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五章 计划没有变化快

第十五章 计划没有变化快

    路西恩端着白釉瓷茶杯,微微颌首:“我知道。坐到他这个位置上的人,如果不心狠手辣,早就变成野外没有坟墓的尸骨了。可惜,连他身边还有哪些护卫都不清楚,要不然……”

    语气温和平淡,但雷欧却觉得森然冰冷,自己这位雇主是那种冷静到可怕的魔法师,如果他现在就清楚伊万诺夫斯基身边究竟有几位强力的护卫,肯定会立刻分析他们的防御漏洞、心理盲点,以及计划完成的可能性和风险性,争取最短时间内清除隐患。

    “我帮伊万诺夫斯基做事的时候,他明面上跟着的只有一位大骑士或中阶魔法师,但暗中肯定还有隐藏。好几次竞争对手派出的刺客连他的身边都没到达,就莫名其妙死亡在了房屋外。也有一次来刺杀的是位血脉能力善于隐藏的二级骑士,偷袭重伤了保护他的大骑士,可眼见就要得手,一片漆黑之后,这位刺客已经倒地死亡,凝固在脸上的表情充满惊恐。”雷欧将自己知道的伊万诺夫斯基的事情完完整整地讲述了出来。

    路西恩脸上挂着微笑道:“我刚才召唤了‘隐形仆役’远远跟着,但差点被发现。好在也确认了伊万诺夫斯基的房间周围布置有类似‘识破隐形’和‘回避侦测’等隐蔽魔法效果,很难窥探,所以想要除掉他,就不能在他预定的地方刺杀他,而是让他跟着我们的节奏走。”

    “老爷。”雷欧迟疑地说道,“如果您给我一件中阶的魔法物品,我会找机会和伊万诺夫斯基同归于尽的。”

    在他看来,那些刺客不能杀掉伊万诺夫斯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舍不得自己的生命,要是连自己的命都不管了,那完全可能在被大骑士、中阶魔法师杀死前抢先一步干掉伊万诺夫斯基。

    路西恩环视了房屋一圈:“暂时没有必要,你先休息吧。”

    目前自己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伊万诺夫斯基并不清楚自己的实力。他不管是派人刺杀还是用其他手段都很可能判断出错。而这样的出错就是自己的机会,可以分开蚕食他的手下。当然,如果他没有杀人灭口的心思。那就是最好的结果,因此没必要派雷欧去做人体炸弹引起伊万诺夫斯基的警觉,让他全力对付自己。

    同时,路西恩暗中布置了一个魔法议会独有的隐蔽魔法阵。它不阻止别人的窥探。唯一的效果就是提高魔法阵操纵者精神力场的感应程度,让其能够察觉到极其微小又异常收敛的魔法波动那是正常情况下以目前等级根本无法感应到的。

    月光柔美静谧,路西恩背靠沙发。闭上双眼,似乎是在赏月的过程中进入了睡眠。

    夜色渐深,一片安静,路西恩忽然感觉到了微小的魔法波动产生。

    它几乎与黑暗中的微风融为了一体,若不是提前布置了魔法阵,路西恩根本发现不了。

    魔法波动缓慢近乎平息,但却一直挂在半空。像是镜子般照射着路西恩,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而路西恩则偶尔扭动身体,仿佛陷入了深层次的睡眠。

    这样“和谐”的场面一直持续到了天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

    乌拉尔城,“绿藤”高级旅店。

    将带来的货物在这个繁华的城市处理了大半又补充了很多铁器后。别尔夫显得很悠闲。

    用过早餐的他一直坐在旅馆大厅角落里,一边喝着烈酒,一边无所事事地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客人,并小声地与另外一个酒鬼品头论足,判断对方的身份、地位、爱好和性格等。

    “父亲,你怎么一大早就在喝酒?”穿着白色毛皮大衣的列娜昨晚接受了伊戈尔的道歉,与他和好了,今天正准备与其一起去市场区、铁匠区等地方游玩,可却意外发现自己的父亲一大早就变得醉醺醺,因此有点生气地质问。

    别尔夫打了个酒嗝,酒气熏人地笑道:“小列娜,明天就要离开乌拉尔城回家了,让我好好喝一天吧,而且我喝得越多越有精神。”下一站就是这个商队的终点,基诺夫行省的首府。

    “父亲,你已经喝了两天了!”列娜皱眉道,“那你承诺从乌拉尔城到家里的旅途中一滴酒也不能喝!”

    别尔夫哈哈笑道:“小列娜,你可不要以为我醉了就会胡乱答应,早餐酒、午餐酒和晚餐酒还是要喝的。”

    刚刚说完,他猛地站起身来,有些摇晃地道:“彼得先生,欢迎回来,我还以为你会留在卡莉莲娜男爵夫人那里的。”

    他语气暧昧,完全不像一个老头。

    此时,路西恩正带着雷欧从旅馆大门进来,金发灿烂,精神抖擞用过早餐后,明显冷淡下来的卡莉莲娜就派马车夫送路西恩回到了乌拉尔城,这正符合路西恩的心思,不过并没有因此而放松戒备。

    “彼得先生,早上好。”列娜很开心地道,她一直认为彼得先生是位正经的绅士。

    路西恩看着她和伊戈尔微笑道:“列娜小姐,早上好。你们似乎和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明显的打趣话语让列娜脸色羞红,伊戈尔这位很不喜欢路西恩的年轻男士也略微含羞地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好旁边有位醉鬼岔开了话题,别尔夫拍了拍路西恩的肩膀,安慰道:“彼得先生,不要沮丧,你其实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嗝,卡莉莲娜夫人大概只喜欢正统的沙赫兰男人,那种高大雄壮粗鲁的。”

