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二章 魔鬼,真正的魔鬼!(第二更五千九百字)

第五十二章 魔鬼,真正的魔鬼!(第二更五千九百字)

    又是一个星期的周五,在各自房间内用过早餐后,奥术师们陆陆续续地赶到大厅。按照拉文第阁下的说法,今天或者明天那个实验就会得出结果,这让好奇了整整一周的奥术师们怎么不兴致勃勃。

    虽然这七天中,他们除了睡觉和冥想之外,都是通过肉眼、精神力和留下的魔法印记一直观察着那实验装置,但那模拟原始海洋的纯水每天平平常常的蒸发,平平常常的与混合气体被闪电噼里啪啦击中,平平常常的冷凝成水珠回到玻璃瓶,看不出半点神秘和诡异的迹象,仿佛一幅正常到会被所有人忽略的自然景象。

    “到底会有什么结果呢?老实说,我已经好奇很久了,迫不及待地等待揭晓。”一位苍白之手的死灵法师在重新构建自己的冥想环境有了初步成效后非常轻松和振奋地与周围的同伴讨论着困扰了所有人七天的实验。

    细细两条金色眉毛皱着的一位女性死灵法师抿了抿嘴唇:“杰森,事实上,我完全不相信这样的简单实验能有什么奇怪的、重要的物质产生,仅仅只是高温蒸发和电闪雷鸣太简陋了,自然环境比这复杂一千倍、一万倍,需要考虑的因素和成分复杂得能爆掉你的脑袋!要不然亡魂主宰阁下等大奥术师早就开始模拟原始的自然环境了!”

    “莉莉,我同样这么认为。呵呵,这几天不时看着这个实验装置后,我总觉得眼睛里一直有电光闪耀,像是占据了我整个大脑,哪怕是面对夕阳,浮现在我眼前的还是噼里啪啦作响的闪电。”杰森幽默地对莉莉道,但这句话并不算夸大,许许多多的奥术师因为长久面对放电实验装置,以至于瞳孔里和大脑里残留深刻的印象。

    莉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只是一时的影响,我凝视其他事物的时候一样会出现。”

    两人聊得正开心,忽然看到一位熟悉的魔法师朋友走过来,他有着斑白的头发,深深的皱纹,柔和的蓝色眼睛,宁静而平和。

    “杰森,莉莉,早上好。”这位老法师和蔼地问好。

    杰森微笑道:“早上好,弗恩,有什么事情吗?”莉莉在旁边跟着颌首。

    老法师弗恩满脸恳切表情地道:“亲爱的莉莉女士,能否和我换一下座位,我想和杰森讨论一下人体生命力学说的问题。”

    “为什么?人体生命力学说有什么好讨论的?不是已经推翻了吗?”莉莉疑惑不解,不太愿意去一群擅长元素的魔法师之间。

    老法师弗恩一脸严肃地道:“事实上我并不这么认为,难道你们能否定生命力和灵魂的存在?”

    “当然,这是整个死灵魔法的地基了,如果否定它们也就是彻底否定死灵系魔法和我们自身存在的价值。”杰森没有犹豫的回答,“目前被推翻的仅仅是‘人体’生命力学说,不涉及灵魂和其他生命体,让我们很多年以来一直用活人、尸体等来炼成人体的方向得到纠正,死灵系关于灵魂的其他学说依然没有半点动摇。”

    在死灵系过去普遍的观点里,具有肉体的人类、精灵、巨龙是高于其他元素生物、炼金生命,因为它们只表现出灵魂生命力的一面,少了肉体生命力的配合,所以要想人体练成,就不能使用非生命物质,直到被路西恩和费利佩接连两个实验推翻。

    老法师弗恩摇了摇头:“目前合成的只是人体构成的普通成分,与蕴含身体奥秘的生命基石等还有遥远的距离,远远不能认为人体生命力学说被推翻了,也许解开一切秘密的钥匙就藏在人体构成中。你们看人体的结构是如此的奇妙,它们在细节的构成上充满了神秘震撼而不可测的味道。难道你们认为已经解开人体一切的奥秘了吗?如果是这样,那不用命匣,不用魂器,不用分离灵魂,不用更换身体,就能得到永生!”

