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五章 发现(求月票)

第二十五章 发现(求月票)

    ——明天回到阿尔托,求月票~

    …………………………………………………………………………

    路西恩像是一只真正的食尸鬼般茫然地看着天际,心中疑惑地自语:“是北方教会的红衣主教,还是南方教会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死灵界内?追捕尼科诺夫?”

    北方教会与南方教会分裂的主要原因是在部分教义、祈祷词上的理解,尤其对教皇“真理之神地上代言人的身份”充满质疑,所以他们分裂以后,将教皇改为了教宗,不再享有“神之代言人”的崇高地位,仅仅作为枢机主教团的主持者、召集者,然后再以整个枢机主教团的名义领导教会。

    正因为分歧在这些地方,无论“枢机主教团—红衣主教—主教—牧师”等神职人员体系,还是服饰风格、称呼、十字架形状等上面,南北两个教会都高度相似,路西恩无法凭借服装特点分辨——他们都沿袭以前的规矩,以证明自己正统的地位。

    疑问刚在内心升起,路西恩就自己嘲笑了自己一句:“被惊到之后,脑袋糊涂了吗?他是从矿洞底部缝隙进来的,肯定是北方教会的红衣主教!而附近这样的人物只有一位,七级红衣主教涅夫斯基……”

    哪怕真有南方教会某位红衣主教潜到了乌拉尔城附近,也不可能如此招摇堂皇地穿着红衣主教袍行动。异端可是比异教徒更可恨!

    “这位红衣主教是跟踪尼科诺夫才发现死灵界缝隙,还是本身就知道这里?如果是前者,那倒没什么问题,而若是后者,他与尼科诺夫之间的关系就耐人寻味了,死灵界的存在又不是街边大白菜,会有那么多人知晓。对了,之前飞过去的那只高等不死生物与他们有没有关系?它究竟是什么种类的不死生物?”

    死灵界的秘密与它本身的外在一样,仿佛永远都笼罩在一层灰蒙蒙的雾霭里,怎么也看不清摸不透,让路西恩充满了迷惑。

    鉴于这位红衣主教的出现,路西恩决定等等再出去,因为他肯定不会长期留在这里,随时会返回,而且他很可能在外面布置有巧妙的陷阱,以判断有没有被人跟踪,现在贸贸然通过缝隙离开,非常容易暴露自己的存在。另外,要是后面还有高阶强者进来,自己岂不是撞个正着。

    耐心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好品质。

    胡乱挥舞着手臂,路西恩和其他食尸鬼一样表情迷茫呆滞地在黑白灰色的荒野上游荡,一边努力“寻找”每一具可能存在的尸体,一边耐心等待红衣主教的返回。

    与此同时,路西恩在灵魂图书馆内翻看着自己搜集的关于教会历史的图书,着重关注南北教会分裂前后的事情。

    这方面的事情,无论是南方教会,还是北方教会,都竭尽全力地抹黑对方,抬高自己,并销毁一切不利于自己的历史记录。它们互相对照着看,真是充满喜感,比如南方教会记载时任教皇的格利高里一世冕下圣洁慈和,怜悯虔诚,指责分裂教会的几位枢机主教之首、第一任教宗伊凡贪婪堕落,身心腐化,蒙蔽世人。

    而北方教会记载时任教宗的圣伊凡冕下全身心奉献给了真理,奉献给了主,为了不让世人被蒙蔽,他挺身而出,戳穿了教皇虚伪的假面目,同时,他们指责将真理神教发展到最巅峰状态的格利高里一世是伪信徒,在窃取着主的荣光,是最该被净化的渎神者。

    虽然魔法议会这个“渎神组织”幸灾乐祸地搜集保存了当时大部分被销毁的历史记录副本,并且用“中立”的态度,以自身的理解记录了整个过程,但这些资料平实普通,除了让路西恩了解到某些教会大人物的丑事外,无法从中解读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就在那天,真神双眼注视着圣城,伊凡、阿列克谢、乌利尔、菲利克斯四位圣徒和索特、安勒斯特、西里修斯等七位圣灵牧师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站了出来,指责格利高里是地狱之主的化身……”

    “圣徒”是真理神教内的一个荣誉称呼,仅次于“神的地上代言人”,被认为是侍奉真神的高位天使降临世间,与魔法议会的大奥术师、其他教会的“选民”称号类似。其同样不直接代表实力却往往与实力密切相关,有圣徒这个称号的圣灵、圣光等牧师在传奇领域要比其他人晋升更快更容易,基本是教皇之下实力最强的几位神职人员。

    读着这份北方教会记载的最高神学会议“盛况”,路西恩皱着眉头想道:“莱茵先生不是说对照着看这些教会的历史,能够从中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吗?怎么我却毫无头绪,看不出任何问题……难道互相抖露加料的个人黑历史也算?它们虽然确实有趣好笑,但和莱茵先生语境里‘有趣’的含义完全不同……”

