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章 暴发户

    神圣历819年,一月末(起始之月),中午时分。

    铅色的天空露出湛蓝光彩,仿佛能遮掩世界的暴风雪终于止住。

    半圆顶独特风格的一座座房屋前堆满了厚厚的积雪,有的甚至有半人高,将房门都堵住了,于是一个个沙赫兰帝国的居民从窗户翻了出来,一边喝着烈酒,一边铲着积雪。

    他们以金黄、淡黄、纯黑的发色为主,大部分膀大腰圆。年轻的姑娘们容貌普遍姣好,但大妈们却发福得厉害,很多都有她们丈夫两个宽,往往需要几个壮年汉子才能推动的雪球,她们一只手就能搞定。

    街边装饰雅致的一家墨绿色旅馆二楼,两位年轻人正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热闹的场景,金发蓝眼的美貌少女搓着手俏皮地笑道:“我从来没在乌拉尔州见过这么大的雪,而且新年过去已经快一个月了。”

    乌拉尔洲属于沙赫兰帝国基诺夫行省,位于帝国西南,与瓦欧里特公国北方要塞隔着两个行省,以铁匠、矿石和武器出名,为马里诺夫防线提供着后勤保障。

    看着少女柔和娇美的脸庞,以及火狐狸皮大衣包裹住的凹凸有致身材,她身边那位淡黄头发剃成板寸的彪悍年轻人有些犹豫地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列娜,你不要……你还是和那位彼得先生走得很近?”

    列娜疑惑地转过头:“伊戈尔,有什么问题吗?彼得先生是位学识渊博、见多识广、语言幽默的正经绅士,和他聊天很愉快。”

    说到愉快时,列娜嘴角轻轻勾起,露出淡淡的笑容。

    这笑容让伊戈尔很不舒服,他急躁地原地走了几步,顾不得风度,声音急促略显高昂地道:“列娜,他是一位贵族,他的妻子肯定将是贵族后裔。”

    列娜秀气的眉毛微微皱起,有点不开心地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与彼得先生只是朋友。伊戈尔,你能不能不要胡思乱想,如果是彼得先生在这里,他一定会和我聊其他地方暴风雪的事情,聊与大雪有关的好玩游戏,根本不会让我生气难过。”

    “彼得先生,彼得先生,列娜,你能不能不要提他?!他们这种贵族很虚伪的!在众人面前时总是维持着优雅庄重的风度,可暗地里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从他带着的那两把炫耀性质的长剑,从他对商队里所有漂亮姑娘都一样的礼貌客气,就能看出他实际上是轻浮、花心的家伙。而且他还没有激发血脉力量,迟早会丢掉贵族身份!”

    类似的谈话在两位年轻人之间已经进行过好几次,可看着列娜与那位彼得先生谈笑依旧,根本没有拉开距离,伊戈尔终于忍不住汹涌的妒意,将心里面藏着的酸酸感觉全部吐露出来。

    接着伊戈尔闷闷地道:“关心你才会提起这些事情,才会让你不开心。像他这种始终不变的优雅体贴,只能说明他没将你放在心上,只想着骗你,骗你……”虽然他为了激发血脉力量,常年与佣兵、冒险者们相处,偶尔说话粗鲁,但面对列娜时,还是下意识不使用脏话。

    列娜的脸垮了下来,蔚蓝好看的眼睛里有晶莹泪珠打转:“伊戈尔,彼得先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商队里有两位单身的漂亮姑娘曾经试图诱惑他,都被他拒绝了。而且,我在你眼里就是贪慕虚荣,容易骗走的人吗?”

    说完,她抽着鼻子转身离开,回到房间,将房门重重关上,只留下伊戈尔在外面懊恼地不停道歉。

    走廊另外一端,拐角处同样有人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除雪的生气勃勃场面。

    “彼得先生,弗拉基米尔家族的礼仪真是出色,而你是我见过的在女人方面最正派的贵族。”穿着灰色大衣的红鼻头老者微笑说道,他是列娜的父亲别尔夫,商队的一员。

    目前身份是彼得?约瑟夫?弗拉基米尔的路西恩伸出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按在窗户下面的横栏上,笑容温和地回答:“事实上,有很多专一的贵族。爱情故事里不就是这样?”

    为了符合弗拉基米尔家族的特征,路西恩的头发用某种树木提取的汁液染成了金黄,眼睛也通过备用的隐形膜变成了深蓝色,整个人看起来阳光不少。

    “这都是讨好贵族,写来骗小姑娘的,让她们心甘情愿地做贵族们的情人。”别尔夫表情夸张地说道,然后呵呵笑了起来:“彼得先生,一起共进午餐吗?我还有一瓶黑梅斯酒。”

    路西恩收回右手,摇了摇头:“别尔夫先生,多谢你的好意,我在北方游历时伤了身体,不能喝酒。”

