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三章 教会的核实

第十三章 教会的核实

    卡伦尔迪亚子爵目光蕴含笑意地看着路西恩,俊朗刚硬的嘴角翘起:“教授先生你身体内拥有的年轻活力,我可不会感觉错误。呵呵,从道格拉斯先生确立奥术定义开始,魔法议会就像一位年轻人般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因此才能出现一位又一位的年轻强者,真是让人嫉妒啊。”

    路西恩看着俊美阳刚的卡伦尔迪亚子爵,内心暗道:“本地流行吸血鬼和黑魔法师的传说,这位又能够感觉到别人的生命活力,难道是一位吸血鬼强者?”

    表面上,路西恩则平静地笑着回答:“事实上,我并没有听说过费利佩先生,也很期待和他的会面,但是我确实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只能将这美妙的聚会留到盛宴上。”费利佩对“教授”的态度是好是坏很难确定,路西恩宁愿到了死亡盛宴上再从他对其他魔法师的话语和承诺里确定斯图尔克城联络者的身份。

    “真是遗憾。教授先生,这是你的邀请函。”卡伦尔迪亚子爵接过尼德管家手中的信函。

    邀请函上面的措辞与亨特、魔法学徒的一模一样,只是记号变成了一顶高高的黑色礼帽,路西恩随意看了下就收入怀中,然后笑着起身:“衷心地感谢子爵大人。我不打扰您的休息了,就此告辞。”

    “事实上,我才刚刚开始美妙的一天。”卡伦尔迪亚子爵扶着额头道,“要是教授先生你愿意留下来交流就好了,真是可惜。我不方便留你,祝你在银月的照耀下顺利返回。”

    尼德管家引领路西恩离开古堡后返回书房,古板的面孔略带疑惑地道:“主人,您为什么要让他参加死亡盛宴?真的能确定教授的身份吗?”

    卡伦尔迪亚子爵走到窗户边,看着夜晚梦幻般的湖水,呵呵笑道:“当然确定,尼德管家,您没看到教授先生左手食指戴着的那枚指环吗?虽然已经损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上面刻着的单词也被教授先生刻意遮掩,但那独特的七元素合金只有霍尔姆皇家魔法院和‘元素意志’才拥有,这位教授先生看来是代表这两大组织的意志而来。”

    尼德管家更加惊讶:“主人,那您为什么还让他参加死亡盛宴?‘元素意志’和‘苍白之手’可是……”

    “这样不是很有趣?而且他身上似乎有一点熟悉的味道……”卡伦尔迪亚子爵微笑打断尼德管家的话,同时略显疑惑地皱了皱眉头,然后他声音变得严肃,“阿莫雷丘克,教授刚才的独有魔法你感觉怎样?”

    一个沉闷的、带着嗡嗡嗡回响的声音凭空出现:“好像是声波类的魔法,依靠反馈来不停调整频率,而这种频率很特殊,弄得我有点痒。”

    …………

    依靠娜塔莎教的摆脱追踪方法,路西恩比来得时候多花费了半个小时才返回哈贝罗男爵的城堡,然后用一环魔法“黑暗之光”顺利瞒过守夜的西蒙进入自己的卧室。

    “黑暗之光”这个一环魔法是创造一个特殊的黑暗区域,让里面的人能够清楚地看到外面的事物,但外面的人却无法看透黑暗。

    躺在床上,路西恩将“谟”戒指收起来藏好,然后指尖冒出小火苗将亨特的邀请函烧毁,接着静静等待了半个小时,发现确实无人跟踪过来才抓紧时间睡觉恢复。

    第二天,刚用过早餐,在怀斯和马尔斯的强烈要求下,冒险者小队重新上路。

    路西恩这次坐到了车窗旁边,不时教导贝蒂正规骑士训练中警戒和赶路的方法。这些方法来自于约翰的讲述和娜塔莎偶尔的指点。

    严肃枯燥的骑士训练让初次接触的贝蒂、乔安娜和西蒙都有点承受不住,可一想到那恐怖的非人形死灵法师,想到伊文斯先生强悍、让人羡慕的实力,他们又咬牙坚持了下来。

    一直到傍晚时分看见野狼镇,三位冒险者才停止了训练。

    西蒙略带惆怅地对路西恩说:“等禀报了教会,那位拥有诸多英雄事迹的骑士就将成为堕落的化身了,真是太让人惋惜的结局。”

    “是啊,但让我更惋惜的是那些无辜死亡的生命。”路西恩对于哈贝罗男爵的故事并不熟悉,很难体会西蒙、乔安娜他们的心情,不过哈贝罗男爵临死前对无奈老去的痛苦和忏悔,还是让路西恩有不少感触,一定要趁年轻尽早成为高阶魔法师,否则等到老了,记忆力和精神衰退,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皮肤干瘪起来,看着一道道皱纹产生。

    …………

    三个小时后。

    教堂忏悔室内,三极主教阿诺德仔细检查了手中的身份文件、证明文件,然后微笑起来:“想不到天才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先生竟然是一位实力强大的骑士,真是让我非常惊讶。”

    之前他已经让路西恩用教会内的钢琴弹奏了一遍《悲怆》,那完全超过普通音乐家的水准使他折服,现在核实了文件后再没有任何怀疑。

    路西恩摇了摇头:“我是依靠公主殿下赏赐的药剂才激发了血脉力量,仅仅是一位准骑士,要不然我早就受册封成为勋爵。”

