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一章 自我认知

第二十一章 自我认知

    由于“日之冕”才解开了一层封印,所以能够被它感应的死灵界气息必须足够浓重,距离也必须非常近。这意味着路西恩身边就隐藏着一只恐怖的不死生物,那种一击就能够干掉低阶魔法师的强大亡灵!

    但路西恩精神力感官中,整个书房却没有任何诡异的地方,而且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只有自己一个人。

    冬日下午阳光和煦,暖洋洋地照在路西恩身上,路西恩却没觉得温暖,反而有刺骨的寒意升起,毛骨悚然。

    强忍住害怕和畏惧,路西恩不动声色地拿起一张纸牌,“仔细阅读”上面摘要的元素性质。

    日之冕的灼热愈发强烈,路西恩看着手中的纸牌,心中油然而生莫名的画面:就在自己脸颊旁边,就在与自己脑袋并行的地方,有一个透明清晰的苍白头颅,正睁大闪烁着妖异红光的眼睛,与自己一起认真地读着元素纸牌,而对面镜子中则只有自己专注的身影。

    “是苍白之手派来监视我的吗?”

    “他们似乎还没有将我和教授联系起来,否则就不只是监视这么简单了……”

    思绪翻滚里,路西恩一张张地看着元素纸牌,就像所有勤奋好学的初学者一样,孜孜不倦地记忆、理解和掌握着不同元素的各种性质,没有表现出半点异样,只是心里想着:“必须尽快撰写奥术研究论文了……”

    下午时光很快过去,路西恩放下纸牌,走出书房,“日之冕”的灼热已经变成了似有似无的暖意,这说明那强大的亡灵稍微远离了自己,但并没有真正离开。

    “果然只是监视。”路西恩稍微放松了一点,自己只要没表现出异常,按照过去一个星期的模式正常生活,就没有任何值得别人怀疑的地方,可这并不能让路西恩彻底松懈,没人知道苍白之手的耐心能保持多久,没发现异常后究竟是离开还是使用其他手段。

    …………

    晚餐过后,路西恩按照惯例来到了魔法实验塔。

    刚一踏入塔内,“日之冕”的暖意就完全消失,恢复了正常。

    “看来这座魔法塔布置有很强的防护魔法阵,让监视我的亡灵不敢进来。”路西恩半惊半喜地发现这点,要是随时随地被监视会让人崩溃的。

    这时K走了进来,看见路西恩后,微微欣喜地道:“路西恩,我还以为你今天没有心情做魔法实验的。你比我想象的更加坚韧。”

    “我可不是受到打击就自暴自弃的人。”路西恩笑了笑,然后与K并肩而行,“对了,K,你发表在《元素》期刊上的论文是什么?我今天一下受到打击,一下又陷入论文被大奥术师阁下引用的喜悦里,竟然忘了看《元素》期刊。”

    K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后:“是关于魔法药剂和炼金反应里,元素总是与固定数量的其他分子结合的讨论,就是拉里先生说的原子价问题。”

    “这可是元素魔法的基础问题,难怪K你被拉里先生看重。我等等要去找来拜读一下,正适合我最近掌握元素性质的魔法实验。”路西恩笑着夸赞了一句。

    K愈发不好意思,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这时,魔法塔第三层有几个人经过楼梯口,刚好看到路西恩和K。

    “K先生,伊文斯先生,晚上好。”说话的是一位平凡普通的黑发黑瞳年轻男子,他沉默老实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K瓮声瓮气地道:“晚上好,贝亚特。”

    基于礼貌地回应了一句后,他看也不看贝亚特和他的同伴们,继续往通向第四层的楼梯走去。

    路西恩礼貌而冷淡地轻轻颌首,什么也没说地紧跟K踏足上一层的台阶。

    “看来伊文斯先生你还没有真正地反省自己的错误。”看到路西恩的表现,贝亚特呵呵笑道,“还在记恨着我们。”

    K猛地转身,浑厚的声音里蕴含怒气:“贝亚特,我知道路西恩的教导风格确实违背了校规,但是你们为什么不先规劝他几句?如果他不愿意改正,那再去投诉也不迟。难道你们就是这么小心眼?”

    “哟,公认的老实好人也有生气的时候。”贝亚特的同伴,擅长电磁和星相的伯诺瓦夸张地道,然后他瘦长的脸变得严肃,“这是严重违背校规、违背长久以来传统的事情,我们怎么能包庇,私下劝说?只有让伊文斯先生受到惩罚,他才能得到教训,记得牢固。”

    路西恩刚要开口,贝亚特已经含笑看着K:“违背校规并非大事,电磁波的发展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K,如果你还坚持精神力粒子说,坚持原子是构成世界的基础,不能转变奥术观念,我很担心你哪天冥想的时候,头会猛地炸开。哈,我们要按照风暴主宰的魔法实验了解电磁波的应用了,不打扰你们继续研究元素~”

    尾音拖长,平时沉默寡言的他是如此意气风发,他身边的几位同伴也相差不多。

    路西恩有点愤怒地看着他们转身走开,同时疑惑不解地道:“K,为什么冥想的时候,头会猛地炸开?”

