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一章 憎恨

第七十一章 憎恨

    刚刚激发了单片眼镜恒定的“电磁传讯术”,还没来得及呼叫对面的加斯东,路西恩忽然感应到强烈的魔法波动出现,下意识就施放了魔法,左手中才捡起来的晨光水晶球变得透彻明净,迅速飞起,像是太阳般在路西恩头顶环绕,而它周围则出现了十二颗璀璨如同夜晚繁星的星辰,以不同的轨迹绕着水晶球运行。

    疲惫刚恢复一点的夏洛特反应比路西恩慢上半拍,虚幻的力场手掌凝聚出来挡在身前。

    就在桑德拉旁边不远的苏珊完全迷茫,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眼睁睁地看着桑德拉胸口爆发一团细小电光纠缠在一起的光芒,映照出其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入钻出的黑气,并且很快将它们净化一空。

    而桑德拉面前的地上,啪的几声脆响,几片金属碎块变得焦黑一片。

    “那只怪物还没死!它还在这个城堡!”桑德拉声音略显尖利,带着淡淡的惊恐,“如果不是我有一个不错的护符,刚才就被这怪物支配控制了!”

    她紫色魔法袍保守紧闭的领口,似乎被什么强大力量所撑破,一枚严重变形看不清原来模样的护符链条断开,在路西恩等人眼中慢动作一样清晰无比地掉在地上,发出当的清越响声。

    历经两次激战,精神力消耗绝大部分,所有擅长的魔法都暴露了出来,那只诡异到了极点的怪物却还没死!这让战斗经验丰富的桑德拉也不得不有点心惊胆颤。

    头顶“马斯基林之星”运转,路西恩警惕地看着四周,喊了两声:“加斯东先生!加斯东先生!”

    “电磁传讯术”对面沉默依旧,没有回应。

    趁这个机会,夏洛特施放了“次级心灵连线”,将三位魔法师和一个魔法学徒的心灵连在了一起,免得说话浪费时间。

    “我们快逃吧。快逃吧!那只怪物太恐怖了,我们永远也杀不死!”作为一名魔法学徒,苏珊已经支撑不住。全身颤抖地哭喊着。

    路西恩经过这么多次危险,养成了越是危险越是冷静的特质,而且刚才也确实有着不少的怀疑,因此没受苏珊恐惧和桑德拉略微惊慌的影响。快速地分享自己的看法:“刚才我们认为是贝尔特朗先生召唤的怪物,并将火盆作为召唤仪式的主要媒介,现在看来错误了。离开火盆媒介,怪物依然存在。而且贝尔特朗先生是从小经受奥术教育长大的魔法师,显然不会去尝试那荒唐胡闹的召唤仪式。召唤者肯定另有其人!”

    “比尔?城堡内只有他还活着,这只怪物恐怖又诡异,不可能发现不了密室内躲藏着的他。”夏洛特声音疲惫无力。

    桑德拉下意识反驳:“不可能,我用魅惑人类控制他核实了情报。等等,那只怪物有足够的能力帮助他屏蔽部分记忆!”

    提到自己熟悉的同伴。苏珊停止了哭喊,完全呆住了。

    “刚才听苏珊讲,由于没有奥术天分,比尔一直被其他魔法学徒欺负。类似的孩子心中,肯定充满了憎恨、暴虐的情绪。当这些情绪累积到临界点。就会开始寻求力量报复。这种时候,没有多少奥术基础的比尔,有很大可能遵循荒唐的召唤仪式,而不去管其在正式魔法师和受过良好教育的魔法学徒眼中是多么的滑稽可笑,多么的匪夷所思。”路西恩冷静地分析道,然后转头看向苏珊,通过心灵连线问她,“苏珊,你见过比尔看《痛苦寓言》吗?”

    苏珊先是迷茫地摇了摇头,然后惊吓到清醒:“比尔,比尔最近一直在看《痛苦寓言》,说是,说是要从痛苦中汲取力量,更加刻苦地学习奥术!”

