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一章 “意外”的相逢(四千字大章求月票)

第二十一章 “意外”的相逢(四千字大章求月票)

    ——写了四千字,来不及改,先更新,求月票~

    ………………………………………………………………………………

    “伊万诺夫斯基?”路西恩看到这偷偷摸摸进来的家伙是刚刚借着追杀自己中途开溜的伊万诺夫斯基时,心里是难掩震惊,若非之前就听到脚步声,进入了施法专注,并且一直善于保持冷静,现在自己已经因为情绪的剧烈波动而从隐形状态中退出。

    乌拉尔城足有阿林厄那么大,它西面的旷野更是地广人稀,山脉连绵,而两个存心避开对方,从不同方向逃离的人,居然能在这么狭窄阴暗的矿洞底部相遇,这是怎样的匪夷所思!

    “恰好遇上?还是他其实偷偷跟着我?”

    路西恩努力让自己的心跳、呼吸等平缓下来,不至于突破隐形带来的天然遮掩,同时收敛任何杀死伊万诺夫斯基的想法,他可是大骑士,对危险的直觉惊人!

    躲在隐蔽处的路西恩冷静地看着伊万诺夫斯基停下脚步,环视了矿洞底部一圈。

    或许是完全没预料会在这么偏僻废弃的地方碰上其他人,也或许是由于别的原因,伊万诺夫斯基并没有彻底地仔仔细细搜查一遍矿洞底部。用敏锐的目光和直觉草草扫过后,他就轻轻吁了口气,似乎放松了很多。

    接着,伊万诺夫斯基转过身,走到死灵界缝隙附近的支架前,单膝跪下,一边在胸口画十字架,一边低声祈祷:“父神在上,请您降临并居住在我们之内,洗净我们的一切污秽,拯救我们的灵魂……”

    “他这个时候都要祈祷?”路西恩略微疑惑地想着,这位大走私犯,这位手段狠辣、粗暴直接的“恶棍”,这位“演技”高超的大骑士,居然是虔诚信仰真理之神的“纯善”教徒?!

    但知识丰富、见闻广博的“学者”路西恩立刻就醒悟了过来:“不对,无论是北方教会还是南方教会,在称呼真理之神时,要么是主,要么是真神和至高无上的存在,从来没有称呼父神的,而且正统十字架都是明显的上下长左右短,不像伊万诺夫斯基画得十字架那样是上下短左右长,难看却带着古怪的味道。”

    “是信仰其他神灵的教徒?也不对,从奥术图书馆内《所有能赐予神术的“真神”汇编》这本书可以知道,为了规避真理神教的影响,没有哪个‘神灵’教会还使用十字架作为标志的……”

    “伊万诺夫斯基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势力?”

    事情变得愈发诡异,路西恩竭力压制自己的思维,不要其太活跃以至于被伊万诺夫斯基察觉。

    随着伊万诺夫斯基短暂的祈祷结束,他面前浮现庄严浩瀚的神术气息,一点点乳白色的光芒慢慢亮起,而且让路西恩非常惊讶的是,这神术气息是货真价实的真理之神气息,并非自然神术或者其他神灵赐下的神术——不同教会牧师施放的神术虽然在共同神术特征上一样,但细微处还是体现了各自不同的特点。

    “能使用特殊神术,难道他是圣骑士?!”

    神术光芒散开,钻入了伊万诺夫斯基的双眼,然后他微笑着伸出右手,准确无误地插入了死灵界裂缝。

    “如果维特伯爵追杀来,就先暂时躲入其中,感谢父神提供了这么隐蔽又与主世界重叠的世界,谁?!”伊万诺夫斯基先是轻松地自言自语了一句,接着脸色大变,左手猛地拿起巨剑,向着路西恩所在角落扑斩过去,右手则急速收回,握向剑柄。

    看见他将右手伸入死灵界裂缝并听到他感谢父神的话语后,路西恩心中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哪怕是路西恩这么善于控制情绪、保持冷静状态的人,目睹如此颠覆的事情时,也难免一时失控,情绪的剧烈变化被伊万诺夫斯基大骑士的敏锐直觉感应到!

