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八章 条件

第二十八章 条件

    ——迟了一点,不好意思,今天起来头晕眼花,鼻子堵塞,好像是热伤风。恩,今天恢复一下,保持两更,明天再补欠更。

    我这样龟速流的家伙爆发两天后果然后遗症不小啊,求月票安慰~

    ………………………………………………………………………………

    贵宾小餐厅内。

    格兰纽夫让护卫点燃一根黑色粗大的烟卷,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粗鲁地感叹:“有音乐素养的小妞果然不错,比起之前那几位送了礼物之后就恨不得立刻扑到我怀里的好多了。”

    “格兰纽夫老大,我觉得格瑞丝小姐好像不太喜欢你。”他的亲近护卫小声地道。

    格兰纽夫哈哈大笑:“就是这样才有成就感,你不觉得靠自己的魅力征服一位矜持的女孩是多么棒的事情。”

    “魅力……”亲近护卫无言以对,但他很清楚,粗鲁、没有教养、暴发户、好色只是格兰纽夫老大的保护色,否则他凭什么作为斯图尔克地下秩序的维持者之一。

    这时,格瑞丝从侍者推开的房门走了进来。

    格兰纽夫忙将烟卷按灭在烟灰缸里,然后略带疑惑地道:“格瑞丝,你的眼睛怎么有点红肿,谁欺负了你?”

    “没有,只是这段时间为了准备演奏会,经常熬夜练习,所以刚才被冷风一吹有点干涩疼痛。”格瑞丝在暂时渡过最害怕的梦魇之后,面对格兰纽夫撒谎是游刃有余,从容不迫,毫无破绽。

    格兰纽夫浮肿的脸上露出关心的神情:“我今晚让我的家庭医生调配些药剂给你送过去,帮助你消除眼睛的疲劳。”

    “谢谢你,格兰纽夫先生。”格瑞丝一边道谢,一边含着微笑伸手过去,将那紧紧折叠的纸条递给格兰纽夫,同时左手端起了红酒杯。

    格兰纽夫还以为自己的努力取得了成效,这位矜持的美人虽然不敢当面表示好感,但却写成了纸条给自己:“嘿,学音乐的就是浪漫。”

    格瑞丝轻轻抿了一口红酒,看着格拉纽夫打开纸条的动作,等待着机会,到他即将看到内容可又还未完全展开时才慢悠悠放下酒杯道:“格兰纽夫先生,这是在洗手间碰到的一位先生让我带给你的。”

    如果等格兰纽夫看到了纸条里面的内容不是自己所写时才解释,那刚才暧昧不语递过纸条的动作就显得自己和伊文斯先生有不浅的关系,而非所言的陌生神秘人,但如果提前说明,格兰纽夫这种大富豪未必会亲自打开看,很可能交给护卫,这样就违背了伊文斯先生的交待,因此时机是最需要把握住的。而在类似的事情,格瑞丝觉得女人有着天生的本能。

    “不是你写……”格兰纽夫惊讶地反问,同时手中下意识地将最后一层折叠展开,看到了纸条上的一行文字。

    顿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变幻连连,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微笑着道:“呵呵,一个总是记挂过去事情的家伙。他为此真是费尽了心思,竟然找到了你。对了,格瑞丝,他长得什么样子?”

    一边说,他一边就划燃一根火柴将纸条烧毁在烟灰缸里,似乎不值得一提。

    过去的事情?格瑞丝疑惑不解地想着,然后抱歉地道:“对不起,格兰纽夫先生,我不知道我一时的好心会给你带来困扰。恩,他是一位黑发黑瞳……”

    用语言描述相貌本身就很模糊,只能重点抓住几个特征,而格瑞丝也没想过将伊文斯先生的模样真正讲出来,所以等她描述完,格兰纽夫只知道是一位黑发黑瞳,优雅英俊的年轻人,而符合这样描述的家伙,在各种上流场合,十分钟能碰到两三位。

    格兰纽夫不太在意地摆了摆手:“没关系,一点小事,不需要去理睬他。格瑞丝,我们继续浪漫的晚餐。”

    “浪漫……”格瑞丝又有恶心的感觉了,但她现在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和高兴,将伊文斯先生给的纸条让格兰纽夫看到,自己就算完成了任务,以后只要伊文斯先生默认不揭穿,自己就可以继续这样美好的生活。

    …………

    “鲨鱼”餐厅外面阴暗的角落里,已经用一环魔法“掩饰术”改变了部分容貌的路西恩悄悄地看着格兰纽夫用扎着绸缎、颜色金黄、装饰华丽的尖舟送格瑞丝回家。

    “朋友,出来吧,不要鬼鬼祟祟。”路西恩忽然收回目光,低声对着狭小巷子空空荡荡的地方说道。

    一声冷笑莫名响起,一道黑色身影从墙壁里凸显出来:“鬼祟跟踪和偷窥的似乎是你。”

    这是一位没有遮掩容貌的中年男子,脸部消瘦阴沉,亚麻色的头发披在肩上,褐色双眼透着冰冷无情的味道,不是格兰纽夫身边任何一位护卫。

    他仔细看了看路西恩黑发黑瞳的英俊模样,于是点了点头道:“你是一位魔法师?”

