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六章 衰老的维特伯爵(求推荐票)

第十六章 衰老的维特伯爵(求推荐票)

    ——周一求推荐票~

    ………………………………………………………………………………

    接近中午的暖阳照耀下,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正向着乌拉尔城西南贵族区核心的“枯藤”城堡缓缓行驶。

    一路之上,看到它的行人,不管是贵族还是市民,都纷纷让到两旁,恭敬地让它先过,因为它是属于乌拉尔城领主维特伯爵的马车,而且不是那种运货的普通三套马车。

    马车厢里,路西恩假装欣赏街边异国风情地翻看着灵魂图书馆内特意收集的沙赫兰帝国地图,并且集中在乌拉尔城附近。

    伯爵的邀请来得突然,路西恩一时找不到正常贵族可以拒绝的理由,因此不得不答应前往。这让路西恩内心很是感慨,当扮演一位贵族非常出色时,也同样被这个身份束缚住了。

    “这次的邀请应该是出乎了卡莉莲娜和伊万诺夫斯基的预料,既可能破坏掉他们原本的安排,让他们猝手不及,犯下大错,又可能带来激烈而危险的变化,我必须早做准备。”

    路西恩很肯定地判断邀请绝非卡莉莲娜和伊万诺夫斯基谋划,因为在他们控制住自己或其他弗拉基米尔家族没有大背景的成员前,肯定不会冒险让自己出现在维特伯爵的面前。要是维特伯爵忽然看中了自己,并且指定了别的维特家族姑娘,他们的贪婪和渴望就会如同竹篮打水般落空。

    这样的判断也是路西恩接受邀请的原因之一。

    “可卡莉莲娜和伊万诺夫斯基不是应该严格控制维特伯爵看到、听到的内容吗?怎么会出现他们意料之外的邀请?”路西恩疑惑地想着,既然处心积虑要谋夺维特伯爵的遗产,而且维特伯爵又处在衰老重病当中,以伊万诺夫斯基的能力和卡莉莲娜受到他宠爱的程度,应该不难瞒过他下属的大骑士、骑士们,让他只能知道他们想让他知道的事情。

    如果连这个都办不到,路西恩只能劝伊万诺夫斯基赶紧回家买庄园、土地和矿山当土地主,不要再做走私犯这么危险的职业了,也不要再想着夺取一位伯爵的遗产了,以其智商根本玩不转!

    一边看着地图,路西恩一边随口闲聊般问着旁边的雷欧关于乌拉尔城周围风景的事情,尤其是有没有阴森的、常常闹鬼的地方。

    事情一开始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彼得先生,有教会在,常常闹鬼的地方只存在于吓唬小孩子的故事里,或者由那些隐居在深山的邪恶魔法师们制造。不过据我所知,乌拉尔城西面有几座矿石就是因为常常塌方,死人众多,被称为‘恶魔诅咒的地方’、‘连通地狱的洞穴’而停止开采。”来邀请路西恩的伯爵内侍尼基塔听到路西恩和雷欧的对话后,作为主人的代表,为客人详细地介绍。

    他是一位正式骑士等级的强者,拥有勋爵的爵位,但在南方与异端作战时,就是维特伯爵的属下,而且被他救过很多次,因此心甘情愿地不享受显赫的身份和地位,担任伯爵的内侍。

    其实无论是在大贵族还是大公、国王、皇帝身边,都有类似的人物,他们与遵循骑士义务,加入骑士团轮流保护领主的贵族骑士们不同,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了光明正大作为封地贵族的权利而贴身保护领主:

    他们有的是将权利让渡给子女,自己担任护卫来巩固权利或获得超过本身等级的家族爵位;有的是因为救命之恩;有的是接受领主秘密培养和材料提供时就立下了骑士诺言,许诺成为某某等级后会分别担任多少年的护卫;有的则干脆是为了领主家族世代传承的淬炼、提升血脉的珍贵独特方法。

    听完尼基塔的话,路西恩微笑道:“尼基塔先生,其实在西北行省就有非常阴森,经常闹鬼,死者不得安宁的地方,虽然教会将它严密控制了,但我还是知道一点。”这是在间接证明自己弗拉基米尔家族成员的身份。

    “按照彼得先生您的说法,或许乌拉尔城附近也有,可同样被教会控制住以至于我们无从知晓。只是不知道的事情又有什么讨论的必要?”典型军人气质的尼基塔即使是试图展现自己的幽默,也显得有点僵硬不够柔和。

    路西恩也不介意,继续询问着尼基塔和雷欧,以此完善自己对于附近详细地形和环境的了解。

    …………

    半个小时后,那座爬满枯藤,带着萧索味道的宏伟古堡就出现在了路西恩面前。

    而与此同时,从另外一个方向匆匆忙忙驶来一辆精致华美的马车。

    路西恩刚站稳,就看到这辆马车马匹前腿高扬地停住,一位穿着漂亮呢绒长裙的美貌女子在侍女的搀扶中显得颇为焦急地走了下来。她一身的雪白将自己衬托得俏美端庄。

    “彼得先生……”

    “卡莉莲娜夫人……”

    路西恩和卡莉莲娜都没想到会在城堡大门外相遇,颇为惊讶地互相打着招呼。

    看着卡莉莲娜的模样,回想她之前的举动,路西恩微笑起来:“卡莉莲娜夫人,你来看望维特伯爵?”

