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九章 死亡盛宴(保底第二更)

第十九章 死亡盛宴(保底第二更)

    ——到现在为止,需要加更两章,而且马上就要到2550张月票了,今天看来要创纪录的五更。

    继续求月票支持,一百票加更一章,上不封顶~

    ………………………………………………………………………………

    费利佩苍白如同亡灵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教授先生你在元素魔法领域果然有着非凡的见解和独特的视角,我想你这样的人物绝对不会没有名气和地位。事实上,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不是我所熟悉的那几位?”

    对教授奥术程度评价越高,他就越发把握不准其真实的实力,变得有点犹豫,虽然一贯自信的他,毫不怀疑自身的实力在高阶魔法师之下绝对是最为强横的那一档次,但一位能够有如此高奥术水平和见识的魔法师,未必会比自己差多少,真要争斗起来,似乎很容易两败俱伤。

    路西恩听到费利佩的评价,明白自己蒙混过了一关,刻意改变过的声音带着笑意回答:“也许等我成为高阶魔法师,又能够在阿林厄遇上,我会考虑告诉费利佩你的。”

    没有用“先生”,暗示两人确实在大陆魔法议会总部碰过面,是熟悉的人。而路西恩自忖净化序列上应该有自己等级的判断,所以没有掩饰又毫不在意地表明自己还未成为高阶魔法师的事情,用这样坦率又自信的态度努力给费利佩造成自己实力神秘难测的感觉。

    费利佩的气息却忽然变得危险起来,似乎有准备动手的迹象!

    路西恩表面依然冷静,但内心却愈发紧绷,自己的狐假虎威和一切应对都建立在对方是一位足够理智和清醒的魔法师之上,这样的人物懂得权衡利弊得失与实力对比,但要是对方隐藏着冒险或疯狂的倾向,那自己就非常危险了!自己的实力和魔法物品是绝对难以抗衡资深三环魔法师的,更别提费利佩这种很可能接近高阶的存在。

    “传闻死灵法师比其他系的魔法师更疯狂。”路西恩脑海中闪过莫名的想法。

    气氛变得沉默静滞,状似悠闲的卡伦尔迪亚子爵也停止了品尝红酒,全神戒备起来,虽然他不愿意掺和魔法议会的事情,但这里毕竟是他的城堡,被毁掉了就损失惨重了。

    越是危险紧要的关头,路西恩越是静下了心,沉住了气,从容平静地拿起尼德管家放到茶几上的红茶,虚抿了一口:“费利佩你如果没有元素领域的其他问题,我想和你交流一下死灵系的古代独有魔法。”

    既然他在试探自己的水准,那自己也必须有相应的态度,这种时候一味退缩反而不符合“搅局者”的身份。

    “他想试探我的魔法实力?难道不担心我趁机学会他想讨论的死灵系独有魔法?”陷入疑惑的费利佩消退了危险的气势,“除非,他认为我根本学不会!而学不会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个独有魔法的构造可以拆开来讲,很难由一部分反推全部,要么我将是死人,死人是偷学不会任何魔法的!哼,教授你就这么小看我?”

    眯着眼睛沉默了几十秒的费利佩正准备开口时,忽然听到卡伦尔迪亚子爵的声音:“呵呵,两位先生,死亡盛宴的时间已经快到了,有什么要交流的事情可以等等再说。”

    他磁性的声音打破了书房内极端压抑的气氛,让费利佩悄悄松了口气,站起身道:“和教授先生讨论的太投入了,没有注意到时间。”

    猛然之间差点虚脱疲软的路西恩强行撑住,微笑起身:“我也是。”

    “尼德管家,您先带教授先生去大厅,我有点事情耽搁费利佩先生两三分钟。”卡伦尔迪亚子爵将红酒杯放在窗台上,长腿迈开,走向费利佩。

    等到路西恩和尼德离开了书房,卡伦尔迪亚子爵才看着费利佩笑道:“费利佩先生,或许你并不在意,但这是我爷爷留下来的古堡,是我非常珍惜的事物,所以如果你们真要战斗,请快速解决,要不然就别怪我请你们出去继续。”

    费利佩低头微笑道:“我虽然常常会情绪失控,但还是懂得尊重主人。子爵你放心,我如果真要出手,要么是三十秒内就能解决掉教授,要么是他触及了我和组织的底线,不能再退缩了。”

    略带疯狂的费利佩的字典内,“尊重主人”两个单词前面需要加上“这位主人有足够的实力值得尊重”。而卡伦尔迪亚子爵虽非高阶吸血鬼,但实力并不比差,这里又是他城堡内部,真要战斗起来,自己未必能够取胜。

    “费利佩先生,你能够体谅真是太好了,我也会叮嘱教授先生的。”卡伦尔迪亚子爵迈步往书房门口走去。

    费利佩带着克里夫兰慢慢跟在后面,表情一如既往的阴沉苍白。

    “老师,为什么不直接动手试探呢?教授见不得光的打扮明显是畏惧您。”又高又壮,年纪起码比费利佩大一倍的中年男人克里夫兰称呼费利佩老师时是毫无芥蒂。在魔法的世界里,你有足够的实力和知识,就能得到相对应的尊重和待遇,“而且等等他肯定会试图破坏您的安排。”

