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章 灭口

    双手负在背后,静静仰望窗外白云舒展,过了好一会儿,沃伦才转身走到书房门口,吩咐独眼剑士:“洛班,你密切注意雷欧和那位魔法师接下来的动向,尤其是他们去了什么地方,买了什么物品。”

    由于去找瓦连京还有合作其他事情的很小可能,因此沃伦需要进一步确定,而进行这种调查就是为了排除某些可能。当然,如果实在没办法完全肯定,他也不介意浪费人情,依然会写信告诉自己认识的那几位沙赫兰帝国大贵族,让他们关注一下类似的人物。

    独眼剑士洛班以骑士对领主的礼仪单膝下跪道:“服从您的意志,沃伦少爷。”

    因为之前塔兰酒馆的事情,他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作为亚罗利姆、雷亚尔之外沃伦的最强手下,统管鳞甲护卫队的首领,洛班总觉得沃伦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异样,似乎在考虑提拔其他人或再招揽一些人手,所以他在礼仪方面异常严苛地要求自己,务求全方面挽回自己在沃伦少爷心中的印象。

    再说,这种密切关注并不危险,不用带着鳞甲护卫队悄悄地跟踪一位中阶魔法师这是在自寻死路,而是将沃伦少爷的意志传达给东流亡地那些老板、黑帮老大、走私贩子、情报头子,只要雷欧和那位魔法师还在东流亡地生活,他们的一举一动就会通过他们遇到的大部分人反应回来。

    金属甲片碰撞声中,沃伦看着洛班带着十多位鳞甲剑士匆匆离开,心情变得非常舒畅,一边想象那位高傲的、蔑视自己的年轻魔法师在沙赫兰帝国被大骑士、主教围攻击杀,一边走到自己起居室的吧台那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只有真正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才能享用的金朗姆酒。

    轻轻抿了一口琥珀色的金朗姆酒,那液体化成一道灼热的火线沿着喉咙一直伸入胃里。沃伦吐了口酒气,嘿嘿嘲笑道:“其实那魔法师长得挺俊秀的,如果被杀死就可惜了。交给我只要一个月就能将他调教成乖巧听话又勇猛无比的奴隶。不管是英俊的男人,还是漂亮的姑娘,没人能够在我的调教下撑过一个月。”

    想到庄园别墅密室内那一位位赤裸着身体如同失去灵魂的少女、少男,沃伦下腹一阵火热。于是放下酒杯,准备去发泄一下,用皮鞭狠狠发泄。

    走到一半。沃伦觉得有点热,于是转身面对镜子,脱掉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同时整理着领口。

    “等等先去找哪位呢?”沃伦看着镜子内喝了半杯烈酒却脸色不变的自己,杂乱的黑色眉毛下面是一双蕴含浓浓欲望和狠毒情绪的浅蓝色眼睛,突然,镜中的他背后毫无征兆地冒出来一位陌生人。其穿着棕红色紧身外套、马裤、黑色长靴,黑色头发整齐地梳向脑后,俊秀温文的脸庞带着淡淡笑意,褐色眼睛深邃迷人。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沃伦惊恐地就要转身攻向背后,不管那里事实上有没有人。不管自己是否喝醉了眼花!

    可他的眼睛却死死盯着镜子中那位年轻男子的褐色瞳孔,似乎那里有吸引人灵魂的漩涡在不停旋转,根本移不开!

    这时,沃伦胸口一阵浅蓝色光芒爆发,面前出现一片安静柔和的颜色,让他头脑为之一醒,顺利摆脱了那双能吞噬人灵魂的眼睛。

    作为一名大骑士的儿子,作为一个臭名昭著的人口贩卖团伙老大,沃伦嚣张之余也有着自身的戒备,常常听闻各种魔法师神秘手段的他担心自己被人悄悄控制,被人用暗示的方法影响生意判断,于是花费大价钱买了一根“独角兽项链”,可以防备魅惑人类、暗示术等影响心灵和大脑判断的低阶魔法。

    谁知道今天他还是差点被控制住,项链直到最后才发挥了作用,完全不像那位魔法师时说的一样,只要不是高阶魔法师施法,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不过买了总比没有好!”

    正当沃伦庆幸与那双魅惑的眼睛抗争获得胜利时,他背后古怪神秘的咒文声音结束,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侵入了他的身体,让他动弹不得。

    三环魔法“人类定身术”!

    沃伦惊恐的目光看着镜子中的路西恩越走越近,想要说话,想要大叫,可发现连嘴唇都无法指挥。

    路西恩走到他背后停住,温和摇头笑道:“不要以为有了同等级的魔法物品,就能抗衡一位魔法师,也不要小看一位魔法师的谨慎。”

    手段诡变多样是一位合格魔法师的标志那种纯粹的暴力破坏狂除外,只要没被逼到无法反应的危险程度,魔法师总能靠着奇奇怪怪的魔法躲过一两次高过自己实力的攻击,更别提试探后绕过种种魔法防御。

    路西恩一边说,一边用法师之手将“独角兽项链”从沃伦脖子上解下,并用魔法议会发明的精神力应用技巧强行抹去里面沃伦的印记。

    塔兰酒馆之事后,路西恩不太放心这种狠毒阴险的人口贩子,于是在雷欧恢复前,念出一环魔法咒文,召唤了“隐形仆役”,让速度和敏捷都不错的它远远跟着沃伦,从沃伦和手下的行动判断其打算。

