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四章 伊文斯先生(周一求推荐票)

第六十四章 伊文斯先生(周一求推荐票)

    订正:上一章记混了,将路西恩的红外光眼记成了三环魔法,感谢“学习英语”朋友提醒,已改正。

    周一求推荐票~

    ………………………………………………………………………………

    拿着变成了三圈黑环的魔法徽章到任务区领了“除魔任务”的详细信息和地点后,路西恩没有直接乘坐魔法蒸汽列车经新开辟的“阿林厄卡帕斯郡首府”路线前去完成任务,而是在魔法议会总部门口叫过一辆马车,搭乘它缓缓驶向“元素意志”位于阿林厄的分部魔法塔。

    这个任务来得太早,显得略微蹊跷,而自己是背靠组织的人,当然要让组织“鉴定”一下!

    魔法塔高层的一间书房内,留在阿林厄主持这边事务的加斯东双手交握,静静听着路西恩讲述任务的内容。

    加斯东深黄色的双眼中掠过一丝古怪的情绪,然后用有点苍老却威严的声音道:“应该不是一个危险的任务,三环魔法师能够召唤的魔鬼、恶魔实力有限,伊文斯你又有‘元素’戒指,即使不能完成任务,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的。但安全起见,我还是先询问下弗洛伦莎,她或许知道更多的内幕。”

    他用目光示意路西恩坐在这里等待,自己则步入书房的小隔间内用“费尔南多的电磁传讯术”与弗洛伦莎交流。

    路西恩趁此机会回想自己这段时间在魔法议会做的事情,发现没什么势力或魔法师有绕过元素意志对付自己的强大意愿。人体生命力学说的事情已经结束,苍白之手勉强达成了目的,不会再紧咬着“教授”不放。净化污染魔法阵的规定又没有损害魔法师们的利益,更多是魔法议会拿出一部分钱来补贴,根本不可能埋怨自己。

    至于教会,他们的目光和仇恨基本被费利佩给吸住了。动用已经被清洗过一遍难得保存下来的间谍对付自己毫无意义。

    那这个任务是否可以认为没有主观伤害自己的想法?

    过了一会儿,加斯东打开小隔间的门走了出来。

    他用霍尔姆王国特有的不慌不忙绅士风度坐稳后才微笑着对路西恩道:“我问过弗洛伦莎了,是个突发任务。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不过伊文斯你是我们元素意志这一代魔法师中最有潜力的,而且也顺利地在一年内晋升了中阶魔法师,所以我借你一件魔法物品。”

    加斯东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拖着漂亮银灰色链条的单片眼镜:“上面恒定了五环魔法‘费尔南多的电磁传讯术’,如果发现不对。立刻和我联络。我的特定频率和密码暗记是这个。”一边说,他一边撕下一张白纸在上面写着资料。

    显然,风暴主宰在发明这个魔法时已经考虑到了简单的加密。

    路西恩按照加斯东的指导。在这单片眼镜内留下了精神印记,然后将自己脸上的金丝边眼镜收到双排扣长礼服右边的内衬口袋里,左边则装着一只怀表。

    戴好单片眼镜,路西恩拿起黑色高礼帽告辞,加斯东跟着站起,和蔼地笑道:“伊文斯,恭喜你顺利进阶三环。它不仅在古代魔法帝国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在当前的魔法议会内部,也是衡量一位魔法师是否具有扎实奥术基础的难关。你走到了这一步,就意味着超过了百分之七十的魔法师。以后每个月元素意志都将给你四十个奥术点材料的补贴。”

    听到自己的收入又有增长,路西恩发自内心地微笑:“谢谢您,加斯东理事。”

    …………

    卡帕斯山脉一处入山口附近。费雷泽小镇。

    这是一个很偏僻的镇子,需要先乘坐六个小时的魔法蒸汽列车从阿林厄到卡帕斯郡首府,接着再坐半天的长途马车来到小城滕宁,然后又要在山路上颠簸两个小时才能抵达,当然,会飞的魔法师们会节省很多时间。

    山里动物、树木丰富,小镇居民大多数是猎人和伐木工,加上深山里控制着部分矿脉的魔法师城堡有着不少魔法学徒、佣人、矿工,他们需要为数众多的生活物资,所以费雷泽镇并不像其他偏僻小镇那样人口稀少,荒凉闭塞,反而热闹喧嚣,甚至有着许多冒险者、佣兵前来深山里的宝石、矿物、奇特植物、宝藏等都深深地吸引着他们。

    费雷泽小镇最大的酒馆“金杯”内就充斥着一位位冒险者和佣兵,他们在没入山前总是喜欢痛饮美酒,毕竟冒险的生活中没人能肯定自己必然可以看到第二天的日出,能够享受生活就要懂得享受。

    弥漫着的浓烈酒香里,消息灵通的冒险者们小声地交换着最近发生的大事。

    “你们听说了吗?‘贝尔特朗’城堡的那位三环魔法师被他自己召唤的魔鬼杀死了!”一位金色胡子拖得很长的矮人压低声音问着临时聚集起来的同伴。

    脸上有着一道狰狞刀疤的中年男子凝重地点了点头:“城堡里逃出来的那两位惊惶不安的魔法学徒将里面描述成了一个地狱,一位位活人被火焰烧死,被浓酸腐蚀,被利爪撕开,被长剑劈成两边,血液和内脏流满一地。”

    他指了指角落里用金黄色烈酒麻醉着自己的两位魔法学徒,一男一女,脸上残留着深深的恐惧,似乎还陷在梦魇当中。

    “我们要不要去城堡试试?也许能绕过魔鬼,找到一些财宝。”贪财的矮人双眼流露浓烈的渴望,里面充满金塔勒的符号,“魔法师可是富有的象征,而且是位中阶魔法师,那可是能够让我们下半生愉快渡过的财富!”

