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章 灰雾镇

    灰雾镇离岔路口并没有多远,即使道路崎岖难行,马车颠簸不堪,一个小时后渐渐暗下来的夜色里,也能清晰地看到那两条街交错而成的小镇了。

    越往灰雾镇行驶,路西恩越有进入深山老林的感觉,树木的品种开始变化,普通的栎树、桦树等迅速减少,灰黑色类似于梅尔泽黑森林杉树的树木猛然增多,而且它们的树根、树枝等虬结凸出,仿佛狰狞鲜活的黑色怪兽,让贝蒂这位小姑娘忍不住握紧短弓,往马车厢靠拢了一点,伊文斯先生可是有高阶骑士侍从的实力。

    “威尔弗里德魔树……”

    路西恩透过车窗辨认出了这种树木,它们除了外形狰狞之外,其实并没有特殊的地方。但由于威尔弗里德这位留下了无数恐怖传说的死灵法师很喜欢这种树木,在他的半位面魔法塔里广泛种植,所以这种树木被直接命名为威尔弗里德魔树。

    就是因为周围遍布这种灰黑色的魔树,让小镇远远看起来像笼罩在一层灰雾里面,它才有了现在的名字。

    马车驶进小镇,从一群傍晚回家的伐木工人身边驶过,路西恩看见他们个个表情麻木、眼神呆滞,似乎已经被日复一日的艰苦劳动和生活抹平了所有激情和活力。

    “如果我未来的生活是这样,那我宁愿选择死亡。”贝蒂有点心悸地扭头看了看伐木工人,自己对自己激励了一句。

    小镇唯一的旅馆门口,马车刚刚停稳,之前一直沉默的怀斯就跳了下去,蹲在路边干呕起来。

    因为怀斯的音乐才华以及这几天休息时的同好交流,贝蒂关心地过去问道:“怀斯先生,不要紧吧?我知道这段路确实很颠簸,要不然你明天跟着我们步行?”

    “没关系,我感觉好多了。”怀斯身体素质还算不错,干呕之后脸色渐渐恢复,微笑回应贝蒂的好心。

    乔安娜一边帮助同样有点眩晕并抱着婴儿的丽娜走下马车,一边含笑看着路西恩:“伊文斯先生你脸色不错,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脆弱。”

    “我只是一直在睡觉。”路西恩一路上根本没注意颠簸,专心在解析和学习魔法。

    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乔安娜声音蕴含笑意地在路西恩耳边轻轻响起:“谢谢伊文斯您没有责怪我那个傻蛋妹妹。”

    路西恩略微一愣,接着笑道:“她已经尽力了。”

    一旁的西蒙也低声轻笑:“伊文斯先生您的实力不错,如果不是出声喊贝蒂处理,我们都不知道您杀了克里斯。”

    呵呵笑了两声,路西恩幽默地回答:“可怜的贝蒂。”他们估计是准备回家之后才好好总结这次的事情。

    丽娜抱着熟睡的婴儿走到路西恩面前,递给路西恩一个银纳尔:“伊文斯先生,谢谢您让我加入队伍,我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这是我的报酬。”

    “仅仅是顺路。”路西恩接过银纳尔。

    并不漂亮的丽娜浅笑起来:“不管如何,您的好心我会铭记。我要去找我的表姐凯琳夫人了。”

    “愿主保佑你一切顺利。”路西恩用着这个世界的习惯语。

    二层旅馆阴影映照之下,丽娜脸色显得略微阴沉,她笑了笑,抱着婴儿转身往小镇另外一边走去。

    那里的远处有一座石桥,石桥背后则是一座高大的黑色城堡,十字拱、尖顶和厚重庄严的建筑风格无一不在展露它建成于曙光战争后期。

    “那是灰雾镇及附近其他小镇、村庄的领主哈贝罗男爵的城堡,他年轻时是一位出色的骑士,铲除了附近很多实力不凡的强盗团伙,甚至还去参加过古斯塔帝国的领主内战,是科瑟城有名的人物。吟游诗人讲得很多故事就是以他为原型,是一位真正的英雄。”西蒙没有掩饰自己的敬佩,哈贝罗男爵这种骑士就是他冒险奋斗的目标。

    乔安娜微微叹息:“可惜哈贝罗男爵一直没有能够晋升大骑士,六十多岁身体就开始衰败,最近几年小哈贝罗少爷外出巡游尝试激发血脉力量后,他更是很少外出,专心在城堡里经营领地,享受音乐。”

    “英雄总会老去。”走过来的怀斯很感慨地说道,“除了主,世上又有谁能不朽?或许音乐才能永远充满生命力。”

    贝蒂本来想要插话,被怀斯这么文艺一感叹,情绪立刻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一辈子去奋斗去努力去激发血脉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终将归于主的怀抱。

    路西恩倒是没有那么感慨的情绪,因为魔法师只要能迈入高阶的门槛,寿命就会超乎想象的长。

    “呵呵,凯琳夫人是哈贝罗男爵的管家库克先生的妻子,想不到丽娜夫人有这么一位显赫的亲戚。”乔安娜见怀斯、贝蒂情绪低沉,赶紧转移话题。

    即使是贵族管家的夫人,在西蒙、乔安娜等人眼中也算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尤其那位贵族还是真正的骑士。

    …………

    进了旅馆,消瘦的老板娘抬头用灰白色的眼睛打量着路西恩等人:“几位尊敬的客人,你们需要什么?如果住宿,请登记你们的姓名和出生日期。”

    她语气平板,热情很少,对于客人可有可无的样子。

    “布兰卡夫人,我们几个月前曾经住过这里。你看起来似乎不太好?”乔安娜奇怪地问道,当时只有她和西蒙,贝蒂拿到赏金钱后躲在科瑟城挥霍。

    布兰卡目光无神地自语:“小罗伊病死了,他才十岁就蒙主恩召了。”

    “这才几个月?”乔安娜回头对路西恩道,“小罗伊是布兰卡夫人的小儿子。”

    怀斯在胸前划着十字:“真是不幸,愿他在主的天国永生。”

    理解了布兰卡夫人的状态,乔安娜率先登记起来,她疑惑地道:“布兰卡夫人,不是登记姓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出生日期?”

