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八章 轰动

第四十八章 轰动

    坐在巴哈欧拉旁边的瓦伦希尔脸色坚毅,右手紧握成拳,其上乳白光芒宁静流淌,显然对渎神的邪恶魔法师路西恩?伊文斯非常愤怒。

    看到他们两人的反应,菲力贝尔这位留着浓密白色络腮胡子的枢机主教微笑着又递出另外一份简报:“巴哈欧拉,瓦伦希尔,你们看到的是第一天的简报,这是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没有必要太在意路西恩?伊文斯,只是人工合成尿素而已,难道你们认为这种存在于粪便等肮脏事物里的物质是生命物质?”

    经过几任教皇改造神术,枢机主教团的成员们或多或少都能够看明白奥术论文。

    疑惑地接过菲力贝尔手中的简报,外表粗犷如同巨人的红发巴哈欧拉认真地阅读起来,上面全是对尿素定义的讨论,对人体生命力学说的讨论,而且显然死灵系魔法师们的理由占据了上风,而擅长元素的奥术师们则无法提出更加有力、可靠的证据。

    “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严重,这是主的庇佑。”菲力贝尔在胸前画着十字架。

    最先看完的巴哈欧拉也点了点头:“事实上,确实不应该将肮脏无比的尿素作为神的恩赐,这方面的定义我们也该尽快完善到《圣典》里关于‘生命神赐论’的讲述。”

    “那我们没有必要冒着极大风险,派出愿意为主的荣光而牺牲一切的虔诚守夜人清除路西恩?伊文斯。吩咐霍尔姆、柯莱特等几大教区的裁判所密切注意路西恩?伊文斯的动向就行了,有机会的时候再出手。”

    瓦伦希尔虽然被教皇派来这里绞杀邪恶魔法师,但他也明白在霍尔姆等几个国家,魔法议会的实力是完全压制住了教会,除非教会能抽调大部分枢机主教团成员增援,可如此一来,北方教会、黑暗山脉附近的邪神国度、黑暗山脉内的黑暗生物和古代传承魔法师们就有趁虚而入的机会了。因此打探到魔法议会对自然神术的研究几乎没有进展后。瓦伦希尔和巴哈欧拉都同意了菲力贝尔不挑起大事端的建议,准备只是小打小闹。

    路西恩人工合成尿素的实验仿佛往渐渐平缓的局势里扔了一块巨石,让瓦伦希尔和巴哈欧拉两位虔诚的信徒再次燃起捍卫主的威严的熊熊火焰。可随之而来的转变又熄灭了他们冒险的心情,继续稳扎稳打。

    “我同意瓦伦希尔的建议,只不过这种奥术天才很少在成为中阶魔法师前离开阿林厄和伦塔特,基本没有机会清除他。”菲力贝尔是所有枢机主教团成员内最了解魔法议会行事风格的。

    这时。书房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菲力贝尔通过浩瀚的“神之眼”已经看到门口是位表情仓惶的牧师,身上蕴含的圣光力量在剧烈波动,似乎随时会将他吞噬。

    这位牧师推开房门。一反常态地没有向三位大人物行礼,而是急切地道:“菲力贝尔阁下,这是今天清晨的简报,他们冒着极大风险提前送出来的。”

    “你稳定情绪,不要怀疑主,不要怀疑主的全知全能。”菲力贝尔声音柔和仿佛能抚慰心灵般让这位牧师的茫然惶恐平复了少许。

    他不停在胸口画着十字架,将不受控制的神赐力量慢慢稳定。

    菲力贝尔则有着不好预感地接过简报。用最冷静的态度看向第一页:

    《用木炭等几种非生命物质经过一系列炼金反应合成一种脂肪酸的实验》费利佩?卡内罗。

    在这个论文的引子内,费利佩骄傲又直接地写道:“通过这个实验,我认为可以向所有魔法师宣布人体生命力学说彻底退出奥术发展的历史舞台了!”

    翻看了后面一系列的实验设计,菲力贝尔这位长期在霍尔姆教区以至于涵养很高的枢机主教也厉声道:“这是渎神!这是直接挑衅主的威严!必须马上清除费利佩!”

