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章 沃伦少爷

第三章 沃伦少爷

    继续求推荐票~

    ………………………………………………………………………………

    路西恩反问成功,心中有底地笑道:“东流亡地能被称为大人物的也就三四十位,想要猜到并不困难。你们总不可能是九位城主的手下吧?如果是他们的手下,哪用得着遮遮掩掩,连名字都不肯报?”

    叮叮当当,急促的金属碰撞声从酒馆后面传来,而且密室似乎是在地底,几位准骑士的搏斗让酒馆地面都有轻微的颤抖。

    见状,客人们纷纷往外面散去。他们并非害怕血腥、害怕杀戮、害怕看到战斗,长期生活和来往于东流亡地,对这种事情早就麻木,根本无动于衷,他们担心的是准骑士们在密室内的战斗会破坏地基,让酒馆垮塌砸到自己。

    路西恩双手插在长礼服口袋里,也慢慢踱步往酒馆大门走去,沙赫兰帝国流亡到这里的人很多,并不缺向导,自己和雷欧既不是亲戚又不是朋友,更不知道他是因为做好事还是坏事得罪了东流亡地某位领主,因此没有必要出手阻止此事。

    见路西恩不闻不问地离开,瞎了一只眼珠的首领男子提起双手巨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没有嘴贱地继续招惹路西恩,而是转身配合另外一位剑士将酒保和闻讯出来的酒馆老板挡住。毕竟从刚才的出手,他可以明显地判断出路西恩拥有正式骑士的实力,其或许不敢得罪自己背后的那位,但自己如果再嚣张地嘲讽他,被暗中杀死丢进森林恐怕都是最好的下场了。

    在东流亡地生活的人,如果没有绝对强硬的背景,哪怕再狠毒、再嚣张、再狂妄,面对实力强过自己的人时都懂得忍耐和等待。因为不懂得这么做的人,已经全部成为了森林里野兽的食物,成为了死灵法师的材料……

    这就是赤裸裸的剑与魔法的规则!

    路西恩不慌不忙地走着。悠闲地看着头发全白的酒馆老板用剑盾对付首领男子的双手巨剑,他们的剑术技巧都简洁粗犷,带着明显的沙赫兰帝国风格。

    “你们竟然敢在塔兰酒馆动手!难道不怕面对几位城主大人的怒火?!”酒馆老板原本的实力应该是靠药剂激发了血脉的准骑士,可他年老体衰。本身的血脉能力又似乎是增加力量、敏捷而非超自然力量的,因此与正值壮年的首领男子战斗激烈,一时分出胜负。不过能在东流亡地开一家酒馆。其背后肯定有着大人物的支持。

    首领男子双手巨剑一劈,被盾牌挡住,赶紧剑柄回击,拦下酒馆老板的长剑,趁机冷笑两声:“如果没有发现雷欧,我们当然不敢在塔兰酒馆动手,可现在雷欧就藏在你们的密室里!他可是狠狠得罪了我们少爷的混蛋。即使闹上领主会议,几位城主也不会说什么,顶多叫我们赔偿你酒馆的损失!”

    此时,酒馆内的顾客已经跑出去大半,之前拥挤的大厅变得稀稀落落。路西恩走到一半,忽然听到一声巨响,整个大门顿时四分五裂地倒飞回来,砸得几位酒鬼头破血流。

    脑袋恰到好处地一偏,躲开了大门碎片,路西恩看见门口走进来一大批人。他们大部分穿着与独眼男子风格类似的黑色鳞甲,领头的是一位叼着灰白色雪茄的年轻男人,他没有穿冒险者们常见的皮甲、鳞甲、半身盔甲,而是与路西恩一样,非常具有“霍尔姆品味”地穿着白色衬衣、褐色马甲、黑色双排扣长礼服,戴着高高的同色礼帽,脸型削瘦,鼻梁高挺,容貌还算不错,但黑色眉毛杂乱,满脸的桀骜阴冷。

    他两边分别站着一位气势危险的男子,左边那位同样的霍尔姆风格,身材矮小,皮鞋崭亮,淡灰色双眼冰冷无情,右边高大健壮,随便套着一身棕色皮甲,肌肉贲结,每走一步都踩得地板吱吱呀呀作响。

    年轻男子环视酒馆大厅一眼,在门口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右手一伸,后面一位容貌姣好的金发女子就在他面前跪下,帮他解开袖扣。其表情呆呆愣愣,穿着特里亚宫廷风格的淡蓝色长裙,胸口露出白花花的一片。

    “亚罗利姆爵士,麻烦你去帮忙抓住雷欧。”年轻男子笑容满面地吩咐,经过几天的追捕终于要抓到这个破坏自己好事的家伙了,这让他一直没能完全发泄的怒火又全部燃烧了起来。

    身材矮小的亚罗利姆语气平淡无波地道:“是,沃伦少爷。”

    他黑得发亮的皮鞋轻轻一蹬,整个人就化成一道残影扑往酒馆后面,同时没有保留地散发出骑士的气势,让许多来不及离开酒馆的客人被压制得手脚发软,无法前行,挡住了路西恩的道路。