    这种小镇旅馆基本不会验证身份文件,但登记出生日期却是乔安娜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就连旅行了不少国家、见识不浅的路西恩都觉得奇怪。

    布兰卡灰白色的眼睛略显呆滞地回答:“这是男爵大人的命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出生日期并非什么保密的资料,只要验证身份文件就能看到,可哈贝罗男爵特意强调却让路西恩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如果是自己上辈子看过的鬼怪仙侠故事,那特定的年月日期往往意味着祭祀、祭炼等的要求,但这个世界的魔法路西恩并不陌生,至少《星相与元素之书》没有提到过出生日期和魔法有什么关系。

    西蒙等人虽然疑惑,但对出生日期并不在意,反正自己这种冒险者随便乱改也没人可以核实,因此他们纷纷口述,由布兰卡用自己独特的符号记载。

    “西蒙你才二十九岁,我还以为你三十四五岁了。”路西恩开玩笑地说道,西蒙的面相确实显老,而乔安娜二十七岁,贝蒂十六岁,怀斯二十二岁。

    西蒙苦笑回答:“我二十岁与乔安娜结婚的时候,客人都以为我是她的父亲……”

    路西恩被逗乐了,然后学着怀斯只报了姓:“伊文斯,神圣历798年6月26日。”

    说完,路西恩沉默下来,自己的生日究竟是算成6月26日合适,还是穿越那天,或者上辈子?

    “伊文斯先生,您也还没成年?”贝蒂看着实力明显强于自己的路西恩,惊讶的表情溢于言表,没想到他会这么年轻!

    有些“了解”路西恩实力的西蒙和乔安娜也颇为惊叹。

    路西恩不再纠结自己生日的问题,轻轻摇头:“只差两天而已。”这能明显看出大陆中南部的低层水准是弱于瓦欧里特等北方边境国家,至少在阿尔托,未成年的高阶骑士侍从并不少见。

    贝蒂带着少许崇拜情绪地道:“这也很厉害了!希望我也像伊文斯先生一样在成年前拥有高阶骑士侍从的实力。”她一不小心就将路西恩的“实力”泄露了出来。

    “所以你要接受正规的骑士训练。”乔安娜抓住机会教育贝蒂。父母死亡后,她是又做姐姐又做母亲。

    …………

    登记完,正准备用晚餐的时候,一位金发盘起的端庄夫人带着两位士兵走进了旅馆。

    她四处看了看,很快就在空荡的大厅发现了路西恩等人,接着走过来用礼貌而矜持的笑容道:“你们好,请问这里有一位伊文斯先生吗?”

    “我就是伊文斯,不知道夫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路西恩大概猜到了她的身份。

    这位端庄夫人保持着热情矜持的态度:“您好,我是丽娜的表姐凯琳,来感谢伊文斯先生您的好心。”

    “只是一件小事。”路西恩对灰雾镇的行事风格再次觉得古怪,这种感谢不是自己也应该跟来吗?为什么只有凯琳和护卫她的士兵?

    凯琳仔细看了看路西恩、贝蒂,接着目光望向怀斯:“哈贝罗男爵大人问起了丽娜的旅途,从她的描述中知道怀斯先生是一位有着出色音乐素养的先生,因此痴迷于音乐的他想要邀请怀斯先生去做客。当然,尊贵的伊文斯先生您也是必须隆重款待的贵客,男爵大人对您优雅的风度和广博的旅行见闻很欣赏很感兴趣。不知道你们愿意接受邀请吗?”

    路西恩还没有回答,怀斯就微笑起来:“男爵大人的邀请,我无法拒绝,我一直很喜欢他的英雄故事。”

    “那我的护卫们呢?”路西恩指了指西蒙他们。

    因为哈贝罗男爵主要是感兴趣怀斯的音乐,路西恩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而且曾经在大陆中南部四处冒险、见闻广博、有着诸多英雄事迹的哈贝罗男爵似乎是打听卡伦尔迪亚古堡的不错人选,不过也不能贸然询问,免得引人怀疑。

    凯琳露出完美的礼仪笑容:“男爵大人同样邀请了他们。他曾经也是一位冒险者,最喜欢看到有活力的年轻冒险者了。”

    “真的吗?男爵大人邀请了我们?”青涩的贝蒂和成熟的乔安娜都惊呼出声,被一位真正的骑士,被一位男爵大人邀请,这可是他们冒险者生涯从未有过的事情。

    得到凯琳的肯定后,他们显得很兴奋。

    …………

    经过石桥,靠近城堡时,走路变得稍微蹦蹦跳跳的贝蒂忽然问道:“凯琳夫人,丽娜姐姐也会参加晚宴吗?”她性格活泼,与几位雇主都相处得不错。

    “不会,丽娜累了,需要休息。”凯琳一边踏上城堡吊桥,一边简短回答。

    贝蒂略显失望地道:“我有点想念丽娜姐姐可爱的小婴儿。”

    凯琳没有回答,走过吊桥,带领路西恩等人步入城堡大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