    费利佩摇了摇头:“还好试探了,没有疯狂地直接动手。我现在对教授实力的评价又调高了一个档次,难怪他能上教会的净化序列。只要他不触及底线,最好不要冒险和他战斗。”他对自己的实力依旧保持足够的信心,认为自己没有上净化序列的原因仅仅是没有做出什么触痛教会神经的事情。

    停顿下来,费利佩侧头看了克里夫兰一眼,似乎准备教导几句,可他张了张嘴后,又依然阴沉地将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沉默前行。

    组织的事情是组织的事情,自己的事情是自己的事情,两者需要的态度是不同的。

    …………

    跟在严肃少言的尼德管家后面,路西恩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快酸软无力了,面对费利佩这种似理智似疯狂又实力强大的魔法师时,伪装和假冒是无比考验意志和精神。

    “和元素意志或霍尔姆皇家魔法院敌对的组织似乎是叫‘苍白之手’,听起来是死灵法师之间的组织,费利佩举行死亡盛宴莫非是准备招揽人手?”

    “这样的情况下,肯定不能直接询问费利佩关于斯图尔克城联络者身份的事情,因为作为一名‘中阶魔法师’是完全可以自己飞过风暴海峡的。”

    “有机会就试探,没有机会就绝不冒险,反正到了斯图尔克还有希望打听到的。呵呵,为了这件事情竟然卷入了如此严重的危险局面里,而且还很可能空手而归。只希望费利佩等等能够自己说出来。”

    无数想法涌现又一闪而逝,路西恩平静无话地走入了大厅。

    腐烂的气息扑鼻袭来,让路西恩顿时有身处墓园的感觉。

    大厅里的布置如同阿尔托贵族在举行舞会,宽广明亮的空间,摆满食物的长条桌,巧妙堆起的酒杯,端着托盘四处穿插的侍者,悠扬悦耳的音乐等都是如此的优雅舒适。

    而唯一的不协调就是阴森诡异的黑袍法师和学徒们,他们端着食物、拿着酒杯交流中,不时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口袋里拿出白花花的大脑、死不瞑目的眼珠、脆生生的头骨、腐烂的心脏以及完整的婴儿尸体等材料和物品交换自己需要的事物或金钱。这可是非常难得有如此多学徒和魔法师的场合。

    虽然并不害怕尸体,也曾经把玩过内脏,但那只是特定场合,因此现在的路西恩看到这一幕,是立刻就没了食欲,心中微微感慨:“魔法师被整个大陆的人都视为邪恶的象征,死灵法师的表现绝对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

    “教授先生,您好。”

    “教授先生。”

    ……

    一位位魔法学徒看到路西恩经过,都连忙低头,谦卑敬畏地问好,这可是实力强横的大人物!

    路西恩微微颌首,从侍者托盘里拿起一杯白水,在大厅里四处漫步,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面对费利佩。

    “教授先生……”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路西恩的耳朵,他才发现自己走到了魔法学徒“胖子”他们面前。

    他们在大厅的某个角落里蹲着,面前摆放着几具保存还算完好的尸体,正在给周围聚集起来的其他魔法学徒讲解着什么。

    路西恩略微好奇地随口笑问:“你们在交流什么?”

    “教授先生,我们在讲人体的结构。”包括胖子在内的所有魔法学徒都连忙起身,端正站好回答。

    四环魔法师塞西也在这里,他僵硬的面孔挤出笑容:“教授先生,他们讲解的人体结构比较特殊,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内脏和血管构成,还试图用魔法分辨这几具因为不同疾病死亡的尸体,内脏和骨骼各自有什么不同变化。”

    “不错的思路。他们是塞西先生你的学徒?”路西恩颇有兴趣地问道。

    塞西摇了摇头:“我只是带他们这些学徒过来的。教授先生,不知道大陆魔法议会有没有类似的研究?”

    “……”路西恩差点给自己一巴掌,怎么能随便乱说话,“我怎么知道大陆魔法议会有没有类似的研究……”

    但秉持着大陆魔法议会奥术研究水平绝对超过这种古代魔法传承者的心思,路西恩斟酌了一下语气,言简意赅地道:“更进一步。”

    胖子、红酒等学徒以及围过来的其他魔法师都很感兴趣地看向路西恩,希望他多说几句。

    “确实如同教授先生所言,大陆魔法议会总部以及‘苍白之手’组织对人体的研究已经非常深入,发现了很多致人死亡的疾病以及相应的身体变化,并由此发明了多种全新的魔法,比如可以让你的对手剧烈咳嗽以至于无法施展魔法的‘诅咒肺炎’等。”

    突然,费利佩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您好,费利佩先生。”部分魔法师和所有魔法学徒们都尊敬地低头问好。

    费利佩目光复杂地看了路西恩一眼,接着转头对其他人道:“我有件事情要说”

    然后,他走到大厅前方临时搭建起来的半高木台上,清了清喉咙:

    “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来自大陆魔法议会总部苍白之手的费利佩,邀请大家参加这次死亡盛宴是想和大家商谈一件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