    “是啊,我听说维特叔叔邀请了一位客人,担心他不遵守善堂医师的叮嘱,因此过来提醒他不能太疲惫,要好好休息。”卡莉莲娜惊讶之后,笑容变得妩媚而灿烂,如同她举行宴会时那样。

    路西恩绅士般微微鞠躬伸手:“卡莉莲娜夫人,我会遵循你的提醒,不会耽误伯爵大人的休息,请。”

    “彼得先生,你的礼节是我见过的沙赫兰贵族中最好的,我很喜欢。”卡莉莲娜赞扬后,带着侍女摇曳生姿地走在了前面。

    她说的是实话,沙赫兰帝国绝大部分贵族在礼仪上只是遵守最重要的几种,更喜欢战斗和烈酒,所以常常被南方教会所属国家的贵族们称为简单粗鲁的“野蛮人”。

    果然是出乎他们意料的邀请,城堡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路西恩从容不迫地跟着卡莉莲娜进入了“枯藤”城堡。

    …………

    枯藤古堡一间不算大的客厅内,壁炉燃烧着熊熊火焰,营造出一室如春的温暖。

    路西恩将特意穿在外面的普通外套大衣脱下,交给侍者挂在衣帽架上,自己则以贵族正式礼仪向一位老者行礼:“很荣幸见到您,维特伯爵大人。”

    这位老者坐在客厅靠壁炉位置的沙发上,穿着厚厚的黑色大衣,仿佛非常害怕寒冷般裹得紧紧的。其脸色灰败憔悴,不过依稀能看出过去严厉刚硬的脸部线条,浅蓝色的眼睛像其他上了岁数的老人一样昏黄浑浊,头上则戴着一顶黑色软帽,遮住了似乎变得稀少的头发。整个人如同一株缺水干枯的植物。

    这就是一位当年勇猛无比,实力强大的七级天骑士。

    看到维特伯爵这幅模样,路西恩发自内心地感觉到时间流逝的恐怖,油然而生对衰老死亡的畏惧。

    “好在魔法有很多延长寿命的方法。”这种畏惧让路西恩产生了强烈的渴望。

    害怕死亡,向往不老和永生是人类这种生命短暂的智慧生物孜孜不倦的追求。

    维特伯爵蠕动着似乎抹上了一层灰色的嘴唇,声音虚弱苍老地道:“彼得,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在帝国西南的我难得看到如此年轻又如此杰出的弗拉基米尔家族成员。”

    说完一句话后,他喘了几口气:“这位是我的侄女卡莉莲娜,你们应该认识。这位是我的管家谢苗,他跟随了我很多年,是位出色管家。”

    卡莉莲娜坐在维特伯爵左边服侍着他,而灰白头发的谢苗则站在维特伯爵右边,他蔚蓝的双眼看向路西恩,带着淡淡的笑容点头致敬,脸上皱纹不多,但每一道都很深,让人难以判断他的年纪。

    据说他是一位大骑士等级的强者,而且不像别的管家那样古板严肃,一丝不苟。

    “是的,伯爵大人,我得到过卡莉莲娜夫人热情的招待,她是一位难得的好人。”路西恩“由衷”地说道,接着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卡莉莲娜总觉得不对,但路西恩的话语又无可挑剔,只能牙齿暗咬地诅咒他做一辈子的好人。

    维特伯爵呵呵笑道:“卡莉莲娜是位好姑娘。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想找一位弗拉基米尔家族的年轻小伙子,结果彼得你恰好来到乌拉尔城……”

    话未说完,他又开始喘气,身体状态真的很差。

    而旁边的卡莉莲娜一下紧张起来,扶住维特伯爵的两只手略微僵硬,手背似乎有青筋凸显。

    路西恩没有插话,礼貌地等待着维特伯爵喘气。

    维特伯爵声音放缓地道:“我年纪很大了,不再像以前那么坚定刚硬,从不软弱,开始喜欢回忆过去的事情。我还记得小时候跟随母亲去西北行省的事情,不知道图拉森林内是否还有那么多的猎物,那么多奇怪的树木、花朵?”

    “伯爵大人,虽然我也有很多年没回去了,但图拉森林内的一切还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比如那能够像动物一样移动和扑食猎物的绯红魔树……”路西恩没有任何生涩地回答着。

    旁边的卡莉莲娜放松了下来。

    接下来一直到午餐的时间,都在维特伯爵的回忆和路西恩的补充中进行,气氛和乐融洽,然后维特伯爵邀请路西恩共进午餐,并请他在这里做客一天,明日再返回即将离开的商队。

    考虑到维特伯爵城堡中有不少大骑士、骑士戍卫,路西恩答应了下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变化,就不能再按照之前的思路进行了。

    …………

    夜色开始浓重,枯藤古堡某个房间内。

    “维特伯爵怎么会知道彼得的存在?”伊万诺夫斯基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了城堡,有些愤怒地质问着面前的卡莉莲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