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六章 盛宴序幕

第十六章 盛宴序幕

    科瑟城的大街上,路西恩与西蒙、乔安娜、贝蒂一起慢慢往城门走去,高空则有一只神骏的雄鹰飞过,它背上绑着一个包裹,胸口挂着一个装鲜肉的大篮子。

    “伊文斯先生,您真的今天就要离开科瑟城吗?”贝蒂满脸遗憾地看着路西恩,如果说路西恩承认身份的时候,她还有一点怀疑,那随着登记完《月光》,科瑟城的乐师们尝试弹奏后面两个乐章,她就完全相信眼前这位俊美优雅、强大温和的伊文斯先生是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家,是自己常常梦到的那位音乐王子。

    因为那各种复杂的钢琴技巧,或轻快短小或狂风暴雨的美妙旋律,以及火热沸腾的感情,昂扬坚定的意志,都无一不展示伊文斯先生的独特风格,是毫无疑问的又一部非常出色的、能够打动任何人的钢琴奏鸣曲。

    路西恩在之前的闲逛里,已经看到了科瑟城内魔法圈子的记号,由于亨特的意外死亡,邀请推迟三天,地点不变,因此微微笑道:“我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赶路,不能在科瑟城停留,也没办法举行音乐会。贝蒂,你好好进行骑士训练,如果能成为真正的骑士,或许我们还能在阿尔托见面。如果真这样,到时候我私底下给你弹奏一曲。”

    “真的吗?”贝蒂惊喜道,这是自己崇拜的音乐家和自己的小约定,于是她充满了动力,狠狠点头,“我一定会刻苦训练的!”

    在贝蒂握拳遐想中,乔安娜和西蒙一起小声地道:“谢谢伊文斯先生您激励贝蒂。”

    “只是一个小小的礼物。”路西恩转过身道,“和你们的这段旅程是一件值得回忆的事情,好了,我要离开科瑟城了。”

    看着路西恩背影消失在下午的阳光里,西蒙他们没有奇怪他为什么敢于自己一个人赶路,也没有奇怪明明已经接近傍晚,他还是依然坚持出发。按照他的说法,他之所以雇佣冒险者小队,是因为自己慵懒喜欢安静,需要人帮忙做杂事,而现在他由于哈贝罗男爵城堡的遭遇有了急事,忙着赶路,自然是依靠强悍的实力横穿山脉。

    “现在回想起来,这十一天真是如同梦幻。”贝蒂喃喃自语,双拳紧握,充满动力。

    西蒙和乔安娜赞同地点头,然后捏了捏身上的金塔勒,开始思考该寻找哪位贵族指导正规的骑士训练。

    …………

    科瑟城音乐家协会大厅里。

    卡斯帕站在柜台前面,看着刚才路西恩写信的地方:“克莉丝,我们不如将这里换成钢铁制品,然后再立一个伊文斯先生的雕像,恩,就是书写乐谱时的样子。然后宣扬出去,天才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就是在这里谱写了著名的钢琴奏鸣曲《月光》。这样应该有很多高贵的大领主来做客吧?”

    路西恩拒绝了音乐会和停留做客的邀请后,他又产生了其他灵感。

    “是啊……”克莉丝还是一副做梦般的微笑表情,目光无神地看着前方,根本没听到卡斯帕在说什么。

    卡斯帕也不介意,摸着下巴,皱着眉头思考,与克莉丝牛头不对马嘴地讨论着。

    这时,一位音乐家协会的人员从外面返回:“卡斯帕理事,我已经将怀斯先生安排到别墅住下。您还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不要打扰我。克莉丝,你觉得在大厅增添伊文斯先生油画像怎么样?”卡斯帕完全不在意地挥挥手。

    …………

    七月第三个礼拜一的夜晚,天空一轮银月高高悬挂,挥洒着皎洁清冷的光芒。

    沐浴着月光的路西恩,速度飞快地横穿着山脉、森林,已经能够看到卡伦尔迪亚城堡外面那美丽如同镜面的湖泊。

    这十多天的时间里,路西恩一直是独自而诡异地前行,让任何人都把握不到自己的行踪,好在吉布提公国多山,走错道路、迷失在山里的情况很多见,因此路西恩现在才能毫无顾忌地,不需要担心音乐家身份被人揭穿地往卡伦尔迪亚古堡赶来。

    当然,教授和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差不多同时出现在吉布提公国,总是会让知道的人产生微妙联想,但直接当成一个人来处理,还是需要异常大胆的想象力,因为可以解释的理由很多。

