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章 亨特的实验

第十章 亨特的实验

    亨特身上镶嵌的腐肉、肢体等已经燃烧殆尽,痛苦的眼神恢复了灵智,也向着凯琳慢慢爬去。

    路西恩从怀里取出一根装满白色粉末的玻璃管,塞在凯琳的手中,然后提着凯琳的衣服将她放在亨特的面前。

    “这是?”凯琳内心悸动,一阵非常熟悉的感觉从玻璃管内传来,那是她每天夜里都梦到的感觉,常常想念到流泪的感觉!

    由于对自己进行改造实验,亨特的身体触觉已经接近麻木,强忍住火焰燃烧的痛苦,用死灵法师和血脉联系的直觉喊道:“那是……小玛丽的……骨灰?!”

    “玛丽她陷入了遗迹,死之前拜托我送她回家。”路西恩没有讲具体的经过,因为一个小姑娘在黑白灰的死灵界中孤独寂寞、饥饿痛苦、期盼又最终绝望地渡过人生最后一段时光的事情实在太过残酷。

    亨特忽然哭了起来,两行混杂着淡黄色尸液的泪水刚刚流出又被火焰烧干:“是那该死的迷锁吗?它不仅让我浪费了二十多年的人生,还让我失去了小玛丽。”声音不再断断续续,回光返照般地清晰。

    “他果然知道。”路西恩默默地自语。

    凯琳大哭起来,充满了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后悔,脸上的血液和泪水混杂在一起,一边喊着“小玛丽”,一边将玻璃管打开,将骨灰倒入口中,倒在身上,然后扑到亨特身上,与他一起接受火焰的焚烧。

    “伊文斯先生,谢谢您,让我们死亡前能够团聚。”凯琳抱着亨特的脑袋,用带着玛丽骨灰的嘴唇不停亲吻他的脸。

    路西恩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情绪颇为复杂,可还是问出口:“亨特先生,你不是波恩小镇的人?”

    “我的老家……就是吉布提……公国……”得知了女儿下落的亨特没有再坚持下去的意志,他反抱住凯琳和“玛丽”,似乎马上就要咽下最后一口气。

    倒是被火焰焚烧不久的凯琳低声自语:“不管你为什么会停留在波恩小镇,不管你为什么会娶我,但我一直这么爱你,爱我们的女儿。”

    “我……也是……”亨特神智变得模糊,“真后悔……学习……魔……”

    声音戛然而止,亨特真正死亡,凯琳牢牢抱住他,用怀里的小匕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火焰越来越大,两具尸体慢慢焦黑化成灰烬。

    这时,一阵阴冷的风卷来,将那黑白交杂的灰烬吹去,一点点白色光芒凭空浮现,汇聚成可爱透明的玛丽小姑娘身影,她的背后则是更加模糊的亨特和凯琳。

    小姑娘无声地述说着,声音却仿佛响在路西恩心里:“谢谢叔叔您送我回家。呵呵,我终于等到了爸爸和妈妈……”

    大部分光点在风中消散,但却有少部分缠绕在路西恩的左手,最后变成了一道淡白色的眼泪印记。

    它刚一出现,路西恩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没有“抵抗不死生物”的神术加持下,也对周围的死灵环境和腐烂尸气有了不错的抵御能力。

    “难道是恒定的效果?”

    路西恩没想到亨特一家最后留下的感谢意识会产生这样的变化,可对于死灵魔法了解不多的他却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许可以找亨特的魔法笔记看看,他对于死灵系的事物应该比较了解。”

    亨特的实验室按照凯琳的说法就在墓园内,因此路西恩没有等待火焰平息,转身对城堡窗户看过来的贝蒂、西蒙和乔安娜大声道:“你们将城堡内残余的尸傀处理好,我去清理这个邪恶死灵法师的巢穴。”距离比较远,需要大声喊叫她们才能听到。

    “是,伊文斯大人。”贝蒂他们异口同声地道,在他们眼里,路西恩是一位强大的圣骑士,有着诸多超凡物品。

    他们赶来后,路西恩只用了“油腻术”、“火球术”和“超度亡魂”三种超自然力量。油腻术由于没有显眼的外观效果,距离又那么远,贝蒂他们除非是正式骑士或者魔法师,否则根本发现不了油腻术是路西恩自身施展,而火球术本来就是魔法物品激发,“超度亡魂”则更加不用担心。

    当然,路西恩也不会去冒险,等等自然挨个找机会用“魅惑人类”“核实”。

    …………

    火焰燃烧的墓园里实验室的门大打开着,亨特似乎是实验“成功”后就迫不及待地跑了出来。

    走进大门,即使有心理准备,路西恩也忍不住一阵阵的恶心,因为这里就像一个屠宰场,到处摆放着人类的尸体,充满了血腥的味道。而且大部分尸体是婴儿、小孩和少年的,他们被切割成不同部分,内脏、五官等各自在不同实验桌之上。

    仔细打量了一圈,路西恩找到了亨特进行实验的主要长桌,上面绘刻着一棵死灵系最著名的倒生命树。树木十个分支的圆圈空空荡荡,不过旁边还摆放着一具黑色棺材。

    检查之后,路西恩将黑色棺材打开,看到了让自己惊讶的一幕,因为里面摆放的竟然是玛丽小姑娘的身体,七八岁的模样,脸色红润如同熟睡,用手指戳了戳,也有明显肉体的弹性和触感。