    “噢,奥秘在上,弗恩你对人体生命力学说的坚持和看法都超过了我,足以与那些老家伙们的固执相比较了。”莉莉有些思维混乱地揉了揉额头,“我相信人体还有无数奥秘,但我也相信费利佩的实验成果,我要静一静,你和杰森谈谈吧。”

    奥秘在上是魔法师们表示惊叹或者礼貌的一种常用句式。

    莉莉站起身来,往对面元素法师们的阵营走去,安静地坐在那里,想了很久才有了自己的结论:“先肯定旧有的人体生命力学说是错误的,但人体的奥秘是客观存在的,还有待探索,在这个探索的过程,出现什么结论都不奇怪。对此必须抱着一种开放式的态度,这是面对一门魔法新学说最正确的态度!”

    老法师弗恩走到莉莉的位置坐下,看着斜前方三排距离的费利佩,目光森然冰冷,而他口中则与杰森讨论着人体生命力学说。

    今天或者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为了主的荣光只能牺牲自己了,但自己认识的死灵法师中位置最好的莉莉也与费利佩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无法达到让尼古拉一击必杀的程度,需要他到时候冒险穿过非过道位置座位之间的狭小缝隙,往前五六步。

    “愿天堂山的大门为我敞开。”老法师弗恩在心里默默地画着十字架。

    …………

    没过多久,费利佩、路西恩等奥术师到齐,上台讲解和演示魔法实验的是拉里。

    拉里胖胖的圆脸上带着淡淡的振奋,声音略显高昂地道:“这段时间讨论伊文斯提出的那几个问题时,我们发现溶液的浓度与导电性有着奇妙的关系。于是我就想,如果不是溶液呢?如果是不包含任何其他溶解物质的纯水呢?它的导电性会是怎么样?”

    因为水会导电属于常识问题,所以奥术师们并未往这个方向去想,即使他们用氧气和氢气可以轻松地弄出纯水来,但此时从拉里的语气中,他们感觉到了结果未必自己等人想象。

    拉里说完后,开始制出纯水验证它的导电性,当一个个电火花出现,而在纯水底部感应电流的魔法阵却没有任何反应时,每位魔法师的表情都变得相当古怪,常识又一次被颠覆了,好在不是构建自身冥想环境的主要学说。

    当气泡一个个冒出后,拉里结束实验道:“可以看到,在纯水被彻底电解成氢气和氧气前,其是不具备导电性的,由此我们可以认为一个炼金物质溶解于水后发生了奇妙的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我暂时还没有结论,现在想看看我根据这个原理构造出来的四环新魔法‘拉里的水元素护盾’,可以有效抵御‘闪电术’攻击的水性魔法。”

    接着拉里开始讲起这个四环魔法的构造原理、映射模型等,虽然他隐瞒了关键的核心模型,但绝大部分奥术师还是听得非常认真,有了原理,自己未必不能构造出类似的魔法。

    老法师弗恩则显得难以集中精神,不时注意有哪些侍者被叫进来提供热水、红茶、热毛巾等物品,当他看到已经有五六位侍者在大厅不同位置服务时,转身抬手对附近的魔法学徒示意。

    “奥术师先生,请问需要什么?”魔法学徒脚步快而无声地走过来,态度异常攻击,这里面每一位奥术师至少都是中阶!

    弗恩和蔼地点头:“孩子,给我一杯加柠檬片的红茶,我需要刺激下精神。”

    这样的要求每位奥术师都可能发出,旁边的杰森没有疑惑,专心地听着拉里讲水性魔法护盾。因为光是电磁波,它们都属于正能量,所以闪电也勉强归属在这类,很克制死灵系的魔法,杰森自然不会放过学习拉里新魔法的机会。

    “好的,奥术师先生您请稍等。”魔法学徒倒退到几步后往大门走去。

    这时尼古拉冒险地往前走了两步,超过一位侍者,刚好站在最前方。

    “你,去倒杯红茶给那位奥术师先生送去。”魔法学徒哪会管侍者们的顺序,自然地吩咐着站在第一位的尼古拉,而他后面的那位侍者则莫名其妙,难道他想讨好那位老魔法师被收做学徒?醒醒吧,如果有精神力和奥术天赋早就被招收入魔法学校了,干活的时候能够偷懒就要偷懒!

    去旁边大厅角落的小房间倒了一杯红茶,尼古拉努力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主在注视着我,这是我最荣耀的时刻,我会进入天堂山的!”

