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五章 信

    ——最后几天了,求月票。

    ………………………………………………………………………………

    路西恩的低笑声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他们已经开始热切地讨论起著名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先生新创作的这首署名《月光》的钢琴奏鸣曲,讨论宁静悠扬又反常规的第一乐章,声音是吵杂而喧闹,淹没了其他一切异常。

    “怀斯先生,看起来您很喜欢《月光》第一乐章,不如我们去琴房试着弹奏练习?”卡斯帕见一直让怀斯在大厅很失礼,于是邀请他去楼上。

    怀斯轻轻点头笑道:“卡斯帕先生您真是善于理解别人的心意,我现在正想好好练习这优美舒缓的《月光》。”

    得到怀斯的同意,科瑟城音乐家协会所谓的“音乐家”和乐师们立刻簇拥着他往楼梯口走去。

    贝蒂歉意地对路西恩笑道:“伊文斯先生,我想上去听怀斯先生弹奏《月光》,就不留下来陪您了。要不然,您先别写信,一起上去听听,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是啊,伊文斯先生,一起去听吧。”乔安娜与西蒙牵着手,同样兴致勃勃的神情。

    路西恩摇头道:“对我而言,写信更重要。”

    乔安娜和贝蒂心有灵犀地同时叹气:“这真是让人觉得遗憾。”她们开始觉得伊文斯先生作为某位公主的骑士,应该见识过很多出色的音乐家,因此面对怀斯先生才显得如此淡定。

    看着西蒙一家快步紧跟怀斯他们走向楼梯,马尔斯也抱歉地对路西恩道:“伊文斯先生,呵呵,我是说著名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先生的《月光》很符合我的听觉,所以我打算上去边看乐谱边听怀斯先生的演奏。他在钢琴弹奏艺术上是超过了科瑟城所有的音乐家和乐师。伊文斯先生您写好信,交给克莉丝就行了,后面的事情我会安排。”

    “那就拜托马尔斯先生你了。”路西恩没有在意地目送马尔斯离开。由于大厅没有其他桌子和椅子,因此他直接站在柜台旁边,摊开信纸,就着这里的墨水开始写了起来。

    克莉丝很失望地看着楼梯口,无可奈何地哀声叹气:“为什么我还要守在这里?哎,错过了怀斯先生私下里的弹奏。”然后她坐立不安地在柜台后面走来走去。

    路西恩对她的表现完全视而不见,认真地在信纸上写着自己这两个月旅行的见闻,主要集中在沿途风光、各国风俗、遇见的怪物和强盗等上面,洋洋洒洒写了七八页才停笔。

    将这么多页信纸封好,路西恩提笔在信封正面写上约翰一家的地址,接着放到一边,继续写起下一封信来。

    等等只要路西恩在信封正面署名并盖上印章,阿尔托音乐家协会自然会帮他送到约翰家里,这就是音乐家的待遇。而如果不署名、不盖章,这种莫名其妙的、收信人不是协会内部人员的信唯一的归属就是垃圾桶。

    第二封信是寄给娜塔莎的,路西恩在第一封的基础上增加了旅行中不同地方的不同民俗音乐见闻,于是足足写了二十多页,看得无所事事的克莉丝忍不住皱眉:“这位先生真是擅长废话啊,竟然可以写这么多页。”

    写到末尾,路西恩考虑了一下,带着笑意添上一句:“公主殿下您的生日即将到来,可我身在他国,只能提前祝福一句了。”

    将这封信装好,路西恩在正面只写了“娜塔莎?瓦欧里特收”,因为寄给她不需要地址,协会的奥赛罗理事会非常乐意借此机会去一趟拉塔夏宫。

    继续摊开信纸,路西恩开始写起第三封信来,这不是给其他朋友的——他们可以从约翰那里看到第一封信,而是准备寄给克里斯多夫会长。

    克莉丝见路西恩还没有停笔的意思,嘴巴都有点合不拢,表情很无奈:“这位先生到底要写多少封信啊?难道打算给所有朋友都写一封,不知道阿尔托音乐家协会会不会拒收……”

    好几张信纸写完,路西恩依然奋笔疾书,非常无聊和略微好奇的克莉丝忍不住走到侧面,仗着自己会拼写、会认部分单词,伸长脖子偷看路西恩写好的那两封信的地址。

    “紫百合区154号约翰收……不认识。”克莉丝先看了明显单词要多几倍的那封,接着看向另外一封,“娜塔莎?瓦欧里特收,娜塔莎?瓦欧里特……娜塔莎?瓦欧里特?”

    “难道是那位娜塔莎?瓦欧里特?!”

    娜塔莎的名字常常出现在《音乐评论》和《交响乐导报》上,因此被其他国度音乐家协会的人们耳熟能详,算是名声在外,而且瓦欧里特的姓氏很特殊,非常少见,所以克莉丝直接就联想到了那位公主殿下身上去。

    “这位先生和瓦欧里特公主、紫罗兰女伯爵有什么关系?”浓浓的惊讶和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克莉丝揣测起路西恩的身份,“等等,刚才马尔斯先生称呼他为伊文斯先生?!路西恩?伊文斯先生?!!”

    姓伊文斯的人很多,克莉丝自己就在科瑟城见过十多位,名字为路西恩更不少见,而两者的组合也算是普通,但与瓦欧里特公主、紫罗兰女伯爵能够联系起来的伊文斯先生只有一位!

    克莉丝粉红的嘴巴张成圆形就合不拢了,心里面有无数的声音在呐喊:“他究竟是不是那位路西恩?伊文斯先生?!那位我最喜欢的音乐家?!”

