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一章 暴风雨中

第四十一章 暴风雨中

    (.)

    ——祝所有高考的孩子顺利,保持平常心最重要.

    还有,拜求一下月票,都要掉出前三十了。

    ………………………………………………………………………………

    切莉略带迷茫地回答:“雅克,我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送我去霍尔姆王国,但我想他肯定是在为我考虑,那里的修女学校应该有适合我学习的东西。你知道的,我没有骑士天赋,被骑士老师暗中评价为除非靠药剂,否则永远激发不了血脉力量,我也没有经商的能力,曾经尝试像蒙卡罗男爵的女儿费罗娜小姐那样主持我们家的银行,结果亏损了很多,让哥哥都开始不满。”

    “除了喜欢看书,我学什么都学不好,不管是音乐、歌剧,还是油画、雕刻,这样的我竟然也能得到雅克你的爱,你是这样的英俊,这样的多才多艺,擅长钢琴、绘画、歌唱、剑术……就像是那耀眼的太阳。”切莉似乎在抚摸着雅克的脸庞。

    吧嗒的亲吻声响起,仿佛是雅克抓住切莉的手吻了一下,他迷恋地道:“那次跟随加斯帕尔大人到子爵大人的别墅,看到你在露台安静看书的画面,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你,你的美貌你的气质就像月下的蔷薇,那么的安宁静谧又那么的美丽动人。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嫁给我,好好地享受生活就行了。”

    “可是,雅克,你……你还不是真正的骑士。”切莉悲伤地回答,贵族必须与贵族联姻,“而且我始终认为,作为一个完整的生命。作为受到主眷顾的幸运者,不管是男士,还是女士,都必须有不依靠别人就可以活下去的能力,有体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地方,因此我要努力寻找自己擅长的事物,这是我小小的坚持,希望雅克你能够理解。”

    雅克有些沮丧地道:“切莉,我理解你的选择。可是霍尔姆王国的修女学校能学到什么新事物呢?而且我也非常清楚和明白,只有激发血脉力量,成为贵族骑士,才能真正地拥有你。对于这点,我从不畏惧。从不担心,会去努力,会去拼搏,但是我怕我激发了血脉力量时,你已经嫁给了别人。等等,切莉,子爵大人让你到霍尔姆王国学习。难道是想找机会让你与那边的贵族联姻?!”

    这无论对莱特子爵巩固在霍尔姆王国的关系,还是教会拉拢对面国家保守派贵族都有一定作用,所以雅克一想到这上面,就愈发觉得事情就是这样。他的声音在路西恩听来是充满了痛苦和绝望:“是真的吗,切莉?你就要嫁给别人了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父亲他从来没有说过……”切莉迷茫地喃喃自语,在帆船跌宕起伏里宛如梦呓。没有半点信心。

    雅克狠狠地一拳打在木箱上,差点让一排木箱向后退开。撞到路西恩脸上,他绝望中带着一点希翼地道:“切莉,你能够等我吗?我知道,子爵大人和夫人一直很宠溺你,你也很爱他们,不会做出让他们彻底失望的事情,但是,你能够等我三年吗?如果三年我都还没能激发血脉力量,那是我配不上,只能偷偷地爱你。”

    切莉被雅克的表白感动,好像在用力地点头:“我会的,三年之内,我会等你。而且三年之后,只要你不嫌弃,我愿意做你永远的情人。”

    雅克一把抱住切莉:“切莉,你为什么是切莉……”

    听得津津有味的安尼克忽然发现自己的耳朵被一双手捂住,于是侧过头奇怪地看着伊文斯先生,难道他们在说什么自己不应该听到的秘密事情。

    一段肉麻缠绵到让路西恩想吐的对白之后,切莉靠着雅克的肩膀:“雅克,找个机会弹《献给西尔维娅》给我听,好吗?现在我们该上去了,这么大的暴风雨,父亲很可能不放心我,会过来看看。”

    路西恩略窘地想道:“西尔维娅已经被娜塔莎杀掉了,弹这首钢琴曲会不会有点诅咒的味道……”当然,知道西尔维娅之事的人不超过二十个。

    “好的,只要你想,我随时愿意。”雅克温柔地回答,接着两个人偷偷摸摸地返回上层船舱。

    路西恩等了一会儿,才松开捂住安尼克耳朵的手:“我们回舱房吧,暴风雨和波浪都这么大,或许会有人下来检查货物是否损坏。”

    “是,伊文斯先生。”安尼克先是尊敬地回答,然后好奇地问道:“您刚才为什么捂住我的耳朵。”

    “我怕他们的情话会摧残到你还未成熟的心灵。”路西恩“一脸严肃”地回答,“就连我都差点抵抗不住,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安尼克想了想:“可是前面听到的情话比歌剧的对白差远了。”

