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七章 误会(第四更)

第二十七章 误会(第四更)

    霍尔姆王国首都伦塔特,六芒星站台。

    清晨七点半,白色厚衬衣领口打着正式黑色领结的路西恩,吹拂着寒风,双手插在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口袋里,慢慢走下魔法蒸汽列车。

    昨晚收到邀请函之后,他只来得及向学校的管理部门核实了元素意志和霍尔姆皇家魔法院魔法标志的正确,就匆匆忙忙乘坐第一班列车赶到了伦塔特。

    步出魔法站台,路西恩招手让一辆马车停止,然后踏入温暖的车厢之内,告诉马车夫前往天鹅湖蔷薇庄园。

    直到车夫驱动马匹,车轮滚滚向前,路西恩才静下心来,仔细思考自己被邀请参加“元素和炼金魔法年度会议”的事情。

    “如果他们重视我的元素周期表论文,那邀请和待遇应该更隆重,毕竟它将是元素魔法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可要是不重视,他们又为什么给我发邀请函?”

    疑惑不解中,时间到了八点三十分,马车停在了蔷薇庄园面前,左侧是结了一层薄冰的天鹅湖,其被漫天的雪花笼罩,苍茫而萧索。

    守在庄园大门口的是两位金发年轻人,他们散发着厚重威严的骑士气势。

    不过路西恩明白,他们并非真正的骑士,只是靠着魔法药剂才具有准骑士等级的实力,因此心甘情愿作为元素意志的一员——魔法药剂学里面,元素、炼金和死灵占据了绝对优势。

    “您好,奥术师先生,可以给我看看您的邀请函和奥术徽章吗?”其中一位骑士客气地询问。

    路西恩轻轻点头,将邀请函和奥术徽章递给了他、

    这位骑士用一件镜子模样的魔法物品核实了路西恩奥术徽章里烙印的姓名并与邀请函对比后,热情地将徽章和邀请函还给了他:“欢迎您的到来,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奥术师们已经差不多到齐,他们就在庄园主屋的大厅里。”

    另外一位骑士则转身将大门打开,非常客气地伸手请路西恩进去。

    没有状况发生,路西恩的疑惑消除了不少,踏着夯土道路不急不躁地走到半开着的庄园主屋大门前,轻轻将它推开。

    低低的嗡嗡嗡声音扑面而来,没有音乐,没有吵杂,没有喧哗,奥术师们三三两两聚在异常宽阔的大厅各处讨论着最近的奥术研究、魔法潮流以及自身研究中遇到的问题,充满了求知的气氛。

    奥术师们大概有二百一十多位,大部分是中阶奥术师,少量是因为在某个元素问题上研究很深并得到肯定的低阶奥术师。

    大厅里成环形摆放着一张张桌子和高靠背椅,它们中央则是一个半高金属台,上面布置着放大声音和展露景象的魔法阵,以及一个半人高的演讲台。

    路西恩的进来只引起了少量奥术师的关注,不过他们发现并不认识路西恩后就继续着互相之间的探讨,只有一双冰冷的眼睛仔细地跟随着他。

    角落里负责“元素和炼金魔法年度会议”杂事的拉扎尔,见会议即将开始,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却愕然地看到自己认识的路西恩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大厅里。

    他强忍住大声招呼的冲动,右手按着没有扣上的左边礼服,礼貌地穿行在奥术师们中间,往路西恩方向赶去。

    “路西恩,你怎么会在这里?”拉扎尔小声地询问,表情充满了惊讶。

    这可是“元素和炼金魔法年度会议”!他又没有加入元素意志!

    路西恩目光所及全是陌生人,心中正稍有忐忑,看见拉扎尔这个熟悉的朋友后,彻底定下心来,晃了晃手中的邀请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收到了这封邀请函。拉扎尔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邀请函?”拉扎尔惊疑不定地接过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并检查了两个组织的魔法标志,然后用看怪兽般的眼神打量着路西恩,“你最近做了什么,竟然能得到邀请函?是不是因为你给我写的那封信里面叫我重测部分元素原子量的事情?我用几种新方法测定后,发现真的错了!”

    路西恩刚要回答自己的猜测,这时大门附近有雄浑的男声问一位负责接待的女性低阶魔法师:“伊文斯,路西恩?伊文斯来了吗?”

    “拉里先生,我已经核实过了,伊文斯先生在几分钟前抵达。”甜美的女声略感幸运地回答,好在自己每隔五分钟就核实一次到场的奥术师,这才能及时回答拉里先生的问题,接着她面向大厅内部,声音放大:“伊文斯先生,路西恩?伊文斯先生,请您过来一下,拉里先生找您。”

    她的声音让所有讨论声停止,奥术师们左看右看,略微好奇地想知道这位路西恩?伊文斯究竟是谁,与拉里先生是什么关系。

    “瑞贝卡,伊文斯先生在这里。”拉扎尔听到同伴寻找自己的朋友,颇觉有面子地高声回答,然后拉着路西恩就往大门附近走去。

    奥术师们纷纷让开,同时带着少许好奇的目光投向了路西恩,这么年轻就受邀请的奥术师?不像是那种使用魔法仪式或药剂延长了寿命的腐朽家伙啊?

    门口站着三男一女,女的碧绿双眼晶莹明亮,穿着红色轻便长裙,娇艳大方,只是她浅褐色流海微微遮掩的眉宇间隐约能看出一点憔悴,似乎这段时间为了准备“元素和炼金魔法年度会议”很是疲惫。

    与她对话的是一位圆脸的三十多岁胖子,留着黄色粗糙大胡子,有一双深邃的蓝色眼睛。

    “拉里先生,伊文斯先生来了。”拉扎尔向圆脸胖子礼貌鞠躬,他曾经远远见过这位元素意志有名的天才。

    路西恩正要微笑开口,对面的拉里却一下愣了,然后脱口而出:“你是谁?”