    雷亚尔是魔法师的事情有些出乎路西恩的预料,好在隐形仆役牢牢遵守路西恩的吩咐,在百米外吊着,才没有被发现,然后它趁雷亚尔放松下来,开启别墅守护魔法阵的机会,跟随鳞甲剑士等混了进来,躲在沃伦书房内,目睹了瓦连京的侍者前来禀报信息、领取报酬。

    于是,它赶紧随着独眼剑士洛班等混出别墅,通过召唤物与召唤者之间的联系找到了大街上行走的路西恩。

    冷静听完隐形仆役的回报,路西恩立刻决定除掉祸患。

    得益于花园别墅进进出出的仆人、手下众多,加上沃伦压根儿没想到路西恩会这么快发现和找上门来,因此中阶魔法师路西恩轻轻松松就瞒过了低阶魔法师程度的防御布置,找到了沃伦。第一次的出手,他就用上了魅惑人类(骑士版)。让基于普通魔法原理运转的独角兽项链差点没反应过来!

    感觉到自己在独角兽项链内的印记被路西恩强大的精神力摧枯拉朽般粉碎,沃伦脸色变得煞白,眼神中流露出哀求的意味。能屈能伸方才是大坏蛋的特质。

    路西恩褐色双眼再次望着沃伦的眼睛。变得深邃幽暗。

    发现敌人完全没理会自己的求饶,沃伦开始用眼神恐吓,似乎想让他不要忘记自己还有位四级的大骑士父亲雅各布,他可是东流亡地领主会议的成员之一!

    对于见惯了高阶魔法师、大法师、天骑士的路西恩。一位大骑士并不能造成太大的心里压力,而且他背后还站着元素意志,站着魔法议会。既然沃伦先打自己主意,那就没必要客气。

    沃伦双眼慢慢迷茫,接着露出衷心的崇慕:“先生,愿意为您效劳。”

    路西恩微笑了起来。

    …………

    雷亚尔正在自己的魔法实验室内用被调教坏的矮人实验着某个魔法的调整效果,突然,咚咚咚的敲门声通过魔法阵放大钻入了他的耳朵。

    疑惑地让双眼呆滞如同傻瓜的矮人少女走回原来的地方蹲着,雷亚尔高声问道:“什么事?”

    “雷亚尔先生。沃伦少爷找您,关于雷欧和那位魔法师的事情。”门外是熟悉的侍从声音。

    雷亚尔皱了皱眉头,低声骂了一句:“沃伦少爷还去招惹那个中阶魔法师做什么?他不知道这种人物的恐怖吗?”

    作为低阶的魔法师,他非常清楚魔法师不同位阶的差距是非常大,一环、二环之间。三环、四环、五环之间,靠着独有魔法、魔法物品等还有很大机会越级挑战成功,但低阶对中阶就非常困难了,而中阶对高阶,如果没有足够强大恐怖的魔法物品,没有特定的环境和苛刻的条件,是毫无希望,并且同级的职业里,以魔法师和牧师最强大!

    不过托庇于沃伦,得到他提供资金和材料学习和实验魔法,雷亚尔没有借口推脱,只好拉开房门,在熟悉侍从的引领下走入沃伦的起居室。

    吧台边的沃伦脸颊略微潮红,似乎喝了不少烈酒,声音变得有点低沉:“雷亚尔先生,过来喝一杯,边喝边谈。”

    “我等等还要实验,喝一杯‘天蓝’吧。”以为沃伦有点醉意的雷亚尔没有疑惑地走了过去。

    刚刚走到吧台边,沃伦快步上来,一把抱住了他,然后在侍从们目瞪口呆中,沃伦高声喊道:“雷亚尔,我爱你!”

    “啊?”雷亚尔先生一愣,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接着他汗毛竖起,危险感直袭心灵,可一切都晚了一步,想要挣脱却被沃伦死死抱住,扰乱着精神力凝聚,其可是用药剂激发了血脉力量的准骑士。

    一颗赤红色的大火球从起居室内隔间飞了出来,将沃伦和雷亚尔一起笼罩,发出剧烈的爆炸声,而且沃伦腰部似乎还缠着爆炸物品,接连不断地炸裂开来,不停冲击着雷亚尔的魔法袍。

    等到猛烈爆炸平息,沃伦和雷亚尔都变成了一块块飞散的血肉。

    几位侍从像是坠入了一场梦魇,接着反应过来,疯狂地往外面逃去,可随着内隔间咒文声音的响起,他们慢得如同蜗牛。

    顺利解决掉两个有点威胁的敌人后,路西恩开始一一清除别墅内沃伦的手下、养伤的亚罗利姆和返回的独眼剑士洛班等人。

    …………

    外面的爆炸惊动了密室内被关押的人类、精灵们,她们抱着极大希望地等待着,可过了很久,也没见有人来救援,于是尝试着自己去打开魔法铁门。

    谁知道魔法铁门早就破损,让他们是轻松打开,看见别墅内安静如同坟墓。

    互相帮忙解除了身上的一些拘禁物品后,有位人类大声道:“我们必须组织起来,否则逃出去也会被东流亡地其他人抓起来再次贩卖!”

    他的意见得到了认可,危险处境中不同种族的生灵们很快达成了一致。

    接着,他们搜索了别墅其他地方,再次放出不少奴隶,然后悄悄离开了别墅,没有惊动任何人。

    …………

    傍晚时分,瑟谷城外庄园内的雅各布得到了情报。

    “什么?有人杀掉了沃伦?!毁掉了他的别墅?!”雅各布额头青筋暴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