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三章 完成(求推荐票)

第三十三章 完成(求推荐票)

    两位教会的侍从进来打量了一眼,心中没多少怀疑地问:“这位先生,您是什么时候到的这个餐厅?中途可曾离开?”

    刚才蜡像馆前虽然由于爆炸变得冷清,但运河上还是有来往的尖舟,有人看到了发出火球术的是一位黑色礼帽、单片眼镜的年轻男子,不过由于距离较远看不清长相。

    而一提到黑色礼帽和单片眼镜,奥利耶夫立刻就回想起了那位年轻人,于是让侍从们出来到处搜查,可路西恩有礼帽和眼镜遮挡,当时场面又很混乱,他给的描述除了穿着之外,就只有黑发黑瞳这个特征。

    现在,两位侍从眼前的路西恩除了黑发黑瞳外,其余条件是一点也不满足,因此他们仅仅例行询问。

    “九点四十分。”路西恩平静地回答,“我和这位女士约在这里商量事情,中途没有离开餐厅。”刻意强调的是餐厅,以此误导格瑞丝。

    格瑞丝果然接着回答:“伊,呃,这位先生与我一直在这里讨论钢琴演奏的艺术,他没有离开过餐厅。”利益关联下,她是完全地维护路西恩,而且她也确实肯定路西恩只是去了一下洗手间,没有离开过餐厅。

    “您的证词可以信赖。”骑士侍从充满绅士风度地微笑,然后道,“格瑞丝小姐,您一直是我喜欢的钢琴家。”

    简单搜查了一下后,两位骑士侍从颇为嫉妒地离开了,这位贵族少爷肯定又是用讨论音乐的借口追求格瑞丝小姐。

    看到包间门关上,路西恩微笑道:“继续讨论钢琴的演奏?”

    其实,即使只是一位正式魔法师,在消耗干净布朗的神术护符后都不难杀死他,但最大的问题和刺杀的关键在于怎么样避免自己被周围的守夜人和骑士包围杀死或追踪抓捕。

    而让布朗“自己”跑出保护圈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没有魔法波动小、容易被其他掩盖的“魅惑人类”改良版,没有斯图尔克魔法议会势力的支持和引开大部分守夜人,没有格瑞丝这位颇有地位的女士为自己“作证”,路西恩根本不会去尝试刺杀布朗,哪怕自己应变再好,心理素质经过一年多的遭遇再强,也没有任何希望,因为这里的魔法师不是傻蛋,常规能够想到的办法,他们肯定可以想到!

    “当然。”格瑞丝高兴地回答,伊文斯先生的单独指导可是自己迅速成名的关键,想不到现在能够真正实现。

    路西恩不急不躁地指导格瑞丝一直到接近中午,在等待午餐时才慢慢地道:“格瑞丝,你想过以后该怎么做吗?”

    格瑞丝一下沉默起来,之前为了寻求伊文斯先生的原谅,自己是找了许许多多生活中的艰难作为借口,虽然它们确实属实,比如父母破产被告上法庭,但夜深人静扪心自问时,自己发现虚荣和贪心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她张了张嘴,艰难地道:“伊文斯先生,您想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你帮了我一个忙,让我的朋友和格兰纽夫先生化解了过去的事情,关于这一点,我是非常感激的。”路西恩诚恳地道,“如果你想开始真正的音乐生涯,那就带着家人去阿尔托吧,只有在那里,你才能学习到最新的乐曲创作体裁,才能接触到一位又一位富有才华的年轻人,他们将是你前进的最好激励,而我也将承认你学生的身份,写信将你介绍给克里斯多夫先生他们。”

    “伊文斯先生您?”格瑞丝的震惊溢于言表。

    路西恩摆了摆手:“至少我确实指导过你的钢琴演奏,不是吗?而如果你只是想冒充我的学生身份在斯图尔克享受美好的生活,那我将采取不否认也不承认的态度,既不会在报纸上揭穿你,也不会为你提供任何证明和介绍。”

    “两条道路,你自己选择吧。”

    格瑞丝看着洁白的餐布,深深地沉默,要是去阿尔托,那意味着自己将开始艰难的奋斗,因为在音乐之都,即使有伊文斯先生的光环笼罩,也只不过是点缀。那里有着无数才华横溢的年轻音乐家,没有自身的创作实力和演奏实力,大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学生的身份反而是极大的压力,比如克里斯多夫先生的儿子。

    要想享受到这个光环带来的好处,只有努力学习,刻苦练习,磨练创作能力。可以预料到,这将是一段充实但艰苦的生活,稍微有松懈,就会被压力所击垮。

    而留在斯图尔克,毫无疑问将是奢侈的、华丽的、美好的、愉悦的,等到年纪变大还可以找一位有钱商人结婚,唯一缺少的就是音乐道路上的真正发展。

    路西恩没有催促,反正她做什么选择,对于自己都没有任何影响,自己也对她没有什么可怜的情绪,只是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毕竟她帮自己传递纸条其实是很冒险的事情,对面可是魔法议会的联络人格兰纽夫。

    当然,如果格瑞丝选择第一条道路,路西恩将会对她稍微欣赏一点,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放弃轻松可得的享受而开始真正的努力。

    咚咚咚,侍者送午餐过来的敲门声惊醒了格瑞丝。

    她回过神来,目光流转,等到侍者离开才语带坚定地道:“伊文斯先生,我要去阿尔托,其实音乐节之后我就准备留在阿尔托的,”

    路西恩铺好餐巾,切割牛排:“我会给克里斯多夫先生以及我的老师维克托先生写信的。”路西恩一点也不担心格瑞丝等到自己将她介绍给两位音乐家后就马上跑回斯图尔克来,那样不用自己开口,阿尔托各种报纸和评论也会给她最差的评价,那样就基本断绝了音乐的道路,也没有了名声。

    两人闲聊着阿尔托音乐家协会的种种趣闻,忽然敲门声再次响起。

    “什么事?”格瑞丝做出决定后一身轻松,语气愉悦地问道。

    “格瑞丝,是我们。”当初乐队里面比较沉默的中提琴手格林的声音响起。

    格瑞丝奇怪地问道:“你们找过来做什么?”