    即使路西恩经过伪装高了几公分,可与沙赫兰帝国大部分男人相比,还是矮了一个头,身材雄壮方面更是相差甚远。

    随着别尔夫的打岔,尴尬的气氛很快消除。

    伊戈尔与心上人和好后,心情不错,忽然想起一事:“对了。彼得先生,你快回房看看你的行李!昨晚我太高兴,有点睡不着。结果听到隔壁你的房间有轻微的响声传出又很快消失,不知道是我的幻觉还是有老鼠或者小偷等……”

    路西恩侧头与雷欧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同样的凝重,然后平静地笑道:“谢谢你的提醒。伊戈尔。我马上回房看看。”

    …………

    房间内,路西恩仔细检查了自己在隐蔽处留下的魔法印记和茶杯、水壶等物品,略微疑惑地对雷欧道:“没有布置魔法陷阱。也没有下毒,难道真的是老鼠?”

    路西恩话里的魔法陷阱不再是指学徒级的简易魔法阵,而是回归了陷阱的本义。

    “老爷,应该没那么巧合。”雷欧对伊万诺夫斯基的狠辣心有余悸。

    路西恩一边点头,一边再次环视整个房间,一件件物品的检查。

    被自己打开的行李箱,“换洗”的衣服。搜集的民俗音乐手稿,路上零零碎碎买来作为旅行纪念的特殊物品……

    当路西恩的精神力集中在一个五彩斑斓的套娃上时,终于感觉到了里面蕴含的微弱恶毒气息,它将那个套娃夸张的滑稽脸蛋衬托得有点阴森恐怖。

    “诅咒?”最近一年都在补习这方面知识的路西恩敏锐地判断。

    雷欧顺着路西恩的目光看向那个套娃:“老爷,它有问题吗?该怎么做?”

    路西恩沉吟了几分钟。微笑道:“做一个贵族该做的事情!”

    胸口“日之冕”护符激发,神圣浩瀚的防死结界护住了路西恩的身体。

    然后,路西恩拿起套娃,与平常一样旋转打开。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当第四层一个老婆婆夸张头像出现时,无数道肉眼无法看见却在防死结界神圣光芒映照下毕露无遗的黑色虫豸似气体快速向着路西恩身上笼罩而来。

    可惜,它们无法穿过防死结界,一道道消失在了其中。

    看见防死结界黯淡得快要消失,路西恩“愤怒地咆哮”:“有魔法师要暗杀我!帝国内竟然还有魔法师敢做出这种事情!幸亏我有主的庇佑,有主的恩赐!”

    一边“无法控制情绪地咆哮”,路西恩一边让雷欧用衣服包裹住套娃,然后在别尔夫等人惊愕的目光中,带着雷欧直接走向附近的教堂!

    …………

    教堂隐蔽房间内。

    “主教大人,我想你已经检查出了套娃上面还未消失的魔法气息,而且也确认了我身上防死结界的情况。”路西恩依然“保持”愤怒情绪地对一位乌拉尔城主教道。

    这位主教仿佛一头套着白色长袍的熊,身高体壮,浑身毛发浓密,他安抚地道:“是的,彼得先生,我已经确认了魔法气息和你身上防死结界受损的程度。”

    路西恩“情绪不稳”地道:“那主教大人你还有什么疑问吗?为什么不去追拿那该死的魔法师?如果不是我及时察觉,激发了主恩赐给我的护符,我恐怕已经成为邪恶魔法师手下的牺牲品!难道教会就任凭魔法师在帝国内为所欲为?”

    说完,路西恩还故意将日之冕拿出来晃了晃。只要不直接仔细检查,目前只解开了两层封印的它完全是五级神术物品。

    “彼得先生,你的愤怒我能够理解,可是我们还需要调查,毕竟暂时还没有那位魔法师的情报。”主教和蔼地说着。

    路西恩严肃起来:“主教大人,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是伊万诺夫斯基,是卡莉莲娜!他们为了谋夺伯爵的财产才暗中请魔法师害我!”

    接着路西恩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可是,彼得先生,卡莉莲娜男爵夫人和伊万诺夫斯基先生所做的是正常人都会做的事情。他们只是提前知道消息,提前准备,没有违背任何法律,不管是帝国的,还是教会的,有什么必要杀人灭口?涅夫斯基大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啊。”主教摇了摇头,下意识维护乌拉尔城的贵族之花,觉得路西恩被刺杀后有点精神过敏,“当然,感谢你提供线索,我们会调查他们的。”

    路西恩状似不能接受地一直指责凶手是伊万诺夫斯基,直到半个多小时后,他的情绪才稳定下来,离开了教堂。

    雷欧紧跟在路西恩身后,低声道:“老爷,你为什么不直接指出伊万诺夫斯基是大走私犯?”

    “除非你直接指证,他们才有可能相信这位背景深厚的商人有问题,而那样会暴露我的真实身份。事情做到这个地步就行了,接下来就看伊万诺夫斯基怎么做。”路西恩微微眯了眯眼睛。

    …………

    刚回到旅馆,路西恩看到一位派头不小的中年绅士在等待着自己。

    “彼得先生,维特伯爵听说有位弗拉基米尔家族的杰出年轻人到了乌拉尔城,因此想请你去城堡见面聊聊。”这位中年绅士礼貌地笑道。

    路西恩略微愕然,机会没有变化快,本来预定的对付伊万诺夫斯基的安排似乎要被维特伯爵的邀请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