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八章 古老仪式

第六十八章 古老仪式

    “你是谁?”桑德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试图发挥自己女性特有的亲和力使这位小男孩平静下来,不要那么惊恐,可她忘了自己擅长战斗,哪怕努力挤出安抚的微笑,精悍利落的气质还是无法掩盖。小男孩摇着头,四肢用力地往密室角落爬去,嘴里啊啊乱叫,脑袋深深地埋在那里,似乎眼睛不看到,事情就不存在。

    路西恩没有催促他们赶去束缚间,因为那只奇怪的魔鬼实在太过诡异,而且最后究竟有没有死亡还要打个问号,所以既然发现了新的幸存者,那就必须仔细询问。

    目光与桑德拉交接,路西恩下巴抬了抬,指向被夏洛特用“道格拉斯的巨大手掌”束缚住的苏珊:“用药剂安定她的情绪,由她来和小男孩对话。”

    桑德拉作为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女性魔法师,心思细腻的优点在这方面展现得淋漓尽致。她的储物袋内和魔法袍隐蔽口袋里放有各种情况下可能用到的药剂哪怕其中很大一部分几年也用不上,而安定心灵的药剂属于常见,因此她点了点头,拿出一管清澈透明的淡蓝色液体,直接用法师之手给苏珊灌了下去。

    不过她本身更想直接用睡眠术让小男孩睡着,然后摇醒他的时候用催眠术、魅惑人类等询问。这更贴近她的行事风格,只是小男孩身上有没有问题还是未知,如果在用魔法控制时出现意外,那就失去重要的情报来源了。

    路西恩则推了推单片眼镜,激发了上面恒定的“费尔南多的电磁传讯术”,虽然疑似五级的魔鬼,自己三人合力并非没有办法干掉,但事情出现了变化。还是按照约定好的手段联络加斯东,毕竟没人知道这个魔鬼会不会只是开胃酒!

    单片眼镜表面泛起一层密密麻麻的波纹,路西恩没有避忌夏洛特和桑德拉。直接开口说道:“喂,喂,加斯东先生?”

    这个五环魔法目前只能将声音震动转换成相应电磁波信号。

    “电磁传讯术”对面没有任何回应,路西恩声音变大:“喂?喂?喂?!”

    单片眼镜依然安静得如同死寂。

    情况变得严重了。路西恩凝重地看向书架另外一端的墙壁,那里有着一扇玻璃窗户,而窗户外面已经弥漫起了淡淡的薄雾。其翻滚扭曲着。像是一个个丑陋狰狞的想法,似乎若不能透彻复杂的人心变化,就无法穿透这雾气。

    “类似心灵迷雾,可又不完全相同,能阻挡和吸收电磁波,属于从未见过的超凡力量……”路西恩很冷静地判断着,愈发觉得自己知识还不够渊博。偏科得厉害,“基础奥术图书馆”内的书籍至少还有百分之七十没看过!

    路西恩使用“电磁传讯术”的声音很大,呼唤的名字又是奥术审核委员会的委员加斯东,自然一直被另外两人关注着。

    夏洛特跟随路西恩的目光看向窗外,长相普通、气质冷峻的他露出一丝苦笑:“似乎遇到大麻烦了。简单的任务并‘不简单’。”

    其实我是有所预感的,路西恩心中疑惑地想着,这次任务出现诡异变化的可能一直在自己预想中,可当真正发生时,又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太巧合了!

    “难道真有人想对付我,会是谁呢?又是怎么瞒过弗洛伦莎女士和加斯东先生的?”

    类似的问题在路西恩脑海中泛起,但都被压了下去,因为现在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危险随时会到来。

    “我们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尽快弄清楚状况,决定是撤退还是继续前进。”路西恩先看了一眼夏洛特,然后目光转向情绪慢慢稳定下来的苏珊,此时距离她服下药剂已经过了足足一分钟。

    夏洛特扶了下自己黑色战斗法师方帽,同样没有惊慌失措,很平静地回答:“之前我用秘法眼侦查过,可只发现了黄蜂魔等三种低阶魔鬼,与伊文斯先生你的侦查结果吻合,完全没有刚才那只怪物的踪迹,它像是藏在哪里……”

    “夏洛特、桑德拉,你们也不认识刚才那只怪物是什么种类的魔鬼吗?”路西恩发现夏洛特也没能辨识出怪物身份,略微惊讶地问道。

    这就意味着其至少没有出现在普通的《魔鬼大全》和《怪物图鉴》里,而如果不知道它的身份,就无法彻底弄清楚它拥有什么独特的能力,等等无论撤退还是进攻都会难以抉择,比如之前接到任务时,明确里面有低阶魔鬼、恶魔等,所以路西恩等人就没准备使用隐形术龙、恶魔、魔鬼等天生能看破隐形!

    夏洛特、桑德拉都表情严肃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确实不认识。

    “也许是高阶魔法师们才需要面对的怪物吧……”桑德拉嘀咕了一句,见苏珊心智恢复不少,有了沟通能力后,指了指密室里面的小男孩,“你认识他吗?”

    苏珊有些迷茫地转头,接着惊呼起来:“噢,比尔,你还活着?!”

    浑身发抖,脑袋埋在膝盖和墙壁之间的小男孩身体微微一震,然后非常缓慢地回过脑袋,迟缓地道:“苏,苏珊姐姐?”

