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四章 所谋

    路西恩故意将心里的疑惑流露在语气中道:“伊万诺夫斯基先生?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商量?不能等到明天吗?”

    这是一个正常贵族应该有的反应。

    伊万诺夫斯基保持和蔼的语气笑道:“一件好事。我与弗拉基米尔家族几位子爵认识,关系不错,因此看到彼得先生你后,觉得很亲近。而且彼得先生你勇猛坚定,严格遵守骑士信条,是一位值得认识和深交的朋友,所以既然有好事,又怎么能便宜外人,而不找朋友呢?”

    好事,一见如故,等等词汇总让路西恩有一种又遇到骗子的感觉,但伊万诺夫斯基是赫赫有名的大走私犯,还不至于“堕落”到这个地步吧?

    想了想,见伊万诺夫斯基已经找上门来,路西恩决定听听他究竟有什么“好事”,便于之后应对,反正只要自己不起贪心,就不会受骗。再说,这种大走私犯,依仗的是人脉和资源,未必在“演技”上下工夫,很可能透过他的一举一动,看穿他的真实目的。

    所以,《演员的自我修养》是神书啊,路西恩一边腹诽,一边用骑士的直觉感应门外,发现伊万诺夫斯基身边确实有难以感应清楚的人跟随。但这人光明正大地作为伊万诺夫斯基的助手兼护卫出现,没有躲躲藏藏。

    左手搭在“霜冻”上,路西恩故作平常地拉开了房门。

    伊万诺夫斯基还是与舞会时打扮一样,像是一头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冬熊,而他身边跟着的则是一位黑色西服、黑色领结的花白头发老者,浑浊的黑色瞳孔、无法掩饰的皱纹和冰冷的感觉衬托出阴鸷的感觉。他提着黑色皮箱,比伊万诺夫斯基矮一个头。

    伊万诺夫斯基看到是路西恩自己来看门,略显疑惑地道:“彼得先生,你的管家呢?这种事情可不该一位骑士、一位绅士来做。”

    “我的管家先生因为暴风雪生病了。我让他早点休息,不要硬撑着。我自己则是在欣赏月光,没想到会有外人来访。”路西恩随口解释道。“这位是?”

    伊万诺夫斯基微笑指了指阴鸷老者:“这是我的助手马特维,他有着很棒的商业才华,对于经济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

    “是吗?不知道马特维先生你对财富的生产、流通、分配和交换有着什么独到的见解?是否认为整个商业过程有着自身的规律,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一切?”路西恩一本正经地问道。内心带着不少“恶意”,这家伙像打手、保镖胜过商业顾问。

    马特维皱着眉头没有回答,伊万诺夫斯基的笑容则僵在了脸上。好半天才哈哈笑道:“想不到彼得先生你不仅仅专注骑士之道,对于经济也有如此深入的研究。很难遇见你这种贵族啊。”

    “哪里,我只是随便学了点,要不然以后有了自己的领地,很容易被那些商业顾问、事务管理人员欺骗。”路西恩没有继续追问,让对方下不了台阶可不适合现在的状况,刚才更多的是一种示威。不要将我当成傻瓜!

    伊万诺夫斯基“流露”赞赏的表情:“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以后应该会有更多的贵族学习这方面的知识,而不是单纯地交给管家、商业顾问等操作,自己只负责检查和收获。”

    他同样没有提及具体的经济学内容,在路西恩的招待下。坐到了柔软的沙发上,马特维则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目光变得有些锐利。

    路西恩提起玻璃茶几上的红色瓷器水壶,给自己和伊万诺夫斯基各倒了一杯白水:“伊万诺夫斯基先生,不知道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

    伊万诺夫斯基宽大的手掌握着白釉瓷茶杯就像捏着一个玩具,他没有喝水地微笑道:“彼得先生,你应该知道维特伯爵有着弗拉基米尔家族的血脉吧?”

    “当然,维特伯爵的母亲是弗拉基米尔家族的成员,是激发了家族特有‘冰霜’血脉的女骑士、女勋爵。可这有什么问题?维特伯爵激发的依然是本身父系家族的‘枯萎’血脉,而且超过历代先祖,成为第一位进阶天骑士的维特家族成员,并在与神圣海尔兹帝国、特里亚王国、瓦欧里特公国的战争中屡立功勋,将维特家族世袭的男爵爵位提升到了伯爵,掌控了近一半的乌拉尔州。”路西恩侃侃而谈,维特伯爵是自己比较了解的贵族。

    伊万诺夫斯基笑得高深莫测:“所以我找彼得先生你的好事就是一个伯爵的爵位,足可媲美普通公爵的遗产。”

    乌拉尔州矿山众多,这里大大小小的贵族都比其他地方的同等级贵族要富裕很多。

    “你们想做什么?维特伯爵他要蒙主恩召了吗?”路西恩“惊慌愕然”地问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伊万诺夫斯基轻轻点头:“卡莉莲娜是维特伯爵第二任夫人的侄女,与伯爵大人关系亲近。据她所说,乌拉尔城的红衣主教涅夫斯基断言伯爵大人顶多还能活半年,而且他是属于自然衰老,无法用神术治疗。”

