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八章 “秒”杀

第十八章 “秒”杀

    月光清冷迷蒙,穿透窗帘后,变得极其微弱,不仅没能消除路西恩房间内的漆黑,反而带来莫名幽黯。

    深浅不一的黑暗随着光芒的变化而更迭,乍看之下仿佛有生命般的蠕动,可仔细看去,它又是如此沉郁如此宁静,似乎亘古不变。

    这样的黑暗中,床上躺着的路西恩发出平缓悠长的呼吸,让整个房间的气氛愈发安宁柔和,带给人一种好梦正酣的愉悦感觉。

    “从黑暗的反馈,他确实躺在床上……”

    “两把长剑分别放在床两边,离手十厘米,很警惕……”

    “呼吸正常,心跳正常,精神波动正常,只是双手被身体或被子压住,难以仔细查探……睡觉姿势真难看,一点都没有所谓的贵族优雅……但这样也好,会迟缓他反应过来后拿起附魔长剑的速度大概一秒,这或许是他生与死的一秒……”

    “睡得很沉,也许是枯藤城堡内巡逻守卫的骑士、大骑士给了他安全感……”

    “护符依然戴在胸口,根据情报,其激发得很快,但防死结界只针对即死类、诅咒类魔法,既不能防御物理和元素攻击等,也无法对攻击者造成伤害……”

    “而且不是高级物品,无法应激触发,这枚神术护符以及彼得身上或许存在的其他魔法物品,不可能在我斩中他之前发挥作用……”

    “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在他苏醒过来前送他下地狱!”

    小心翼翼地观察之后,彼得洛夫有了初步的判断,下定了决心。

    路西恩床边的平静黑暗里,突然冒出一道人影,他仿佛直接从黑暗中分离出来,毫无征兆地凸显!

    这道人影脚步一跨,拖出残影。右手拿着一把幽绿光芒浓郁如同液体的短剑,狠狠地斩向路西恩的喉咙!

    刚才彼得洛夫不敢靠得太近,不敢起任何杀意。就是担心引发路西恩的危险直觉,让事情出现不好变化。虽然即使路西恩有三四级的魔法长剑,有四五级的神术物品,彼得洛夫也并不害怕。黑暗血脉带来的强大能力可以让他游刃有余地消耗掉神术力量,然后轻易宰割面前的羔羊,但唯一的问题是那神术力量如果有五级。就很可能打破马特维遮掩动静的魔法,让城堡内的大骑士们察觉,这样一来,事情会变得相当麻烦。

    恐怖的速度让彼得洛夫瞬间就靠近了路西恩,右手挥出的短刃在这时恰到好处地落下,没有一丝偏差地斩在侧睡着的路西恩脖子上。

    可就在短剑斩中路西恩脖子时,彼得洛夫猛然感觉到一股奥涩的波动产生。它是如此的熟悉,在这样的场合又是如此的惊悚!

    彼得洛夫愕然看见短剑之下的路西恩如同镜面破碎般哗啦啦裂成了无数块。

    二环魔法“镜影术”!

    虽然黑暗血脉免疫低于其等级的魔法,但只是指防御,其进攻时同样会被部分魔法干扰。

    纷飞的“镜面”碎片在黑暗里诡异得波光粼粼,让彼得洛夫油然而生一种梦幻的美感。

    “魔法师?!不好!”彼得洛夫一剑斩中镜像后。很快就回过神来,明白自己情报出错,一切判断的前提出错!于是他身体迅速模糊黑化,并且毫不犹豫地向后疾退!

    可就是这短短的错愕瞬间,让他慢了一点,看到与镜影隔着半个床的路西恩胸前亮起了神圣庄严的光芒。

    紧跟着,整个房间就被浩瀚神圣的灼热明亮充塞填满。

    而在这白炽的光芒内,那一道黑色人影凸显出来,仿佛被圣光中和般急速黯淡。

    三级神术“灼热光辉”!范围型攻击!