    等路西恩从人群中挤出,靠拢大门的时候,亚罗利姆已经提着雷欧走了回来,这并非准骑士的实力就远远低于正式骑士,比如路西恩没服用“血脉净化剂”前就能靠着敏捷与一般骑士游斗,而是雷欧被另外几位准骑士围住,久战之下哪还有能力抵挡一位正式骑士。

    见雷欧被抓,酒馆老板、酒保放弃了与独眼男子等剑士的战斗,提着盾牌和长剑站在不远的地方,琢磨着该怎么求情,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路西恩略微好奇地打量着雷欧,在亚罗利姆手中难以挣扎的他是位有着花白头发的中年男子,容貌憔悴凄苦,眼睛紧紧闭着,眼角布满皱纹。

    咚,亚罗利姆将雷欧丢在了年轻男子沃伦的面前。

    雷欧身上有一层黑色的火焰燃烧,仿佛吞噬了他所有的力气,让他连努力爬起来都办不到。

    沃伦身体前倾,笑容阴鹫地伸出右手,用力地拍打着雷欧的脸:“雷欧先生,非常高兴再次见到你,不知道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他的浅蓝色双眼充满暴虐的味道。

    雷欧艰难地睁开眼睛,浑浊的碧绿瞳孔有着痛苦。有着绝望,但没有一点后悔:“沃伦少爷,我只是提醒了那位贵族小姐一句。让她不要被你欺骗,你可是东流亡地名声响亮的人口贩子,通过你调教送往沙赫兰帝国的人类、精灵、矮人、兽人还少了吗?如果你有实力灭掉商队,我自然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糟蹋那位贵族小姐,但你没有……”

    沃伦危险内敛,右手缩回。和蔼笑道:“雷欧先生,你可真是位好人啊。”

    话音刚落,他右腿狠狠踹出,踢在了雷欧的腹部,让雷欧虾子般卷缩起来,痛苦地惨叫着。

    将右脚伸到那位金发美女面前,让她仔细擦着鞋面。沃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其实我很疑惑,雷欧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事情?你与那位贵族小姐以前根本不认识啊,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提醒她?难道你这半老的家伙看上了她?嘿,虽然她确实很美貌。”

    雷欧剧烈咳嗽着,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这是我的原则。既然遇到了,又有能力制止,就不能看着一位好奇的姑娘堕入深渊。”

    “哟,雷欧先生,你真是一位拥有骑士精神的男人啊,可惜你不是真正的骑士,空有原则却只能被我这个恶毒的坏蛋踩着。”沃伦右脚从金发美女怀里收回,踩在雷欧的脑袋上,死死地碾着他,同时补充了一句“只能被人杀了全家,逃亡到这里。”

    雷欧被提起伤心往事,喉咙里发出荷荷的响声,如同垂死挣扎的野兽,让周围的冒险者们有一种感及自身的悲凉。

    沃伦目光转向酒馆老板:“你不需要说话,因为敢于破坏我事情的家伙必须有足够凄惨的下场,这样才能维持我的威严,震慑其他混蛋。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小猫小狗就能打主意的人。”

    他气势危险,压得酒馆老板一滞,说不出话来,然后转头吩咐:“先狠狠揍他一顿,揍完后将四肢砍断,挂在城门外的木架上,等夜晚野狗到来,一口口吃掉他。”

    沃伦一边说,一边松开了踩着雷欧脑袋的脚,把他踢向独眼男子。

    独眼男子等按住雷欧,硕大的拳头狠狠地往他身上打着。

    就在这时,咚咚咚宛如有人敲门的响声传来,他们下意识停止动作,愕然回望,只见刚才那位黑色短发,褐色瞳孔,戴着单片眼镜,穿着与沃伦相似的年轻男子走出人群,用皮鞋重重踏了几下地板,模拟出敲门的声音。

    沃伦、亚罗利姆、酒馆老板等跟着望了过去,看到这年轻男子微笑着道:“先生们,中午好。”

    其仿佛完全没弄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

    但沃伦没有大意,按下心中疑惑和古怪,凝重阴狠地道:“这位先生,我们并不认识?希望你的回答能让我满意。”

    虽然沃伦有着一位好父亲,有着强大的势力,一直嚣张狠毒,但他不是蠢货,对方明明看见亚罗利姆等人的实力还敢站出来,说明其多半有着一定的底气。因此他没有直接翻脸,让手下将其抓起来,而是先谨慎地询问了一句。

    当然,如果对方不知进退,在东流亡地,沃伦害怕的对象并不多!

    路西恩指了指雷欧,其突然就飞了起来,飞往路西恩身边:“沃伦先生,我有事情需要雇佣雷欧,你们有什么恩怨等完成了我的任务再了结吧。”

    语气平淡,如同吩咐。

    雷欧不顾自身危险,也要坚持原则,帮助那位贵族小姐,这让路西恩打消了离开的想法,因为自己横穿沙赫兰帝国是比较危险的事情,如果雇佣的人惯于出卖和欺骗,那还不如自己始终躲躲藏藏。而雷欧这种有原则的准骑士,要是签订了契约,自己又对他有救命之恩,那他出卖的可能就非常非常小了。

    换句话,能坚持原则的人往往比利益为重的人值得信赖。从雇主的角度来说,选择谁不言而喻,哪怕因此要麻烦一点。

    所以,有的时候,高贵的品格并非一无是处,它可能会挽救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