    虽然从历史文献里找不到线索,但无所事事又不敢冥想和解析魔法的路西恩依然打发时间地看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天边飞回来那道穿着红衣主教袍的人影,他直掠而过,没有试图净化荒原上众多的不死生物,迅速从矿洞缝隙离开了。而尼科诺夫以及那位高等级不死生物并未出现,像是彻底消失在了无边无际、荒芜冰冷的死灵界中,一切又恢复了永恒不变的寂静。

    “商量完事情,还是干掉尼科诺夫了?……如果他是追踪尼科诺夫发现这里,我得抓紧时间离开。”

    正在读着北方教会出品的《圣伊凡传》的路西恩目睹这一幕后,脑海里迅速分析着种种可能,若这位红衣主教预先不知道死灵界,又不了解其代表的巨大意义,那他接下来的举动就比较容易猜测:他肯定会禀报北方教会枢机主教团并封锁矿洞,以便探索死灵界。因此,不能冒险的路西恩必须得在他派人封锁前离开。

    可是此事又不能太急,得等到这位红衣主教离开矿洞才行,时间差必须把握好。

    “死灵界的缝隙必须用特定手法才能发现和进入,否则只有在特别的时间才能让任何人都可以穿过,所以这位红衣主教之前就知道死灵界并与尼科诺夫关系匪浅的可能最大,但我不能忽视另外的可能,大意地继续留在这里……”路西恩默数着时间,并将《圣伊凡传》合拢,准备离开。

    就在灵魂图书馆内《圣伊凡传》合拢的瞬间,路西恩忽然瞄到了一句话:“……于是圣伊凡接受了命令,带着几位枢机主教前往威尔弗里德领,准备净化这位极端邪恶和恐怖的魔法师……”

    这句话就像一道闪电划过了路西恩脑海,照亮了一片黑暗,让他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威尔弗里德,不就是那位与马斯基林等人合作实验的传奇死灵法师‘苍白之主’吗?”

    这是路西恩经过原威尔弗里德领地,从死灵法师亨特的笔记中了解到的内容。同时,阅读过很多历史文献和图书的路西恩,对于威尔弗里德也并不陌生,其未曾与马斯基林、维肯等五位传奇魔法师一样失踪,而是陨落在了教会几位枢机主教的围剿之下。

    “也许当时威尔弗里德由于其他原因未能参加马斯基林组织的探索死灵界深处秘密的队伍……”路西恩一边想着,一边飞快地搜索关于围剿威尔弗里德的教会记录。

    让路西恩觉得既振奋又稍稍畏惧的是,出现的搜索结果绝大部分为北方教会和魔法议会的记载,南方教会只是大致地记载了这么一件事情,没有具体提到领导此事的圣徒伊凡。

    “……伊凡、阿列克谢、尼康、乌利尔、哥诺、菲利克斯六位枢机主教突袭威尔弗里德的半位面魔法塔,经过激战,将其击杀,并摧毁了他藏起来的命匣……其中,尼康被威尔弗里德杀死……”

    “伊凡、阿列克谢、尼康、乌利尔、哥诺、菲利克斯……”路西恩心中反复念叨着这几个名字,觉得自己隐隐约约触摸到了一个恐怖的秘密,“尼康被威尔弗里德击杀,那哥诺呢?”

    迅速翻开文献资料,路西恩看到了关于这位枢机主教的最后记载:

    “哥诺枢机主教在围杀邪恶魔法师威尔弗里德时,受到其临死反扑,死亡能量与灵魂缠绕难以分开,七年之后在圣城兰斯陨落……”

    灵魂图书馆里的文献静静摊开,路西恩怔怔出神……

    过了一会儿,路西恩回过神来,强迫自己冷静,然后悄悄脱离了食尸鬼队伍,向着通往矿洞底部的缝隙潜去。

    用日之冕小心翼翼感应了一圈后,路西恩穿过了厚厚的阴冷“帷幕”,回到了主物质世界,并迅速离开矿洞,往山脉中其他隐蔽地方躲藏。

    …………

    一个星期后,乌拉尔山脉深处的一个水潭附近。

    雷欧从茂密森林中小心翼翼地穿行了出来,并用种种手段检查着是否被人跟踪。

    水潭附近隐蔽处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根据约定的含义,是让雷欧往别的地方见面。

    雷欧没有怨言地照做,经过好几次见面地点的变化后,忽然听到温和声音响起:“雷欧,北方教会和沙赫兰帝国还在严厉搜捕我们吗?”

    雷欧赶紧转身,看到一颗墨绿色针叶巨树之上站着沉稳安静的路西恩,他提着一把双手巨剑,面带微笑地询问。

    “回禀老爷,他们还在严格地搜捕。我们可能得吃点苦,从深山穿行去瓦欧里特公国了。”雷欧说着自己这几天打听到的消息。忽然,他身体一颤,语气发抖地问道,“老爷,您手中的这把剑?”(未完待续。