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章 雷欧的建议

第四章 雷欧的建议

    被打得昏昏沉沉,仗着“霜巨人”血脉才没有晕过去的雷欧听到路西恩的话后,艰难地睁开双眼,不敢相信的惊讶、无法克制的狂喜和难以排解的担忧融合成了复杂的目光,这位看起来很年轻的绅士有能力应付沃伦以及他的父亲吗?

    酒馆老板也没想到路西恩会如此直接、近似吩咐地提出要求,难道他不知道沃伦是谁,他的父亲是谁吗?!

    哈哈哈,沃伦觉得非常荒谬地笑了两声,勉强克制住怒火,阴狠地道:“这位先生,我为什么要让你先雇佣雷欧?你认为他跟着你离开后,还会傻得回到东流亡地?你不觉得你刚才的语气很可恶?你觉得自己能够代替他承受我的怒火?!”

    一句句的反问充分暴露了沃伦此时的坏心情,一笔讨好沙赫兰帝国某位公爵的生意被雷欧破坏了,好不容易抓到他准备发泄怒火,还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试图阻止。自己本来还打算维持基本的礼貌和不得罪不知底细神秘陌生人的做事手法,结果他的语气却平静淡漠,仿佛在吩咐着自己的手下,除了自己的父亲、九位城主和沙赫兰帝国的大贵族,从来没人敢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

    随着沃伦的语气变化,矮小凶狠的亚罗利姆踏前一步,双手各自拿着一对乌黑匕首,做出即将扑上来的样子,骑士的气势毫无保留地针对着路西恩。

    一旦路西恩被压制住,甚至被吓得瑟瑟发抖,说明其实力不强,那就可以直接动手将他拿下!

    这是初步的试探,沃伦不可能任由一个家伙装成高深难测的模样,随便说两句话就将自己震住。

    亚罗利姆冰冷的灰色眼眸死死盯着路西恩的双眼,将自身的意志全力压迫过去。

    忽然。他看到路西恩褐色的瞳孔中灰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仿佛带着陈旧的腐朽气息映入自己脑海。

    紧跟着,极端的麻痒和痛苦毫无征兆地在亚罗利姆身上浮现。他对面、路西恩背后围观的酒馆客人难以克制地发出惊恐叫声,因为他们看到亚罗利姆的手背、脸皮大面积地溃烂,泛黄的脓水渗透出来,异常惊悚。

    亚罗利姆知道自己中了路西恩的魔法。身体立刻化成一层层黑色火焰,可那溃烂似乎连虚幻的火焰也能传染,一朵朵火焰相继变黄熄灭。

    沃伦、他身边另外那位健壮高大的汉子以及其他黑色鳞甲剑士也注意到了亚罗利姆的惨状。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亚罗利姆就像是变了个人般虚弱不堪,好不容易才抵挡住了全身溃烂,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可他想要彻底好转,恐怕得很长一段时间了,而路西恩依然双手插在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口袋里。含笑看着这一幕,没有趁机进攻,也没有试图加深其溃烂程度。

    三环死灵系魔法“溃烂诅咒”!

    “死灵法师?”沃伦努力保持平静地问道,但他的声音还是略显畏惧,死灵法师们的名声从来都不好。种种残忍、神秘、阴暗、恐怖的手段似乎就是他们和幻术师的写照,尤其在不少古代传承魔法师出没的北地深处更是如此。

    路西恩笑而不语。

    另外那位高大健壮的骑士低下头,在沃伦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沃伦脸色阴晴不定地起身问道:“原来是位中阶魔法师先生,不知道您来自魔法议会,还是北地其他地方?”

    酒馆老板、黑色鳞甲剑士和其他客人都惊疑不定看向路西恩,难怪他能轻松解决亚罗利姆这位正式骑士,原来是中阶魔法师!

    别看中阶魔法师这个称谓普普通通,在魔法议会总部随处都能遇到,但与其同阶的可是叫做大骑士,叫做主教,除了圣城兰斯、天空之城阿林厄、伦塔特、阿尔托、特里亚、圣伊凡堡等少数几个地方,这些都是能够主持一个城市的人物,东流亡地除了九位城主是天骑士、黄金骑士、高阶魔法师等级的强者外,其余二三十位领主也仅仅是大骑士或者中阶魔法师的位阶。

    并且一位中阶魔法师,即使他只有三环、四环,凭借飞行术,凭借各种神秘诡异的魔法,实力是完全可以媲美高自己一个等级的大骑士。

    路西恩戴着洁白手套遮掩霍尔姆皇冠戒指的右手伸出,推了推单片眼镜,还是那种平淡的语气:“我来自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带走雷欧,不知道沃伦先生你答不答应?”

