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章 哈贝罗男爵

第六章 哈贝罗男爵

    ——第二部前面几章计算错了数据,路西恩离开阿尔托实际上才两个多月,已经更正。==我的数学老师哭了。

    ………………………………………………………………………………

    作为“曙光战争”后期的建筑,哈贝罗男爵的城堡内部同样也继承了这个风格的显著特点,宽广庄严的大厅,窄小又位于高处的窗户,它们共同营造出了阴暗神秘的气氛。

    “男爵大人在二楼的小餐厅里等着各位尊敬的客人。”凯琳右手伸出,微笑指着大厅边缘的楼梯,“一楼的大厅主要是舞会和乡村法庭使用。”

    路西恩做了半年的公主顾问,对于各种场合、各种礼仪并不陌生,含笑颌首,跟在凯琳保持得不错的背影后面慢慢走往楼梯。怀斯好像也常常经历类似的宴请,显得很平静淡然,贝蒂则打量着足够容纳几百人舞会的大厅,暗自吐着舌头,就连她沉稳的姐姐和姐夫也忍不住四处观望。

    上了楼梯,是一段长长的走廊,两边的烛台已经点燃,照亮了傍晚阴暗的环境,同时让两面墙壁悬挂的历代哈贝罗男爵画像反射出昏黄的烛光。

    “那是第一代的哈贝罗男爵大人,参加后期的曙光战争而受封。他们一家的血脉很厉害,据说拥有石化自己和别人的能力。”西蒙小声地对路西恩介绍,哈贝罗男爵的英雄事迹在吉布提公国实在是广为流传。

    路西恩微微一愣,看向两边的油画:“是接触攻击,还是远程攻击?”

    简短而专业的问题,西蒙愈发相信路西恩是经受过良好而正规骑士训练的贵族少爷:“伊文斯先生,哈贝罗男爵活跃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吟游诗人的故事里什么描述都有。”

    轻轻点头,没有再问,路西恩继续跟在前面仿佛什么也没听见的凯琳背后。

    油画像上的一位位哈贝罗男爵画得栩栩如生,从它们之中穿行,给人被注视的错觉,让人油然而生畏惧之情。

    走了没多远,凯琳推开了左边的大门。

    两扇铁红色的木门向着两边缓缓分开,露出装饰得金碧辉煌、奢侈华丽的餐厅。

    餐厅深处是长长的餐桌,上面已经摆好洁白细腻的瓷制餐具、刀叉和蜡烛,几位衣着整齐的佣人紧靠墙边侍立。除了餐桌之外的空间则有一只室内小型乐队,他们演奏着悠扬动听的音乐,使得整个宴会的气氛变得高雅。

    大门两边守卫着士兵,他们只是将路西恩等人带着的长剑等显眼武器收走,而对可能暗藏的匕首等没有任何关注。

    一位黑发老人在几名侍者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穿着曙光战争时期流行的棕色长袍,脸色红润,行走从容有力,雕像般的古朴面容上只有少量几道皱纹,完全看不出来已经七十多岁。

    “欢迎我的客人们,你们的到来让我这个垂死的老家伙重新充满活力。”哈贝罗男爵声音洪亮的欢迎,灰白色的眼睛没有半点浑浊,全身上下只有右手中指带着一枚碧绿色的翡翠印玺戒指,简朴而大方。

    “多谢您的邀请,男爵大人。”在路西恩的带领下,所有人齐声一致的回礼。

    哈贝罗男爵目光专注地看着路西恩:“你应该就是伊文斯先生吧?不错,年轻英俊,实力不凡,手臂和双腿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他一边说,一边认认真真地打量路西恩的手臂、胸口、大腿和脸蛋,看得路西恩心里发毛:“这老家伙不会是爱好男人吧?”

