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章 果断(第一更)

第七章 果断(第一更)

    ——今天有三更,求月票支持。还有书页的作品投票,每天都能投的~

    …………………………………………………………………………

    餐厅角落用花纹岩铺成的洗手间里,淡淡的花草香味掩盖了原本残留的气息。

    路西恩反锁上木门,装作对着镜子整理衣物,将洗手间内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然后静静等待了几十秒才从左侧宽大的口袋里拿出拳头大小的晨光水晶球和一把寒铁匕首。

    拿起匕首往左手手腕轻轻地划了一下,冰冷迟缓的感觉传入路西恩大脑,一滴滴的鲜血落在了洗漱台上。

    接着路西恩右手食指伸出,虚空书写着奇怪的符号,受其牵引,刚才滴落的猩红血液扭曲蠕动着汇成了不算复杂的魔法线条结构。

    这是路西恩用来遮掩等等使用水晶球所产生魔法波动的布置。

    虽然仓促布置的魔法阵能有多大效果很难说,但路西恩心中的不详预感让他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

    灰雾镇和哈贝罗男爵奇异的表现使得路西恩认为只要犹豫、耽搁一会儿自己就会遇到极大的、无法摆脱的危险。

    血液所绘的魔法阵缓缓亮起,妖异的血光柔和荡漾,将中央通透美丽的水晶球包裹。

    路西恩双手伸出,虚抚水晶球,口中梦呓般念着神秘拗口的咒文。

    水晶球渐渐变得幽深黑暗起来,一颗颗灿烂但模糊的星辰在其内亮起,仿佛夜晚星空的倒影。

    这是星相系最独特、最难学的“占星术”!

    路西恩成为正式魔法师并得到“晨光水晶球”之后,本身彻底掌握的“初阶占星术知识”和原本的天体物理知识让他很快就学会了“初阶占星术”,而且在结果的准确和清晰上都略微超过初阶占星术该有的程度。

    这让路西恩对“命运”更觉得奇怪。

    一道道神奇奥妙的星辰轨迹划过,水晶球内的星空开始形成独特的星相。

    黑色双眼从幽暗深邃里恢复过来的路西恩皱眉暗道:“从占星术的结果看,命运主星确实有黯淡的迹象,危险一直笼罩。而且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危险还会越来越强,甚至让命运主星有陨落的可能!”

    路西恩的“初阶占星术”虽然超过了同阶水准少许,但依然只能得到非常模糊、仅仅大致明确危险的结果,如危险是什么、来自哪里、为什么会越来越强、敌人有谁等细节都无从展现。

    而哪怕“预言者”的占星术也同样不够精确,充满了模糊不定性。这就是命运的神秘。

    将晨光水晶球收起,路西恩从右边口袋取出暗红色的“织火者手环”戴好,然后将透着金属质感和蓝宝石光彩的冰雪复仇者戒指套在左手食指上。

    之前卫兵只是取走了警惕长剑,可路西恩怕男爵能够辨认出魔法物品,所以除了本身就被衣服遮掩的“日之冕”外,是提前将另外两件取下藏好。

    “占星术的结果很模糊,根本不确定危险是否来自男爵,很可能会是离开城堡之后的事情,难道仅仅凭借我觉得自己有危险就翻脸动手?”

    “可如果再拖延观察,等到真正危险来临时,或许就已经晚了!”

    …………

    不伤害无辜人的理念和危险之下自保的本能想法在路西恩内心激烈交锋着。

    但明白事情紧急的路西恩没有过多纠结,将衰弱匕首倒握藏在衣袖里,从蓄水池里舀出清水弄出哗啦啦的声音。

    “就像娜塔莎说得一样,不能犹犹豫豫扭扭捏捏!”

    “既然不能确定,那我就自己动手试探!如果弄错了,留有余地的情况下还有补救道歉的机会,可什么也不做,那就真的什么也不用做了!因为亡者根本不需要做什么!”

    “必须抓住机会,在那可以让我命运主星陨落的危险来临前将它解决!”

    路西恩打开洗手间的木门,双手自然下垂,步伐坚定果断地向着餐桌走去。

    可路西恩刚迈出几步,却意外发现哈贝罗男爵和凯琳都没在餐桌上,于是更加警惕和戒备地问道:“男爵大人和凯琳夫人去哪里了?”

    即使这样的变化已经让路西恩内心开始有急促的必须抓紧时间的感觉,可语气依旧冷静自然,

    “男爵大人有点不舒服,凯琳夫人扶他到卧室服用药剂去了,等等就会回来。”贝蒂略微担忧哈贝罗身体状况地回答。

    路西恩轻轻颌首,目光冷然:“那我去探望男爵大人。”

    是刚才《悲怆》让他情绪失控,引起了身体内部的不好变化,还是准备要动手了?如果是前者,那直接闯过去,趁他还未恢复动手,似乎是最好的选择,而如果是后者,出其不意的行动更能打断对方的计划。

    当然,男爵也可能是真正心地善良、旧疾复发的英雄,那自己需要的就是道歉和赔礼,可这与危险相比不值一提。

    “伊文斯先生,男爵大人很快就会回来的。”贝蒂非常惊讶地站起来看着路西恩,西蒙、乔安娜和怀斯等同样如此

    路西恩没有回答他们,转身就往餐厅外走。

    在贝蒂等人茫然不知所措的目光里,路西恩到了门边,询问守卫的士兵:“男爵大人的卧室在哪里?我想去探望他。”

    “伊文斯先生,男爵大人吩咐你们留在餐厅。”两名士兵将举着的仪式长枪交叉,挡住大门,语气礼貌但没有感情起伏地回答。

    路西恩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忽然身形一动,撞在了其中一位士兵身上,衣袖里暗藏的衰弱匕首刺向他的手臂。

    餐厅一片安静,谁也没有想到路西恩会直接动手。

    他疯了吗?!

