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九章 人人都是好“演员”

第十九章 人人都是好“演员”

    有点事耽搁了,先更后改。

    另外,继续求推荐票~

    ………………………………………………………………………………

    当黑暗刺客彼得洛夫被焰击术杀掉时,远处房间内的伊万诺夫斯基和卡莉莲娜只感应到强大的神术波动,因此他们虽然知道不好,但一时还弄不清楚路西恩房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路西恩和马特维短暂而惊险的法术战斗发生时,注意力已经集中在半空的他们才察觉到事情的“真相”。

    “他居然是中阶魔法师?!该死的骗子!”伊万诺夫斯基两只“熊眼”圆睁,似乎要将金丝边眼镜给瞪破,强烈的惊愕之后是疯狂的愤怒和诅咒!这个意料之外的状况让他明白了彼得洛夫临死前的深深不甘以及马特维此时绝望的惊骇。

    卡莉莲娜美目秀口半张,洁白整齐的两排牙齿无法合拢,心中是狂风暴雨般的惊疑和咒骂:“他不是骑士?他是魔法师?他甚至可能不是彼得?约瑟夫?弗拉基米尔!骗子,骗子,他每一句话都是谎言!”

    可惜他们想要救援马特维已经晚了一步,战斗实在太迅速太短暂了!刚刚才目睹就看见马特维身体腐蚀化脓地飞快往下坠落。

    紧跟着,他们同时脱口而出:“尼科诺夫先生!”

    他们尊敬称呼的对象正是从维特伯爵房间飞出来的管家谢苗,是这位气息渊深如海的高阶魔法师。

    可实际上,管家谢苗的姓并非尼科诺夫!

    …………

    被称为尼科诺夫先生的管家谢苗漂浮在路西恩房间外,透过在灼热光辉和焰击术波及下已经破损的窗户和窗帘专注地看着路西恩,他的目光是如此的阴森冰冷,就像是在盯着一个死人。

    发现其是高阶魔法师这个事实后,路西恩虽然又惊又愕。但好歹也有过直面一位高阶魔法师并侥幸击杀的经历,对于位阶之间的压倒性差距没有普通魔法师那样绝望,而且历经过多次生死一线战斗的路西恩。此时非常好地保持住了冷静,毫不犹豫地激发变形法袍。

    城堡幽深宽广,变成老鼠到处穿行还有一线生机!尤其是惊动了枯藤城堡牧师、骑士、大骑士的情况下,只要他们没有一瞬间被全部杀死。就能发出信号,向乌拉尔城的红衣主教涅夫斯基求援!

    如果直接使用“元素漩涡”,在一位高阶魔法师状态完好的情况下。很难对其造成伤害,反而会使得自己处于完全绝望的境地!

    可正当路西恩精神一动,变形法袍将要发挥作用时,却发现自己的思维变得异常迟缓,精神力难以控制,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触发也无法完成。

    “被……魔法……影响……了吗?”大脑运转就仿佛生满了铁锈的齿轮,路西恩吃力地想着。

    一位准备充分、尚未经历过激烈战斗的高阶魔法师竟是如此恐怖!

    路西恩直到此时才明白当初费利佩能从那位高阶死灵法师手中挣扎逃脱、假死反击并且消耗掉他不少强力魔法和物品是多么难得。多么逆天,不愧是这一代天才中目前最出类拔萃的一位。

    不过费利佩遭遇高阶魔法师时已经是五环,路西恩还差了两个等级,而且没有类似“生命藏匿术”的保命手段。

    直接用六环魔法“呆滞术”影响了路西恩灵魂和大脑的谢苗,保持着施法者习惯的冷静状态。可心里却总有一股怒火升腾,自己最得意的学生,最忠心的部下,居然在自己面前被活生生杀死,而自己大意之下,只能眼睁睁看着,来不及救援。

    巨大的羞辱和愤恨让谢苗阴冷地道:“我要将你变成一只青蛙,经受无穷的折磨,让你明白有些时候死亡比活着更好!”

    一个个单词仿佛从他牙齿缝中飘出,带着阵阵阴风。

    他可不管这混蛋魔法师究竟属于魔法议会还是哪位实力强大的古代传承魔法师,杀了自己的学生就要付出代价,自己背后同样有着庞大的组织!

    “不……是……直接……杀死……那……还有……机会……”

    到了这种绝望的地步,路西恩依然没有放弃,还在努力地摆脱呆滞术的影响,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让人丧失最后一丝希望的从来不是命运,而是自己的放弃!

    只要还未死亡,那就永不放弃!

    心灵完全称得上坚韧的路西恩灵魂绽放出明亮澄净的光芒,思维开始慢慢恢复正常。

    但一切都太迟了,对面的可是一位高阶魔法师,他即使要经受施法缓冲,激发魔法的速度也是远远快于路西恩的恢复。

    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谢苗蔚蓝色的双眼变得幽深,如同暴风雨来临前异常平静、异常压抑的海洋,路西恩顿时觉得身体在以奇怪方式分解并将以某种规律重新组合。

    恶意变形术!

    一团黑雾在路西恩身边浮现,隔间内的雷欧想要飞奔出来将老爷撞开却慢了许多。

    突然,洒着银月清冷光辉的黑色天空变得一片枯黄,四面八方凸显出一道道触手般的枯萎树根。

    这些铺天盖地的怪影猛地收拢,仿佛圆球般将谢苗包裹在内!