    脚步一点点地挪动,克莉丝慢慢往羽毛笔不停书写的路西恩旁边挪去,打算偷看他信纸上的内容来确定。

    她小心翼翼地动着,挪一步停三秒,伸脖子、眯眼睛,观察路西恩是否发现,就像是在做着小偷,那谨慎、好奇、期待的模样非常可爱。

    以路西恩的精神力和直觉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克莉丝偷偷的小动作,略微觉得好笑之余,想到自己等等就要署名盖章,于是没有制止她。

    “呵呵,怀斯先生你仅仅几遍就将《月光》的第一乐章弹奏熟练,真是一位音乐天才。”卡斯帕大声的赞美从楼梯口传来。

    贝蒂甜美的声音跟着附和:“怀斯先生的弹奏可不是熟练,而是美妙。细腻柔和的旋律完全打动了我们的心灵。”她对于音乐知识了解不多,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赞美。

    怀斯微笑道:“是路西恩?伊文斯先生的乐曲写得太好太动人了,我才能完全发挥自己的潜力,其实我在音乐和钢琴道路上才刚刚起步。”

    “您已经是一位出色的音乐家了,呵呵,伊文斯先生只写了第一乐章,怀斯先生你要不是试试创作后面的两个乐章?看看与伊文斯先生自己写出来的有什么不同。”卡斯帕是一位破落贵族,本身音乐才能有限,只能靠关系在科瑟城这种普通城市当个理事,面对在国都已经打响名气的怀斯是极尽谄媚之能事,如果能通过他认识一两位大贵族,那自己恢复爵位的事情就有希望了。

    怀斯带着笑意地温和道:“每部乐曲都有自己的创作思路,我强行写得话,很难与第一乐章锲和,卡斯帕先生你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

    “呵呵,是怀斯先生您太谦虚了。”卡斯帕和其他人一起说道,然后他带着怀斯走到大厅,指着外面,“我已经给怀斯先生您准备好一处别墅,让您安心准备音乐会。”

    “您的安排总是这么符合我的心意,谢谢您,卡斯帕先生。”怀斯没有拒绝,一行人往大门走去。

    这时,已经对怀斯他们完全不感兴趣的克莉丝总算挪动到了路西恩旁边,偷偷看向他书写的内容。

    那复杂的五线谱瞬间晃晕了克莉丝的眼睛,她忍不住略微尖利地道:“路西恩,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声音激动惊喜而显得有点结巴。

    与娜塔莎公主殿下有关系,又姓伊文斯,还会写乐谱,克莉丝完全确定眼前这位英俊的先生就是著名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

    安静的大厅里,克莉丝没有控制的声音直接穿透空间,传入了怀斯等人的耳中。

    他们猛然僵直下来,路西恩?伊文斯并不罕见,但在音乐家协会提起路西恩?伊文斯,就毫无疑问会让人想到那位著名音乐家,那位在每个国家的贵族里都受到狂热追捧的先生!

    马尔斯疑惑地回头:“克莉丝,你在说什么?”

    克莉丝一副要蹦跳起来的模样,嘴巴努向路西恩:“他,他是路西恩?伊文斯先生,阿尔托的路西恩?伊文斯!”

    她似乎怕惊动了路西恩,试图将声音压低,可分外安静的气氛里,却是清晰可闻。

    “你说伊文斯先生是那位伊文斯先生?!”贝蒂表情茫然,难以置信地反问。

    她说出了众人的猜测,卡斯帕和怀斯等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到了柜台,凝聚到了克莉丝和似乎沉迷在书写里的路西恩身上。

    真的是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吗?

    在众人完全不同的表情里,克莉丝重重地点头,嘴巴嘟向前方:“伊文斯先生正在谱写乐曲。”

    刷,贝蒂抢先跑了过去,在路西恩平静的目光里看向信封,虽然看不懂那些复杂的五线谱,可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她捂着胸口,激动兴奋、语无伦次地问道:“伊文斯先生,您真是伊文斯先生?”

    “我不是早就说过,我是公主殿下的准骑士。”路西恩微笑回答,然后书写最后几节音乐。

    听到路西恩的肯定回答,贝蒂和克莉丝似乎快要晕倒过去,乔安娜和西蒙则仿佛还在梦中,他们实在没办法将实力强大的伊文斯先生和大音乐家联系起来。

    怀斯脸色阵青阵白,虽然自己只是习惯性谦虚低调,可想到在这样一位著名音乐家面前接二连三地那样表演,总觉得有点丢脸。

    卡斯帕丢下怀斯,慌忙跑到路西恩身边:“伊文斯先生,您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他可是那些大贵族们平时热烈讨论和追捧的对象。

    “等等麻烦将我这份乐谱做个登记。”路西恩说着之前就想好的打算,免得半路有人拆自己的信。

    “当然没有问题!”卡斯帕异常谄媚。

    马尔斯也凑了过来,热情地笑道:“之前在伊文斯先生您面前如此谈论音乐真是太无知无畏了。呵呵,您在写月光的第二、第三乐章?”他看到了第一页信纸上的熟悉旋律。

    “只是将已经写好的做个记录。”路西恩写完乐曲,在结尾写道:“请克里斯多夫先生您安排在《音乐评论》七月的那期,请务必是七月三十日刊发。”

    看着路西恩写完,卡斯帕赶紧道:“我马上让人来登记。对了,伊文斯先生,能邀请您在科瑟城举行一场音乐会吗?”

    “我还有事情,马上就要离开。”路西恩准备明里离开科瑟城,暗中返回参加死亡盛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