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二章 背后

第七十二章 背后

    求推荐票,还差一点上周推榜~

    ………………………………………………………………………………

    “也许是那时候我们放松大意了,怪物见机会难得,所以想尝试着支配桑德拉,只要成功就可以让我们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当时伊文斯先生你在尝试联络外界,一旦你发现无法与加斯东先生通话,很快也能察觉它并没有彻底死亡。”夏洛特说出自己的看法,“另外,按照比尔的描述,这种怪物与贪婪、憎恨、嫉妒等情绪有关,它们往往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不会去权衡冒险攻击和隐藏等待机会各自的成功几率。”

    随着“水之歌”药剂后续效力的缓慢侵润,路西恩精神和身体都好了很多,虽然还没办法施法和奔跑,但稍稍借助夏洛特的力量就能走得非常平稳:“如果单纯只是这一件事情,夏洛特你的解释完全没有问题,甚至最为契合事情的真相,可你们不觉得疑点还有很多吗?”

    走在前面一点的两位姑娘都听到了路西恩的话,桑德拉戒备地四处查探,脑海里不停回想之前的画面,苏珊则哭丧着脸,颤抖着声音道:“伊文斯先生,您,您别吓我,难道那只怪物还没死?你们都做到这种程度了!”

    显然,这个时候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能将梦魇缠身般的苏珊给吓晕过去。

    “确实,那只怪物的行为模式有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步,是我们无法理解的。”夏洛特肯定了路西恩的问题。

    听到他话语的苏珊,膝盖一软,险些就没能撑住自己的身体,好不容易才勉强站稳。

    而夏洛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可从众多游记、笔记可以看出,深渊的恶魔、某些梦魇类怪物本身就是混乱的。它们做事如果不自相矛盾,反而有诡异。”

    “呼,夏洛特先生。您,您刚才吓死我了。”苏珊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夏洛特说话说到一半居然停住,让自己以为怪物还会出现。差点自己吓死自己。

    路西恩没有因为自己的怀疑被夏洛特反驳而生气,认同地轻轻颌首:“深渊的恶魔种类是地狱的很多倍,尤其在骸骨荒原。每天都有新的不死种族被创造出来,我们不认识很正常。”

    苏珊长长地舒了口气,连伊文斯先生都放弃了怀疑,怪物果真死了!

    可路西恩话锋一转:“不过恶魔再混乱,也不可能放过杀死我们的机会,按照他在束缚间表现出来的实力,学徒大厅第一次袭击时。他有足够的能力直接杀掉我,不管是恶意变形术,还是阴影之井,我都暂时没有对应的魔法手段防范。结果它却用了直接攻击灵魂和精神的类似四环魔法‘邪恶凝视’和五环魔法‘心脏骤停’的手段,在防死结界的保护下。后者并不能直接杀死我。”

    说到这里,路西恩心中开始检讨,自己目前只专精于元素和星相,对其他派系的魔法研究不够,面对灵魂、精神、诅咒和奇怪无比的变化攻击时,没有足够的魔法手段去防御,回去以后得再选择两个派系研究,同时还需要学习其他派系的基础魔法,免得哪一天手段匮乏而被实力弱小的敌人靠着诡异的魔法杀死。

    “也许是通过镜子攻击时,它没办法使用恶意变形术等,只能发出针对精神、灵魂的攻击,比如它后来也是尝试支配我。”桑德拉对此有自己的理解,而且很贴合实际。使用其他超凡力量时,那只怪物都没在镜子里面。

    路西恩微微笑道:“看来讨论有助于解开疑惑,谢谢你们回答了我的问题,但还有最后两个疑问,为什么束缚间内会布置成那样?贝尔特朗先生应该没有使用束缚间举行那个荒唐可笑的召唤仪式,而比尔不可能具备资格借用专属贝尔特朗先生的束缚间。”

    “还有,为什么那个特殊召唤仪式的羊皮纸会刚好被我们看到?既然比尔主宰了城堡的一切,又有来自怪物的诡异强大力量,为什么会想到烧毁书籍?好吧,就当他是想隐瞒议会,想继续使用魔法学徒的身份,但你们觉得这样的怪物烧东西会只烧大半,没发现还有小部分落到了书桌之下?”

    夏洛特有点吃力地解释:“第一个问题,可能是比尔想要将事情伪装成贝尔特朗先生做的,所以将束缚间布置成了那样,后来攻击我们未能成功时,则借助束缚间拖延时间。第二个问题,我认为比尔没有想过烧毁羊皮纸,但在激烈的战斗中,到处都有火焰燃烧,羊皮纸偶然被点燃了。”

    “至于刚好被我们看到,目前只能说确实是巧合。”桑德拉带着苏珊进入了有能量间的那条走廊。

    路西恩右手从口袋里拿出怀表看了看:“那我没有疑问了,现在是五点二十五分,四十分左右处理后续事务的高阶魔法师就会到来,我们耐心等待吧。”

    “好的,伊文斯先生。”夏洛特、桑德拉和苏珊同时回答。

    虽然路西恩的每个疑问都得到了解释,但一连串的问题还是让桑德拉和苏珊心悸不已,让夏洛特很是警惕,因此他们没有解除防御,彩色的能量法球还是在桑德和苏珊头顶旋绕,法术吸收墙将路西恩和夏洛特一起护住。

    在这条走廊里走了一段距离,旁边出现了一间大门开着的房屋,苏珊下意识看了过去,然后轻轻地咦了一声。

    路西恩等人跟随她的目光望去,只见房间内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于是桑德拉奇怪地问道:“苏珊,这是什么房间?有什么问题吗?”

