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八章 苍白之手(保底第一更)

第十八章 苍白之手(保底第一更)

    ——昨天求票之后,有朋友提出,什么叫月票热情呢?没有一个衡量标准啊。所以我决定还是用大家通俗易懂的方式吧==,每一百票加更一章,上不封顶!

    昨天我求票的时候是2250多票,就当2250吧,得益于大家的热情支持,现在是2480了,所以保底两章之外,已经需要加更两章。大家想看到更多的加更吗?那就请投月票支持~

    ………………………………………………………………………………

    路西恩不慌不忙、不卑不亢的态度在费利佩预料之内,他露出优雅的笑容:“我并不是一个谦虚的人,也常常有死灵系魔法的文章被各种期刊登载,但能够被教授先生你听闻名声,还是依然感觉到由衷的欣喜。”

    说到欣喜,他的表情却不这么认为,作为一名二十二岁就能够将在《魔法》期刊上发表文章的天才,“教授”听说过自己简直是理所当然。如果相反,则表明他的知识和实力水准都还不足以进入魔法议会的上层,那自己就不用客气了!

    费利佩如同他自己所言,确实不是一个谦虚的人。

    接着他话风一转:“可教授先生你却不够礼貌和坦诚,我们都是魔法议会的成员,为什么还要戴着那难看的黑色兜帽?这样小气的装扮实在不符合你的身份和地位。”

    路西恩知道自己现在每多说一句话,就平添一分暴露的危险,但保持沉默更加引人怀疑,于是只好两害相权取其轻,故意用沙哑平淡的语气针锋相对地回答:“我可不想回到阿林厄之后还被费利佩先生你纠缠。”

    最初用“教授”身份假冒元素意志的人时,路西恩根本没预料到会有如此大的危险,即使占星术也没有提示。毕竟大家“都”是魔法议会内部的人员,只要找到机会打探出斯图尔克联络者的身份,自己目的就算达成了,风险性和收益算是成正比,唯一的问题在于以后要少用音乐家的身份活动。

    谁知道这位费利佩先生是带着如此浓厚的敌意和杀意,让路西恩瞬间明白魔法议会内部未必有想象中和谐:“以后没有匹配的实力和相应的情报,绝对不能再用教授的身份了!现在真是上得山多终遇虎。”

    但这个时候,路西恩已经骑虎难下,不可能承认自己伪装元素意志和霍尔姆皇家魔法院的人仅仅是为了得到斯图尔克魔法议会联络人的确切身份。真要坦诚交代,估计立刻会被充满敌意的费利佩愤怒杀死,因此只能一条道走到黑,靠自己的应变来寻找涉险过关的机会!

    果然是带着恶意来的。费利佩对此毫不意外,他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距离宴会正式开始还有十几分钟,我很想和教授先生你这种人物聊聊,呵呵,卡伦尔迪亚子爵,借您的书房用用,您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我喜欢激荡起来的智慧火花。”卡伦尔迪亚子爵慵懒地靠着窗台,优雅地举了举红酒杯。

    路西恩其实很想回答,对不起,我不想看到你这张脸,不想和你交谈,可作为“代表”元素意志而来的强大魔法师,现在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退缩,所以只能异常冷静地坐下,悠闲地靠着沙发背:“不知道费利佩先生你想聊什么话题?”

    千万不要是魔法议会、霍尔姆王国的人物、事情、风俗和环境!我一点也不知道!想唬弄都没有办法!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似乎是听到了路西恩平静表面下的呐喊,费利佩双眼的苍白火焰消失,露出黑色幽深的瞳孔,如同生病的脸浮现阴沉的笑容:“他是跟随我学习的二环魔法师克利夫兰。”

    他转头介绍起旁边的中年粗犷健壮男人,然后继续道:“克利夫兰除了在向我学习死灵魔法之外,本身对于元素魔法也有不小的爱好,尤其在唐纳德阁下最近因为开创性地将光谱分析引入新元素的发现而得到第二十五枚‘霍尔姆皇冠’戒指之后,他更是打算写一篇关于光谱分析的奥术论文。但他对于这方面的理论知识还有很多欠缺,不得不经常向我请教,让我趁机学习了最新最先进的元素知识,对‘元素’和光谱分析变得有点感兴趣。”

    停顿了一下,费利佩双手交握,将少了小指头的左手暴露了出来。他认真地看着路西恩:“我想教授先生你肯定在元素魔法领域有着深厚的积累和见解,因此允许我自大的、不衡量自己元素知识水准的与你聊聊这方面的话题。”

    说是自大,可蕴含浅笑的表情却表明他自身很有信心,在这个领域的研究不比普通元素方向的奥术师差。

    路西恩掩饰住自己的陡然放松,讨论奥术、讨论元素比讨论魔法议会、讨论霍尔姆王国好太多了!自己除了从娜塔莎嘴里知道一点霍尔姆没有美食的常识之外,什么也不清楚。

    “费利佩没有询问魔法议会和霍尔姆王国的事情,看来是丝毫不怀疑我的身份,觉得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这上面!”放松之后,路西恩开始揣测起费利佩的用意:“他也没有旁敲侧击我参加死亡宴会的目的,反而讨论起了奥术。这说明后面这个话题更加重要。”

    “为什么会重要?他是强大的死灵法师,讨论元素领域的奥术能有什么重要收获?”

