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章 新的身份

第五章 新的身份

    暖风习习,午后阳光和煦,带给人们慵懒的睡意。

    瑟谷街上,换了一身打扮的路西恩正在雷欧引领下前往瓦连京隐藏的房屋。

    恢复了力气的雷欧展现了自己不错的伪装技巧,不仅让路西恩将霍尔姆风格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变成了典型沙赫兰风格的棕红色紧身外套、白色紧身马裤和黑色长靴,而且用头发抹上头油整齐向后梳起、粉底阴影衬托下鼻梁变相抬高等化妆方法使路西恩看起来成熟了好几岁,再加上其蓄好的小胡子,整个人如同一位二十七八岁的沉稳威严绅士。

    东流亡地聚集了不少沙赫兰帝国逃亡出来的家伙,因此这种打扮并不起眼,路西恩和雷欧趁机警惕地穿行在人群中,防止被人跟踪,毕竟弗拉基米尔公爵派出刺客试图暗杀瓦连京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如果被人发现自己两人和瓦连京接触,容易联想到伪造假身份的事情。

    瑟谷城虽然不小,足有半个阿尔托大,但建筑毫无规划,随意修建,因此街道狭窄拥挤、混乱不堪,可这种环境中,雷欧反而如鱼得水,非常适应地带着路西恩借助行人、房屋的遮挡,连续改变方向和街道,摆脱任何可能的追踪。

    半个小时后,从一条安静清冷小巷子出来的路西恩和雷欧又回到了瑟谷城最繁华的十字街口,走进了一家杂货铺。

    无视杂货铺老板的惊疑,雷欧直接走到楼梯口,阴影里猛然站出两个满脸横肉如同屠夫的大汉阻挡。

    “涅格宁河上空的狮鹫。”雷欧用沙赫兰帝国语言低声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闻言,两位大汉却放松了戒备,仔细打量了几眼后,示意雷欧和路西恩可以上去。

    踏着窄小摇晃的楼梯上到二楼,路西恩立刻敏锐感应到周围布置着危险的魔法阵。它们似乎故意暴露出来,以震慑寻到这里的人,至于暗中是否还藏着其他隐秘魔法阵就必须仔仔细细检查过才能知晓了。

    “不愧是能和当代弗拉基米尔公爵争夺继承权的贵族。哪怕逃到了东流亡地,也可以布置出这样的大手笔。”路西恩判断这里魔法阵的强度相当于贝尔特朗城堡,起码价值上万个金塔勒。

    这位瓦连京先生逃亡的时候似乎带着足够多的财富,并且有一定的实力守护它们。因此才能请到中阶魔法师来布置这里。

    皮鞋踩在仿佛年久失修的地板上,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清冷安静的过道里只有路西恩和雷欧并肩而行。

    两人很快走到了二楼中部的一间房屋外。雷欧恭敬地敲了敲房门:“瓦连京先生,我是雷欧,我给您带来了一笔生意。”

    “进来吧。”早就通过魔法阵确认了雷欧身份的瓦连京语气平淡地回答,声音苍老疲惫,带着强烈的苦涩感觉。

    雷欧像是管家般推开了房门,伸手示意:“x先生,请进。”

    路西恩微笑迈步。看到对面的窗户被厚厚的黑色窗帘紧紧遮住,只有少许的光芒透射进来。

    这让整间房屋处在一种阴沉昏暗当中。

    而窗帘前方的阴影里,有一张书桌和靠背椅,那里背对路西恩和雷欧坐着一位穿着黑色夜礼服的男子。

    随着雷欧走入并轻轻掩上房门,阴影里的男子转动靠背椅。正面看向两人。

    他金黄的头发开始黯淡稀疏,容貌轮廓分明、刚硬粗犷又明显带着衰老意味。虽然看不出他确切的年龄,但路西恩判断至少在六十以上,因为根据雷欧的描述,当初逃到东流亡地时,瓦连京就是四级的大骑士,经过二三十年的蛰伏后,实力是提升还是停滞不前就没人清楚了。

    瓦连京用淡蓝色略微浑浊的双眼不太重视地打量了一下路西恩和雷欧,然后道:“给两位客人倒杯茶。你们要做什么生意?”

    阴影里忽然毫无征兆地走出一位衣着整齐、举止一丝不苟的老者,他礼貌地微微鞠躬,然后到旁边茶水间内为路西恩和雷欧准备红茶。

    雷欧作为路西恩的向导和临时管家,代替他回答:“瓦连京先生,我的雇主想要进入沙赫兰帝国,因此需要一个假身份。”

    “你想伪装弗拉基米尔家族的人?”瓦连京不是蠢货,伪造身份找到自己头上,那就只可能与弗拉基米尔家族有关,否则普通的市民身份等,东流亡地有着专业的制假者。

    说这句话的时候,瓦连京目光变得锐利,仿佛能看穿人心般盯着路西恩,所以路西恩不得不亲自开口:“是的,瓦连京先生,我需要一个弗拉基米尔家族旁系成员的身份,那样有助于我通过关卡、要塞,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请问,我需要付出多少金钱才能让你同意?”

    沉默了几秒钟,瓦连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如果你有实力帮我干掉伊里奇,那我一个铜币也不会收你。不过要是你有这种程度的实力,也没必要来找我制造假身份了。”

    伊里奇就是这代弗拉基米尔大公的名字。

    停顿了一下,瓦连京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雪茄,划亮火柴点燃。

    他一边看着灰白色烟气缓缓冒出,一边慢慢道:“这种假身份做得越多越容易被发现,所以这二十多年中,我只做过六份,价格非常昂贵,需要五百个金塔勒或等值的沙赫兰金币,如果你拿不出这么多钱,可以考虑为我办一件事。”

    虽然为了任务花费的大笔开支回到魔法议会后能够申请补偿,但路西恩身上只有等值于一百个金塔勒的黄金、宝石等,其余早就换成了魔法药剂、材料、魔法师小屋兼炼金小屋内的器皿等。

    权衡了一会儿,路西恩温文笑道:“我选择支付金钱,但我身上没有这么多,不知道瓦连京先生你收不收魔法物品?”

