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九章 试探(求保底月票)

第二十九章 试探(求保底月票)

    路西恩没想到最近两个月斯图尔克真是风波不断,弄得自己前往霍尔姆王国的计划再次出现阻碍,不过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自己人生的道路上就一直遇到各种困难,靠着永不退缩、永不放弃的精神才艰难地走到了今天,距离魔法议会只有一条海峡了。与之前遇到的那些危险比起来,这次的阻碍实在不算什么。

    于是,路西恩心平气和地问道:“他真的是叛徒吗?姓名是什么?”

    有些事情必须问清楚,自己可不想被斯图尔克的联络者当成枪使,也不想最后成为弃子。

    “摆渡者”语气森然肃杀:“他叫哈里森?布朗,正式骑士,两个礼拜前的《斯图尔克日报》上就登载了他接受勋章的报道,理由是:‘在黑暗中捍卫了主的荣光,净化了近五十名迷途的羔羊。’如果你怀疑我所说的,可以去城市图书馆找那一期的报纸来看,上面甚至有他授勋时在城市议会发表的一段演讲,对因他而死去的三十多位魔法学徒毫无忏悔。要知道这些学徒大多数只有十二三岁,只接受了奥术理论的基础培训,还未进入冥想状态。”

    “我会去核实的。”路西恩点了点头,“但我还有一个疑问。”

    “摆渡者”看着路西恩那略显呆板的脸:“什么?”

    “据我旅行的见闻和以前的经验,对于这种背叛者,教会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免于被报复,从来都是秘密奖励,或者让他们直接加入守夜人小队。基本没有听说光明正大授予骑士勋章的。或许,这是一个陷阱?”路西恩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

    “摆渡者”对路西恩能够看出这一点并不奇怪,像他们这种在教会压制和追捕中成长起来的魔法师虽然奥术理论会有很大欠缺,可在敏锐和应变上是绝对胜过议会安全环境下教育出来的那些:“是的,我们也认为这可能是守夜人的一个陷阱。但我们必须杀死他,以震慑内部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

    “本来没有你,我们也会尝试刺杀。现在将这件事给予你,是为了让你尽快通过考验前往阿林厄。如果你拒绝,那也没有关系,留一个联系方式给我,以后有其他可以证明身份的事情时,我会告知你。”他顿了顿道,“如果你接受,必要的时候可以提出要求,我们会帮你引开守夜人的注意。但我们用什么方式引开不会告诉你,毕竟你还没有证明自己的身份。”

    “只要你成功了,我们将以最大的热情欢迎新的同伴。”

    他内心默默补了一句,若是你失败了,也牵连不到我们。

    “哈里森?布朗的血脉力量是什么?有什么超凡武器或物品?有什么活动的规律?我想这些情报你们应该已经搜集了。”路西恩微笑着提问,作为一名正式魔法师,即使面对面战斗也有很大把握杀死同级的骑士,更别提暗中的袭杀了,主要的问题在于其他方面,“通过这些情报,我才能确定自己有没有把握在守夜人保护中杀掉哈里森?布朗并摆脱追踪。”

    “摆渡者”很满意和这样聪明的魔法师对话,直截了当地说:“布朗的血脉力量是‘再生’,一种来自于巨魔的不错血脉,力量大、速度快,只要不被砍掉头部,在消耗完身体的能量之前都会无限再生。当然,既然是巨魔血脉,酸和火就能够破坏他的这种再生,使他真正死亡。”

    “原本他身上就有一把议会给予的一级超凡武器凋零短矛,附加毒素伤害,后来教会又奖励了他一件二级超凡物品——猎魔人盾牌,其除了本身相当于二级骑士的防御力外,还能吸收一定程度的元素伤害。至于还有没有其他超凡物品,我们就不知道了。”

    “他的活动规律是……”

    “摆渡者”将搜集到的关于布朗的情报一一告诉了路西恩,路西恩静静听着,并分析可能的机会。

    除了斯图尔克城的神职人员、贵族和有名望的上流社会人员外,布朗不接受其他人的拜访;很少外出;喜欢油画、蜡像艺术;据说五个月后就会前往圣城兰斯定居……一条条的情报在路西恩脑海内回荡,直到“摆渡者”讲完,路西恩才确认似地问道:“后天早上,布朗将去参加索格蜡像馆的开馆仪式?”

