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章 “好”介绍(周一求推荐票)

第二章 “好”介绍(周一求推荐票)

    周一求推荐票。

    还有,大家要求的地图正在请某位好心姑娘帮忙画,这几天就传上来,我自己美术能力为零……

    ………………………………………………………………………………

    古松茫然地重复:“穿过沙赫兰帝国?”

    路西恩见自己的群体惊恐术让隔间之外的打手们全部瘫软在地,而隔间内买卖情报的先生们吓得不敢出来,于是没有走进房间,双手插在长礼服口袋里悠闲地站在二楼走道里,看着退得背靠墙壁的古松笑道:

    “是的,穿过沙赫兰帝国,抵达黑暗山脉东北的那些信仰不同神灵的国家。古松先生,我想你也看出来了,我是一名魔法师,在沙赫兰帝国会受到真理神教北方教会的追捕,因此我需要一名熟悉沙赫兰帝国地理、贵族和大概风俗的向导,这样我才能安全地行走在沙赫兰帝国。”

    从加斯东口中知道教会重心慢慢转移,暴风海峡封锁愈发严格后,路西恩没有冒险飞跃,而是听从了他的建议,乘坐魔法蒸汽列车,穿过霍尔姆王国和柯莱特王国,抵达了北地著名城市深海港,接着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森林密布,巨魔、兽人等时常出现的北地深处穿行,来到了东流亡地,这里原始森林西南就是沙赫兰帝国东北方的烈焰要塞。

    这段时间内,路西恩又在灵魂内构建了一个对三环魔法师非常重要的法术“解除魔法”。

    而横穿沙赫兰帝国,在它的西南边缘就是路西恩的目的地瓦欧里特公国。

    过去偷渡南北教会对峙的地方比暴风海峡危险,但教会重心转移后,后者变得困难不少。

    掺杂着谎言的解释后,古松大概听明白了路西恩的要求,他深吸两口气,恢复了几分情报组织头子的沉稳:“这位先生。你是担心长期在沙赫兰帝国内飞行容易被发现,需要一个假的身份和帮助你掩盖不同于沙赫兰帝国风格的向导?”

    “古松先生,你很聪明。”路西恩笑容温和。心里却在腹诽,要是我的飞行术能够有地球上飞机的速度,也就是高阶魔法师们的程度,花费三四天的时间。飞飞停停也就过去了,但目前为止,自己的飞行术也就相当于普通马车的奔跑。

    古松见路西恩态度平和又有风度。直觉认为他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魔法师,沉吟了一下后道:“先生,我建议你去塔兰酒吧找雷欧,他过去是沙赫兰帝国某位大走私者的助手,生意曾经抵达黑暗山脉东北的异教徒国家和瓦欧里特这个异端公国,后来得罪了那位大走私者,被他杀掉了全家。本人则幸运地靠着珍贵的魔法卷轴逃到了瑟谷。”

    “复仇的火焰和准骑士的实力让他艰难地生存了下来,疯狂地接着各种任务,想攒钱买到珍贵的魔法药剂提升实力,然后回去报仇。”

    “他擅长用非魔法手段改变容貌,对沙赫兰帝国内部各位贵族、各个要塞和大部分地理环境都非常了解。是最适合的人选。”

    路西恩想了想,笑容没有褪去地道:“我不是太放心雷欧,到了沙赫兰帝国后,如果遇上那位大走私者,他很可能情绪失控。”

    “放心,先生,雷欧是一位有着骑士信守承诺精神的人,只要你们签订了魔法契约,他就不会违背。也许正是因此这样,他才会得罪那位大走私者。有些时候太有原则并不好。”古松再次建议,“他绝对是最合适的人选,其他人要么没有横穿沙赫兰帝国的经验,要么是流亡贵族,做不好向导。”

    路西恩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那我先去见见雷欧。”

    “他不会让您失望的。”古松加重语气肯定地道,“只不过他最近好像出了点事情,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目前唯一的线索是有人曾经在塔兰酒吧见过他。”

    刚刚说完,他就看见路西恩不管是带着单片眼镜的左眼,还是裸露的右眼,褐色的瞳孔都像一汪飞速旋转的漩涡,让自己的灵魂和精神不受控制地投入进去,接着思维一阵迷糊。

    用魅惑人类控制住古松后,路西恩一一核实了刚才的情报,接着施展“催眠术”,让古松遗忘刚才的记忆虽然路西恩没办法修改和编织记忆,也没办法真正抹去记忆,但让古松下意识遗忘关键的地方还是能够办到的,而且即使以后有人追查到古松这里,他记忆中的路西恩也是经过伪装的!

    因为自己是霍尔姆皇冠奖得主,不清楚南北教会对自己外貌掌握到什么程度,并且一环魔法掩饰术容易被五级的主教、守夜人们看出来,路西恩自己又不擅长变形方面的魔法,所以这次外出时,自己制作了一些不涉及魔法的伪装物品,比如垫在皮鞋里就长高三厘米的鞋垫,比如用变形邪怪瞳孔制作的褐色隐形眼镜(其没有任何增强视力的效果,只是透明兼薄软),比如没有刮的两撇漂亮小胡子,配上单片眼镜,显得更加文质彬彬。

    过了很久,古松才像是从噩梦中醒来般看着周围。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位骑士呢?”古松略一回想,脑袋就开始抽痛,作为一名情报组织的负责人,他很快明白是遇到了强者,干脆放弃思考,只记得有位魔法师强闯进来,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他问了什么,统统记不住了。

