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五章 “魔鬼”的诱惑(贺第八盟云卷云舒不是我)

第四十五章 “魔鬼”的诱惑(贺第八盟云卷云舒不是我)

    ——感谢云收打赏,从灭运开始就一直在支持我,非常感谢。

    ………………………………………………………………………………

    好不容易从寇涛鱼人袭击的危险中摆脱,而且没有惊动牧师和骑士们,这些学徒都以为事情是到此结束,应该不会再碰到其他的困难了,谁知道由于帆船损坏比较严重,教会是派人四处检查舱房。

    这个时候,暴风雨小了很多,不管逃跑还是施展魔法都很容易被发现,路西恩和魔法学徒们似乎又陷入了一个异常危险的处境,这叫安尼克他们怎么不绝望沮丧?

    拿着“安博拉法杖”的路西恩对于命运的捉弄已经有点习惯,压抑紧张、担心畏惧的情绪没有冲散半点冷静。一边温柔地拍了拍安尼克、蕾依丽雅和海蒂的肩膀,示意他们不要害怕,一边仔细听着外面的对话,脑海里飞速思考着办法。

    汤姆声音洪亮却带着讨好意味地道:“科迪牧师,水手舱房又脏又臭,怎么能让你们这种有身份的高贵人士来检查呢?不过是看看船舱的破损,交给我和水手们就行了,你们只需要喝着红茶,在房间里悠闲等待,就像主教大人、牧师大人他们一样。”

    “咳,汤姆水手长,我只是见习牧师,虽然已经高阶,距离成为正式牧师不远,但按照《教典》,你还是不能直接称呼我为牧师。”叫做科迪的这位见习牧师嘴上在推辞,语气里却带着明显的喜悦,能够被称呼为牧师大人是他一生的梦想。

    《圣典》是教会的神圣教义,《教典》则是教会的“法律”,规定着神职人员、圣骑士们应该遵循的事项。

    科迪谦虚完之后,态度变得比较和蔼:“汤姆水手长,您的好意我很感激,可关系到神术阵的修复,检查的事情就只能交给我和见习牧师、骑士侍从们。您的水手都没有经过正规的教育,根本无法分辨表面完好的木板是否有神术阵的破损,因此,我只能对您的真诚说一句抱歉。”

    汤姆目前明面上的身份是效忠于莱特子爵,虔诚信仰真理之神的黑暗骑士,但因为是黑暗血脉,所以无法与正式骑士一样成为大副、成为船长,只能当地位比较低的水手长。可不管如何,作为一名没有被通缉的黑暗骑士,科迪面对他,还是要维持最基本的礼貌,而且看到骑士等级的强者都如此尊重自己,科迪心情是愈发得好。

    听到科迪的话,汤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的水手们确实是贫民出身,没有受过任何骑士或牧师的教育,要让他们去检查神术阵完好还不如让他们去死,而水手舱房里藏着的那些虽然能够检查,却又不能暴露。

    “洛曼、德布尔……你们检查这边,雅克、萨米……你们往那边去。”科迪见汤姆没有再阻拦,开始享受发号施令的快感,这些平时和自己地位相同的高阶见习牧师,高阶骑士侍从们,现在都要听从自己的安排了。

    听着科迪的安排,看到见习牧师、骑士侍从分开检查起舱房,汤姆心中是异常焦急,虽然路西恩、学徒们藏身的舱房在最角落,一一检查过去需要不少的时间,但走道里还站着科迪与几位见习牧师、骑士侍从,想要转移都没有办法。他大脑中无数想法闪过,身份暴露的种种凄惨下场不禁疯狂涌现。

    正当汤姆准备不再等待“别人”的阻止,冒险一搏,伪装成还未逃走的鱼人杀人灭口时,突然他感觉到有人碰了碰自己的手臂。

    “什么事……伊文……你?!”汤姆转头一看,愕然发现路西恩堂而皇之地站在了自己身边,只不过他身上穿着肮脏的水手服,脸上涂着水手喜欢的油彩,头发凌乱,低低地垂着脑袋。

    这吓得汤姆是差点喊出来,好在他是正式骑士,身体控制力强,发出半个单词后就紧紧闭上了嘴巴。

    路西恩沙哑着声音道:“头儿,下面一层舱房破损很严重。”他一边说,一边悄悄在汤姆的手臂上写画着单词。其是魔法议会出身,应该不是文盲吧?

    旁边,科迪听到路西恩走过来的声音,转头看了两眼,见是一名陌生水手在向汤姆汇报情况,于是微微点头等待着汤姆告诉自己。

    船上那么多肮脏低贱的水手、苦力,他一位高贵的见习牧师怎么可能去一一认识?骑士侍从们也同样如此!

    汤姆静静体会着路西恩的手指,发现是一个简短的单词。

    “雅克?”他疑惑地想着,不过马上看见路西恩指了指那边的舱房,顿时恍然,大概猜出了路西恩的要求,目光望了一眼学徒们藏身的舱房,低声道:“让他?”

    路西恩郑重地点了点头,自己在水手舱房内冷静等待机会,耐心听着他们对话的时候,是忽然听到了雅克的名字,而且回答的声音也和之前货物主舱房的一样,于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接着,路西恩利落地换上舱房内的水手服,在脸上涂抹好油彩,光明正大地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赌得就是见习牧师和骑士侍从们肯定不会去关心他们根本瞧不上眼的水手究竟有哪些!