    “呵呵,如果不是由于这个原因,天才音乐家和天才骑士一起被提到将是多么荣耀的事情,根本没必要隐秘。而这次能够战胜堕落的哈贝罗男爵和死灵法师,全靠公主殿下赐予的超凡武器和物品。”

    “娜塔莎公主殿下的慷慨让所有人嫉妒。”阿诺德目光复杂地回答,两件魔法物品,一件神术物品,两把超凡武器,完全可以媲美斯坦利子爵的收藏,看来天才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是瓦欧里特公国娜塔莎公主殿下秘密情人的消息是正确的。他心中暗自想着,“为什么我就遇不到这种好事,传闻娜塔莎公主还是一位绝色美人。”

    三个小时前,野狼镇见习牧师听到路西恩等人的禀报后,吓得是冷汗直冒,赶紧用教堂内紧急联络的飞鸟回报科瑟城大教堂。两个小时后,阿诺德主教就用神术物品带着两位牧师、四位守夜人飞了过来,然后一边分头询问路西恩、西蒙等,一边让守夜人赶往哈贝罗男爵城堡调查。

    刚才,路西恩已经讲述了好几遍城堡内发生的事情,阿诺德主教没有听出任何破绽,而且也一一印证了审问西蒙、贝蒂、乔安娜等人得到的记录。

    其实他知道路西恩的身份后就已经没多少怀疑,如果路西恩有问题,早就潜入了深山逃跑,何必来禀报教会?只要弄明白他是怎么杀死哈贝罗男爵和死灵法师的,就能够整理成报告送交负责吉布提公国的红衣主教。

    阿诺德眼神深沉地开始做最后的核实:“伊文斯先生,能够让我看一下你杀死堕落领主和死灵法师的物品吗?”

    “没有问题。”路西恩似乎不太在意地回答,伸出左手,“这是可以发射寒冰飞刃的戒指,这是能够使用火焰护盾和火球术的手环。”

    冰雪复仇者戒指和织火者手环都被路西恩用特殊染色植物处理了一下外观,能够保持一天的变化,免得被教会认出手环来,而且还将阳炎护身故意说错成火焰护盾。

    见路西恩没有取下魔法物品的意思,阿诺德也没有强求,用类似精神力的信仰波动感应了一番蕴含的魔法能量是否如路西恩所言之后,就看到路西恩解开扣子,露出胸口的护符“日之冕。”

    “这是曙光战争前期的风格……”阿诺德可比路西恩熟悉教会的标志,“也只有紫罗兰家族这样的古老贵族还保留着类似的物品。”

    路西恩微微一怔,再次涌现对马斯基林和教会关系的怀疑,但现在的场面和时机都不适合探查此事,只能压下疑惑,将警惕长剑和衰弱匕首取了出来:“一把是公主直接赐予的长剑,一把是她杀死一位二级黑暗骑士后获得的战利品。”

    “恩,明显的紫罗兰家族装饰。”阿诺德听到路西恩的述说,想起娜塔莎已经成为天骑士,仅有的一点不好心思也彻底沉淀了下去,“我感应到守夜人们回来了,等我与他们做过核实,就让伊文斯先生你离开。”

    阿诺德起身出去后,路西恩闭上双眼,非常平静地等待。

    不到十分钟,阿诺德走了回来,满脸亲切的微笑:“已经确定伊文斯先生你的报告了,可惜死灵法师的实验室被你火球术点燃的大火波及烧毁,否则能找到很多资料。”

    “这是教会的奖励,代表我们的敬意。如果不是伊文斯先生你的英雄作为,灰雾镇还要笼罩在邪恶之中很久,主的教堂会被彻底玷污。伊文斯先生,你拿着这个别针到每个教堂都能得到一定的帮助。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阿诺德递给路西恩的是一个十字架型的别针,不是真正的神术物品,是类似于身份文件神术印记的事物。

    路西恩接过别针,觉得非常荒谬:“教会给一位魔法师奖励?给一位净化序列名单上有名字的魔法师颁奖?”

    “感谢”了阿诺德,路西恩走出忏悔室,与其他人一起返回旅店。

    …………

    阿尔托,修道院最底层,一间没有任何光亮和声音的漆黑寂静房间内。

    门缓缓打开,没发出半点响声,卡米尔慢慢走了进来,心疼地看着一身黑色修女袍,容貌憔悴,静静跪坐忏悔的娜塔莎。

    苦修士的磨砺就是让自己处于极端的安静和黑暗里,仿佛脱离这个世界。

    “公主殿下,你让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卡米尔站到娜塔莎身边。

    娜塔莎感觉迟缓地抬头,然后微笑起来:“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卡米尔阿姨,您按照我的吩咐带了纸笔吧?”

    “是的。”卡米尔将纸笔递给娜塔莎。

    娜塔莎抬手艰难地在纸上书写着什么,以她的状况好久才写完:“卡米尔阿姨,将它带给奥赛罗理事。”

    …………

    七天后的下午,科瑟城。

    已经从惊惶恐惧中恢复的怀斯、马尔斯与路西恩等人告别:“我们要去音乐家协会,伊文斯先生您们随时可以过来拜访。”

    沉稳了不少的贝蒂开心地询问:“那我可以要怀斯先生您音乐会的门票吗?”

    怀斯还没回答,路西恩就微笑道:“正好我也要去一趟音乐家协会,不如请怀斯先生、马尔斯先生你们带路。”

    路西恩早就打算好利用音乐家协会的资源给约翰和娜塔莎寄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