    大厅地板上躺着的打手们也渐渐褪去了惊恐,刚才他们似乎遇到了生平最害怕的事物,比如传说中的巨龙,所以吓得魂不附体。

    “你们这些混蛋,快点起来打扫大厅,还有,换身衣服!”古松闻着恶臭,心情极差地怒吼道,接着吩咐手下去找那两位骑士,担心被竞争对手趁这个机会暗杀。

    …………

    “塔兰酒吧。东流亡地人自己的酒吧”。

    路西恩看到这块原木招牌,嘴角微微抽了抽,接着推开酒吧大门。踏入了人员复杂的酒吧内。

    随着路西恩的进入,无数道审视的目光几乎同时望了过来,但一触即离,继续着大声谈笑。仿佛那一秒钟的安静从未出现。

    之前路西恩在十字街控制古松小屋守门人东尼时,没有掩饰,大大方方地展露了实力。而且两位吓得逃跑的骑士也被东流亡地不少人看到,所以酒吧内几位很不安分的家伙大概了解路西恩是比他们更有实力的强者,根本不敢招惹他。其余绝大部分不知道路西恩是谁、不清楚他实力范围的人,见到那几位家伙没有动作后,也放弃了打算,准备再观察一阵。

    这就是东流亡地的法则!没有实力、没有关系的外来者只有死亡,即使东流亡地的居民。如果被同伴抛弃,或者不懂得讨好强者,也一样没有好下场,这法则是如此赤裸而残酷!

    东流亡地的大部分人都想着赚到一大笔钱后,赶紧买通渠道。去有规则、有法律又不通缉自己的正常国家生活,少部分嗜好杀戮、血腥,想要不受约束的自由,崇尚强者为尊的人则疯狂地爱着这里。

    从酒吧桌子间狭窄的过道穿行时,路西恩仿佛不属于这里似的,依然保持着从容不迫的姿态。

    “你好,我想打听一件事情。”路西恩敲了敲吧台的桌子。

    似乎是酒保的金发年轻人头也不抬地擦着杯子:“你需要一杯酒。”

    “给我一杯莱斯。”路西恩知道这是所有酒吧通用的规矩,没有反对,叫了一杯能引起自己怀念的酒,这是来到这个世界后听到的第一种酒。

    金发年轻人终于抬起头,他有着一副不错的脸蛋和非常符合东流亡地的略显桀骜的气质,然后给路西恩倒了一杯金黄色的莱斯酒:“你有什么要问的?”

    路西恩没有喝酒,而是欣赏艺术品般地看着金黄色的液体:“我想知道雷欧在哪里。”

    “最近很多人找他。”酒保没有直接回答。

    路西恩没再看着手中的莱斯酒,抬起头道:“我是一名雇主,打算雇佣雷欧。”

    酒保淡淡地道:“其他人也是来‘雇佣’雷欧的。”语气有着几分讽刺。

    听到两人的对话,后面一张桌子周围坐着的几名身着鳞甲的壮年男子哗得一下全部站了起来,身上甲片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他们的首领是一位气质凶悍的三十多岁男子,其左眼空空荡荡,没有眼珠,很是吓人。

    他提着一把双手巨剑,铁靴踏得地板发出清越响声地走到路西恩面前,高大身体微微弯曲,用一种恐吓似的语气问道:“你和雷欧是什么关系?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面?小子,你要明白,我是代表东流亡地某位大人物问话,你得好好回答,否则你肯定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

    “事实上,我和雷欧并不认识。因为听人说他有骑士精神、信守承诺,所以打算雇佣他办一件事情。”路西恩表面上很平和地回答,其实是在权衡有没有必要继续寻找雷欧,一是浪费时间,二是他好像惹了麻烦。

    这位瞎了左眼的男子没有放弃,恶狠狠地道:“是谁介绍的?要办什么事情?你最好老实回答。”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路西恩戴着洁白手套的左手离开酒杯向着自己抓来。

    其速度极快,首领男子瞳孔中还残留着影子时就已经被抓住了喉咙,整个过程中他没有任何反应。

    路西恩微笑看着他:“小时候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不该打听的事情不要胡乱打听吗?”

    “你……你最好放开我,要不然你别想活着走出东流亡地,我背后的大人物……”首领男子先是惊惧,接着故意狞笑起来,但转眼就被路西恩左手用力捏得说不出话。

    路西恩笑着摇了摇头:“我能不能活着离开东流亡地还是未知数,但你再这么说下去,肯定走不出塔兰酒吧,你想试试吗?对了,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也是位大人物。”

    如同被人愚弄,首领男子脸色涨得通红,可却说不出话来,这时他的手下才反应过来,纷纷拔剑围拢。

    突然,一位穿着同样款式黑色鳞甲的剑士从酒吧后面跑了出来,大声喊道:“发现雷欧了,他在酒吧的密室内!”

    酒保脸色大变,可刚要起身就被一位剑士挡住。其余剑士仿佛遗忘了首领,盔甲铮铮作响地跑向酒吧后面,而酒吧另外角落也同时奔出两位实力明显超过高阶骑士侍从的准骑士跟随前去,他们才是埋伏的真正手段!

    路西恩好笑地看着被自己捏住喉咙的首领,颇为同情地摇头:“似乎那位大人物不是太重视你,即使我杀了你,他估计也不会报复我。不知道他是哪位领主?”

    “你怎么知道?”首领被松开喉咙后惊愕地反问,并看到路西恩拍了拍衣服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