    不过情绪刚一变化,路西恩心里就知道了不好,强行稳住之后最快时间激发了灵魂内的法术模型。

    一圈幽蓝宁静的水幕式光芒以路西恩身体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涟漪式飞速扩散。

    三环魔法“强烈睡眠术”,这是进入沙赫兰帝国的几个月里路西恩构建在灵魂内的又一个新的魔法。

    本来此时用蜘网术缠住伊万诺夫斯基是最好的选择,但这个二环魔法目前与马斯基林之星一样属于魔法中比较特殊的那类,即使灵魂内构建了法术模型,也需要施法材料配合,时间上来不及。

    伊万诺夫斯基虽然速度极快,但强烈睡眠术是范围型波浪式攻击,根本不给他闪开的机会,可他举着双手巨剑狠狠劈向强烈睡眠术光环时,身体上是浮现出一层乳白的圣光,于是幽蓝水幕在剧烈摇晃后直接被劈裂,就像大海被分开一样。

    少许飞溅“幽蓝光芒”波及了伊万诺夫斯基,但他只是双眼稍微迷糊就恢复了清醒,没有耽搁前进斩击。

    “这?”

    路西恩没料到强烈睡眠术的效果会如此之差,仅仅停滞了伊万诺夫斯基微不可见的时间,基本没有延缓他斩向自己的速度。

    这么大的变化险些就是生死之别,幸好路西恩还有后手,精神一动,“元素”戒指激发,金白色火焰凭空浮现在晚礼服之外,构成了一个魔幻的火焰之盾。

    伊万诺夫斯基闪耀乳白光芒的巨剑斩中了这金白火焰盾牌,激起无数火花飞舞。

    火焰护盾猛烈摇晃,似乎有崩解的迹象,而伊万诺斯基则是闷哼一声,被火焰反卷到身上,灼烧出一片片焦黑。

    “强效火焰护盾”不仅能防御物理、元素、爆炸和纯能量攻击,而且还可以给近距离攻击的敌人造成严重的火焰反弹伤害,是站着不动任敌人攻击也能杀死他的魔法,只是之前路西恩遇到的很多是死亡、诅咒、灵魂等诡异攻击,这个五环魔法才没有发挥真正的威力!

    “该死,这家伙到底有多少强力魔法物品?!”伊万诺夫斯基也发现窥探自己的是路西恩,但更让他惊讶的是,其又使用了一个五环魔法,同样是魔法物品激发。

    伊万诺夫斯基非常懊恼和愤怒,如果是三环的所有防御魔法或者四环的大部分防御魔法,自己有不小把握一剑“劈开”防御,斩杀路西恩,可他身上的强力魔法物品未免太多了吧?这简直是奢侈!

    不过伊万诺夫斯基作为一名大骑士,意志顽强坚定,没有沉浸在懊恼之中,没有痛苦于火焰护盾带来的伤害,身上冒着一层乳白色光芒将灼烧的火焰平息后,迅速转移方位,避免锁定,接着以伤换伤地继续巨剑劈斩。

    而且每一次的巨剑重击,五环的“强效火焰护盾”都摇晃异常,似乎受到了结构上的破坏,同时随着伊万诺夫斯基的斩中,路西恩周围空气震荡,让其灵魂和精神力难以稳定,严重地干扰了路西恩后续施法,拖长了他的施法缓冲时间。

    “是‘干扰’血脉?又一种纯正的法师猎人血脉!”路西恩作为一名魔法师,知识渊博是必须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争分夺秒的时候,一眼判断出对方的能力。

    “干扰”血脉每一击都有解除魔法的效果,而且只要击中,就能严重干扰魔法师的施法,并且它同样能干扰魔法起作用,因此对于魔法的抗力很强,是货真价实的魔法师克星血脉之一,配合上的圣骑士神术辅助后,更为强力,比如伊万诺夫斯基灭掉火焰护盾反弹的能力就是两者的结合。

    “伊万诺夫斯基的力量足有五级的程度,但他的速度、敏捷等都不到四级,身上应该有增强力量的物品。不过‘干扰’血脉的圣骑士对魔法和神术物品的要求很苛刻,无法使用护符、项链、戒指等,只能穿上盔甲、靴子、手套等大件物品——其能刻画多余的、复杂的抗干扰法阵。”

    路西恩在火焰护盾摇晃不定,快要被斩灭的危险中冷静地判断着伊万诺夫斯基的实力,同时,竭力稳定灵魂和精神力,试图摆脱干扰。

    一边左手握着“安博拉法杖”,借助它凝聚精神力的效果,路西恩一边发挥自己灵魂的潜力。之前从六环魔法“呆滞术”影响下挣脱的经历似乎使得路西恩灵魂有了微小变化,此时在伊万诺夫斯基不停斩击干扰下,竟然比预计地恢复更快,从施法缓冲中摆脱了出来。

