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七章 格瑞丝的梦魇(月票2850加更)

第二十七章 格瑞丝的梦魇(月票2850加更)

    贵宾小餐厅内。

    一张长餐桌两边各自摆着一个烛台,摇曳昏黄的烛光映照出一片暧昧的温馨,配合室内乐队演奏的舒缓悠扬乐曲,有着难言的浪漫。

    “如果面前不是格兰纽夫这个粗鲁没教养的丑男人,那一切就完美了。”格瑞丝优雅地舀起红鱼子酱放入口中,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格兰纽夫,那浮肿的脸、稀少的头发、丑陋到狰狞的容貌顿时让她一阵恶心,即使换了普通的胖子也比这位好。

    格兰纽夫捏着细细的杯脚,露出自认为魅力不凡的笑容:“格瑞丝,你的气质比你的容貌更让人赞叹,尤其是你安静弹着钢琴的时候。是不是每一位有着不错音乐才华的女孩都这么迷人?”

    格瑞丝差点干呕出来,可心中又有泛起浓浓的得意,格兰纽夫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却是斯图尔克城能够排进前二十的大富豪,而且与莱特子爵等大贵族有着深厚的交情,是又有权势又有财富的男人。被这样的男人追逐,即使她并不心动,也是足以炫耀和自豪的事情。

    “自从有了伊文斯先生学生的名头,有了‘音乐家’的身份,以前那些看不上我的男人都开始围在我的身边……喜欢征服果然是每个男人的通病。”格瑞丝一边想着一边矜持地微笑,“谢谢您的赞美,格兰纽夫先生。”

    然后她拿着白色餐巾擦了下嘴角:“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正当她站起来时,守在门边的格兰纽夫护卫上前一步:“格瑞丝小姐,之前侍者通知我们,小餐厅的洗手间突然出了点问题,您只能去楼下了。”

    格兰纽夫略带愤怒地道:“怎么会出问题?餐厅的人究竟在做什么?”他其实就是这家餐厅实质上的老板。

    “格兰纽夫先生,没有关系,意外谁也不想的,楼下也没有多远。”格瑞丝用“音乐家该有的修养”回答。

    格兰纽夫赞赏地点头:“格瑞丝。我觉得你更有魅力了。”

    格瑞丝紧紧闭嘴,只用微笑回应,免得自己真吐出来,然后在小餐厅侍者的带领下,到了一楼的洗手间。

    推开门是一面全身镜,镜子前则是两个洗手台。这样的布置便于女士补妆。

    从左边女士洗手间出来的格瑞丝,站在洗手台前补妆。看着容光焕发的自己,她忍不住轻轻哼起欢快的旋律。

    这样的旋律就如同她此时的心情。一场漫长跋涉、艰苦折磨的阿尔托音乐节之旅后,她的生活就变得宛如梦幻,以前从未想过的金钱、荣誉、赞美和追捧是铺天盖地而来。

    补好妆,格瑞丝对着镜子里娇艳动人的自己低声道:“去年这个时候,你还是容貌憔悴、前途黯淡的普通乐手,靠着父亲、母亲和哥哥节省的积蓄才有希望去阿尔托完成梦想之旅。今年这个时候,你就已经是斯图尔克的郁金香,是前途远大的音乐家,给家人换了三层的别墅,被许多贵族和商人追逐。过着以前难以想象的奢侈生活。”

    “格瑞丝,你记住。这一切都因为你是乐队里面学习钢琴、弹奏钢琴最好的一个,所以是你,不是皮奥拉,不是莎伦,不是格林和莱斯特他们踏上这个位置。你不能被生活所迷惑,忘记了你的音乐和钢琴。”

    接着,她嘴巴无声地动了动:“这一切还因为你们遇到了那位天才的音乐家。而现在的生活就像是悬崖边的花朵,开得越美丽就越危险。”这样的担忧她常常泛起,可很快就会被梦幻般美丽的生活所掩盖。在开心欢乐之中麻痹地等待审判来临,就如同现在一样。

    格瑞丝的心情很快就重新愉悦,收拾好化妆品准备离开,但她抬起头的时候,突然在全身镜里看到洗手间进来一位黑发黑瞳、俊秀沉稳的年轻人。

    她全身立刻变得僵硬,表情是难以描述的恐惧,手中的皮包落到地上,发出瓶罐碰撞的轻响。

    “伊,伊文斯先生。”格瑞丝虽然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假装没有看到,遮掩住面孔快步走出洗手间,然后带着父母亲人等远离斯图尔克,但这害怕已久的梦魇终于降临,让她仿佛身处无尽的恐惧里,无论身体还是嘴巴都失去了控制,牙关作响宛如梦呓地喊着。

    路西恩走到另外一个洗手台边,舀起蓄水池里的水倒入其中,微微笑道:“格瑞丝你好,刚才看见你差点不认识,你的变化真是挺大的。呵呵,会打扮、心情又好总是会让人显得漂亮。”

    “伊文斯先生,没想到您来了斯图尔克,竟然没有一份报纸报道!”格瑞丝稍稍压制住恐惧,笑容僵硬地回答,内心疯狂呐喊,“他千万不要知道!他千万不要现在知道!”