    彼得洛夫强忍着痛苦,没有发出嚎叫,艰难地躲避着,可是被灼热光辉直接笼罩的他如同身陷泥潭,又好像背负着几千斤的重担,移动得非常缓慢。

    没有犹豫,彼得洛夫激发了左手尾指上戴着的那枚魔法戒指。

    但魔法戒指淡黑色光芒刚刚绽放,站在床上的路西恩精神一动,直接就是一个“元素秩序”!

    噼里啪啦,轰!

    魔法戒指先是发出破碎的声音,然后激发中的魔法力量失去稳定,沉闷但恐怖地自爆开来,将还未完成黑暗化的彼得洛夫完全包裹,炸得他浅褐色鲜血四处飞溅。

    以路西恩目前三环魔法师中出色的精神力强度,“元素秩序”在没有能量、力场等防护的情况下,可以破坏四级的绝大部分炼金物品!

    但每一次这样的破坏,都让路西恩颇为心疼,那意味着又一件可能的战利品就这么毁掉了,难怪九环大裂解术有“敌我皆哭”的称号,因为其一使出,敌人身上传奇以下的魔法物品、神术物品就差不多全部毁掉了,即使杀掉敌人,也没什么收获,还要看着那一个个原本异常珍贵的破碎物品懊恼。

    而且这是一个范围型不分敌友的魔法,如果身边还站着队友的话……所以路西恩的“元素秩序”要有“良心”得多。

    见彼得洛夫在爆炸中努力黑暗变化,路西恩没有给他机会,胸口“日之冕”护符再次亮起柔和神圣的光芒,一道仿佛从天而降的火焰直直击中了彼得洛夫。

    心一狠施展了黑暗血脉最禁忌最强大能力“黑暗同化”的彼得洛夫刚刚藉此摆脱了“灼热光辉”的大部分影响,却只能绝望地看到那火焰圣光如同天降神罚,将自己完全笼罩。

    “焰击术”火焰光芒内,彼得洛夫黑暗化的身体迅速消融,很快灰飞烟灭!

    啊!他不甘心的情绪是如此强烈,似乎随着无声的惨叫在房间内不停回荡!

    彼得洛夫黑暗血脉的绝大部分能力都尚未展露,什么“黑暗腐蚀”、“黑暗同化”等类法术,什么黑暗中速度、力量、敏捷、平衡、意志等全面提升,什么免疫众多超自然效果,免疫等级以下魔法和神术,统统都还没有展现的余地。他就陨落在了一连串处心积虑、只有几秒钟的魔法配合神术的进攻中!

    这让他怎么甘心?!

    当一声,被焰击术损毁的三级魔法短剑落在了厚厚的地毯上,发出透着沉闷的响声。

    随着五级神术“焰击术”的激发。整个房间内的神术力量波动达到了一个极致,但还是差一点才能击穿那无形的幕罩,未能如路西恩最好预计般惊动枯藤城堡内的大骑士、骑士们。

    既然预计路西恩的神术物品有四五级,马特维自然是没有大意地按照五级的标准来布置隐藏动静的魔法阵!

    无形幕罩艰难的维持。以及路西恩是魔法师、彼得洛夫短短几秒钟就败亡激起的惊愕,让马特维难以保持隐形的状态,在路西恩窗外偏伊万诺夫斯基房间的半空浮现出身影。

    而这时。渡过了施法缓冲的路西恩,毫不犹豫地转头看向窗外,双眼闪烁幽深的光芒,精神力场锁定外面空中的马特维!

    早在他们开始监视和探查时,有所准备的路西恩就发现了他们的行动!