    瓦连京的事情即使简单,背后也可能暗藏着卷入他与弗拉基米尔大公争斗的危险,因此如非实在没有办法。路西恩绝对不会选择替他办事。

    “真是遗憾。”瓦连京语气波澜不惊地道,“x先生,可以拿魔法物品付款。我这里评估价格公道。在整个东流亡地都是数一数二的。”

    一件魔法物品能够有效提升骑士、魔法师的实力,对于需要增强手下实力保护自己的瓦连京来说,这比直接付金钱好多了,毕竟除了魔法议会总部外。在绝大部分地方,魔法物品都是有价无市。

    路西恩拿出得自隆桑?亚伦的衰弱匕首:“这是一把二级的魔法武器……”

    随着瓦连京的轻轻咳嗽,从另外一边阴影中走出来一位穿着古代魔法帝国风格长袍的鹰钩鼻老者。他先是目光冷漠地看了路西恩一眼,然后右手一抓,让匕首飞到其手中。

    “古代传承魔法师……”路西恩从其施展魔法产生的精神力场变化若有所思地判断着。

    这位银发老者鉴定之后道:“二级中阶附魔匕首,能够腐蚀别人的武器,而且被它划伤的人伤口难以愈合,精神力、体力、生命力一起流逝,迅速衰弱下来。因为没有过分的使用要求。所以估价三百八十个金塔勒,但鉴于魔法物品稀少而造成的溢价,大概要四百二十个金塔勒才能买到。”

    “如果我按照三百八十个金塔勒计算,x先生你肯定会另外寻找买家,换成金币后才来找我。因此就按照四百二十个金塔勒估价吧。”瓦连京直白地说道。其没有启动魔法阵劫杀路西恩的心思,这点金钱还无法让他不顾一切,要是因为启动魔法阵被弗拉基米尔公爵的人发现这个藏身处,那损失就十倍、二十倍于四百二十个金塔勒了!

    听到溢价这么多,如果不是魔法议会严格控制魔法物品向外卖出,财迷心思的路西恩都想来回赚取差价了,于是点了点头,认可瓦连京的结论,然后又拿出一些暂时用不上的材料和等值于三十个金塔勒的黄金,总算凑齐了瓦连京的要求。

    瓦连京把玩了一下匕首,拿出特制的弗拉基米尔家族纸张,身上散发着冰雪气息地开始书写。

    一边写,他一边对路西恩道:“彼得?约瑟夫?弗拉基米尔,父亲是伊里奇爷爷的最小堂兄弟的儿子约瑟夫勋爵。他已经死去多年,你伪装的身份是他的小儿子彼得,其未能继承爵位,在某次潜入东流亡地走私时被人秘密杀害而失踪。”

    “你记住,约瑟夫是吝啬、酗酒、粗暴的人,伊里奇则阴险狠毒、好色变态又伪装成慈爱安祥……”

    瓦连京一点点地讲着弗拉基米尔家族内部成员的事情,让路西恩的扮演不会被轻易揭穿。看得出来,他在弗拉基米尔家族内部还有支持者,连最近几年成长起来的几位骑士的性格,他都了如指掌。

    …………

    沃伦离开塔兰酒馆,拐过一条长街后,他身旁那位健壮高大、肌肉贲结的男子口中突然发出艰涩古怪的声音,一阵阵魔法波动从他身上传出,让周围几十米范围如同沉入湖底般水波荡漾。

    他竟然不是骑士,而是一位正式魔法师!

    沃伦有些惊讶地看着这男子:“雷亚尔先生,你?”

    “沃伦少爷,大部分魔法师都阴险无比,我担心他在我们身上动了手脚,或是留下印记监视我们。”雷亚尔睁开双眼笑道,“不过现在看来,他属于那一小部分。”

    沃伦表情黑沉地点了点头,然后吩咐旁边的鳞甲剑士:“动用资源暗中盯着他们,看看他们在东流亡地准备做什么……”

    接着,他与亚罗利姆、雷亚尔等人返回了自己位于瑟谷城的花园别墅。

    下午四点多,沃伦书房内,他表情扭曲狰狞又透着喜悦地急迫问道:“雷欧带着那位魔法师去找瓦连京了?”

    “是的,沃伦少爷。”一位普普通通似乎是侍者的中年男子讨好地笑道。

    瓦连京来到东流亡地后,虽然是秘密躲藏,但怎么瞒得过沃伦父亲这种领主会议成员,只是他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也许能通过他在日后弗拉基米尔家族爵位争夺中得到巨大好处,所以东流亡地的大人物们一致保持了沉默,假装没有发现他,不向弗拉基米尔公爵提供任何线索。

    这种环境里,沃伦替他父亲收买了瓦连京的一位侍者,秘密地监视着他。

    等到瓦连京的侍者离开,沃伦情绪平复下来,阴毒地望着窗外笑道:“雇佣雷欧,找瓦连京帮忙……这是想借助瓦连京的力量进入沙赫兰帝国?是伪造弗拉基米尔家族的身份,还是让瓦连京介绍与他暗中关系极好的贵族?哼,等确定你们真的要进入沙赫兰帝国,我就写信告诉那几位大贵族……”

    他可不是有仇不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