    肯定玛丽真正的身体已经化成白骨被自己焚烧的路西恩心中推测:“难道亨特收集这么多小孩、婴儿的尸体就是为了人体炼成?但他明显失败了……”

    四处又寻找了一阵,路西恩才在角落里发现两本黑色的书籍,一本是笔记模样,一本则与《星相与元素之书》类似,上面用古代魔法帝国文字书写着《死灵之书》三个苍白单词。

    迅速将《死灵之书》和亨特的魔法笔记翻了一遍,收录入灵魂图书馆内后,路西恩才认真地看了起来。

    “按照魔法塔内得到的记载,瓦欧里特公国波恩小镇是一个被迷锁笼罩的神秘遗迹,似乎关系到古代几位传奇魔法师的下落,其中就有威尔弗里德死灵法师的好友‘预言者’马斯基林。那里肯定不像这个魔法塔那么贫瘠,很可能有众多的魔法物品和财宝!我要去找找!”

    ……

    “波恩小镇是个美丽的地方,镇民们淳朴保守,那位叫凯琳的姑娘真是美丽。”

    ……

    “为什么没有半点迷锁的痕迹呢?到底是什么迷锁?难道是预言者马斯基林亲手布置的?”

    ……

    “无法从失踪者的背景找到线索,看来我只能放弃了,但我好像有点舍不得离开波恩小镇,也许我该告诉她我真正的身份。”

    ……

    “哈哈,我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了!凯琳为我生了一个女儿,我想叫她玛丽。不管了,什么死灵魔法,什么威尔弗里德和预言者‘马斯基林’等传奇魔法师的神秘实验,什么强大的魔法物品,什么珍贵的财宝,都没有她们重要!”

    ……

    “玛丽……玛丽不见了!附近的野兽应该早就被我处理干净了!难道是那个迷锁,或者是外来的绑架者?!”

    ……

    “我亲爱的小玛丽,你快回家,爸爸和妈妈好想你!”

    ……

    “凯琳天天痛哭,我想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地方生活,我也需要一个好的环境研究魔法,看能不能找到小玛丽,或者,将她复活?”

    ……

    “哈哈,灰雾镇的哈贝罗男爵为了延续生命和恢复青春,竟然真的按照我所说的,将自己的儿子杀掉!有这血脉相连的尸体,他能够维持好几年的青春了!而我也可以开始研究了!”

    ……

    “为什么我的肉体开始腐烂?为什么我浑身都是恶臭?难道这是来自死灵们的报复?他们的痛苦哀嚎似乎永远缠绕在我的耳边。不行,我要快点进阶,只要成为中阶魔法师就能摆脱身体的痛苦!”

    ……

    “我根本没有办法成为三环魔法师……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肉体腐烂?或许我该尝试《死灵之书》上‘缝合尸’的转化仪式,同时也该开始玛丽身体的炼制了。”

    ……

    “玛丽的身体需要不少珍贵的材料,而我已经用光了所有的金钱,看来要将仅有的魔法物品抵押出去了,反正转化为‘缝合尸’后我就能越阶使用三环魔法!”

    ……

    “有个认识的魔法师送来一封邀请函,什么死亡的盛宴?什么大陆魔法议会总部?如果我转化和炼制成功,也许该去看看。可是卡伦尔迪亚古堡在哪里?我得写信问问。”

    “男爵越来越贪心了,越来越频繁地向他领地内的未成年人动手,而且还想找到一具未成年的骑士身体来代替自己腐朽的肉体。未成年的骑士是那么容易碰到的吗?!只要实验成功,我就带着凯琳和玛丽离开,没有节制的索取必然让教会注意。呵呵,灰雾镇的见习牧师已经被我炼制成了尸傀,真是独一无二的尸傀啊……”

    “卡伦尔迪亚古堡原来在科瑟城旁边‘亚隆’山脉深处的……”

    看到这里,路西恩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收获,亨特将卡伦尔迪亚古堡的位置记录在了魔法笔记里,而且那封邀请函也夹在两页中间。

    后面魔法笔记的内容主要是转化仪式和炼制玛丽身体的记录,不管亨特有没有成功,那些宝贵的数据和经验对于魔法师都是难得的财富。

    “可惜为了炼制玛丽的身体,亨特是花光了金钱和物品。”路西恩将魔法笔记放在桌子上,然后随便翻看了一下《死灵之书》,这是传奇魔法师威尔弗里德弟子留下的魔法书籍,记录了威尔弗里德教导的大部分死灵魔法和仪式,但没有“苍白之主”威尔弗里德的传奇职业进阶方法,让路西恩颇为遗憾。

    路西恩没有找到其他有价值的事物,拿着邀请函,缓缓退出魔法实验室,引导墓园燃烧的火焰蔓延过来。

    看着那个炼制出来的“玛丽”和一屋子的血腥尸体在跳动的火焰里焚烧,路西恩慢慢转身:

    “难怪要用婴儿、小孩和少年,原来古代死灵法师认为成年之前夭折的人类拥有最充沛和纯净的生命、死亡力量,是最好的施法和仪式材料。”

    “马斯基林这位星相系的传奇魔法师为什么要和‘苍白之主’威尔弗里德一起做实验?而且看他留下的话语,这个实验很神秘很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