    伊万诺夫斯基用正规法师猎人战术游走重击着,虽然身上灼烧处处,但并不致命,而强效火焰护盾已经到了破碎的边缘。

    等到其真正破碎,伊万诺夫斯基相信自己能很快斩杀施法被严重干扰的路西恩。

    突然,他产生极端危险的直觉,果断放弃了进攻路西恩,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向着死灵界缝隙扑去。

    此时,一团深黄绿色的气体在矿洞底部冒出,凝固如同琥珀,美丽但极端危险。

    仅仅沾染上一点,伊万诺夫斯基就觉得脑袋眩晕,身体发软,可他没有畏惧,神术和干扰力量结合的乳白光芒猛地爆发,将附近清空,将视线和精神力遮蔽。

    趁此机会,伊万诺夫斯基进入了死灵界缝隙。

    “这家伙到底能用多少次五环魔法啊?”

    “幸好这里有父神赐予的通道,除了被父神眷顾的人,其他无法察觉和进入!”

    钻入死灵界后,一切颜色消退,只剩下沉重绝望的黑色、哀伤单调的白色、孤寂沉郁的灰色,和永远安静无声的压抑。

    脑袋眩晕的伊万诺夫斯基脑袋发晕地半跪在地上,驱动血脉对抗剧毒雾气带来的伤害,一滴滴脓液逼出,生命力开始迅速恢复。

    处于安全环境下的伊万诺夫斯基正要庆幸,突然脑袋完全眩晕,像是被针刺般疼痛。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伊万诺夫斯基的干扰血脉未能发挥多少作用。

    魅惑人类(骑士版)!

    伊万诺夫斯基双眼惊愕地看到路西恩出现在死灵界中,双手紧握长剑劈下。

    “他怎么进来的?他怎么知道这里?!”

    严重的眩晕让伊万诺夫斯基无法行动,被路西恩一剑斩在了盔甲被腐蚀的地方。

    没有声音的发出,盔甲也没有被破坏,但伊万诺夫斯基却感觉到自身思维和身体变得迟缓,配合之前的魔法影响,一举一动就像是慢动作!

    “霜冻”,能让敌人变慢的长剑!

    连续两剑之后,路西恩向后跃开,右手一指,伊万诺夫斯基本就被腐蚀的头盔崩解成了无数黑白灰的光芒。

    “元素秩序”解除伊万诺夫斯基防御后,路西恩激发了织火者的手环,头颅大小的火球飞向伊万诺夫斯基的脑袋。

    伊万诺夫斯基憋屈地看着火球飞来,却迟缓得难以躲开,被直接炸中了头部。

    无声无息的爆炸产生,等到硝烟平息,伊万诺夫斯基脑袋上出现无数伤口,黑白灰的液体四处流淌。

    但他大骑士等级的防御力使得他并未死亡,反而籍此摆脱了迟缓的影响,速度恢复过来。

    唯一的问题是,伊万诺夫斯基脑袋乱哄哄一片,根本难以作出有效判断,只是下意识地加快速度,避免被魔法锁定。

    可惜,他还是迟了一步,又一个火球飞了过来。

    比刚才大了不少的火球,再次击中了伊万诺夫斯基的脑袋,腾起黑色小蘑菇云。

    伊万诺夫斯基连续受到打击,加上之前的毒素尚未被身体彻底排解,现在是汹涌爆发,因此,他摇晃了几下后,重重跪倒。

    三极圣骑士伊万诺夫斯基,死亡。

    路西恩没有放松,上前一剑将伊万诺夫斯基的脑袋斩掉,然后才长长地吐了口气,自己跟着进来一是为了灭口,二是加斯东的剧毒雾气让本就快破碎的强效火焰护盾彻底消失,若非及时躲了进来,现在已经化为了一滩脓水。

    这个魔法很容易伤到自己,因此在狭窄的矿洞底部时,路西恩最初没打算施展,直到差点被伊万诺夫斯基打败,才冒险使用。

    “这是枯藤古堡大厅的投影?!”

    杀掉了伊万诺夫斯基后,路西恩才有空打量所在地方,发现这里竟然是黑白灰色的枯藤古堡大厅,宽阔高深,安静萧索。

    正当路西恩四处打量时,大厅上方传来与死灵界无声环境完全不符的轻笑声!

    路西恩警惕愕然地抬头,只见大厅上方伯爵宝座之上,悠然地坐着一位熟悉的男子。

    他穿着红色衬衣,黑色高领外套,银色长发披散,五官俊美妖异,右手拿着一杯红色液体对路西恩举了举:

    “欢迎光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