    “所以我讨厌歌剧……”路西恩面无表情地道。

    …………

    回到舱房,路西恩没有躺到吊床上休息或冥想,而是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巨浪拍击帆船神术阵发出的沉闷声音,听着轰隆隆响个不停的雷霆怒吼。

    “今天的暴风雨比前几天遇到的大很多,而且雷声太密集了,让人心惊肉跳。”

    作为一名星相系的魔法师,“命运主星”和占星术虽然还无法带来比较准确一点的预言,可已经能偶尔让路西恩产生模模糊糊的预感。

    “难道这艘帆船会被这恐怖的暴风雨摧毁?”路西恩忍不住往最坏的方面去想,但此时暴风雨笼罩的情况下,还是初阶的占星术根本没办法使用,只能警惕地戒备着,“希望是预感出错了,之前好几次都错了的……”

    心中想法刚刚落下,轰的一道恐怖雷鸣是猛然炸开,让路西恩心神震撼的同时,整个人有失重的感觉,仿佛要飞舞在窄小的舱房里。

    “帆船被波浪掀得飞起来了?还是?”

    啪,一道重重的抽打声是清晰地从神术阵传了进来,跌跌撞撞站不稳的感觉更加明显。

    “有敌人攻击!”战斗经验、遇险经验都很丰富的路西恩,到了此时怎么还判断不出帆船是被敌进攻。

    抽打声不绝于耳,夹杂一道道闪电劈中神术阵的噼里啪啦声,让所有学徒都察觉了不对,不管晕船后有多么无力,他们全部集中到了路西恩门口附近。这个时候,伊文斯先生这位正式魔法师就是他们心底里的支柱,哪怕他们之中看起来最成熟、最安静的奥尔莫斯,此时也是带着惶恐不安的表情。

    路西恩打开房门,双手下压,示意他们冷静:“不管是什么敌人,现在都与我们无关,帆船上有大骑士、骑士、牧师和神术阵,他们会负责解决的,我们只需要等待……”如果连莱特子爵这种大骑士都无法解决,自己等人再着急都没有用,只能寄希望于袭击的“敌人”没有预料到会出现魔法师,能够凭借魔法的神奇逃走。

    冷静平和,说话不慌不忙,路西恩的态度传染了学徒们,让他们深深呼吸,慢慢平静。

    又一道重重的抽打袭来,帆船再次剧烈起伏,学徒们在舱房外东倒西歪,差点满地打滚,好不容易才抓住房门等站稳。

    吱吱嘎嘎,让人头皮发麻、牙齿发酸的声音从船舱木板外清晰出来,路西恩脸色微变,神术阵要被打破了?

    想法才起,路西恩被暴风雨和闪电压制到很小范围的精神力是感应到外面升起一股灼热,它是如此的滂湃磅礴,即使雷电交加、暴雨倾盆、波浪滔天也无法将它掩盖。

    “恐怕是五级的神术,船上有主教!”

    路西恩曾经远远看过守夜人队长——五级主教出手,大概能判断出这一击的威力。在这样的暴风雨里,使用四五级以下的神术和魔法,是不会掀起一朵浪花,传出半点波动的。

    在那灼热的神术波动出现时,大雨闪电中还陡然响起呼啸而尖利的风声,它们是如此的凝练、如此的尖锐,完全不同于周围的暴风。

    “莱特子爵出手了。”路西恩默默地想道,心中稍微安宁了一点,一位主教、一位大骑士联手,应该能打退来袭的敌人吧,毕竟如果是高阶的强者,这艘帆船已经沉了。

    莱特子爵的血脉力量“狂风”是斯图尔克城的标志之一。

    抽打声消失了,可雷鸣和波浪拍击声是连绵不断,外面似乎还出现了喊声杀,透过暴风雨隐隐传来。

    突然,一道远超之前的巨浪重重地打在这一层的船梆之上,已经濒临毁坏的神术阵发出让人绝望的破碎声。

    紧跟着,路西恩和学徒们看到走道另外一端铁木制成的船舱木板变成了无数碎片,蓝黑色的海水夹杂白色的浪花泡沫涌了进来。

    在这海水里,有一只只鱼类脑袋、人类身体的怪物,它们全身上下披着银灰色的鱼鳞,两只手臂看似萎缩却拿着沉重的三叉戟。

    “寇涛鱼人,是没有改信教会的寇涛鱼人!它们为什么要袭击船队?!”看了《魔法生物大全》的路西恩一眼就认出了这些怪物的种类,而身边的学徒们看到狰狞的寇涛鱼人是个个脸色煞白。

    路西恩自己也涌现出了强烈的危险感:

    “与这些寇涛鱼人战斗?可等等肯定会有骑士、牧师、水手们下来保护货物,被他们发现就是死路一条!”

    “逃跑?外面是恐怖的暴风雨,而且不知道什么怪物在与主教和大骑士战斗,稍微有波及就葬身在海里了。”

    “该怎么办?!”

    路西恩强迫自己冷静,无数想法闪过,这样的局面是偷渡者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