    路西恩用“掩饰术”时并没有改变发色、瞳色,并且保证了主要特征,使得自己像是另外一个人的同时尽量贴近格瑞丝可能的描述,让人一看这个暗中偷窥的家伙就觉得他应该是刚才递纸条的神秘人:“当然,如果我不是魔法师,怎么会找格兰纽夫先生安排去霍尔姆王国的阿林厄?”

    说话的时候,路西恩没有掩饰蓄势待发的超自然力量波动,让有经验的人一感觉就明白这是魔法。

    “呵呵,这位先生,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情,格兰尼夫并不是魔法议会的联络者。”这位中年男子微笑着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个情报,可事实上,我才是魔法议会在斯图尔克的联络者之一,请称呼我‘摆渡者’。”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因为类似你这样得到错误情报的魔法师太多,所以我们也长期跟踪格兰纽夫,并监视他周围,便于找到和联络你们。你看,我不就找到了你?”

    路西恩用了掩饰术的脸表情略微呆板,仿佛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对于这位“摆渡者”的解释是半点不信,自己给格兰纽夫的纸条并没有什么太神秘的内容,只是一个普通魔法师寻求联络并留下见面地点的纸条,唯一的特殊是,在纸条上直接称呼格兰纽夫为魔法议会联络者。

    而按照格兰纽夫表现出来的谨慎,路西恩估计自己这样不值得信任、没人担保的方式将等不到任何回应,因为他会担心这是守夜人的试探,所以肯定不会派人去见面地点。要不然一旦有人去那里见面,根据纸条被他看过的事实,格兰纽夫就有极大的嫌疑了。而对教会来说,有了这种程度的嫌疑就能不顾及格兰纽夫的身份、地位和背后的大贵族。

    但路西恩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惊动格兰纽夫,让他派人暗中寻找周围的偷窥者。

    这样就能“找”到故意暴露的自己并确定附近没有守夜人的监视,而且即使自己是教会的人,只要“摆渡者”没被抓住拷问,那格兰纽夫也没有大的嫌疑,毕竟如果不是路西恩肯定费利佩面对同样议会总部到来的“教授”时,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说不定真会相信“摆渡者”的解释。

    “我要怎么相信你是魔法议会在斯图尔克的联络者?”路西恩用略带“激动、兴奋和怀疑”的语气问道。

    “摆渡者”嘿嘿笑道:“你不相信那我就走了,反正损失的不是我。你想想,如果我是教会的守夜人,现在就可以动手了,何必还要欺骗你一位一环魔法师去其他地方?要知道一旦动起手来,守夜人可以毫无忌惮,而你则不同,不得不分心担忧时间拖延下去,斯图尔克那么多牧师、主教和守夜人会陆续赶来!”

    从路西恩故意显露的魔法波动里,他判断出了路西恩的大概实力。

    “好吧,我相信你。”路西恩装作无奈地回答。

    “摆渡者”摇了摇头:“你相信我没有用,现在的问题是我该不该相信你?教会守夜人里面可有不少叛变的魔法师。”

    “而且,两个月前,费利佩先生与二十二位魔法师试图潜过封锁线却被意外发现,但那之后,他是带着这些魔法师强行突破了过去,让教会高层震怒。不仅将他列在了净化序列第三百五十九位,而且狠狠地清扫了一遍斯图尔克的地下世界。由于部分守夜人的伪装,也由于内部叛徒的出现,我们损失惨重,不得已在这方面更加谨慎和小心。”

    “费利佩这家伙回到了魔法议会还给我造成这么多麻烦,呃,我净化序列的排名变成三百六十位了?”路西恩思绪漂浮着问道:“那我该怎么证明我与教会无关?”

    如果格瑞丝没能保守住秘密,让格兰纽夫知道了自己是路西恩?伊文斯,路西恩就会直接借助娜塔莎的身份和“霍尔姆皇冠”奖指环取得信任,虽然事后容易被人将教授和自己联系起来,但在身份曝光的情况下,这是早晚的事情。

    可现在看起来,格瑞丝很好地守住了秘密,路西恩自然就不会冒险。

    “摆渡者”声音变得放松了一点:“要么你找议会的魔法师为你证明,比如告诉你议会存在和斯图尔克联络者的那位。”

    “他告诉我之后,由于其他事情已经离开,我甚至不知道他的身份和名字。”路西恩总不能说是教授或者费利佩吧。

    “摆渡者”没有奇怪,继续道:“要么做一件足以证明你身份的事情。”

    “什么?”路西恩心想,难道是投名状?

    “摆渡者”呵呵笑道:“上个月,我们内部出了一位叛徒,忘记了他的骑士实力是靠议会给予的药剂激发才得来,不仅投靠了教会,而且泄露了很多重要秘密,让我们死去了很多同伴。另外还有三十多位经过考核,资质优异的魔法学徒,在即将去议会开始光明前途的时候因为他而葬身在了暴风海峡中。”

    “可是,这位叛徒则被城市议会授予了骑士勋章,过着美好的生活。如果你能杀死他,那毫无疑问与教会无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