    “走。”路西恩言简意赅地吩咐,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趁怪物借助比尔复活并彻底恢复力量前干掉它,那死的就是自己等人了。

    刚才比尔诓骗自己等人到束缚间来,显然是为了给怪物争取更多的恢复时间!

    三位魔法师再次按照之前的队形往学徒大厅跑去,互相之间有着大概几米的距离,苏珊鼓起最后的力量,艰难地跟随在桑德拉身后。

    跑动中,路西恩心中又涌现其他疑惑,比如为什么自己等人打开束缚间时,那只怪物确实正从火盆里凝聚出来,而不是通过比尔这个媒介复活等等,可情况紧急,只能暂时将它们按压下来,先解决掉迫在眉睫的怪物再说!

    没有类似之前询问比尔耽搁的时间,这次怪物明显还没有恢复过来,否则刚才就不会只是试图用支配术控制桑德拉了。此时,拐弯过来的走廊一片安静,没有苍白透明的手臂,也没有血红恶心的舌头等,让路西恩等人几秒钟就冲回了学徒大厅,冲过了刚才撞倒的那一排排书架,回到了密室所在的位置。

    那尊铜像上。两只死物般的眼睛在扭曲着变大,密室房门和附近的墙壁上一只只眼睛在努力凸显,都是黑色眼球,白色瞳孔,异常诡异和恐怖。

    看到这一幕,路西恩等人略微松了口气,连邪眼之墙都还未能凝聚出来,说明自己等人确实没有耽误时间,没有像之前那次一样让怪物恢复大半力量,同时说明里面的怪物正处在非常弱小的阶段!

    这是绝佳的机会!

    心灵连线中几个想法飞快交流,路西恩手一推,一颗仿佛将恐怖威力压缩到里面的赤红色火球就猛地飞了出去,直接砸向密室大门。

    而在此之前,邪眼之墙对面已经出现了夏洛特施放的“凝视之幕”,让一只只眼睛通过镜子清晰可见地看到自己。

    哗啦啦,镜子破碎,而邪眼之墙尚未完全凝聚就垮塌下来,让路西恩的大火球直接轰中了密室大门。

    巨大的爆炸声中,密室不太强的魔法防御一层层崩解,石制的大门被炸得四分五裂,烟尘弥漫。

    紧跟着的桑德拉紫色魔法杖亮起。“奥秘之光”将密室及周围变得异常明亮。其吸收着附近所有光明,照透弥漫的烟尘,照出了里面半跪在地上的比尔。

    比尔戴着黑框眼镜的一双眼睛用异常仇恨和憎恶的表情瞪着对面的路西恩等人。可他脸上却扭曲出了诡异而莫名的微笑,身上一块块肌肉贲起,将制式学徒服撑破,将皮肤撑破。露出血淋淋的肌肉和血管,一只只白色的蛆虫在里面爬来爬去,有些甚至从比尔嘴巴、鼻子、眼角和耳朵里钻了出来。

    “比尔?你!”本以来是比尔召唤了怪物却没有能力控制。可看到这一幕,苏珊只觉得比自己想象得还惊悚,那怪物就是比尔自己?!

    比尔面前浮现出一层透明的墙壁,有无数黑色奇怪魔法符文在其中流淌沉浮。他异常畅快地哈哈笑道:“那群打我耳光,总是嘲笑着我的混蛋们死在我手上的时候,是那样的惊恐,那样的绝望。那样的懦弱,完全没有趁魔法比试将我踩在脚下时的嚣张和强大。他们外表很强,可内心却如同老鼠。看吧,只有来自心灵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我从痛苦中得到了力量。成功地唤醒了我的心灵。”

    这些话仿佛发自每个人的内心,短短瞬间就让苏珊等明白了他的意思。

    两道白光在比尔面前的透明墙壁闪现,让一个个魔法符文瓦解。夏洛特和桑德拉都没有浪费时间去和比尔对话,直接施展了三环力场系魔法“解除魔法”,其有一定几率解除一个魔法效果或一个防御力场。