    城堡内,散发出泥土芬芳的大地迅速贫瘠,一朵朵经历了酷寒依然盛放的花朵飞快凋零,一蓬蓬墨绿针叶诡异枯萎……

    这是足以媲美高阶魔法师的力量!

    “干枯幽影!”

    “维特叔叔!”

    惊恐失声的是伊万诺夫斯基和卡莉莲娜,这是他们认为可以遗忘、不用去管但午夜梦回时常常心悸不已的最大担忧:

    “一位七级的天骑士,一位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强者,一位拥有属于自己独特荣誉称号的骑士,就这么被自己等人控制了吗?!”

    “即使他是真的已经衰老了,那场重病让他身体状况急速退化,即使这边有尼科诺夫这位六环的高阶魔法师。趁病下了缓慢削弱难以察觉型诅咒,可他的赫赫威名还是让人心生恐惧!”

    而今天,在这一切似乎即将顺利收尾的时候。伊万诺夫斯基和卡莉莲娜暗藏的担忧以一种梦魇般的方式真切地上演了!

    枯萎圆球内,谢苗身上闪过奇异光芒,整个人突兀消失,接着在远处阴影内呈现。同时体表覆盖出一层能量凝结的盔甲。

    六环魔法“法术触发”!

    这是划分中阶和高阶的标志性魔法,因为在灵魂内构建了它就意味着多一次生命,多一次机会!

    其是根据准备时设定的不同状况而激发。有的是垂死时,有的是被突然攻击而本身无法反应时。当情况满足,应激而生的“法术触发”就会将存储在它模型内的两个不超过本身等级一半的魔法在瞬间依序施展,不受任何打断,所以是保命与紧急防御的最好魔法。

    用预先存储的两个三环魔法“阴影跳跃”和“高等法师护甲”摆脱干枯幽影后,“谢苗”稳住了局面。

    而那枯萎圆球则拉成了一道人影,衰老待死的维特伯爵傲然而立。

    他双手持着一把深黑色巨剑。脸上的皱纹和灰败依旧,仅仅多了一种杀伐凌厉的气势。但就是因为有了这种感觉,维特伯爵立刻显得精神抖擞,完全不同与普通腐朽老者。

    “即使我快要死了,可还是能杀人的。”维特伯爵双眼略抬。冷冷说了一句,然后巨剑一挥,化成无数道残影就向着“谢苗”攻去。

    他的耐心终于换来了这次机会!

    由于“恶意变形术”关键时刻被维特伯爵打断,黑色雾气尚未完全将路西恩包裹就自行消散,这让路西恩立刻感觉身体重归原样,而呆滞术带来的影响也已经被冲破。

    “走!”看了雷欧一眼,路西恩当先往城堡庭院跳去,不趁天骑士和高阶魔法师激烈战斗的机会逃走,还等什么时候?

    不管是伪装成谢苗的高阶魔法师还是“干枯幽影”维特伯爵获胜,路西恩相信他们都不介意顺手再干掉自己,毕竟前者的学生被自己杀死,而后者是一位猎杀了很多魔法师的天骑士,再说,这里是沙赫兰帝国,是时刻通缉和随时准备烧死魔法师的国家。

    至于路西恩为什么选择跳到庭院用骑士的速度逃走,是因为半空中全是枯萎幽影,用不太快的飞行术很容易被波及。

    雷欧刚刚要跳,忽然直觉感应到另外一个窗户内的伊万诺夫斯基,于是他心头一动,身体猛地变大,周围冰霜环绕,然后肌肉虬结地拿着长剑临空扑向伊万诺夫斯基所在窗户。

    “伊万诺夫斯基的两个中阶护卫都被老爷杀死了,这是干掉他的最好机会,而杀掉了他还能中断走私组织的情报联络,让老爷逃跑时能轻松不少,不管是为了报答救命的恩情,还是替家人报仇,我都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不能吝啬生命!”

    伊万诺夫斯基似乎是担心被两位高阶强者战斗波及,也想学着路西恩跳向庭院,可这时,雷欧是出人意料地来袭。

    面对雷欧,实力处在弱势的伊万诺夫斯基嘴角却浮现一丝冷笑:“原来是你。”

    “去死吧!”雷欧只觉浑身鲜血沸腾,长剑就要斩中大仇人。

    但很快,他惊愕地看到伊万诺夫斯基右拳挥出,接着自己就陷入漆黑,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

    “大骑士?!他是大骑士!”

    伊万诺夫斯基紧身西服变换,化成了一身银白色全身盔甲,他表情冷冽,双手握着一把巨剑,凌空跳下,向着路西恩追去。

    这位大走私犯竟然不是靠药剂激发的血脉能力,而是货真价实的大骑士!

    难怪那么多次刺客都无法伤到他!

    而卡莉莲娜则喃喃自语:“大骑士?他也是个骗子!”

    “伪装成准骑士水准走私犯的大骑士伊万诺夫斯基;伪装成管家谢苗的高阶魔法师尼科诺夫先生;伪装成什么都没发现、安静等死老者的维特叔叔,伪装成弗拉基米尔家族成员、正式骑士的中阶魔法师,伪装彼得管家的伊万诺夫斯基仇人,再加上伪装成尚未激发血脉柔弱女子的我,这真是一场精彩的舞台剧,大家都是出色的戏剧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