    就在路西恩被看得快有恶心感觉而准备出声制止时,哈贝罗男爵终于转过头,招呼起其他人,从怀斯开始,依次西蒙、乔安娜。

    等到最后招呼贝蒂,哈贝罗又开始了上下打量,像是一匹纯种的色狼,看得贝蒂秀目圆瞪,即将爆发。

    哈贝罗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呵呵笑道:“请原谅我的失礼,因为我的身体和精神已经衰老了很久,每当看到伊文斯先生、贝蒂小姐这种充满活力的有为年轻人时,总是忍不住回忆起作为冒险者的自己。那时候我也拥有这么有力、这么灵活的双手和双脚,拥有这么健康、这么朝气的皮肤。等等让我们为年轻干一杯!”

    合情合理的解释,贝蒂收起了愤怒,路西恩也打消了哈贝罗男爵喜欢男人的怀疑,只是依然还有一点莫名的感觉,产生了淡淡的压抑。

    在凯琳夫人和侍者的引领下,路西恩等人在餐桌两旁的位置坐好。

    “男爵大人,怎么没有看到您的管家库克先生?”路西恩铺好餐巾后略带疑惑地问道。

    正常贵族招待客人时,负责细节的应该是管家,而不是管家夫人。虽然有女客的情况下,管家夫人帮忙安排并不奇怪,但管家一直没有出现就是很失礼的事情了。作为称职懂礼仪的客人,这时必须向主人询问。当然,路西恩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因为内心产生的淡淡压抑,想找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哈贝罗男爵的脸庞在他面前烛光的映照下晃动着阴暗的色彩:“呵呵,库克刚好外出办事,明天上午才能回来。如果伊文斯先生你们愿意多让我款待一天,应该就可以看到他。”

    说完,他指着弹完钢琴走过来的一位古板老者道:“这是我的音乐顾问,科瑟城有名的音乐家马尔斯先生。”

    这位音乐家马尔斯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到六十,但脸部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都明显多于七十几岁的哈贝罗男爵。

    互相打过招呼后,马尔斯忍不住抱怨道:“男爵大人,您买的这台‘钢琴’可比不上羽管键琴。音质不够好……”

    接近一年的传播,钢琴差不多在大陆上的有钱家庭流行起来,即使哈贝罗男爵这种深山附近的贵族也不例外地开始追逐这个潮流。

    一连串的抱怨里面,贝蒂忽然插嘴:“其实是马尔斯先生您没有善用踏板。”

    她可不喜欢别人批评路西恩?伊文斯先生擅长的乐器。

    马尔斯皱了皱眉头:“这位女士,音乐的事情不是专业人士最好不要胡乱发言,我想我并不是没有使用踏板。”他风度不错,没有直接批评,仅仅略带傲慢。

    “这不是我说的,是刚才怀斯先生偷偷给我讲的。他可是音乐素养很高的先生!”贝蒂毫不犹豫就出卖了怀斯。

    马尔斯目光转向怀斯,寻求他的解释。

    怀斯苦笑起来,摊了摊手:“其实我不是太懂音乐,仅仅最近在学习钢琴……”说着说着,他就讲起了专业的理论,听得马尔斯、路西恩之外的人分外头晕。

    路西恩端着白水,饶有兴趣地听着,这些争论在阿尔托很多份报纸上都曾经出现过,可最终被自己音乐会成功的钢琴独奏彻底粉碎。

    “哎,交响乐严肃正规的时代结束了,那真是辉煌而灿烂的时代啊。阿尔托音乐节上交响乐正式确定地位时疯狂的鼓掌声和数不清的人群,我永远不会忘记,现在再也不会有那样激动人心的场面了。克里斯多夫先生、利安德罗先生、拉尼娅女士、约内斯库先生……这么多伟大的音乐家共同撑起了一个无法超越的时代,可惜这样的时代就像我们每个人不可避免会死亡一样已经落幕了。”争论中,哈贝罗男爵感慨着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曾经也去过阿尔托。

    贝蒂立刻回应:“我可不认为是无法超越的时代。全新的音乐、全新的体裁、无数种可能,现在才是音乐最具有生命力的时候!就连克里斯多夫先生都接受了主题音乐,伊文斯先生不会比那些伟大音乐家差!过去的时代结束了就结束了,没有半点可惜的!”她完全忘了对面是一位男爵大人。

    于是晚餐前,除了路西恩,所有人都加入了争论,渐渐激烈起来。

    到了最后,大家都转头盯着路西恩,异口同声地问道:

    “伊文斯先生,你怎么看?”