    虔诚的信仰帮助他平静下来,一步一步很稳健地走向老法师弗恩那一排,然后穿过横排的几人,来到他的面前,恭敬地放下白釉瓷茶杯。

    “尊敬的奥术师阁下,您加了柠檬片的红茶。”尼古拉就仿佛不认识老法师弗恩般缓缓放下茶杯。

    另外一边,路西恩后面四排的一位中阶奥术师也招手要了一杯白水。

    瓦伦特见到位置勉强,牙一咬,下定了决心,顾不得暴露,同样抢在了前方,接受了这个任务。如果时间点合适,当尼古拉用真理之剑复制品杀掉费利佩的时候,自己还有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干掉路西恩?伊文斯,毕竟他的魔法等级只有二环,而且根本想不到会有人在这种时候对他动手。

    放下茶杯慢慢转身的尼古拉,看着前面三排斜前方的费利佩背影,七八步的距离如同通往天堂山的道路,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漫长又那么的向人向往。

    “虽然只是真理之剑的复制品,但它也相当于九级的神术物品了,我要施展它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并且不能完全激发威力。同时这是一把剑,不是能远程释放神术的护符,只能近距离斩中费利佩才能达到完美的效果。”

    “这个距离,必须有人吸引到他的注意力,我才能在他反应过来前靠近到攻击距离。”

    尼古拉一边缓慢地往过道走去,一边计算着距离,如果在自己踏上过道前,老法师弗恩还没有制造出可以吸引费利佩注意力的事件,那就只能孤注一掷,不留任何希望地踏前快速穿过位置之间的缝隙,即使是同归于尽也要清除掉费利佩。

    瓦伦特端着白水放在那位奥术师面前的小横板上,同样计算着和路西恩的距离,只不过在杀掉费利佩之前他不会有任何攻击举动,即使错过机会也在所不惜。

    就在老法师弗恩深吸一口气,准备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时,突然前面有一位奥术师声音由低到高尖锐地道:“实验装置,实验装置!出现变化了!”

    所有魔法师全部将目光凝望到那实验装置上,哪怕是正在讲解构造过程的拉里也非常好奇地看向旁边模拟自然环境的玻璃瓶。

    只见右下角的玻璃瓶底层,以及回流的冷凝液体导管中段一个取样口里,透明的纯水呈现淡淡的红色,似乎出现了奇怪的物质!

    “会是什么物质?!”

    “它究竟是什么?!”

    一个个疑问从奥术师们口中发现,前面的几排奥术师甚至站了起来,想要快点知道实验的结果。

    这些起身的奥术师挡住了尼古拉的视线,暂时中断了他的动作,但他却异常高兴,因为场面变得激动混乱,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去清除费利佩。

    而从一开始就目睹这个实验的尼古拉此时也分出心神下意识看向那实验装置,真是奇怪,几种简单的气体,常见的闪电和火山高温,竟然会诞生淡红色物质,它是什么?

    前排的拉文第直接飞上平台,解除层层魔法阵,然后取出那淡红色的物质,并激发鉴定魔法阵,鉴定其究竟是什么。

    由于拉文第取出的不只是一份,一共七个实验器皿内,因此下方的奥术师们纷纷对它们释放鉴定术,其中就包括费利佩。

    本身带有一定信息的魔法物品外,鉴定术这个魔法只能鉴定已知的物质,但奥术师们此时都忘了这一点,下意识认为这是魔法议会已经探索出来的那部分物质,他们都是据此完善鉴定术的。

    从一个个起身的奥术师中间缝隙看到背对自己的费利佩在释放魔法,尼古拉知道这是错过了就再也不会出现的机会,一手按住掩盖自己神术气息和力量的护符,一手紧紧握着藏在长衣服内的真理之剑复制品。

    然后他坚定地迈出一步,进入两个位置之间的狭小风险,接着没有半点犹豫地往前走着,完全不顾及周围的奥术师,以快速的行动在他们反应过来前清除费利佩!

    一步、两步、三步,短短一秒间,尼古拉就缩短了与费利佩很大一段距离,另外一面的瓦伦特也开始慢慢往路西恩靠拢并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情况。

    四步、五步,“只差一步距离了!”

    尼古拉一手扯掉护符,恢复力量,一手拿出“真理之剑”复制品,就要迈前一步,往费利佩头上砍去。

    突然,这时有魔法师用遇见梦魇般飘忽高昂的语气喊道:“有天冬源质,从芦笋里分离出来的生命源质!噢,奥秘在上,我究竟鉴定出了什么?!”