    无形波动产生,在行动前就给自己加持了“机械化心智”和“灵甲术”的马特维忽然看到那透明的、可以在一定程度内保护灵魂被攻击的盔甲无声破碎。

    短暂对路西恩产生好感后,他很快清醒了过来。但灵魂依旧略微刺痛,产生少许眩晕,难以集中精神。

    “这是魅惑人类?为什么对灵魂的影响会这么强?!”马特维有一层防御抵消了绝大部分魅惑人类的影响,因此灵魂的眩晕并不严重,即使意外之下。精神力暂时无法激发身体内的法术模型,可还是能使用魔法物品。

    所以他坚定地、没有任何犹豫地激发了自己的魔法靴子,在路西恩第二个魔法施展前,一个闪烁就消失在了原地。

    其可是模糊察觉了彼得洛夫的下场,明白稍有不慎,后面就是狂风暴雨、让人直到死亡也难以腾出手来的组合攻击,必须先行躲避,因此立刻使用了魔法物品自带的三环魔法“短距瞬移”!

    处在施法缓冲中的路西恩,此时无法使用“元素秩序”破坏马特维使用的魔法物品,但强力装备众多的他,冷静地激发了“元素”戒指。

    窗外,一团深黄绿色的薄雾凭空浮现,笼罩住了上下三层六十多个房间外的半空。

    薄雾内,城堡庭院中种植的几颗高大深绿色针叶树木当即枯黄斑驳,里面藏着的虫子一只只僵直落地,急速腐烂……仿佛没有任何生命能够在这雾气中生存。

    这是五环魔法,这是“加斯东的剧毒雾气”!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哪怕呼吸到一点雾气都会中毒身亡!

    瞬移的马特维无法跨越如此宽阔的范围,当他闪现在半空时,周围依旧是黄绿色雾气。

    作为一名魔法师,马特维对类似雾气有着充分的警惕,当机立断地屏住呼吸,然后施展了灵魂内的法术“空气过滤泡”。

    其准备先稳住之后再用“驱散烟雾”驱散黄绿色雾气,毕竟其需要花费一定时间才能完全驱散!

    可让他惊慌的是,自己二环魔法空气过滤泡在黄绿色雾气中是一点点沾染上了颜色,无法彻底地过滤清除这剧毒雾气。

    “这是五环的魔法?混蛋,这该死的家伙究竟有多少中阶魔法物品?!”马特维明白“空气过滤泡”的极限,其只能对付四环以下魔法产生的毒素。所以,立刻知道了周围这雾气的恐怖,同时难以置信、嫉恨交加地诅咒着有如此多强力魔法物品的路西恩!

    其认为这是自己束手束脚,快要失败的根源。

    而这个时候,让马特维惊愕欲绝的情况发生了,他的皮肤毫无征兆地开始溃烂!

    这个五环的剧毒雾气,竟然可以通过皮肤接触缓慢渗入身体,竟然可以毫无阻拦地穿透“防护能量伤害”魔法!

    “它是一个独有魔法?!”

    马特维的大脑有点模糊起来,但渗透型的雾气效果比不上直接呼吸,因此也算是经历过很多危险的他,强行保持住冷静,开始激发魔法袍附带的一个变形魔法“气化形体”!

    只要用了这个魔法,他就会气化成虚体,暂时摆脱剧毒雾气的侵蚀,但同样的,作为虚体的他,无法正常施法,只能飞行。

    但路西恩岂能让他如愿,“元素秩序”再次激发,马特维的魔法袍光芒刚闪现就黯淡下来,出现了无数的孔洞!

    “这是什么魔法?”身体急速化成脓水的马特维闪过最后的念头。

    从施展魅惑人类开始,刚好五秒钟过去。

    就在这时,一个力场化成大手忽然出现,试图抓住往下坠落的马特维。

    同时,没有预兆的狂风将黄绿色雾气彻底吹散,让城堡半空恢复原样。然后,一道人影从维特伯爵房间内飞出,表情充满愤怒,似乎在为自己未能及时挽救马特维而生气。

    其气息完全展露了出来,如同暴风雨降临时的大海。

    他头发灰白,皱纹很深,居然是维特伯爵的管家谢苗!

    “高阶魔法师?!”

    路西恩愕然地发现这个恐怖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