    路西恩想了想,斟酌着语气:“呵呵,男爵大人你之所以觉得过去的时代无法超越,是因为你参与了那个时代,亲身经历了那段辉煌,否定那个时代实际上就等于否定你几十年的喜好、参与和投入。你喜欢和怀念的其实是你年轻时候的人生。怀斯先生,贝蒂你们同样如此。”

    “变革和发展是任何时代的主旋律,究竟是好是坏,恐怕得留到几百年之后来评价才最为合适。”

    不偏不倚、搁置争论的说法暂时平息了争论,哈贝罗男爵忍不住感慨:“伊文斯先生你说得很有道理,人老了就总是喜欢回忆。”

    马尔斯则还有点不能释怀:“音乐的好坏不提,但怀斯先生你能不能弹奏一次钢琴,让我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不擅于使用踏板。”

    “呵呵,其实马尔斯先生您完完整整按照乐谱学会最新的钢琴曲,就能明白怎么使用钢琴了。我其实不是太懂音乐。”怀斯谦虚地推辞。

    哈贝罗男爵呵呵笑道:“我邀请怀斯先生你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演奏,不如趁这个机会展示一下?”

    “是啊,怀斯先生你弹奏一首乐曲吧。”贝蒂也兴致勃勃。

    怀斯见大家都要求,无奈地苦笑摇头:“那我试试。”

    他走到钢琴边直接坐下,稍微平静了十几秒后开始弹奏起来。

    “《悲怆》?”熟悉的旋律响起,路西恩含笑望了过去。

    不得不说,怀斯在音乐上确实有不错的能力,《悲怆》这种高难度的乐曲,他弹得是游刃有余,压抑、轻快和爆发都处理得很好,让贝蒂、马尔斯等人听得专注而用心。

    “没有感情的融入,悲怆的演奏确实显得苍白。”路西恩专业地评价,转过头刚好看到哈贝罗男爵难以形容的复杂神情。

    他脸部肌肉略微扭曲,皮肤之下一闪而过着灰白光芒,像是在压抑着什么痛苦的情绪,让路西恩不好的预感再次凸显。

    似乎感觉到了路西恩的目光,哈贝罗男爵勉强笑道:“怀斯先生弹奏得非常出色。对了,伊文斯先生你知道怀斯先生的全名吗?”

    路西恩压住疑惑和警惕:“伯特?怀斯。”

    “伯特?怀斯?那位到科瑟城举行音乐会的天才音乐家?”马尔斯听到路西恩的回答,忍不住惊讶起来,“难怪他弹奏得这么好……我还以为他只是普通的喜欢音乐的年轻人……”

    贝蒂双眼变得明亮,想不到自己竟然遇到了一位喜欢的音乐家:“怀斯先生太棒了!不过他真是太过谦虚和低调,总是说自己不太懂音乐。”

    “呃,原来真是音乐家。”路西恩确实有点意外。

    悲怆的旋律停止,热烈的鼓掌声里怀斯走了回来。

    他绕过餐桌时“苦”笑着看向路西恩,无奈地摊了摊手:“其实,我真的不是太懂音乐。”

    路西恩好笑地拿起水杯,对他举了举:“我也是。”

    …………

    接下来的话题转移到了怀斯身上,而心中有了不好预感的路西恩见晚餐即将开始,于是叫过侍者,让他引自己去洗手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