    “下午要在音乐厅进行练习,我们是来找你一起过去的。”皮奥拉也跟着说话。

    他说完之后,格林声音变得低沉:“格瑞丝,不要任性了,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冒充的道路,你就只能走下去。”

    “是啊,格瑞丝,不要逃避了,我们没有退路。”莎伦、皮奥拉和莱斯特都附和道。

    听到他们的话,格瑞丝表情有点苍白地勉强对路西恩笑了笑,然后小声地道:“前天晚上遇到您之后,我就一直很惶恐、很不安,根本没有心情去练习。想不到他们竟然以为我想退出,不再假冒。呵呵,这么多年的朋友,没想到为了金钱和地位,他们会说出这种话来。”

    路西恩没太在意地叉起一块牛排:“你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自己处理吧。”

    格瑞丝点了点头,有点难过又有点解脱地走到门边,半打开门,对着外面的格林、皮奥拉他们道:“你们放心,这次我会弹奏钢琴的,不会缺席,但这之后,我将去阿尔托学习音乐。”

    “你说什么?”沉默寡言的格林表情有点扭曲,“你出名了,赚足了金钱,就要和我们划清界限,逃避去阿尔托?”

    虽然他们的名气也不小,但与格瑞丝比起来是相差很远,这让他们非常后悔当初没有学习好钢琴,给了格瑞丝最好的机会,看着格瑞丝利用自己等人营造的名声得到追捧,得到地位,得到大量的金钱,他们怎么可能不嫉妒,怎么可能心理平衡。

    于是,渐渐的,几位充满了理想的年轻人有了不小的改变。其实,如果格瑞丝继续下去,也一样会彻底成为过去的她无法想象的虚荣生物。

    皮奥拉和莱斯利想起过去的友情,准备说什么又闭上了嘴,莎伦则盯着脚尖,有点犹豫地道:“格瑞丝,难道你不怕我们将这件事告诉《斯图尔克日报》?”

    本来还有点内疚和惭愧的格瑞丝忽然笑了起来,觉得彻底解脱:“莎伦,没关系,我不在意,没有人会相信你的。”

    “嘿,难道你假冒了一个多月就觉得自己是真的了?”格林讽刺地道。

    格瑞丝将大门彻底拉开:“因为我有证人,有力的证人。”

    “伊文斯先生?!”皮奥拉、莎伦等人表情震惊而茫然地看着里面的路西恩。

    他是什么时候来得斯图尔克?又是什么时候与格瑞丝关系这么好的?

    路西恩放下刀叉,走到他们身边,先对格瑞丝道:“下午我会让人把信给你,你带到阿尔托交给克里斯多夫先生就行了。”

    “谢谢您,伊文斯先生。不对,谢谢您,亲爱的老师。”格瑞丝略显激动地道。

    路西恩与皮奥拉他们擦肩而过时道:“希望你们不要忘记踏上音乐道路时最初的梦想,别人的名声永远比不上自己的实力。”

    这句话既是路西恩想对他们说的,也是对自己的告诫,不要沉迷在教授的“强大”身份和机智应变之中,忘记了实力才是根本。

    等到路西恩消失在走廊,皮奥拉和莱斯利才突然捂着脸低下头,莎伦有所触动又有深深地不甘心,格林则充满了懊恼。

    …………

    第二天,阳光高照,天气炎热。

    路西恩与“摆渡者”这位消瘦阴沉的中年男子并肩站在尖舟的后面,穿行在两边建筑物之中,同时略微奇怪地看着他,他竟然敢光明正大地展露相貌行走在城市里?

    “嘿嘿,我的血脉力量来自于一种奇特的生物,在伪装上有着不同其他的能力,所以才会被派到斯图尔克。”“摆渡者”将路西恩当做同伴地笑道,“谢谢你,伊文斯先生,你替我们除掉了那可恶的背叛者,震慑了那些不安分的家伙,你的聪明和冷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了,那个恐怖的爆炸是你制造出来的?是用我给的材料炼制出来的?”

    “摆渡者”并没有将布朗遇到的石桥摇晃当成路西恩做的,认为只是意外,毕竟当时路西恩似乎是在尖舟之上,同时他也认为自己等帮忙引开大部分守夜人后,路西恩才开始了真正的行动。

    路西恩这才明白“摆渡者”这张脸恐怕不是真的,但没有纠缠这个问题:“呵呵,没什么,一种独有的古代炼金爆炸物配方。”

    “独有的?难怪。”“摆渡者”没有追问别人的秘密,目光转向前方,“既然伊文斯先生你完成了任务,等等我就带你去一位学者的家里。在上船离开斯图尔克前,你最好不要外出。”

    路西恩疑惑地道:“学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