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五章 贝尔特朗城堡

第六十五章 贝尔特朗城堡

    金杯酒馆内。

    路西恩随手拉过一张木椅坐下,从容温和地点头笑道:“你们好,这次的任务麻烦你们了,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路西恩故意将戴着霍尔姆皇冠戒指“元素”的右手从口袋里伸出,就是为了让对面两位魔法师看到,表明自己的身份,拿到任务团队的指挥权。这样会降低自己面临危险的可能,所以其举手投足间都拿捏着首领或者上位者的风度。

    “战斗法师夏洛特,中阶。”

    “中阶魔法师桑德拉。”

    夏洛特和桑德拉保持着尊敬的态度,简短地介绍了自己,虽然对于自身的魔法实力很有信心,但面对与费利佩联手杀死了一位高阶魔法师的路西恩?伊文斯,他们还是比较清醒地认识到双方的差距,不提路西恩隐藏的独有魔法或魔法物品,只是他右手中指上戴着的“霍尔姆皇冠”戒指也能毫无悬念地击败并摧毁自己两人。

    更为重要的是,按照魔法议会的习惯,如果两位魔法师相遇时魔法等级相差不大,属于同一阶,那就优先用奥术等级来确定地位高低,而作为霍尔姆皇冠奖这个元素魔法领域最高荣誉象征获得者的路西恩?伊文斯,作为一名四级的奥术师,他有足够的声望和资格得到大部分中阶魔法师的尊敬。

    两个方面都被路西恩压制,夏洛特和桑德拉自然而然就将他当成了任务的主导者,只不过战斗经验丰富的两人心里还是保留着一些小心思,如果在具体行动中,路西恩没有表现出足够匹配他声望和实力的领导能力,那就单纯地将他作为一个重要战斗力使用,不会盲目听从和跟随。

    明白酒馆环境复杂,没必要在这里透露各自魔法等级和擅长的派系,路西恩转头看向两位由于惊讶暂时忘记了恐惧的魔法学徒:“我是路西恩?伊文斯,我需要一位向导,你们哪位跟随前往?”

    在两位魔法学徒回答前,路西恩又微笑对夏洛特和桑德拉道:“详细的情况,等等去城堡的途中你们再告诉我,事情不能耽搁太久,要不然通过束缚间召唤阵过来的魔鬼会越来越多。”

    对于路西恩这种没有纠缠着让苏珊和斯考特再次完整讲述的务实作风,桑德拉和战斗法师夏洛特都轻轻点头,表示赞赏,这符合他们的行事标准。

    而听到路西恩的话后,两位魔法学徒猛地回想起城堡内宛如地狱的场面,那满地的鲜血、内脏、肉块和燃烧的火焰仿佛还在撕咬着他们的心灵和神经,那是再也不愿意遇到的梦魇!

    “得得得,伊文斯先生,我,我把城堡内部的详细情况告诉您,就,就不需要向导了吧?”酒红色头发,脸色憔悴的苏珊牙齿上下碰撞地回答。

    胆小瘦弱的斯考特更是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路西恩摇了摇头,不急不徐地道:“你们应该清楚,在九环之前,没有哪个魔法能完整地读取你们的记忆,只能选择性地进行思想侦查、催眠述说、谎言鉴定等,这样很容易遗漏城堡内某些重要地形的信息,而且耽误时间。所以我需要一位向导,到时候遇到问题能随时询问。放心,我们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一位学徒。”说话的时候,路西恩使用了一些催眠术的技巧。

    温和从容的语气慢慢安抚了两位魔法学徒的情绪,苏珊忽然想起刚才两位中阶魔法师对路西恩的尊敬态度:“他难道是高阶魔法师?即使不是,恐怕实力也有五环了吧!一起去城堡的危险会小很多,而且还能给他留下好印象。或许以后我这个没有了老师的学徒在议会艰难生活时,这样的好印象会帮助到我。”

    她可没有奢望会被一位高阶或者接近高阶的魔法师收为学徒,尤其她已经正式跟随贝尔特朗开始学习。

    作为偏远郡的魔法学徒,她和斯考特虽然听说过霍尔姆皇冠奖最年轻的得主,但由于消息闭塞,这方面的情况很少,所以议论不多,一时没有将两者联系起来。

    鼓足勇气,苏珊摆动了下酒红色的头发:“伊文斯先生,我愿意给你们做向导,但,但我实力低微,希望,希望你们能分出点注意力保护我。”