    他爬满白色胡子的下巴随着声音的提高剧烈颤抖着,似乎想不顾身份。直接去萨里瓦小镇或者海德勒城、阿林厄等地位净化费利佩,至于路西恩?伊文斯这种“小”角色和他“微不足道”的实验已经被彻底抛在脑后。

    粗犷豪迈的巴哈欧拉接过简报仔细一看,狠狠一拳就打在了菲力贝尔的书桌上,泛起的微弱暗色光芒映照之下,书桌彻底泯灭,没有留下一点粉末:“凡人岂能窥探神的领域,这是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审判的渎神者!”

    若非巴哈欧拉是一位史诗骑士,力量来自神赐的血脉,目前的信仰动摇已经让他的灵魂受创。

    “首选我们要确认这份论文的真假。”瓦伦希尔没有去看简报,而是画着十字架沉稳地说道。

    如果光靠一份论文就能让教会的强者们信仰动摇以至于自我毁灭,那魔法议会早就每年炮制出无数假论文来击败敌人了,基本上每位牧师都有按照论文指导完成实验的能力提前是有类似的实验器皿和神术阵。

    “封锁这份论文,不能向上次电磁波和圣光事件一样提前泄露给普通主教和牧师。”菲力贝尔有点疲惫地闭上双眼,“这是主对我们的考验,信仰的虔诚与否就体现在这个时候,等找到实验的漏洞或者其他解释后再向他们布道。”

    担任了近百年霍尔姆教区枢机主教的菲力贝尔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冲击,因此没有失去对自己“神圣灵魂”的控制,没有失去对圣光的控制,换了其他没直面过类似冲击的枢机主教,说不定看完论文后就被本身的圣光灼伤了灵魂。

    “一切荣耀归于主,唯真理永存!”巴哈欧拉、瓦伦希尔和旁边的那位牧师齐声祈祷,不停告诉自己,即使非生命物质能够合成脂肪酸,也是来自于主的全知全能,只不过自己等信徒还不能明白主的考验是什么。

    祈祷完毕,瓦伦希尔沉声道:“菲力贝尔枢机主教。我请求派遣几位虔诚的守夜人去暗杀费利佩。如果有机会,将引起这件事情的路西恩?伊文斯一起净化,如果没有。那就再等待机会。”

    他之所以提虔诚的守夜人,是因为这是一个几乎有去无回的任务,即使在奸细的帮忙下顺利刺杀了费利佩,在附近如此多高阶魔法师、大法师环绕的情况下。也根本不可能生还,更别提那里还有几位大奥术师。一般的、收编的守夜人肯定不愿意牺牲自己,强迫他们去反而会逼得他们投靠教会。

    “这件事情。你和巴哈欧拉负责安排,我联络贵族们,并让各个教堂提高戒备,防止魔法议会的报复。”菲力贝尔恢复冷静地道。

    …………

    门沙克拿着手中的简报,人体炼成而来的肉体像是经受不住冲击般变成腐肉一块块地落地,但他双眼内的灵魂火焰还是顽强地没有熄灭。

    “我只是想看压倒元素魔法师的辩论,这是什么?”

    “人体生命力学说真的错了。真的错了……”

    “就连费利佩这种死灵系的天才都抛弃了它,是他太盲目自大,还是真的错了……”

    “实验设计看起来没有问题,可是我不敢去验证。”

    门沙克忽然哀嚎起来,身体啪啪啪发出脆响。这是炼制而成的肉体再也不能控制的表现:

    “那我过去几百年的研究,过去几百年的魔法实力增长,都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吗?!”

    “我这一生难道就是一个错误?!”

    “可如果错误,为什么我能活这么久?为什么能够转化为巫妖?为什么能够提升魔法实力,学习各种魔法?”

    油然而生的自我否定和过去一步步踏实走来的经历产生了强烈的冲突,门沙克的认知世界有崩溃的迹象。

    一块块腐肉脱落,一根根白骨落地,门沙克只剩下一个白色骷髅头漂浮在半空,双眼内的灵魂火焰将其灼烧得有点虚化。

    “总算稳定住了,还好之前我就有所怀疑,而且费利佩的实验结果值得信赖,既然他这个一直坚持人体生命力学说的家伙都能抛弃过去的认知重新上路,我为什么不能够?死灵系魔法发展到现在,已经被自己人推翻了三次基础理论,而每一次都能获得极大的发展,我为什么不接受?我们死灵系是一个能够纠正自己错误认知,充满活力的派系,我什么要绝望?”