    年纪比较大的中年女人鄙夷地看着矮人:“我可不想葬送自己的未来,你没看到连三环魔法师都死了吗?”

    “而且魔法议会肯定会第一时间派魔法师来处理,我们难道要与他们抢夺?不要以为你靠着寻宝得到的神秘药剂有了准骑士的实力就能和正式魔法师们对抗。”刀疤男心有余悸地说道。

    这时,酒馆半敞的大门被人推开,一位穿着黑色战斗法师袍的年轻男子一步步走了进来,他先用蓝色的双眼环视了酒馆一圈,里面冰冷的意味让所有冒险者和佣兵们都抬不起头。然后他向着那两位大口喝着烈酒的学徒走去。

    啪啪两声,木质的酒杯被这位年轻男子扫到了地上,金黄的液体流满一地。两位魔法学徒双眼有点迷茫地抬起。

    “我是战斗法师夏洛特,接受任务来处理‘贝尔特朗’城堡的事情,你们认认真真回答我的问题。”年轻男子似乎散发着莫名威严,即使长相不算丑陋。也让人下意识心生恐惧。这是很多次战斗带来的危险气息。

    两位魔法学徒一怔,全身发抖起来,那位酒红色头发的女性颤着声音回答:“夏洛特先生。我们是贝尔特朗先生的学徒苏珊和斯考特,那晚贝尔特朗先生在束缚间内试图召唤……”

    她还未说完,门口又进来一位黑色短发的精悍女子,她穿着典雅的紫色魔法袍,黄褐双眼内仿佛闪耀着无数闪电,环视中再次将冒险者、佣兵们压得无法抬头,接着她走向了夏洛特:“嗨。我也接受了这次任务,我是桑德拉,中阶魔法师。”

    “夏洛特,中阶魔法师。”这里人多口杂,夏洛特和桑德拉都没有暴露自己具体的魔法等级。而且他们胸口的魔法、奥术徽章等全部戴在了里面,因为没有哪位魔法师希望和人战斗前,对方就知道自己的魔法实力。

    远处吧台旁的金色胡子矮人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声音压得非常低:“魔法议会果然很快就派人来处理了。啧啧,看这两位的气质和神态,至少是四环的魔法师,一个人就能摧毁掉整个酒馆、整个小镇以及整个城堡。”

    他们这种连正式骑士等级都没有的冒险者见到正式魔法师的次数非常少,更别提战斗力提升了很多的中阶魔法师了,自然充满了好奇和敬畏。

    “所以我没有说错吧。”刀疤男像是被魔法师“欺负”过,表情略微惧怕地道。

    而魔法学徒苏珊和斯考特面前坐着的夏洛特和桑德拉则非常冷静地听着事情的经过,对于冒险者们的议论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们有自身都颇为骄傲的强大实力作为底气,接受别人敬佩、害怕的目光是理所当然。

    他们这样的态度更加让崇尚强者的冒险者们赞叹。

    “据说这次的任务还有一位魔法师参与?”桑德拉听完魔法学徒们的讲述后,转头问着夏洛特。

    夏洛特轻轻点头:“不过他还没有到,我们再等待一会儿。任何战斗都不能大意,多一位同伴的实力就能安全很多,他应该是中阶魔法师吧?”

    “肯定的。”桑德拉简洁地回答。

    见两位魔法师安静地喝着白水,没有立刻前往城堡处置魔鬼,冒险者们变得很是好奇。

    “难道还有魔法师没到?”年纪不小的那位中年女子看了看门口。

    金色胡子矮人不解地摇头:“凭借这两位至少四环的魔法实力,完全可以轻松处理城堡的事情了……”

    “谨慎点不是更好?”刀疤男听到酒馆大门再次被推开一点的声音,反射般回头看去。

    只见一位穿着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带着同色高礼帽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左眼挂着一幅单片眼镜,将俊秀的相貌衬托得更加醒目。

    “这是哪位贵族少爷?”

    “他到这里来做什么?”

    夏洛特和桑德拉警惕地看向门边,怀疑他是任务里提到的另外一位魔法师,但他似乎太年轻了,太不像魔法师了!

    忽然,他们的目光凝固在了这位年轻男士的右手,那里有一枚镶嵌着紫色硕大宝石的戒指,其造型独特,漂亮到了极点。

    “这是……”夏洛特和桑德拉从自身强悍的记忆中回想起了信息。

    霍尔姆皇冠奖最年轻的得主,杀死过高阶魔法师的男人,霍尔姆皇家魔法院名誉会员,一年左右就从二环晋升中阶的天才魔法师!

    看着这位年轻男士脸含微笑,不慌不忙地走过来,夏洛特和桑德拉猛地站起,态度非常尊敬地行着法师礼:“你好,伊文斯先生。”

    他们这样的态度让冒险者及两位魔法学徒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