    苏珊有点疑惑地皱着酒红色的眉毛:“这是贝尔特朗先生的金库,里面有他积蓄的黄金、白银和珍贵的魔法材料,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怪物会喜欢这些东西?”毫不容易消退下去的心悸感再次袭上众人的感官,这些东西消失得太奇怪了!

    桑德拉呲了下牙齿:“可能那只被召唤的怪物想维持下去,就需要贵重的黄金、宝石和魔法材料吧。”话是这么说,她愈发警惕地注视着周围,心里真的不能想象几次毁灭并破坏了一切媒介之后。怪物还能复活过来!

    “难道像召唤龙一样,需要付出报酬?”夏洛特略觉荒谬地道,“我们不要再前进了。就在这里布置魔法阵等待,事情确实还有很多谜团。但我认为是别的原因,与怪物无关,它肯定不可能再复活了。”

    苏珊手软脚软地开始配合夏洛特、桑德拉布置防御魔法阵。路西恩则没有太多力气地靠着墙壁,稍微使用精神力就灵魂和脑袋一起抽痛,只能勉强激发魔法物品。

    很快。魔法阵布置完成,夏洛特、桑德拉、苏珊都常常地吁了口气,不管还有什么敌人,只要不超过五环,想打破魔法阵防御至少需要十分钟,而且里面还有两位四环魔法师,因此坚持到高阶魔法师到来是绰绰有余。

    做完之后。夏洛特、桑德拉分别站在大门两旁,苏珊位于偏角落位置,路西恩则靠在侧墙上,对面是光滑的花纹岩石,上面映照出了众人比较模糊的身影。但能够看清楚桑德拉裂开的领口,夏洛特破损的小马甲,路西恩的单片眼镜等。

    静静看完他们辛苦的路西恩,脑海里将整件事情都过了一遍,严肃地道:“也许那只怪物确实已经死亡,但从开始似乎就有人在背后操纵一切。”

    当路西恩说出判断时,自己那戴着单片眼镜的影子忽然咧嘴笑了起来,不再诡异,而是得意洋洋!

    它什么时候进来的?!路西恩不顾头痛,下意识就激发了日之冕,一道圣光轰了过去。

    “伊文斯先生,怎么了?”夏洛特、桑德拉戒备地转身,可墙壁之上只有被路西恩“圣光打击”激发的魔法阵光芒。

    路西恩仔细审视自己,发现没有受到任何暗中侵袭,也没有被攻击灵魂和精神。

    “难道是我太紧张了,加上越阶使用元素漩涡造成的灵魂混乱,所以产生了幻觉?”路西恩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但还是将刚才看到的景象描述了出来。

    “如果是那只怪物,它怎么可能不趁机攻击伊文斯先生你?而要是不攻击,它为什么要暴露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啊!”桑德拉和夏洛特显然都认为路西恩虚弱之下有了幻觉。

    路西恩推了推单片眼镜:“我分不出是不是自己产生的幻觉,总之我们继续小心戒备,还有几分钟的时间,高阶魔法师就要来了。”

    …………

    学徒大厅,密室内的黑色腐蚀痕迹突然蠕动了起来,接着其猛地拔高,在大厅内凝聚出一只巨型的生物,它有着强壮的身体,粗长的脖子,脑袋像是蜥蜴,背部长着一对透明漂亮的类似蝙蝠翅膀的翼膜,轻轻扇动就有大风吹拂,其身上还覆盖着一层透明的硕大鳞片,在夕阳斜照上绽放清冷梦幻的光辉,同时散发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恐怖气息。

    这竟然是一只巨龙!

    在学徒大厅没有人的角落,忽然有水波般的条纹产生,一道身影缓缓凸显出来。

    这是一位穿着火焰般魔法袍的俊雅中年男子,他手中拿着一本笔记本和一只羽毛笔。

    一看到他,巨龙就猛地一扑,两只巨大的前爪搭在这位黑发中年魔法师的身前,鲜红的舌头伸出,以包裹其全身的姿态舔了过去。

    滋滋滋,这位中年魔法师贴身的力场墙在巨龙舔舐下摇晃欲碎,他一边在笔记本上书写着什么,一边微笑颌首:“演得不错!”

    “恩!”巨龙鼻子里哼出声音,显得十分高兴和得意,继续伸长舌头舔着中年魔法师。

    中年魔法师停下书写的羽毛笔,低声念道:“谨慎戒备,反应敏捷,做事决断,面对危险时候的表现好于绝大部分魔法师,但魔法搭配、组合和使用选择上有不少问题,需要专门进行这方面的学习,基础魔法偏系严重,要好好恶补……”

    收起笔记本,中年魔法师表情严肃地看着巨龙:“阿弗瑞斯,快将那些财宝交出来,它们是属于议会的。”

    巨龙将前爪按在中年魔法师身上,舔得愈发起劲,对于财宝的问题拒绝回答。

    眼看自己贴身的力场墙就要破碎,中年魔法师无奈地摇头:“好吧,你可以拿走其中一部分,作为你干掉那只怪物和扮演它的酬劳。”

    “恩!”巨龙异常高兴地哼道,然后表示热情地再次舔了一下,啪一声就力场墙给舔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