    语言不够顺畅,但她还是努力将自己的意思表达了出来,同时她悄悄看了一眼旁边还有点颤抖,不敢作为向导的斯考特,心中掠过一丝愉悦的情绪:“即使你精神力出众,奥术天分很好,在贝尔特朗老师心中最受重视,但胆小萎缩是你的致命弱点,没有了老师的照顾,也许以后你还比不过我……”对斯考特的嫉妒和羡慕在她心中藏了一年多,此时双方的对比才让她有了摆脱这个“阴影”的感觉。

    “非常好,你的胆量让我很欣赏,这是一个成功魔法师必须具备的特质。现在不是和平的、没有任何危险的时代,不懂得战斗的魔法师很难生存下去。即使专心于奥术研究,很多未知的探索同样需要冒一定危险,需要足够的胆量。”

    路西恩右手弹了弹左边领口,然后一边站起,一边从内衬口袋里拿出怀表打开:“目前是下午五点,在天黑之前结束任务,如果到了天黑还未完成,我们就视情况退出城堡,封锁附近,因为有些亡灵向和梦魇向的魔鬼在夜晚会非常恐怖。”

    夏洛特和桑德拉跟着起身,简短有力地回答:“好的,伊文斯先生。”

    等到路西恩等人离开,冒险者们才仿佛喘过了气般活跃起来,有些兴奋地交流。

    “刚才那位年轻魔法师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高阶?要不然那两位中阶魔法师的态度怎么会这么尊敬!”金色长胡子矮人抹了把粗糙多毛的脸,“可是他太年轻了吧?”

    绝大部分冒险者都未曾见过高阶的存在,因为他们要么是大贵族,要么被王室供养,要么在天空之城这种地方生活,要么在恐怖黑暗山脉和各种异度空间冒险,与低等级冒险者们几乎没有交集,即使在伦塔特的街上遇到,冒险者们也认不出来。

    刀疤男嗤笑了一声,恢复了平常的状态:“别看他年轻,也许已经几百岁了,比你奶奶的奶奶的奶奶的奶奶还老……”

    …………

    迎着刺骨的寒风,路西恩与夏洛特、桑德拉一起往“贝尔特朗”城堡飞去,下方森林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雪,间或露出点点长青的绿色。

    “……事情经过和城堡内部大致地形就是这样。”用“缠绕术”带着苏珊飞行的桑德拉将刚才的情报转述给路西恩。

    说完之后,见苏珊冷得发抖,桑德拉随手给她加持了一个“忍受元素伤害”——这个是古代魔法,虽然在抵御元素魔法的伤害上没有什么效果,但却是元素失衡环境下的不错选择,而在古代魔法帝国的认知里,高温和寒冷都属于元素失衡,因此其能像目前热力系中的“忍受寒冷”和“忍受炎热”魔法一样让受术者在零下十摄氏度内的寒冷环境和六七十度的高温下保持春天般的感受。

    路西恩推了推自己的单片眼镜道:“苏珊和斯考特逃走得匆忙,只注意到了几种低阶魔鬼,可我们不能大意。我是三环魔法师,擅长元素和星相,有些不错的魔法物品,你们呢?”

    “我是四环战斗法师,精通元素、力场、热力和变化四个派系的魔法,有匹配自己实力的魔法物品。”夏洛特眼神专注地看着前方靠山而建的城堡,它随着距离的拉近慢慢变大。

    桑德拉的目光也转移了过去,简洁地回答:“四环,电磁、光暗、力场和召唤。”

    “很好,等等如果需要处理束缚间内的召唤魔法阵,就交给你了。”路西恩黑色双排扣长礼服上急速燃烧起一层金白色的火焰,并很快在体外形成环绕全身的护盾。

    路西恩见即将抵达“贝尔特朗”城堡,没有大意和吝啬地使用了霍尔姆皇冠戒指“元素”,激发了它带有的五环魔法“强效火焰护盾”,其在被打破前能维持十分钟……

    而夏洛特和桑德拉也释放了各自的最强防护魔法,前者黑色战斗法师袍上冒出一层透明的由无数魔法符号组成的流动式光芒,这是融合了“次级法术无效结界”和“防护能量伤害”的魔法议会独有力场魔法“道格拉斯的法术吸收墙”。

    后者皮肤和衣服迅速变灰,宛如一尊石质雕像,然后她和苏珊的头顶浮现五颗彩色的法球环绕。

    四环魔法“石肤术”和“帕尔梅拉的能量法球”。

    用“机械化心智”将自己的大脑变成没有情绪的机械状态后,路西恩的灵魂以一种俯视和极端冷静的态度带领三位魔法师向不远处的“贝尔特朗”城堡飞去。

    这是一座环绕尖塔顶而建的黑色古堡,在开始有点昏暗的环境中仿佛一头潜伏的狰狞怪兽。

    古堡的大门打开着,随着寒风飘出浓重的血腥味,如同怪兽的巨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