    作为一名还缺少很多魔法常识的家伙,路西恩只能询问身边的K。

    K对于贝亚特的讽刺并没有怎么生气,厚重的声音在楼梯间内回响:“这来自于议长阁下对冥想的论述。其因为没有确切的理论依据,并未收录入奥术基础图书里,所以你暂时不知道。他认为冥想环境是自身对世界本质认知的具现,有什么样的观念、知识,就有什么样的冥想环境。”

    路西恩暗中点头,没有插话,看来并非只有自己才这么感觉,奠定了奥术基础的道格拉斯先生也同样如此认为。

    “除了普遍适用的十几种冥想法外,不同的冥想环境对应着不同的冥想法。如果冥想环境与冥想法冲突,或者在冥想环境不稳定的情况下继续冥想,都会出现精神力爆炸的危险,可能损伤灵魂和大脑结构,也可能直接炸掉脑袋。”

    “因此当一个颠覆性的理论出现后,魔法师如果不能接受,不能掌握,不能根据它调整自己的认知,那冥想环境就不会改变。而一位魔法师或者一个智慧生灵,如果对世界、对魔法认知的观念已经树立,又是很难被外力改变的,所以不能接受颠覆性新理论的魔法师往往占据大多数。比如这次的《奥术》期刊上议长阁下就再次撰文用那几个魔法实验否定精神力是电磁波的说法。”

    “可如果这个理论的正确性毋庸置疑,哪怕不能接受的魔法师本人也无法否定时,他们对世界、对魔法的观念就会彻底崩溃,认知将陷入极端混乱的矛盾中,冥想环境将变得非常不稳定,轻的从此停滞不前,严重的可能灵魂受创,甚至直接死亡。这里面只有一部分优秀的魔法师可以重建自己的认知世界,踏入正确的道路。”

    “另外,信心上受到的打击也同样不能忽略,同样会影响冥想效率。”

    路西恩越听越是心惊肉跳,难怪当时在死亡盛宴上,费利佩面对人工合成尿素时会那么激动,自己还以为他是骄傲自大,一时难以放弃人体生命力学说,现在才明白当时危险到了什么程度!好在尿素并不具备决定性,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地球上,都没能彻底否定人体生命力学说,再加上教会净化序列名声的震慑,自己才险之又险地脱身。

    “按照传闻推测,费利佩专心研究应该是倾向于推翻人体生命力学说这死灵派系的基础之一了,不愧为这一代最杰出的几名魔法师之一,竟然能那么快就接受这个观念。只不过他似乎是想抢在‘教授’之前拿出决定性的成果——由敌人推翻,还是由自己人推翻,在后续对苍白之手魔法师认知的引导上将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路西恩根据所知道的情况猜想着,“那苍白之手对教授的重视恐怕非同小可,难怪会派这么强大的亡灵监视我。”

    没注意到路西恩的异样,K继续说道:“不过目前所有具备颠覆性的理论都充满争议,还不能彻底摧毁魔法师们的认知世界,其余开创性的魔法研究又是对目前奥术体系的补充,所以这方面的表现并不明显。”

    “但过去几次大的争论中,比如电磁感应证实时,比如引力存在证实时,就有不少高阶、中阶魔法师无法接受自己的固有观念被摧毁而死亡,因此未能达到该有程度的魔法师更是众多。据说前段时间光被证明为电磁波后,霍尔姆王国内就有好几位牧师在祈祷时被身体内的圣光吞噬。这些事情间接证明了议长阁下对冥想论述的正确。”

    “当然,能够接受并研究和掌握新知识而成长起来的强大魔法师同样很多。”

    “奥术和魔法的每一次大发展都伴随着这样的悲喜剧,伴随着波澜壮阔又惨烈异常的争论。”

    路西恩下意识地点头,表情凝重,能够由认知观念构造冥想环境的世界里,这样的情况才正常。自己之所以能够轻易改变冥想环境,恐怕在于改变后的冥想环境才是自己的根本认知,只不过需要先验证其正确性。

    “所以古代传承魔法师来到议会后,议会最强调的就是改变观念,接受奥术,并通过教导学徒的任务,让两个人同时激励成长。可即使如此,没能转变认知,从而停滞不前的古代传承魔法师也是大多数,像路西恩你这样能够很快接受奥术并亲手验证的反倒是少数。”K称赞了路西恩一句,“这与你天生具备奥术师思维分不开。”

    …………

    之后一个月,路西恩在亡魂的监视下有条不紊地生活,完成了对元素性质的验证,但再没有于书房内排列元素纸牌,而是在魔法实验室和灵魂图书馆中完成。

    接着,路西恩开始撰写论文,题目为:

    《论元素性质与原子量之间的周期性关系以及对一些新元素的预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