    路西恩转头看了她一眼:“说到报纸,我想起刚才看得《斯图尔克日报》,上面有关于你们的……”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格瑞丝眼中只有路西恩一动一动的嘴唇,完全听不见他接下来说了什么,然后眼前发黑,踉跄一步就要栽倒。

    不过她感觉到一只有力的手臂扶住了自己的肩膀,直到自己站稳才松开。

    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路西恩,格瑞脸色煞白、全身颤抖地抽泣哀求:“伊文斯先生,我不该冒充您的学生,是我自己太贪心,是我承受不了生活的艰难。请您原谅我吧,我明天就在《斯图尔克日报》上道歉并澄清。”

    说完这句话,她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彻底抽干净,要不是撑着洗手台,怕是会直接无力地倒在地上,因为一旦登报,她所有的身份和地位,所有的金钱与追捧将统统消失,不仅重新成为普通的、无人关注的乐手,而且还将被无数人唾弃和鄙视。

    但是她也明白,这个时候只有诚恳的、彻底的道歉才能避免更严重的后果,比如因为欺诈罪被投入城市监狱。

    路西恩温和笑道:“格瑞丝,你能够冒充我的钢琴学生这么久没有被识破,足以证明你有不错的钢琴才华,所以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依靠自己,反而冒险走这注定会被揭穿的道路?”

    听到路西恩不仅没有怒骂,反而温和地询问原因,格瑞丝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同时她也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有机会,于是一边抽泣一边回答:“我出身普通平民家庭,为了让我学习音乐,为了让我去阿尔托追逐音乐梦想,父母亲人是花光了积蓄。”

    “从阿尔托回来之后,我们本来只是打算借助伊文斯先生您指导过我们幻想曲的机会迈出音乐道路的第一步,但我们第一次借助伊文斯先生您名声演出就获得了意料之外的巨大成功,赞誉、金钱、追捧等是接连而来,弄花了我们的眼睛,于是我们有了冒充您学生的想法。”

    “而这时,我父母由于金钱周转不过来,小生意破产,被人告上了城市法庭,即将被投入监狱,因此我再没有其他的选择,同意了他们的提议,由最擅长钢琴的我假扮伊文斯先生您的学生。之后,我就这样一步步陷入沼泽,再也无法自拔。”

    格瑞丝微红的眼睛盯着路西恩的脸,祈求道:“伊文斯先生,不知道您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顿了顿,她咬牙坚定地道:“您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可以得到伊文斯先生的原谅,哪怕让保守的自己用身体交换也行!

    过了一个多月这样梦幻的生活以后,格瑞丝明白自己一点也不想回到过去!

    路西恩见进展良好,不枉费自己将贵宾小餐厅的下水道弄坏,于是轻轻点头:“你的遭遇让人理解,但欺骗始终是不好的行为。”

    就在格瑞丝一阵阵绝望时,路西恩话题一转:“对了,你认识格兰纽夫先生?”

    “是的,今晚就是格兰纽夫先生邀请我。”格瑞丝不解地回答,难道伊文斯先生想结识格兰纽夫这个大富豪?可他是公主的音乐顾问,无论地位还是金钱都不缺乏啊。

    虽然疑惑不解,但格瑞丝还是试图抓住每一个机会,努力地夸大自己和格兰纽夫的关系:“格兰纽夫先生在追求我。”然后她想了想又道,“按照斯图尔克的风俗,在外面的餐厅宴请才有追求的浪漫。”

    “格瑞丝,有一位朋友托我送一张纸条给格兰纽夫先生,我想请你帮忙。”路西恩微笑道,“对了,绝对绝对不能泄露我的身份,就说是在洗手间遇到的神秘陌生人。”

    “为……”格瑞丝刚想问为什么,可一看到路西恩带着笑意的脸就吞咽了下去,不管为什么,只要按照伊文斯先生的吩咐做,自己才有保持美好生活的希望,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点头,“请伊文斯先生您放心,我一定完成您的吩咐。”

    路西恩递给格瑞丝一张叠得很紧的纸条:“千万不要偷看。如果最后的结果不错,或许我会考虑指导你的钢琴技巧。”

    “真的?!”格瑞丝惊喜地道,深吸口气,拍了下胸口,郑重地点头。

    等到格瑞丝再次补妆离开,路西恩才慢悠悠结账出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