    “是的,索格这位蜡像艺术家答应过布朗,在他前往兰斯之前为他制作出一件栩栩如生的蜡像并摆放在蜡像馆里,以表彰他对抗黑暗的贡献。因此他肯定会去参加这个开馆仪式。当然,不排除是守夜人让他常常出来活动一下的安排。”摆渡者回答完,又重复了一遍,“到时候,如果需要我们引开守夜人,请提前告知。”

    “好的,我试试看。”路西恩表情呆板地接受了这件事。

    与摆渡者约定好联络地点和记号后,路西恩乘坐小舟穿行入黑暗里,并用魔法和骑士的双重手段摆脱跟踪。

    …………

    第二天的半夜,穿着黑色兜帽长袍的路西恩出现在一座石拱桥边,它是通往“索格蜡像馆”所在小岛的两座桥梁之一,而且从布朗所住的别墅到小岛,它是最好的选择。走另外一座桥梁将会绕很大一个圈子。

    另外,据路西恩所知,由于索格这位蜡像艺术家在斯图尔克很受欢迎,明天将有不少贵族、大商人前来参加仪式,他们的私人尖舟肯定会挤满蜡像馆附近可以停靠的水面,所以索格即使乘坐尖舟通过运河而来,也会在这边的水面下船,然后通过石拱桥前往蜡像馆。

    此时是后半夜,天空繁星点点,水面映照波光,四处安静无声。

    路西恩站在桥边,双手按在桥面上,张嘴发出无声的尖叫。

    一道道的波纹从路西恩手上传到石拱桥内,又反馈回来,然后再调整再反馈,渐渐的,这座石桥开始明显地摇晃起来,并且越来越剧烈,摆幅越来越大。

    “教授的共鸣之手”!

    眼看石桥的振幅就要达到极限,随时会垮塌下来,路西恩却突然停止,并看着它渐渐平静,与之前没有一点变化。

    可实际上,这座石桥内部结构已经有了不小的破坏,虽然还没有倒塌的可能,但足以在承重到了一定程度时产生路西恩希望的小变化。

    …………

    黑色刻着纹章的尖舟停在街道旁边,哈里森?布朗带着随从走了下来,他看了看对面停靠的那一条条气派非凡的尖舟,忍不住脸露向往之情,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拥有和他们一样的地位?

    静静看了几分钟,布朗在随从的簇拥下,往百米外的石拱桥走去,那里人来人往,没有任何异常。

    一边走,布朗一边四处打量,虽然他知道有几位实力非凡的守夜人就在附近保护和监视自己,但更加明白自己的出卖已经惹得魔法议会震怒,不能不小心谨慎为上。

    “可是教会的要求我又不能不遵守,必须偶尔出来走动一下。希望这几个月都平安无事,等我到了兰斯就可以彻底放心下来享受生活了。”

    在这种谨慎小心里,布朗和他的随从们踏上了石拱桥。

    这时,停靠在桥边不远的一艘尖舟上,黑色正装的路西恩对岸边的一辆马车点了点头:“记得将这车钢铁送到乌塔卡商行。这是你的报酬。”

    驾驶马车的年轻人露出憨厚的微笑:“请先生您放心。”

    马车缓缓动了起来,路西恩也示意船夫划动尖舟,似乎准备穿过石拱桥下方。

    带着沉重钢铁的马车驶上不远处的石拱桥,而布朗刚走到桥中央。

    哈里森?布朗步伐缓慢,左右不停看着,但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是如此普通,偶尔有实力看起来不弱的,也是那些贵族们的随从。

    “他们应该不会明知道是陷阱还跳进来吧?尤其才刚刚过了两个礼拜,正是最警惕、最戒备的时候。呃,说不定魔法议会的人会在我去圣城兰斯的途中动手,这很有可能!”布朗对于现在的状况比较放心,却忧心起五个月后的旅途来。

    就在布朗思绪有点纷飞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脚下传来波浪似的震动,像是石拱桥即将垮塌。

    “有人袭击!”这是布朗下意识的反应,于是他身上乳白光芒猛地亮起,一根根雪白的羽毛将他覆盖。

    三极神术“天使之羽”!

    同时,他右手拔出尖头绿油油的短矛,左手从随从手里拿过盾牌挡在身前。

    这一切他是做得如此之快,充分体现了他丰富的战斗经验。

    但是那波浪似的震动却渐渐平息下来,石桥很快恢复了平静。

    “是石桥年久失修了?”哈里森?布朗愕然地想着,目光看向四周,看到了好几条尖舟正穿行过来,其中一条的船头站着一位背着双手的英俊年轻人,他穿着黑色正装,蕴含微笑地看着桥上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

    然后这条尖舟穿入了石拱桥之下。

    …………

    “刚才石桥摇晃时,有近十个人的反应与普通人截然不同,排除掉几位贵族骑士,大概有五位守夜人,分别是布朗右手边同行的冒险者,快走下桥的衣着华丽的商人,跟在布朗后面的那对情侣,以及我背后尖舟上的那个船夫。”

    “布朗除了凋零之矛、猎魔人盾牌,还有一件三极神术物品……”

    路西恩看着前方水面,跟随尖舟消失在运河交叉处。

    从一开始,路西恩就没打算真的弄垮石桥,因为连守夜人都还没大致确定的情况下,直接动手实在危险,而且弄垮石桥造成混乱的突袭未必有好效果。

    这仅仅只是一个试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