    这种傲慢嚣张的态度让沃伦想到了传闻里魔法议会的天才们,尤其是苍白之手的那几位,心思电转间,他挤出微笑,摊了摊手:“在东流亡地,要么是黄金,要么是力量,先生您既然展现了力量,那就允许我带着手下提前告辞。”

    即使有着父亲的庇佑,能够在东流亡地发展出一番大事业的沃伦,自然是非常懂得这里的规则,一旦出现自己暂时无法抗衡,哪怕搬出父亲也未必有用的强者,狠毒嚣张立刻就能变得礼貌谦卑、懂得退让盲目得罪一位魔法议会背景的强者而被当场杀死的话,除了他的父亲,东流亡地领主会议其他人可不会为了蠢货浪费自己的力量!

    路西恩笑容浮现出来:“沃伦先生,你很明智。”

    老实说,路西恩很讨厌这种人口贩子,可如果没有任何借口就攻击沃伦,那是直接打东流亡地领主会议的脸,而自己又处在东流亡地控制范围内,接下来还要开始一段比较危险的旅程,因此只能用傲慢讽刺的语气试图激怒沃伦,让他先动手。

    沃伦吞了口唾沫,皮笑肉不笑地右手按着左胸鞠躬离开,什么话也没说,他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心中的暴虐,下令攻击路西恩。

    其余护卫中,几位鳞甲剑士扶住亚罗利姆,盔甲发出好听悦耳碰撞声地向着大门走去。

    “沃伦少爷,塔兰酒馆的损失我会拟成清单给你,希望你完全赔偿,要不然就上领主会议裁决吧!”

    酒馆老板大声说道,让刚好要迈过门槛的沃伦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

    酒馆后面的房间内,被路西恩消去了黑色火焰缠绕的雷欧凭借准骑士强大的生命恢复力慢慢缓了过来,毕竟他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实质性伤势。

    在恢复的过程中,雷欧看到对面的路西恩口中发出艰涩崎岖的声音,手中一点点萤火般的光芒转瞬而逝。

    一阵魔法波动后,路西恩嘴巴无声地张了张,一切恢复原状。

    “先生,您这是在做什么?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雷欧感激救命之恩,同时也有些好奇地问道。

    路西恩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小心谨慎一点。”

    见路西恩不说,冒险经验丰富的雷欧没有再问,转而问起雇佣之事:“先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您准备雇佣我做什么?”

    “你暂时可以叫我x先生,我想雇佣你带我横穿沙赫兰帝国,抵达黑暗山脉东北区域。”路西恩言简意赅地回答。

    提到沙赫兰帝国就想起自己的悲痛往事,雷欧皱了皱金黄色眉头:“x先生,我带着您融入沙赫兰帝国不难,问题在于您究竟要去哪里?这样我好安排路线,并准备合适的假身份。恩,如果您不放心,我们先签订魔法契约。”

    没询问清楚雇佣的内容,雷欧就决定接受,因为如果没有路西恩的阻止,自己已经死在了野狗的口中,别提什么报仇之类的事情了。

    路西恩没有矫情,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魔法契约。

    当双方签署完,那棕色羊皮纸被淡蓝色火焰包裹烧毁后,雷欧知道了路西恩的完整名字,但他还是遵守吩咐地称呼:“x先生,沙赫兰帝国是一个贵族非常腐朽的国家,除了他们和神职人员,其他学者、市民、贫民、农奴想要不受阻碍地横穿帝国,是非常艰难的事情。而从抵达阿尔托的几条路线看,伪装沙赫兰帝国西北行省的贵族最没有危险,他们几乎很少到这些区域来。”

    当魔法等级晋升六环,成为高阶后,签订低层次魔法契约时,可以凭借强大的灵魂、精神力和高深的技巧改变名字,可路西恩距离高阶还比较遥远。

    “不知道雷欧你有什么好建议?”路西恩满意地点了点头,专业的果然不一样。

    雷欧指了指粗糙地图几乎最西北的地方:“这里是统治帝国西北行省的弗拉基米尔家族。这个家族是帝国最有权势的十个家族之一,有属于自身的强大骑士团,有一位公爵,一位侯爵,三位伯爵,很多位子爵、男爵和勋爵,所以子弟繁多,拥有继承权的旁系成员更是多到让人根本记不清楚。弗拉基米尔公爵如果不翻家谱,恐怕也难以分辨出真伪。”

    “雷欧,你让我冒充这个家族的旁系成员?可怎么瞒过其他贵族?”路西恩提出疑问。

    雷欧很严肃地回答,一副苦大仇深的标准模样:“在沙赫兰帝国,流行赢家通吃的规则,如果决定争夺爵位又遭遇失败,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在东流亡地,就躲着一位与当今弗拉基米尔公爵争夺继承权失败逃亡的骑士,他有着真正的弗拉基米尔家族身份文件制作方法和印章,他叫做瓦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