    “噢!还有其他几种生命源质,虽然有两种以前从未分离出来过,但根据鉴定术的对比,它们确实属于生命基石的一部分!”另外的位置上,一位五级奥术师的语气就像看见了真正的神灵。

    “还有脂类、糖类……”佩索尔和蒂娜迪莫斯喃喃自语,得到坚定结果后,他们也忍不住站起来,虽然是魔法师并非教徒,但他们还是想说一句,这简直是神迹!

    一个简单的实验设计,一个完全常见又异常普通的闪电和火山环境,一些最普通的气体,一份模拟海洋和洪水的纯水,居然就生成了对人类、精灵来说非常重要的生命源质,这不是神迹,那什么是神迹!

    费利佩阴沉的脸上表情几乎凝固,这,这是进入神的领域了吗?!这是哪位奥术师设计的,是教授吗?!

    一个没有任何神灵插手,也没有多少魔法干扰的纯粹模拟原始自然的环境中,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出现最重要的几种生命物质之一,其意味着什么,每一位有头脑的魔法师都明白。

    这虽然不能否定真理之神可以创造生命,但足以动摇“只”有真神才能创造生命的“生命神赐论”,看吧,这样的自然环境里,组成肉体最基本生命物质中就有几种如此简单地出现了!

    奥术师们的惊呼无法阻止地传入耳朵,尼古拉准备的前进一步没能迈出去,下意识抬头看向那实验装置,它周围鉴定魔法阵上象征着生命源质的树形符号散发着明净的光明,它是那样的纯粹,又是那样的耀眼。

    “生命源质?!天冬源质?!这怎么可能!这是属于神的禁区!”

    尼古拉仿佛忘记了自己要暗杀费利佩,这几天目睹的一切在脑海里急速回闪。

    模拟火山爆发的高温和甲烷气体,模拟电闪雷鸣的电火花,模拟海洋的纯水,模拟主要气体的氢气等,除了制备两种气体和提供高温、闪电,中间没有任何魔法干预,没有神灵的投影,就这么“轻松简单”地诞生了生命源质。

    尼古拉第一次恨自己为什么要在教会内学习基于奥术改造而来的知识,恨自己为什么要认识生命源质和它的重要意义。

    “自然环境里也能诞生生命吗?神的权柄就被这么分享了吗?”

    “全知全能,是一是万的主怎么可能不是独一无二的,主宰着所有人、所有事物都无法接触的领域?”

    “不是只有主才能赐予生命吗?”

    “主究竟存不存在,天堂山究竟存不存在,我死亡之后究竟是成为魔法师们奴役的灵魂还是升入天堂?”

    “魔鬼,真正的魔鬼!竟然让我怀疑主!”

    强烈的怀疑一瞬间就动摇了尼古拉的信仰根基,与他信仰同步的神术力量开始失控,而他很快察觉之后,下意识就祈祷忏悔。

    不祈祷还好,一祈祷神术力量是彻底失控,猛然爆发出来,从身体内往外吞噬着,仿佛一道美丽到了极点的光芒。

    与此同时,距离路西恩还有一段距离的瓦伦特也被猛然亮起的圣光吞噬。

    “好漂亮的光芒……”

    “好梦幻的烟火……”

    震惊中的奥术师们愕然看着这两道光芒浮现并化成点点光芒洒落。

    而另外一边的老法师弗恩宛如死亡了般坐在椅子上,然后闭上眼睛,砰的一声,脑袋炸开,一道与尼古拉、瓦伦特类似的光芒闪现,但又有猩红的鲜血和白花花的脑浆像是雨点般慢慢落下。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奥术师们还以为是有死灵法师无法接受这个实验而认知世界彻底崩溃,同时其还下意识进入冥想环境试图稳住精神力免得伤到灵魂。

    因此,看到“烟花”和鲜血盛放场景的他们内心油然浮现一个想法:“丧心病狂!丧心病狂!”

    …………

    “这两个实验材料证实了这个实验结果对教会神职人员的冲击。”海瑟薇银灰色双眼看着两道极光,没有任何情绪地说道。

    从一开始他们就没能瞒得过大奥术师们,甚至老法师弗恩想到的办法都是亡魂主宰直接在他脑海里编织的记忆。

    瓦伦希尔和巴哈欧拉根本没想到这样的场合会出现大奥术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