    比起被可恶的元素魔法师们推翻人体生命力学说,由死灵法师自己纠正,似乎更能让门沙克接受,至少让他觉得前面的道路并不绝望,至少让他明白过去的学习并不只是错误,人体生命力学说在表层上和真理是共通的,现在需要的是探索它的本质,因此必须抛弃它的错误“外观”。

    叹了口气,简报翻到第二页,出现了佩索尔、蒂娜迪莫斯、罗杰里奥等苍白之手高层对这个实验的评价:

    “这是一个伟大的、杰出的实验,天才的费利佩让我们从人体生命力学说的错误中摆脱,预示着我们将踏入一条更正确、更光明的道路。”佩索尔。

    “毫无疑问,费利佩是一位真正的奥术天才,他将笼罩在我们死灵法师头上不知道多少年的乌云吹散了。各位死灵法师,想一想自己为什么会停滞不前,不能突破难关,成为更加强大的魔法师?那是因为基础有错,我们只要纠正过来,前途将更加宽阔和平坦!”蒂娜迪莫斯。

    “这是一个开创性、突破性、重要性、颠覆性兼备的实验,费利佩让我们看到了死灵法师们探索生命奥秘永不止息的精神,让我们能够接受人体生命力学说的落幕,因为前面有更广阔、更贴近真理的领域出现!我们不能自己否定自己,我们能够接受自己的错误,也能探索新的方向!”罗杰里奥。

    一位位的大人物对费利佩和死灵系魔法极尽溢美之词,他们一边倒的态度让死灵法师们慢慢接受了人体生命力学说被推翻的事实。

    这就是权威的力量!

    稍微不那么顽固一点的死灵法师们冥想环境开始稳固,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够抛弃过去,不少极端保守的死灵法师虽然免于了爆头死亡的结局,但他们前面不断坚持人体生命力学说带来的影响,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冥想环境已经千疮百孔,很难再前进一步,于是恨意集中到了费利佩身上,这个叛徒!

    …………

    “海德勒”城一座魔法塔内,一位穿着古代魔法帝国长袍的老年人看着手中的简报,愤恨地怒喊:“这不可能!”

    然后砰的巨响传来,他的头颅彻底炸开,身体无力倒地,而在魔法塔密室内,一个由无数珍奇魔法宝石制成的命匣也出现了裂纹,然后一个苍老怨毒的声音传出:“还好我通过特拉奎尔提前知道费利佩已经接近成功,要不然连通过命匣复活都办不到。费利佩、罗杰里奥、教授,路西恩?伊文斯,我不会放过你们!”

    而萨里瓦小镇庄园内与罗杰里奥相对而坐的费利佩,品尝了一口红酒,望着海德勒的方向,心中冷笑道:“该死的老家伙们,这次尝到苦头了吧?”

    …………

    赶到庄园内的莫里斯有点失望地叹气:“可惜不是我们提出决定性的证据,要不然苍白之手的损失就惨重了。”

    “这样也好,免得议会的实力大幅度削弱。”拉文第倒是比较看得开,喜欢并坚持真理的他更满意一个错误理论已经被推翻,然后他看着路西恩:“伊文斯,我严肃地问你,你是真的不知道人体生命力学说,还是假的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引起这件事情?”

    “是的,拉文第先生。”路西恩坦然回答,接着将娜塔莎给的霍尔姆皇冠戒指取了出来,“在来魔法议会前,我就完成了这个实验。”

    被费利佩认出身份后,路西恩就决定向元素意志的高层坦白,免得被费利佩要挟,而且谎言越多越难隐瞒,坦白从宽有时候是个好手段,至少比被人查出来好很多。

    既然背靠组织,行事可以大气一点!

    “教授?”因为这件事追杀过费利佩的加斯东直接联想到了路西恩的这个身份。

    而莫里斯看着那枚戒指,微微叹息道:“这让我想起了小梅瑞狄斯。伊文斯,你从圣咏之城就开始学习奥术?”

    “是的,我得到了女巫的传承,而她认识一位魔法议会的派遣者,所以留下了部分知识。”路西恩微笑回答,见拉文第、莫里斯、加斯东的表情还算和蔼,没有去追究以前隐瞒的事情,毕竟路西恩这个身份有点特殊,想要遮掩比较正常,能够在得到信赖后坦诚交代就值得表扬了。

    接着路西恩认真而严肃地道:“三位先生,其实我还完成了一个实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