    而知道水手有哪些的水手长又是自己这边的。

    汤姆消瘦阴沉的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科迪大人,下面的舱房是刚才主要战斗的地方,损坏严重,多处地方漏水,不如您先派一部分人下去帮忙检查并修复,这样既能给牧师大人留下好印象,又能防止外面的大浪将帆船弄沉。”他暗示下面有几位牧师正在修复神术阵和船舱。

    “而上面的舱房,您留下四五位慢慢检查就行了,等到下面修复好,这里早就结束了。”

    科迪的表情变得严肃,在牧师大人面前殷勤帮忙是留下好印象的绝佳途径,虽然自己的进阶主要是依赖对真理之神的虔诚和对知识的掌握,但牧师大人如果稍微倾斜一点资源的分配,或者在主持教堂的地点安排上照顾一下,自己的晋升速度将会加快很多。

    “汤姆水手长,请您帮助留下来的见习牧师和骑士侍从检查舱房。”科迪很快有了决断,就要招呼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同伴一起下去。

    “是,科迪大人。”汤姆在他开口之前,抢先一步,走到雅克身边,呵呵笑道:“雅克先生,按照科迪大人的吩咐,我先带您去检查那边的舱房。”

    雅克是一位鼻子挺拔、俊美优雅的金发碧眼年轻男子。

    见汤姆主动做事,雅克平时又自负相貌英俊且在很多方面有不错的才华,颇为高傲,科迪没有多说什么,留下五六位不受他待久的见习牧师和骑士侍从后就往下层舱房赶去。

    由于神术阵的修复关系到帆船是否会在暴风雨频发的海洋内沉没,留守的这几位虽然有点怨言,可依然认真地检查。他们之中一位站在走道居中指挥,防止漏网的鱼人出现,其余分别往不同舱房。

    雅克则与汤姆、路西恩一起,往角落的舱房走去。

    路西恩一边走,一边右手下垂,隐蔽地在汤姆手背书写着几个单词:“左手,握拳,爆发血脉力量。”

    汤姆目光闪烁了一下,回想起路西恩刺杀布朗的事情,猜到了他的意思,就是如果他左手握拳,自己就爆发血脉力量,掩盖他施展魔法的波动:“他又准备用魅惑人类了?可是现在暴风雨很小,主教又回到了船上,而且血脉力量掩盖魔法波动的效果非常差,有不小可能会被发现!”

    他惴惴不安的心情中,三人走到了角落这部分舱房。

    雅克看见那位陌生水手殷勤地推开房门时,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踏入进去。

    舱房如同雅克预料般空无一人,正当他要去检查窗户附近的木板时,一把温和磁性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雅克先生,如果三年后你都未能成为正式骑士,切莉小姐该怎么办?”

    雅克震惊地转过头,看向这位大胆的水手,右手紧握剑柄,随时准备拔剑杀人:“你在说什么?!”

    “说你和切莉小姐的事情。呵呵,我怎么知道的,雅克先生你不需要明白,可是你真的有把握在三年后一定激发血脉力量?”路西恩望着他的双眼,左手微微弯曲。

    雅克看到这位一直低着脑袋的水手抬起了头,漆黑的双眸幽静深邃,脸上的油彩不仅没有损坏他的俊秀,反而给他增添了几分奇异神秘的美感。

    停顿了几秒,雅克咆哮道:“你究竟是谁?!我三年后能不能激发血脉力量用不着你关心!”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怕惊动到外面的人。

    血脉力量的激发是平民和贵族的界限,是超凡力量的起始,不管骑士侍从们再有信心,面对这道难关时也是没有过多的把握,很多才华横溢、天赋出众的家伙都没能越过。

    路西恩呵呵笑道:“是的,你能不能激发血脉力量确实和我无关,但切莉小姐就要嫁给别的贵族了,你难道不心痛?不愤怒?”

    见雅克沉默,路西恩继续说道:“而我则有让你激发血脉力量的能力!”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帮助我?!”雅克看见汤姆守在门口,立刻就明白他们两个是一伙的,可路西恩的话语像是闪电般击中了他的心灵,让他压抑的绝望、痛苦混合着希望涌现出来。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没有能力帮助你激发血脉力量。至于为什么帮助你,难道你不觉得我是一位好人?”路西恩幽默地道,脸上的表情在微笑,眼睛却不带一丝一毫的笑意,异常冷静,“只要你等等装作没有看到一些东西。”

    雅克眼睛眯起,死死盯着路西恩的双眼:“你是一位魔法师?”

    能够帮助别人激发血脉力量的,除了教会的圣水,他就只听说过大贵族家庭里的秘传药剂,而调配药剂则是魔法师的擅长,而且这样躲躲藏藏、神神秘秘的表现正锲和魔法师的身份。

    “如你所见,雅克先生,而且我也是一位骑士。”路西恩右手伸到面前,开始月光化,左手随时准备握拢,“你看,我已经让自己激发了血脉力量。”

    “三年之后,如果你没能靠自己的力量成为骑士,就拿着我们签订的魔法契约来找我吧。”

    “我们并不是要做什么坏事,只是想安然抵达霍尔姆王国,与雅克先生你的骑士信条并不违背。而且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不与魔法师拼命战斗也符合教会的要求,没有让你背叛自己的信仰。”

    “雅克先生,难道你想看着切莉小姐嫁给别的贵族,想看到她在另外的男人怀里微笑、撒娇,看着她为别的男人延续血脉?”

    雅克双手紧握,青筋暴突,瞳孔里倒映着路西恩淡淡的微笑,觉得面前这位涂着油彩的英俊魔法师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一个诱惑善良的人们堕落的魔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