    得自隆桑?亚伦的衰弱匕首扎在了那位士兵的身上,可本应该变得衰弱无力的他,反而充满力量地拔出长剑砍向路西恩,脸上的肌肉贲起,像是要撑裂开来。

    并且他手臂流出的不是鲜血,而是淡黄色的脓液,恶臭难闻。

    路西恩身手敏捷,轻松一躲,匕首前送,就将这名士兵的脖子割断,同时向旁边一个翻滚,躲开了另外一名士兵的长枪。

    “杀人了……伊文斯杀人了!”

    哪怕是沉稳精干的西蒙和乔安娜都傻在了原地。

    但他们马上看到,伊文斯先生身上荡漾出淡淡乳白圣光,让那位持着长枪的士兵痛苦哀叫,然后垮在地上,肉身急速腐烂,像是已经死亡了很久。

    “这是……”西蒙下意识问道,如果说第一位士兵尸体快速腐烂的表现还可以推到伊文斯先生黑色阴沉的匕首上面,那这位士兵的变化就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路西恩收好衰弱匕首,拿起警惕长剑,平静地回答:“尸傀。马尔斯先生,你知道男爵大人的卧室在哪里吗?”自己对于死灵系的魔法还是太不了解了!而衰弱匕首虽然要强于警惕长剑,但跟着约翰和娜塔莎做过训练的路西恩手握长剑更能发挥。

    马尔斯早就吓得瑟瑟发抖,不管是路西恩毫无征兆的杀人,还是两具尸体的变化,都让这位没见识过凶险场面的音乐家像是陷入了一场噩梦,直到背后被乔安娜狠狠地拍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清楚哈贝罗男爵的卧室位置。

    “西蒙你们负责阻挡楼下冲上来的守卫,同时保护好怀斯先生和马尔斯先生。”路西恩言简意赅地吩咐,虽然不知道男爵目前的实力还剩下多少,但与他激烈战斗中再被拿着长弓的士兵围住,肯定会对自己有一定影响,要是里面再有几把制式破魔长弓,那就更加麻烦了。

    吓得有点脸色惨白的贝蒂回过神来,下意识回答:“伊文斯先生,我会守住楼梯口的。以我的箭术,只要没有骑士等级的强者,肯定能阻拦他们很久。”传承自精灵血统的箭术是贝蒂的骄傲。

    然后,她就看到伊文斯先生拖出一道淡淡的残影消失在了门口。

    “骑士?伊文斯先生是骑士等级的强者!圣骑士?!”贝蒂顿时双眼圆瞪地脱口而出。

    回过头,她看见自己成熟美艳的姐姐、精明强干的姐夫全是半张着嘴的惊讶模样,只有马尔斯和怀斯还是一脸做噩梦的样子。

    一位骑士竟然会雇佣冒险者保护?!他自己就能灭掉龙牙镇所有的冒险者,以及野外的强盗、野兽!贵族的爱好真是古怪!

    “贝蒂,你快拿起短弓,和我一起守住楼梯口。”西蒙最先回过神,赶紧吩咐其他人,“乔安娜你带着两位先生后面跟过来。”

    贝蒂慌忙点头,从两位死去士兵的身边找到自己的短弓,接着往楼梯口跑去。

    …………

    路西恩全力奔跑在略显阴暗的走廊里,能够提前一秒种的时间说不定就是扭转战局的关键。

    “谁?快停下!”守卫在走廊拐角处的士兵看见有黑影扑过来,忙大声呵斥。

    变成尸傀后,他们的智力明显降低。

    路西恩没有回答,急速前冲,警惕长剑刷刷两下就将这两位士兵的脑袋砍了下来,接着继续没有停顿地奔跑。

    直到快看见哈贝罗男爵的卧室,路西恩才停住脚步,没有直接冲过去杀死守门士兵。

    静静观察和感觉了一下房门上的魔法阵强度后,路西恩胸口护符“日之冕”恒定的“超度亡灵”之力波浪般涌了过去,四位低阶的不死生物连叫喊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净化倒地。

    在倒地声响起时,路西恩猛地冲了出去,身体半月光化后握着警惕长剑和衰弱匕首狠狠地撞在了房门上。

    一个个黑色魔法符文亮起又接连破碎,在两把超凡武器的攻击下瞬间崩溃,房门被路西恩直接撞开。

    而撞开房门的路西恩,借助反弹之力,不进反退,往后翻滚。

    同时身体内法术模型一动,两颗银黑色飞弹凭空凝聚出来并往卧室内飞去。

    大开的卧室房门内,脸上浮现许多恐怖皱纹的哈贝罗男爵正坐在一个三角形的奇怪黑色魔法阵中央。

    魔法阵三个角上分别放着一个婴儿、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们被黑色虚幻触手捆绑,身上一阵阵肉眼可见的乳白光芒通过魔法阵汇聚到中央的一颗苍白色无瞳孔眼球里。

    苍白色无瞳孔眼睛在旁边凯琳咒文驱使下,缓缓流出两行血液般的眼泪,将哈贝罗男爵手中的银杯慢慢装满。

    两颗魔法飞弹就在哈贝罗愕然的目光里砸向了他手中的银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