    城堡依旧如同路西恩上次所见,耸立着很多爪牙般的尖顶,漆黑的外观永远那么让人觉得心悸。

    而在大门外面的草地上,已经有不少穿着黑色带兜帽长袍的神秘人等待在那里,路西恩一眼扫过去,觉得至少三四百人。

    这些神秘人里面有几位非常特殊,穿着各色的魔法长袍,没有用兜帽遮脸,光明正大地展露出相貌。他们有男有女,共同的特点是阴气森森,容貌呆板,并且他们与另外十九位黑袍人围成了一个松散的小圈子,自顾自地闲聊着。周围的其他人则离得远远的,留出明显的距离,好像非常害怕他们。

    “他们应该是正式魔法师,用了‘掩饰术’这个一环魔法改变容貌。”同样是正式魔法师的路西恩很快判断出了原因,“不过如果遇到精神力或者意志高过自己两级的强者,‘掩饰术’会被直接看穿,另外那十多位应该也是正式魔法师的黑袍人就没有使用。看来他们几位很可能是中阶魔法师,不担心高阶强者以下的人看破自己的伪装。”路西恩自己同样不敢使用掩饰术。

    明确了那二十三位是正式魔法师后,路西恩略微惊讶地想道:“整个威尔弗里德领才有这么点魔法师?或许是还有人没赶来?”

    原威尔弗里德领包括大陆中南部两个公国、一个伯国的,面积远远大于瓦欧里特公国,加起来的骑士估计也有三四百位,可魔法师竟然只有二十来位。

    没有掩饰自己的身影,路西恩从黑暗阴影里出来,往卡伦尔迪亚古堡大门走去,引来不少黑袍人的回头打量。

    或许是身上没有明显的标志让人无法判断是否熟悉,他们又慢慢回过头,与自己身边的同伴交谈,没有去理睬这陌生的家伙,反正今天到来的很多人都是不认识的。

    那二十多位魔法师看了路西恩一眼,小声地讨论起来。

    路西恩慢慢走到了四位魔法学徒旁边,平静地打量着四周,同时听着他们的对话。

    充斥着“尸体”、“眼珠”、“怨恨”、“亡灵”等字眼的对话里,一位明显过胖以至于将黑色长袍撑得紧紧的魔法学徒注意到旁边这位安静的赴宴者,抱着等等可能会交换材料的想法招呼道:“你好,我们是来自吉布提公国南部山脉的魔法学徒。请问你是哪个国家的?该怎么称呼你?”

    “我来自喀山伯国,你们可以称呼我的代号‘教授’。”路西恩本着多套取点情报的心思回答。

    喀山伯国是龙牙镇对面的那个国家。

    “呵呵,原来是喀山的客人。你可以称呼我‘胖子’。”肥胖的魔法学徒和他的同伴明显没有听说过“教授”的绰号,“他们是‘石斑’、‘面包’和‘红酒’。”

    路西恩看了眼“胖子”,有点怀疑他的肥胖是伪装出来的:“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没想到会聚集如此多的魔法师、魔法学徒,不知道还有多少没来?”

    矮小壮实的“面包”悄声说道:“刚才我听带我们过来的那位魔法师大人说,这大概就是附近三个国家绝大部分的魔法师和魔法学徒了。只有独自学习或者小圈子研究,没接触过大环境、没人熟悉的小部分没来。”

    “魔法师大人……”路西恩一怔,没想到原威尔弗里德领残存的魔法学徒会如此少,光是科瑟城斯坦利子爵的领地内,有骑士侍从实力的人就可能接近一千。

    “那里就是魔法师大人们。”“胖子”悄悄指着那二十多位魔法师,用非常敬畏和向往地语气说道。

    学徒这个单词即使在如今的阿尔托也意味着地位低下,用失去未来多年人生的自由换取学习机会。传承自几百年前黑暗年代的魔法学徒两个单词,就更加表明他们与正式魔法师有着深渊般的差距,无论实力,还是身份地位上都是如此。甚至在部分疯狂的古代魔法师眼中,学徒往往还是材料和实验品的代名词。

    而仅是这里,学徒和魔法师的比例就接近二十比一。

    “那位是带我们过来的大……”

    胖子的声音忽然颤抖起来,因为他看见那二十几位魔法师毫无征兆地快速分开,将自己等人包围在内,吓得是浑身肥肉乱颤。

    领头那位头发花白,脸部干瘦如同木乃伊的老者拿着一根长长的、似乎是白骨制成的魔法杖指着路西恩:“这位朋友,你究竟是谁?你最好坦白,因为我们都没有见过你。”

    路西恩没想到刚来就被本地魔法师围住,完全在自己预料之外:“他们是怎么辨别的?”

    很快,路西恩就明白过来,这应该是由于死亡盛宴的组织形式。

    卡伦尔迪亚子爵得到大陆魔法议会来客的要求后,大概是召集自己觉得可以信赖的魔法师来拟定名单,以保证没有教会的人混进来。而魔法师们拟定的名单肯定是自己熟悉圈子内的人,所以没有魔法师认识的自己,毫无疑问拥有极大的嫌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