益于老师和卡米尔阿姨您的教导。”娜塔莎本来想笑着回应,但被卡米尔的话勾起了之前的回忆,神情变得有点感伤。

    两人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抵达了阿尔托,娜塔莎安慰了担心愤怒的大公陛下后,直接去了金色大教堂。

    一间忏悔室内,娜塔莎找到了安静祈祷的萨尔德。

    “萨尔德枢机主教阁下,我想在主面前坦诚一件事情。”娜塔莎确实是有着虔诚信仰的教徒。

    萨尔德睁开愈发浑浊的双眼:“什么事情?”

    娜塔莎在胸前画着十字架:“我杀了主黑暗里的守卫萨尔瓦多先生。”

    “你用的是坦诚,不是忏悔?”萨尔德即使听到一位五级的守夜人队长被杀,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娜塔莎表情凝重地点头:“是的,我不后悔。但我知道这是很严重的错误,我的骑士信条不允许我隐瞒,我愿意接受处罚。”

    “你为什么要杀他?”萨尔德继续问道。

    娜塔莎沉默没有回答。

    萨尔德站了起来,与昨天相比,他似乎老迈了十多岁:“我会禀告教皇冕下,由他做出对你的处罚,娜塔莎你耐心等待一个小时。”

    等到萨尔德离开,娜塔莎手上、脸上一根根灼热赤红的血管凸起,让她绝美的容颜扭曲狰狞,给人极端痛苦的感觉,可娜塔莎咬着牙,一直这么跪在十字架前,没有发出半点痛哼。

    …………

    简朴明亮的书房里,一位穿着普通牧师袍的白发和蔼老人对面前的红衣主教轻声道:“主会原谅每一个忏悔的人,娜塔莎能够坦诚自己的错误,又进阶了天骑士,就不用太过严厉的处罚,让她到阿尔托修道院最底层进行苦修士的磨练三年。”

    “遵命,教皇冕下。”红衣主教慢慢退出房间,

    这位和蔼的老人重新拿起之前放下的一叠手稿,上面记载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目标人物似乎并不排斥我的演讲。”……“其常常会有情绪迷茫的时候……”……

    “也许他有些动摇。”……

    …………

    路西恩按照娜塔莎教得防止追踪的办法,在黑森林里向着马萨瓦镇狂奔返回,可两地距离实在遥远,直到阳光明媚的九点多才返回了小镇。不过路西恩并没有直接进入旅馆房间,而是在隐蔽处烧掉黑色长袍后,穿着一件领口大开的黑色衬衣往旅馆正门走去。

    一团慌乱的旅馆大厅,路西恩并没有发现乔伊斯等佣兵以及车夫,于是向旅馆老板问道:“我想知道我的佣兵乔伊斯他们去了哪里?我只是清晨去外面散了散步回来就找不到他们了?”

    昨晚是老板亲自为路西恩开的房门,自然认出了他,有点尴尬和好笑地回答:“早上不少冒险者涌进了小镇,将惊恐的情绪传染给了大家,使得小镇一片混乱。乔伊斯他们在房间内没有找到尊贵的客人您,一致认为您是被低劣奸恶的冒险者给绑架了,所以怕承担责任的他们全部逃走了。”

    路西恩忍住笑意:“真是太坏的消息了,我只好重新雇佣佣兵和马车。不过这是我的疏忽,忘记了告诉他们,麻烦老板你通知冒险者行会,就说是我提前解除了合同,这样他们就不会成为逃亡者了。”

    “您真是一位好心的先生。”老板拿住纸笔赞美道。

    留下了签字和印章在书面文件上,路西恩回房换了衣服,准备开始属于自己的旅行。

    (第一部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