    他的声音雄浑,哪怕没有故意大声,也是传遍大厅。

    “啊?”路西恩疑惑地看向他,拉扎尔和瑞贝卡同时呆住,大厅里的奥术师们也奇怪地看了过来,没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拉里双手压了压:“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是说我并不认识你,我找得是我的学生路西恩?伊文斯,呃,K?伊文斯。”

    路西恩大概有点明白事情的缘由了,心中只觉荒谬好笑。

    “……拉里先生,来的只有这位伊文斯先生。”沉默了几秒,瑞贝卡还是惴惴不安又疑惑不解地道。

    拉里侧头看着她:“只有这位伊文斯先生?”

    在拉里背后目睹了整件事情的两位男士之一厉声对瑞贝卡道:“瑞贝卡,邀请函是你负责填写的,我让你邀请的是因为原子价态论文得到广泛好评的路西恩?伊文斯先生,是拉里先生的弟子,不是这位,呃,一级奥术师路西恩?伊文斯!你究竟做了什么?”他转头看了一眼路西恩胸口的奥术和魔法徽章后,声音更加严厉。

    其头发乌黑却满脸皱纹,年纪不小,胸口戴着三极奥术师、三环魔法师的徽章,似乎是靠时间累积起来的奥术等级。

    呵斥完瑞贝卡,他一边抱歉地对身旁那位鼻尖略弯、西装革履的斑白头发老者点头,一边继续怒视瑞贝卡。

    瑞贝卡被喝骂吓得双眼通红,可越是着急她就越想不出原因。

    “利安德鲁先生,因为道格拉斯魔法学校有两位路西恩?伊文斯,所以可能是他们弄错了。”众目睽睽下丢脸,拉扎尔脸色略微涨红,但还是忍不住为瑞贝卡辩解。

    利安德鲁更是愤怒:“既然这样,难道你没有在邀请函上标明K?或者奥术等级、魔法等级?他只是一级一环!和你一样!”他指着路西恩胸前道。

    “可,可是,利安德鲁先生,我查过道格拉斯魔法学校的所有人员,只有一位路西恩?伊文斯先生。”瑞贝卡眼泪直打转,如果有同名同姓,她肯定会标明区别的字母。

    路西恩冷静地解释了一句:“利安德鲁先生,K在你们发出邀请函前就离职了。”

    意思就是,犯错的是告诉瑞贝卡信息的人。

    利安德鲁怒不可遏地道:“可即使如此,她没有标明奥术等级也是大错误!还有你,为什么不衡量下自己有没有资格来参加‘元素和炼金魔法年度会议’,你就不能用大脑想想,这会是给你的邀请函吗?”由于路西恩的低等级,他就像是斥责自己的下属般说话。

    “不,不,不,是我的错。”拉里举了举双手,“我让K离职,可临时决定邀请K时,又忘了对利安德鲁先生说明这点。”

    “拉里,你为什么不自己邀请K?”那位斑白头发的老者用深黄略显古怪的双眼看向拉里。

    拉里苦笑起来:“老师,我也没想到K会这么快就完成离职,还以为他这几天应该继续留在学校处理事情的,结果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根本找不到他。”

    这位黑色西服、瞳孔眼神有点奇怪的老者竟然就是拉里的老师、元素意志的理事、奥术审核委员会的委员,七级奥术师、七环魔法师加斯东。

    前后解释一对比,大厅里的奥术师们基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纷纷小声议论起来,觉得真是一件难得的有趣之事,不时有人发出低低的笑声。

    “加斯东先生,是我们办事不严谨,给你们带来了麻烦。”利安德鲁讨好地对加斯东鞠躬道歉。

    加斯东温和地颌首:“大家都有错误,就不必太苛责这位小姑娘。”

    利安德鲁抬起头,严厉地对瑞贝卡道:“既然加斯东先生这么说了,我就不将你这次犯的错误提交,以后不能再犯了。”

    然后他转头对路西恩冷淡地道:“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你可以离开了。”

    这样的态度,即使路西恩这么擅长保持冷静和理智的魔法师都难免升起强烈的羞辱感。

    这时,加斯东抬手制止利安德鲁说话:“伊文斯,你有学习元素领域的奥术吗?”

    “有的,加斯东先生。”路西恩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见他态度和蔼,于是轻轻点头。

    加斯东笑道:“那你留在这里听听吧。既然来了,就不要错过,这是元素领域最新研究成果的会议,可能你无法听懂太多,但对你的帮助将是极大。”

    他见路西恩沉默犹豫,呵呵道:“年轻人,不要害羞嘛,等以后你成为有名的奥术师,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件美谈。”

    听到是最新的研究成果,于是好学的路西恩缓缓点头答应。

    那双冰冷的眼睛注视着这一幕,可加斯东、拉里没有再多说什么,很快与路西恩擦身而过,往大厅中央走去。于是他赶紧撇开眼睛,怕被人看到。

    …………

    《普通奥术师月刊》总部。

    提交了重新测定原子量论文回来的伍兹满意地坐在椅子上,思绪略微漂浮,只要三天后通过审核,自己就能赶上这一期的月刊了。

    想着想着,他随手拿起兑换出来的路西恩元素周期表论文,再次看了起来,由于他已经测定过元素,下意识略过了这个部分,看向后面的新元素猜测。

    “竟然有这么详细的性质描述。”伍兹边看边评价,“连发现新元素的方法都猜测了出来?呃,这矿石的几个特点怎么有些眼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