    “难道他是想试探我的知识深度,或者奥术等级?”

    有过阿尔托魔法圈子的经验,路西恩迅速联想到了这上面。知识就等于力量,年轻的、在魔法议会教育风格下长大的魔法师们可能更加如此!只要费利佩大致判断出自己的奥术水准,也就能推测自己的实力范围,以此作为是否直接动手的参考!

    而要验证一个人的奥术等级,自然是在他最擅长的领域讨论最新最潮流的知识。

    “真是丝毫不能放松,每一句话都面临生死考验。”路西恩猜出费利佩的目的后,对于自己的处境有了明确的判断,变得愈发冷静,同时也反省起自己屡次从冒险和大胆中获得丰厚回报后愈加膨胀的类似心理。这次的遭遇算是给了自己当头一棒!

    “幸好费利佩没有讨论中阶元素魔法的构造原理和模型,要不然才初浅进展到这一步的我就只能祈求幸运了,反倒是别人基本低于魔法等级的奥术,我还有扎实的基础和深厚的知识。”

    当然,两位敌对关系的魔法师之间,肯定也不会讨论到魔法具体构造上去,因为那是给对方增强实力!所以空泛理论的奥术是更好选择。

    “教授先生,莫非你不清楚这方面的奥术知识?”费利佩见路西恩短暂沉默,双眼中又跳动起苍白的火焰,语气危险地问道,如果教授拒绝回答,似乎就代表了他的心虚,而一位不能紧跟元素领域潮流的年轻魔法师实力再强大也是有限。

    并且如果教授的实力强于自己,那他一来就会直接动手,根本不会和自己好好交谈,能够变成现在的局面,说明教授也同样忌惮自己,弄不清楚自己真实的水准。所以,他肯定也会先试探,而不是yin*自己动手!

    路西恩轻笑道:“刚好我在光谱分析上有一定的研究。不过,费利佩先生,我想最好不要讨论得太深,因为知识是有价值的。”

    光谱分析的化学现象属于路西恩已经通过灵魂图书馆复习过很多次的内容,其原理需要的原子知识也勉强明白。而且看起来这个世界的元素(化学)研究还处在没有进入微观层面的阶段,还是依靠各种没有规律的手段来尝试发现新元素。用路西恩上辈子的古话说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说起来,路西恩的灵魂图书馆在他成为正式魔法师之后,也发生了一点变化,就是封印的图书解锁了部分,恰好是封印图书里知识程度较低的部分。

    因为当时处在危险的迷锁内,路西恩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闲发现这个变化,直到真正开始旅行,尝试正式魔法师的星相冥想法时才奇怪地看到。

    这大概证实了路西恩的猜测,封印应该是这个世界本源力量的压制,只有随着自己精神力和灵魂的强大,才能慢慢抗衡和解锁。

    “当然。虽然我很讨厌元素意志的人,但作为‘苍白之手’里地位不错的奥术师和魔法师,我还是有基本的底线,不会窥探教授先生你的研究成果。”费利佩眼中苍白的火焰消失,路西恩轻松的态度让他有了不好预感,看来教授真的拥有很高的奥术等级,而按照常识,魔法等级往往是高于奥术等级的。

    路西恩靠着沙发背,言简意赅地讲道:“光谱分析的理论基础在于,每一种元素在火焰里燃烧产生的焰色和光线都是不同的,只不过焰色会重叠会掩盖而光谱不会,通过分光后明谱线的位置和颜色都各不相同且互不影响,所以能用来辨别不同元素和发现新元素……”

    简单的几分钟讲述中,路西恩还例举了常见的几种与地球相同元素的明谱线颜色——略有不同的元素,路西恩没有做过实验不敢乱说。

    费利佩认真地听着,不时插言说上几句,等到路西恩讲完,他才松开交握的手轻轻鼓掌道:“教授先生你的讲解比唐纳德阁下的奥术论文更清晰明确,更方便别人理解。”

    他一边笑一边更加戒备,教授的奥术等级确实不低。

    路西恩趁机继续说道:“其实光谱分析更偏向应用,用来发现新元素的话只需要机械的实验、实验和实验。但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每种元素的光谱都不同?为什么不会重叠?为什么会有明暗不同的谱线?这才是奥术研究的方向和道格拉斯大师定义奥术的本意。”

    费利佩略微愕然地停止了鼓掌,卡伦尔迪亚子爵放到嘴边的红酒也忘了品尝,他们同时看向了路西恩,当魔法议会的奥术师们还沉浸在每隔一段时间就因为光谱分析发现一种新元素的喜悦中来不及想其他问题的时候,教授竟然就已经发出直指本质的问题了。

    “如果我们多问一些为什么……”费利佩不由想起奥术皇帝道格拉斯大师那次震耳发馈的演讲,眼前的一幕依稀就是如此。

    教授的奥术等级可能比自己还高!

    …………

    卡伦尔迪亚古堡大门紧闭,外面一片昏暗平静,死亡盛宴的时间已经临近。

    这时,那高大漆黑、尖顶耸立的古堡突然悄悄动了起来,它两边的高塔变成了粗壮的石头手臂,在地上轻轻一按,“下半身”就从泥土里拔了起来。

    然后它保持住平衡,蹑“手”蹑“脚”、鬼祟猥琐地往着山脉深处潜去,并渐渐隐形。

    难怪死亡盛宴的地点一直没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