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章 “善后”(月中求月票~)

第七章 “善后”(月中求月票~)

    答答答,急促的马蹄声之中,七八骑龙鳞马旋风般冲入了瑟谷城门,接着狂奔向东南方向。

    “哪个混蛋这么嚣张?竟然完全不顾及会撞到人!”一位守门剑士被急速而过的龙鳞马掀起的飓风刮痛了脸面,因此有些不满地骂道。

    东流亡地瑟谷城除了特殊情况,从来不关城门。

    他的同伴用眼神示意不要再骂下去,接着凑过去压低声音道:“你没看到领头的是雅各布领主大人吗?小心被人在他面前说你坏话!”

    听到是东流亡地领主会议的成员之一,最先说话的守门剑士紧紧闭上了嘴巴,戒备地东张西望,担心刚才随口的抱怨被有心人记住,那样轻则被痛打一顿,重则被打晕丢到森林里。

    等了几十秒钟,他才疑惑地问道:“瑟谷城里发生了什么大事?雅各布大人为什么会这样匆忙急切地赶路?”

    阻止他骂雅各布的同伴用一种既畏惧又振奋的语气低声道:“听说是雅各布大人的儿子沃伦少爷被人在自家别墅里杀死,他的守护骑士、魔法师和手下剑士没有一个活下来!”

    “什么?!沃伦恶……少爷被杀了?谁这么大胆?他就不怕雅各布大人的报复吗?!”沃伦在东流亡地臭名昭著,守门剑士只觉大快人心,差点脱口欢呼,但他刚才失言,对这方面比较注意,所以及时察觉,强行忍了下来。接着巨大的惊讶从他心底升起,东流亡地不知道有多少年未发生这种大事了,居然有人敢挑战一位领主的权威,并且还是杀死他唯一的儿子!这可是无法化解的仇恨了!

    他的同伴消息灵通,也喜欢炫耀这方面的长处,见另外几名守门剑士好奇之下悄悄围了过来。于是略带兴奋地道:“沃伦少爷别墅内关着的那些奴隶们都失踪了!似乎是沃伦少爷绑架人口的时候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因此被强者找上门来,一个不留地杀死。啧啧。没有这种仇恨,谁会下这么狠辣的手?”

    最先说话的守门剑士回头望向雅各布一行人消失的街尾,轻轻叹气道:“雅各布大人只有沃伦少爷这个儿子,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弃仇恨。这段时间大家小心点。免得成为雅各布大人发泄怒火的对象。”

    “是啊,据说是下午出的事情,因为自身魔法阵隔离了响声。所以直到傍晚才被人发现。有这么多的时间,那位强者肯定逃得远远了,雅各布大人很难抓到凶手。他是狼人血脉,这么沉重的打击下,恐怕难以保持理智,哎,东流亡地又有不少人会白白死亡了!”消息灵通的守门剑士略显害怕地摇了摇头。好在他们是属于瑟谷城的守卫。只要不自己找死,雅各布也不会将怒火发泄到他们头上,那是不将九位城主放在眼里。

    雅各布是四级骑士,狼人血脉,在同级中。速度、力量、敏捷、爪子攻击力、自身防御力、恢复力都很出众,同时还具有狂暴、邪影击、咆哮震撼、黑暗衰弱光环等能力,是非常出色的血脉,缺点在于没有远程超自然攻击能力,以及在月光下无法保持理智,会变成真正的巨狼。

    …………

    花园别墅起居室内。

    雅各布看着地上的血肉碎块,眼睛瞪得极大,一道道血丝在眼球上浮现,染出一片血红。自己的儿子,养育了近三十年的儿子就变成了这么一滩碎肉鲜血?到处能看到内脏、手指等部分!

    他双拳紧紧握着,黑色盔甲手套缝隙里钻出一根根灰白色的长长体毛。

    灵敏的鼻子抽了抽,雅各布用一种压抑得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的语气道:“血液味道不止是沃伦的,还有别人的。该死的混蛋,他竟然让他们的血肉混在一起,无法被分开。”

    “看来沃伦少爷只能捡回一些比较完整的身体部位埋葬了。”跟随雅各布的骑士们心中暗自想着,然后借口检查痕迹在起居室内四处走动,没人敢直面雅各布的怒火。

    “宾塞先生,麻烦你用魔法检查这里,看能否找到线索。”雅各布脸上一根根灰白色长毛凸现,似乎有点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不过为了得到仇人的信息,他强行忍住了心中的杀戮欲望,那是想将所有看到的人形生物都撕成碎片的欲望,“等我知道你是谁,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让你跪在沃伦的棺材前,永远跪在那里!即使你的尸体已经变成白骨!”