    而路西恩头顶的马斯基林之星则有三颗星辰偏离了轨道,与另外三颗撞在了一起,爆发出耀眼的光彩,这让夏洛特和桑德拉得到“幸运”的加持,将解除魔法的效果发挥到了最大。

    “你,这不是力量,是召唤的魔鬼!”苏珊忘记了比尔没有和自己心灵连线,惊惧痛恨的想法传递了出来。

    可比尔却仿佛听到了她的声音,哈哈大笑:“那不是魔鬼,那召唤的是我们本身隐藏的心灵力量!憎恶,嫉妒,仇恨,贪婪是多么美妙的滋味!”他的嘴唇脱落,露出白生生的牙齿,眼珠渐渐变得赤红。

    “解除魔法”白光闪烁之后,比尔面前的透明墙壁迅速瓦解,他现在的力量连小半都未能恢复。

    那层透明力场刚刚消失,夏洛特和桑德拉就各自激发了一件物品,在自身魔法处于缓冲中再次施展了“解除魔法”!

    比尔身上先是一层黑光与夏洛特的解除魔法效果一起消失,接着又在桑德拉的解除魔法下冒出了一团团黑气。

    然后路西恩右手淡紫色光芒爆发式亮起,如同一颗小小的紫色太阳,比尔身边顿时就出现了金、银、黑、白、紫等各种颜色的光点,它们以比尔为中心开始急速旋转,像是最恐怖的漩涡,疯狂撕扯着比尔的身体。

    也许那怪物能以纯意识体或精神体活动,但比尔还有肉体,还要受到元素限制!

    路西恩没有去等待最后关头才激发“元素漩涡”,只要机会合适,就毫不犹豫地使用了!

    漩涡越转越大,光点越来越亮,完全将比尔笼罩在了其中,完全将密室撑满。

    路西恩心脏窒息般剧痛,灵魂虚弱无比,精神也异常涣散,头痛如同裂开,连番激战后越阶使用“元素漩涡”让他比上次的后遗症还严重,连张开嘴巴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斜斜靠着书架,而这时夏洛特移动过来,根据刚才心灵连线的交流一边保护路西恩,一边用法师之手给他服用“水之歌”魔法药剂。

    桑德拉则全神贯注地防备着比尔,或是说防备着那只怪物。

    漩涡缓缓消失,整个密室被波及之下是墙壁彻底损坏和消失,地面有着好几个大洞,能够清晰地看到下面的大厅。

    比尔所在的位置有一团团黑色腐蚀痕迹,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剩下。

    “杀掉那只怪物了?”桑德拉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下意识看向窗外,只见迷雾彻底消失,露出傍晚快要落下的夕阳。

    “不管有没有杀掉,既然机会出来了,我们就快点联络加斯东先生。”清甜甘美的浅蓝色“水之歌”服用下去后,路西恩仿佛重新活过来般感觉到身体有了力气,但使用精神力还是有异常抽痛的感觉,强行撑住激发了“电磁传讯术”。

    “水之歌”不愧是中阶最好的恢复药剂,能够同时恢复生命和精神,但路西恩来自越阶使用的反噬症状依然存在,只能勉强激发物品,根本无法施展魔法。

    “喂,喂,加斯东先生?”

    短暂的安静后,对面响起了加斯东带着北地口音、略显苍老的声音:“路西恩,遇到麻烦了?”

    “恩,遇到一只怪物……”路西恩长话短说地将事情叙述了一遍,心里的紧绷稍微放松了一点。

    加斯东听完后,沉默了一下道:“你们找一间稳固的房间布置魔法阵等待,二十分钟后有最近的高阶魔法师过来处理。”

    有了后援的消息,大家都安心了很多,夏洛特扶着路西恩,桑德拉带着苏珊往学徒大厅另外一条走廊的能量间走去,准备在那里等待。

    “伊文斯先生,你还有问题?”夏洛特见路西恩眉头微皱。

    路西恩点了点头:“还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比如为什么怪物要在恢复前攻击桑德拉?让我们警觉和反应过来?如果不是它才恢复了一点,我们根本没那么容易杀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