    “他是谁?”桑德拉在苏珊耳边问道。

    苏珊给了比尔一个安抚的微笑:“是我,苏珊,我们回来救你了。比尔,不要害怕,冷静,冷静……”

    她一边慢慢往前,用手势让比尔平静,一边将残留着深深恐惧的脸庞转向路西恩、夏洛特三人:“他是贝尔特朗老师最小的学徒,天生精神力极其出众,但在奥术基础学习上却很没天赋,经常被其他学徒嘲笑。我和斯考特常常指导他,所以关系不错。”

    “你问问城堡后来还发生了什么事情。”路西恩迈开脚步,跟着苏珊往比尔走去。

    但比尔一看到苏珊背后跟来的路西恩、夏洛特,又吓得浑身发抖,脑袋乱摇,黑色眼睛瞪得极大。充满恐惧的情绪:“不要过来,你们这些魔鬼,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路西恩抬起双手,微笑着和夏洛特一起慢慢退后,而桑德拉则尽力地让自己表情和蔼可亲,与苏珊手挽手如同姐妹。

    这次比尔的情绪不再那么激烈。虽然还是吓得颤抖,但至少不再抽搐般乱动了。

    “比尔,告诉我。你在城堡内看到了什么?”苏珊蹲在比尔面前。

    一旁跟着蹲下的桑德拉无声无息地施放了“辨知谎言”这个二环魔法其并不直接针对比尔身体施法,因此不怕引起大的变化。

    比尔双手猛地伸出,牢牢抓住苏珊手臂,差点吓得苏珊往后跌倒,然后他用异常惊恐的声音道:“都死了,都死了,安迪、黛布拉、史蒂文斯先生都死了!他们本来已经快将召唤阵中出来的魔鬼清除干净。可里面,可里面,一下就冒出一只怎么也打不死的恐怖魔鬼,然后,然后他们就全部死了。全部死了……我一直跑一直跑,但脚软得实在跑不动,只好躲到了这间密室。苏珊姐姐,快带我离开这里,我好怕!”

    安迪、黛布拉、史蒂文斯是贝尔特朗的助手或弟子,都是一环的魔法师。

    “辨知谎言”的灵光没有变化,于是苏珊强忍住对那只魔鬼的恐惧,开始询问起细节。

    路西恩和夏洛特站在这边的走道,隔着长长的书架看着密室内的情况,同时密切注意周围的变化。

    目光转动中,路西恩忽然发现旁边桌子下落着几页被火焰烧毁了大半的羊皮纸,上面用古代魔法帝国文字书写着内容。

    “维(后面的字母被涂抹掉了)的特别召唤仪式”

    “你首先需要一个自己鲜血画的符文,然后再准备一只火盆,一本叫做《痛苦寓言》的书籍……”之后的内容在被烧毁的那大半张羊皮纸上。

    路西恩对于这个召唤仪式略觉好笑,竟然还要准备寓言故事,于是精神力场一动,将那几页羊皮纸拿在手中,仔细地看了看后面三页加起来不足十行的幸存内容:

    “当一切准备妥当,翻开《痛苦寓言》第十章,朗诵第七个故事,反复朗诵,最后抄写在画着符文的羊皮纸上。”

    ……

    “打开《魔物大全》,将与自己心中想象的召唤物类似的几页撕下来,丢入火盆。”

    ……

    “按照之前讲述的咒文诵念吧,直到火焰燃烧到与你一样高。”

    “这时,你就能看到你想要的特别礼物了。”

    夏洛特侧头看了几眼,微微皱眉道:“这似乎是一个捉弄人的召唤仪式,很多步骤根本不知道想做什么,居然要读《痛苦寓言》,居然要把书页丢入火盆燃烧……这几卷羊皮纸摆在学徒们就能接触的大厅里很能说明其本身存在的问题: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去尝试。”

    “夏洛特,你读过《痛苦寓言》吗?”路西恩沉吟了一下问道,“虽然我也觉得这个仪式荒唐滑稽,但贝尔特朗是在束缚间召唤魔鬼时失败受冲击而死亡的,因此看到任何奇怪的召唤仪式,我都会联想起来,不敢大意。”

    夏洛特仔细回想了一会儿:“我没看过《痛苦寓言》,但听人提起过。它是古代魔法帝国霍尔姆行省和布里亚纳行省交界处流传的寓言故事。因为基本是讲述让人伤心、让人难过、让人痛恨、让人悲愤的故事以给人启迪,所以被称为《痛苦寓言》。而我从来不看让自己不舒服的图书。对了,提到《痛苦寓言》,伊文斯先生你有没有发现这些羊皮纸很古老,它的单词使用方式也明显地带着曙光战争开始前的魔法帝国风格。”

    “与古代文献对比,确实如此。”路西恩目光往书架和桌子上浏览,“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痛苦寓言》?”

    这时,苏珊结束了问话,得到了初步情报的桑德拉毫不犹豫地用魅惑人类控制了比尔,将消息一一核实。

    “按照比尔的描述,最先是束缚间失控,低阶魔鬼涌入城堡,到处杀人,苏珊和斯考特就是这个时候逃离城堡的。然后贝尔特朗的几位助手控制了魔法城堡的核心部分,开始反击和清理,效果显著,可他们清理到束缚间时却遇到了我们之间看见的那只怪物从召唤阵内突然冒出,之后即使有城堡魔法阵的帮助,他们也未能逃脱厄运。”

    桑德拉走到路西恩和夏洛特身边说道,“从种种细节推断,那怪物每次死亡后都会在召唤阵那里重生,只有破坏掉召唤阵,我们才能彻底干掉它!”

    话音刚落,地面和旁边的墙壁突然水面般波动起来,里面猛地伸出一只只苍白透明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