    中阶的魔法师本身就可以成为东流亡地的领主,或者作为九位城主的顾问,因此雅各布这位四级大骑士根本没资格也没能力雇佣中阶魔法师,只有宾塞这位二环魔法师带着他的学生作为他的魔法顾问由于魔法的诡异难测,在危险的东流亡地如果没有魔法顾问,即使是大骑士,也会吃不少亏!

    宾塞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水晶球,然后将其镶嵌在黑色魔法杖端头,接着开始施展占星术。

    水晶球变得漆黑,仿佛夜晚的星空,一个个星辰划出独有的轨迹。

    “占星术没有提示,看来是位擅长星相系的魔法师,而且他杀死沃伦少爷的魔法是火球术,初步判断是三环。”宾塞未能从占星术得到反馈,但依据经验判断着。

    雅各布双眼赤红地指着被炸得粉碎的大半个吧台和那滩滩血肉:“这种威力的爆炸类魔法,只是三环?!”情绪开始暴躁的他显然不太相信宾塞的判断。

    吧台后方酒架上一瓶瓶美酒被爆炸震碎,酒水全部流淌出来,将只剩半个的椅子浸湿,将地板浸湿,这浓郁的酒香混合血腥的气味,让雅各布的鼻子有点失灵。

    宾塞指着地上一点点不同于其他的玻璃碎片:“雅各布大人,您看这些,证明当时还有很多炼金爆炸物被引爆。似乎是沃伦少爷或者雷亚尔被控制后,身上绑满了爆炸物品,接着抱住另外一人被火球术点爆,因此威力才大得超过普通火球术的。”

    “我,不,想听沃伦是怎么死的,我只想知道那该被撕成碎片的混蛋是谁!”雅各布先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咬牙切齿地吐出,接着咆哮起来。

    宾塞吸了口气,再次催动黑色魔法杖上的水晶球,这次水晶球变得漆黑无比,没有星星闪耀。

    一个苍老的、邪异的声音从水晶球内传来:“秉承命运的未知,闪烁时光的长河,召唤我的魔法师啊,你可以用五个宝石换取一个问题的答案,只限于一个。”

    这是三环星相系魔法“星相之问”,可以向某个未知的邪恶存在提问,它只回答是或者不是。如果问题没超过提问者本身水准太多,正确率在百分之七十五左右。

    宾塞的魔法杖看来是件三级魔法物品。

    五颗漂亮的火焰红宝石刚接触水晶球就立刻化为乌有,接着宾塞问道:“我想知道杀死沃伦的魔法师是不是这几天才和他结下仇怨?”

    缩短了时间范围,就能方便调查。

    那苍老邪恶的声音毫不犹豫地回答:“是。”

    听到回答后,雅各布迫不及待地吩咐:“你,你,还有你,你们赶紧出去打听消息,从所有渠道打听消息,看这几天沃伦和哪位魔法师有了冲突!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趁那位魔法师还没有逃出太远抓到他,然后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后悔的滋味!”

    骑士们纷纷离开花园别墅,而宾塞则收起水晶球,在剩下两位骑士的帮忙下,检查了爆炸原地的痕迹,火球术飞来方向的痕迹等,可惜一无所获。

    “雅各布大人,我们再去检查下其他死人的地方和囚禁奴隶的密室,这些地方或许有那位魔法师疏漏之下残留的线索。不过别墅很大,我们人手不足,需要将我的学生和您的其他侍从调过来。”宾塞提出建议。

    雅各布揉了揉额头:“宾塞先生,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现在无法控制情绪,难以冷静,只想着杀掉、撕碎那个混蛋魔法师!只想看到他跪在沃伦面前!”

    得到雅各布同意的宾塞先是让碧绿色小鸟魔宠去通知自己学生,然后和其余两位骑士分开搜索检查别墅。

    起居室内顿时安静下来,悲伤凄凉、极端压抑的气氛似乎随着雅各布烦躁的踱步而浓郁。

    “混蛋,杂种,小丑,我要宰了你!”雅各布嘴里不停地唠叨着。

    突然,他脚上冒出一团团粗大结实的灰白蜘蛛网,将他死死缠住!

    酒香浓郁的地方,一道隐形的人影急速浮现,其穿着棕红色紧身外套、白色马裤和黑色靴子,戴着单片眼镜的俊秀脸庞蕴含淡淡的笑意。

    路西恩竟然没有趁机逃走,而是违背所有人直观判断地、大胆地留在了杀人现场!并巧妙地躲在没有痕迹的角落,用酒香和血腥气味隐瞒雅各布狼人血统带来的敏锐嗅觉。

    路西恩在这里耐心等待了四五个小时,就是为了等待机会杀掉雅各布!要不然被雅各布调查出事情原委,那自己灭口沃伦又有什么意义?而只要雅各布死掉,他的地位财产必将引起波澜,其他领主哪还顾得上自己。

    这是路西恩的“善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