    “哈哈,彼得先生,这就是你最没有魅力的地方了。酒和战斗才是男人的浪漫啊!”一个多月的相处,别尔夫这种老狐狸差不多摸清了路西恩的脾气,能够比较放松地开玩笑。

    沙赫兰帝国号称骑士之国,因为他们激发血脉成为骑士的比例高过瓦欧里特公国、霍尔姆王国等接近百分之五十,这才能在神职人员力量比南方教会弱小不少的情况下,坚持战斗了几百年。

    而这也让很多冒险者更加相信艰苦的环境有助于磨练战斗意志,激发血脉力量。

    与别尔夫一起回到餐厅后,路西恩找了角落僻静处的一张桌子就餐,而老管家打扮的雷欧则一丝不苟地侍立在旁。

    过了一会儿,当路西恩低头用汤勺喝红菜酸甜汤时,一位穿着黑色大衣和紫貂皮坎肩的中年男子带着随从走了过来。他淡黄头发抹着厚厚头油向后梳起,嘴里叼着粗大雪茄,双手十指戴着七八枚镶嵌不同宝石的黄金戒指,光彩夺目,仿佛能亮瞎别人的眼睛。

    “彼得先生,请问这里有人吗?如果没有,介意我坐这里吗?”这位壮硕的中年男子热情而礼貌地问道。

    路西恩抬起头,环视餐厅一眼,见没有空位,于是点了点头:“没有,谢尔盖先生,你可以坐在这里。”大雪封路,很多旅客没有离开,造成了餐厅的拥挤。

    谢尔盖是五六天前在上一个城市加入商队的,目的地就是乌拉尔州首府乌拉尔城,他性格豪爽,出手大方,善于攀谈,短短几天时间就与商队大部分人变得熟悉。

    点了布林饼、冻海鱼子酱、小牛排和烤羊肉串之后,谢尔盖没有一点生疏地笑道:“彼得先生,经过这几天的旅行,我发现你是一位有着优雅风度的真正贵族,就像弗拉基米尔家族库图佐夫伯爵那样。我在西北行省福尔克城做生意时,曾经与他见过几面。”他似乎在炫耀着自己认识的大人物。

    路西恩切下一块炸鸡,微笑道:“库图佐夫叔叔?遇到潮湿天气时,他关节还痛吗?”

    这是弗拉基米尔家族一位大人物,瓦连京自然没有忘记提起,而且透露了他很多隐私,比如因为冲击天骑士位阶失败,留下了无法治愈的身体隐患,每当天气潮湿时,就会非常难受,如同普通人得了关节炎。

    “伯爵大人他还是老样子。”谢尔盖打了个哈哈,然后不露痕迹地转移了话题,开始提及他认识的其他贵族们。

    等到一位位贵族的名字衬托出了背景惊人、交游广阔的神秘富豪形象后,谢尔盖轻轻叹气道:“可惜已经到了乌拉尔城,马上就要与彼得先生你这位才华横溢的贵族朋友告别了。我在这里通过卡莉莲娜男爵夫人的私人关系认识了维特伯爵,抢先买下了一座新勘探出来的宝石矿。它虽然开采难度大,但价值惊人,让很多人眼红,因此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得留在乌拉尔城经营。”

    维特伯爵的领地占了乌拉尔州近一半,是这个州实际上的控制者。

    路西恩缓慢地咀嚼着鸡肉,等了几分钟才配合地问道:“价值惊人?”

    “是啊,根据几位神职人员和探矿师的证明,那座矿藏着足以买下一个伯国的宝石。若非维特伯爵不喜欢麻烦,更愿意通过开矿税和宝石税轻松得到财富,我根本得不到它!”谢尔盖炫耀式地从侍从提着的黑皮箱内拿出宝石矿勘探证明、开矿证明、有着伯爵印章的地产契约书,以及教会的低价预定合同。

    很多神术、魔法的施放和超凡物品的制作都需要天然宝石。

    路西恩礼貌地笑道:“那真是恭喜谢尔盖先生你了。”

    “谢谢你,彼得先生。但是这种宝石矿怎么可能轻易得到,光是讨好维特伯爵的礼物就差点让我破产,目前根本没钱招募人手、购买器具开矿。唉,这段时间我一直四处奔波,向朋友们借款,准备到时候翻倍偿还给他们。可惜他们暂时也抽调不出那么多钱,还是要差一点点,急得我都有将宝石矿股份卖出一些的心思了。”谢尔盖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地道,“为什么帝国不像斯图尔克和霍尔姆那些地方,有可以贷款的银行呢?”

    说完之后,他静静等待路西恩的回答,但过了很久,路西恩也没有说话。

    “彼得先生,你不想说点什么?”谢尔盖端起酒杯,笑着致意。

    路西恩用餐巾擦了擦嘴:“有的。我用完午餐了,谢尔盖先生你慢慢享用。”

    接着路西恩从容起身,整理了下“华丽非凡”的两把长剑,与雷欧一起回房。

    谢尔盖的笑容短暂僵在了脸上,然后他摇了摇头,微笑喝了口酒。

    …………

    下午,路上积雪刚清除干净,就有一封请帖送到了旅馆,邀请对象是路西恩,邀请人是卡莉莲娜男爵夫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