    “维特伯爵是‘枯萎’血脉,在后裔上本来就艰难,而且他壮年时期一直在南方与异端作战。等成为伯爵回归后,历经三位妻子却只有一个儿子,可惜这位小少爷不到十岁就夭折了。”

    “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路西恩再次强调地问道。

    伊万诺夫斯基放下手中茶杯,示意路西恩冷静:“彼得先生,你应该清楚,维特伯爵的父母因为异端战争而早逝,并且他直到二十五岁也未能激发血脉,因此维特家族那些远房亲戚们觊觎他财产和爵位的不少,让他受了很多委屈,吃了数不尽的苦头,对那些人是恨之入骨。而这个过程中,弗拉基米尔家族在这里经商的一些成员帮助了他,使他能平安地激发血脉。”

    “根据卡莉莲娜打听到的伯爵大人口风。他似乎决定收一位弗拉基米尔家族的男性成员作为继子,然后安排其娶一位没有背景势力的维特家族姑娘当妻子,以此继承爵位和遗产。让那些旁系成员死心。这个消息可能一个月后就会公布出来,到时候肯定有不少弗拉基米尔家族的成员赶来,我们为什么不抓住这段时间,努力地在维特伯爵面前留下深刻的好印象?”

    “彼得先生。你英俊优雅,礼貌斯文,谈吐不俗。又非常年轻地激发了血脉力量,拥有骑士的身份,我想维特伯爵会很满意。”

    路西恩大概明白了他们谋划的事情。伯爵的爵位和半个乌拉尔州的遗产,那是弗拉基米尔公爵也会心动的财富,更别提伊万诺夫斯基这种走私犯了。

    想明白了这点后,路西恩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卡莉莲娜夫人身上有维特家族的血脉?”

    伊万诺夫斯基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是的。来自几代之前。虽然很稀薄,但没人能否定。彼得先生,如果没有卡莉莲娜的配合,我们很难摸清楚维特伯爵的偏好,而且她非常受维特伯爵喜欢。对于最后的决定有着发言权。所以,我们不可能不让她得到好处。”

    “一位如此漂亮的美人作为妻子,又能得到伯爵的爵位和遗产,我想没有哪位正常的贵族能够拒绝。”

    “这么看来,谢尔盖诈骗的对象似乎不是我的金币和长剑,而是希望通过‘这个生意’控制我,可惜我没有起贪心。等到卡莉莲娜的美人计也失败后,伊万诺夫斯基干脆直接上门,用巨大的利益开门见山地诱惑。”路西恩沉思着,可其中还有很多疑惑想不通,比如维特伯爵距离天骑士平均的寿命终点还有二三十年,为什么会提前衰老?他壮年时在异端战争中受到了什么无法治愈的伤势或诅咒吗?

    而且看起来继承爵位后,卡莉莲娜的“黑寡妇”名声要不了几年“会”更加响亮。

    于是,路西恩微笑道:“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还是要说抱歉,伊万诺夫斯基先生,我不能配合你们。”

    路西恩虽然有点财迷,但这里是沙赫兰帝国,自己也根本不是弗拉基米尔家族的成员,因此很冷静地拒绝了。

    红衣主教主持的继承仪式可是会验证血脉的!

    没有贪心就不会愚蠢!

    “什么?!彼得先生,你要明白,你拒绝的可是一个伯爵的爵位,半个乌拉尔州的遗产,一座座矿山,数不清的庄园……”伊万诺夫斯基惊讶地说道。他完全不相信有人能够抗拒这种诱惑,哪怕是圣伊凡堡多尔戈鲁宫内那位世俗中至高无上的皇帝!

    路西恩用一种咏叹调似的语气严肃地道:“因为我不能放弃我的姓氏,弗拉基米尔是传承了很多代的尊贵荣耀之姓!我相信有一天我能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又一位弗拉基米尔伯爵。”

    说完,路西恩正直脸地补充了一句:“我的姓氏我的骄傲!”

    伊万诺夫斯基像是看着一个疯子般盯着路西恩:“我以为那种单纯追逐荣耀的骑士已经在沙赫兰帝国的贵族中消失了,只有教会的圣骑士才有可能,但彼得先生你颠覆了我的想法。”

    然后他站起身,深深地鞠躬:“希望彼得先生你能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更顺利。”

    虽然他努力表现得很“敬佩”,但路西恩却从他不太高超的演技判断,这似乎是一句反话。

    “在消息公布前,我会替你们保密的。”路西恩用“正直骑士”的口吻说着。

    伊万诺夫斯基和蔼笑道:“我相信彼得先生你,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合作其他不违背你骑士信条的事情。”

    接着他带着眼皮半垂挡住目光的马特维离开了路西恩的房间。

    “老爷,你要小心,伊万诺夫斯基一向心狠手辣,不喜欢留下隐患。”雷欧在伊万诺夫斯基离开后走出房门,担忧地提醒路西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